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零一章 起风雷

大长老对老酒伯的话,并不感到奇怪,闻言只是微微地点头,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。

倒是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不白拿你家的,想换什么东西?”

听到这句话,大长老忍不住了,“阁下,你觉得这种功法是可以换到的吗?”

陈太忠就是个毛驴脾气,闻言也有点呛了,若不是看在羊头人面子上,你算老几?

他冷笑一声,“我找到酒伯府,本来就没打算换。”

这话很呛人,不过老酒伯倒是很干脆,“给你了,别传出去就行。”

“别介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一码归一码,南宫家没你,我就白拿功法了,既然你是南宫家的,我不白拿,不落人情。”

大长老闻言,没命地冲斗笠人使眼色——蘑菇,咱要蘑菇术法!

他刚才挤兑陈太忠,心里就是打着这个主意。

老酒伯却是不看他,顿了一顿之后才问一句,“将来我南宫家有事,求到你头上,可愿意襄助?”

“你别跟我说这个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我绝不招惹这种是非,替王艳艳报仇,就辛苦得我差点吐血,换个条件吧。”

其实,这只是理由之一,他看不惯南宫家的行事,才是真的,从南宫不为到南宫锦标,再到那八长老,都是一副豪强嘴脸——你们这样行事,招惹上对家,我怎么会去帮你?

若没有羊头人的因果,他在南宫家种蘑菇都没有心理压力。

陈某人一向是很有主见的,哪怕他有的时候比较好说话。

他这样回答,老酒伯也没生气,而是很自然地又提一个要求,“那就当是帮我南宫家保管好了,若是我家的功法遗失,你须得提供副本给我家后人。”

嗯?陈太忠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你家功法遗失……那岂不是遭逢大难?”

“咱能不说这种话吗?”大长老听得眉头皱一皱,很不高兴地回答,他弟弟确实是这么个意思,但是这话不好随便说,风黄界是非常讲究口彩的。

修者的社会,一向如此,一语成谶绝不是少见的,言出法随……好吧,那是大能人物才具备的。

“这个当然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老酒伯这么好说话,他反倒有点不好意思,“不过我要是先完蛋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老酒伯并不做声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不会只托付你一个人,不用太在意。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,“怪不得胡家给钝锁功法的时候,也并没有多么不舍,原来还有这一层含义。”

“钝锁功法,如何跟醉风雷相比?”大长老听到他这么说,又有点不忿,“他家的功法,流传出去的可不少,他自家就不见得如何重视。”

这显然又是一桩辛秘了,若不是他说,陈太忠还真想不到,自己辛苦讹来的钝锁功法,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不容觊觎。

“到什么位置,就看到什么样的风景,”老酒伯见他恍然大悟的样子,就淡淡地解说一句,“醉风雷技法,目前还没有衍化出神通,也不算多要紧,莫要外传就是了。”

陈太忠默默地点头,心说这羊头人的眼光,还真是开阔,不枉当初相识一场。

不过,待大长老取来“醉风雷”玉简之后,他还是留下一颗千年墨玉果——这是采自遗址的灵药,可炼制多种丸药,即便生服,亦可延寿五十年左右,价值无可估量。

他终是不习惯占人的便宜。

看到他放下一个玉盒,一言不发电射而去,南宫家两个天仙也没什么动作,最后还是老酒伯一抬手,将玉盒吸入手中打开。

待见到是黑乎乎的一颗果子,上面还疙里疙瘩丑陋无比,斗笠人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才倒吸一口凉气,“千年墨玉果?”

“啊?”大长老也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东西……他果然跟兽修的交情不错。”

这种延寿的东西,搁在任何时候,都是抢手货,没有谁会嫌多,墨玉果极难种植,也早被人族采摘得几近绝种了,目前有个别宗门有少量种植,再有就只可能在兽族控制的地方。

“唉,”老酒伯却是叹口气,将手里的玉盒又合上,感觉很不开心的样子。

大长老听他叹气,扭头不解地看一眼,“何故叹气?”

“此人本可引为奥援,却被你几句过分的话错过了,”老酒伯低声回答。

大长老登时愕然,“他不是已经说了,不想多管事情吗?”

