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章 老酒伯

“这不是……以防万一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他一直觉得,这个斗笠人追得太紧,修为又高,危险太大,要把此人干掉才好。

所以他在停下来之前,先放了一阵毒粉,心说你要真是老易的话,这点毒肯定难不住你不是?

此刻他停下来,想的就是,对方若不是老易,又不是故旧的话,那就收割了对方的性命。

哪成想,对方虽然不是老易,却真是故人。

算计了熟人,这有点不好意思,他为了防止对方说自己,先指责对方的不是,“好好的,你戴什么斗笠?我最痛恨戴斗笠的了!”

刚说完这话,他就觉得心里一揪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说不得四处看一看——这是老易追过来了,在偷偷地观察我?

“我不戴斗笠,能出门吗?”羊头人瞪他一眼,又把斗笠戴在头上。

也是,陈太忠认可这个说法,心里就又忍不住想,老易肯定也是一张狐脸,再加上两个毛茸茸的耳朵,怪不得那厮时刻斗笠不离身。

他想得有点出神,下一刻才回过神来,“嗯,啊……你说什么?酒伯?”

“我说,我堂堂的酒伯,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,”羊头人冷哼一声,“刚才我要偷袭,你就死定了……这么久没见,还是这么点出息啊?”

“你是酒伯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被一个小家族关在水牢里的……酒伯?”

“那小破地方,我随时能出去好不好?”羊头人不高兴了,“那个啥……大长老来了,你要是不信就问他。”

大长老来得有点慢,见他俩在这里说事,于是就降了下来,然后紧跟着,身子一个趔趄,“我艹……用毒?陈太忠你敢再出息点不?”

“二哥你别说了,”羊头人先发话了,然后冲陈太忠一伸手,“解药!”

“给,”陈太忠一抬手,丢过两个玉瓶去,“那啥,我还有点事,老羊……既然你是酒伯,这次就当我没来,成不?”

他实在有点不好意思,想当初,他虽然是救了老羊,但是说实话,人家那一身修为,没他也能闯破水牢——哥们儿不能跟庾无颜和老易一样,认为救了一个人,就是莫大的功劳。

也许人家就不需要你救呢,对不对?做人啊,要讲个将心比心。

“我是前酒伯,”羊头人接过玉瓶,丢一个给大长老,“你先吃,这小家伙心思太多……我不着急吃,万一有啥事,你也能招呼得住。”

大长老也不说话,吞下解药打坐回复。

“你看你这人矫情得,”陈太忠不想再在这里耽搁了,打劫打到熟人头上,有点没面子,“冲你带走那么多难友,我能算计你吗……没别的事儿我就走了。”

“你等等,”羊头人还不让他走,“咱俩好久没见了,聊聊,你要是敢走……以为我手里没神通,留不下你?”

“看看我手里是什么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晃一晃手里的圆筒,“老羊,我不知道你是酒伯,有点冒犯,但是……能不能别跟我得瑟?”

“嘿,不过就是寂寞三叹,你冲我来啊,”羊头人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最多也就再用一次,我都不带躲的……哥是高阶天仙,差点真人了,知道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还是不能拿出蘑菇来威胁,至于说前两天得的灭仙弩,也不合适说出来,只得叹口气,“看在你救了那么多人的份儿上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说完这话之后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总不能问……你堂堂的酒伯,怎么就是个羊头。

倒是羊头人有很多想说的话,“那个满脸刀疤的女人……真的死了?”

他俩是难友来的,同在水牢里,不知道在一起待了多久。

“死了!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你再说这事儿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“好了两位,”大长老站了起来,解药很有用,但是他也无法介入这俩的争议之中,“陈阁下,这确实是我家上一任酒伯。”

“他没死,下一任酒伯能就任?”陈太忠真的有点不懂了。

“我本来就不想干酒伯,”羊头人叹口气,“不过那时……由不得我推脱。”

随着他婉婉道来,陈太忠才知道,眼前这个上一任酒伯,也是个性情古怪之人。

他本来不想做这个伯爵的,希望他的二哥能接手——没错,就是眼前这个大长老,此人有可能成为上一任的酒伯。

但是他的二哥,比他差得太多,他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就任。

因为他做得勉强,所以对领地和政务打理,并不放在心上,其时南宫家还有老天仙在,也任由他去,后来老天仙陨落,他又中了诅咒,不得不退位给现任伯爵,对外号称身故。

其他的势力,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,不过新任酒伯崛起得极快,不长时间内,就晋阶为中阶天仙,他这个上一任酒伯,就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。

到现在为止,旁人也只以为,酒伯家是两个天仙,却不知道还有一个藏在暗处的高阶天仙——南宫家都没几个人知道。

也就是他看到,陈太忠跟自家快掐起来了,才果断出面,却还要戴着斗笠。

“你怎么会进了梁家的水牢?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不解地发问。

“能不谈这个吗?”斗笠人干咳一声,略带点不高兴地发话,“水牢里救出的人,我都转移到折龙道了。”

“那你这个诅咒,有办法解吗?”陈太忠好奇地问一句,他是不想谈水牢里的人,甚至懒得想起那一幕。

“这个……我在想办法,”斗笠人含含糊糊地回答,然后他看一眼陈太忠,“听说你现在,跟兽修的妖王后裔勾结起来了?”

这个问题真让陈太忠蛋疼,不过既然做了,他就会认,“勾结谈不上,反正我不会坐视朋友受难而不管,我也不后悔这么做。”

“年轻真好啊,”斗笠人叹口气,沉默了起来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女的?”

“可能是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练混元童子功的。”

别想歪了啊!他不怕承认老易是朋友,但是……其他的事儿不能乱承认,尤其这老酒伯说的是“女的”,而不是“母的”,可见这厮对兽修不是特别排斥。

那就更不能让丫胡乱猜测了。

“呵呵,”斗笠人笑了起来,好一阵才叹口气