老酒伯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什么是真性情,你不懂……”

陈太忠收了醉风雷功法之后,此趟出来就算功行圆满了,不过为防收到的这三套功法被做了手脚,他还是先来到了青石城外的赤色谷地,以免将麻烦带到乱石滩。

而且赤色谷地这里,因为铁含量极高,很容易引来雷电,对他修习醉风雷有很大的帮助。

再而且,靠近青石城,他也能很轻易地打听到,外面对他的关注程度。

陈某人对自己成了风头人物,还是有几分窃喜的,但是他不会蠢到忽视其中的危险。

以他现在九级灵仙的修为,在青石城真的是可以横着走了——这里不但落后贫瘠,灵仙也极为少见。

去过了中州、见识过天仙扎堆的巧器门,再回来看青石城,真可谓是不毛之地。

然而南特说得也没错,这里再怎么荒凉,终究是他飞升的地方,算是半个故乡。

陈太忠隐约能猜到,老酒伯为何选择藏身于梁家庄水牢了,一个高阶天仙在这里,根本是绝对无敌的存在。

不过现在的陈某人也不差,除了修为高,他还有相当的阵法造诣,他在赤色谷地选一处宽敞荒凉之地,布设了三个障目阵,两个杀阵。

他现在已经是青石无敌了,战兵来了都不怕,不过万事小心点,总不会是坏事——他有些担心的,是外地有修为高强的修者,来查他的根脚,到时候杀阵就可能派上用场。

做完这些准备,他才开始布设聚灵阵,现在他修炼需要的灵气,可远远远地超过普通的灵仙,所以聚灵阵架设,也占据了不小的地方。

所以他选择的地方,平坦而荒凉,不但没有什么荒兽,连植物都很稀少,一眼看去,就是一大片沙漠,偶尔有点稀疏的灌木,还有一些虫蚁之类的活物。

就算有了这些准备,陈太忠也不打算忙着提高修为,而是先将心思用到修习“醉风雷”上,这样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灵气的汇集。

然而事实证明,他准备得还是不够,聚灵阵一启动,天地灵气的剧烈变化,还是引起了荒兽们的注意。

因为他想尽量避开别人,所选的位置几十里之外,有一只九级荒兽和一只八级荒兽,这两只灵兽都被惊动了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八级荒兽的方向,来了一只九级荒兽,而且还是见过陈太忠两次的穿风鸾——这厮发现有好处,直接撵走了毗邻的八级荒兽,自己冲了过来。

不过它来得快,跑得更快,陈太忠轻轻一个神识击过去,再喊一声“滚”,它的翅膀往下一栽歪,在空中打了两个滚,好容易才止住身形,就猛地向上蹿去。

这一蹿,就一直蹿到了万余米的高空,然后它开始在上空打旋——它也知道,下面有惹不起的东西,但是这浓郁的灵气,实在太吸引它了。

荒兽之所以是荒兽,连灵兽都算不上,大多时候,它们行事只是依靠本能。

它一次次地尝试,一点点地接近,待它再次接近陈太忠三千余米左右时,陈太忠猛地又是一个神识击出去,这次就重很多了——哥们儿不动你,只是因为庾无颜放过你了,若是以为我动不了你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三千余米毫无遮挡物的高空,以他的神识之强,击杀一只九级荒兽真的不要太简单——哪怕不少荒兽,抵御神识的能力很不错。

这一次,穿风鸾翻滚着笔直掉落,在距离地面四五百米的时候,它才开始再次扇动翅膀,在距离地面五十余米处,才稳定住身形。

此刻,它已经身处聚灵阵的覆盖范围了,灵气极为浓郁,但是它再也不敢有任何的侥幸心理,翅膀一振,没命地箭也似地跑了,真的比来的时候快很多。

另一只九级荒兽,也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,不过它没有“庾无颜光环”的庇护,第一击就遭受了重创,若不是陈太忠指望它吓阻游仙,直接就了结了它。

接下来,他终于有充裕的时间,慢慢地修习醉风雷。

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醉风雷这个术法,也确实难修炼了一点……

接下来的三个月里,陈太忠只修炼成了第一层——纳雷入体,第二层起风雷,仅仅是略窥门径了,离南宫锦标发出的醉火雷相比,还有相当的距离。

他就觉得,哥们儿遇到的功法,要是论修习的难度,当以此技法为最了。

殊不知,南宫家的人若是知道,他能在三个月里进入起风雷,恐怕大牙都要吓掉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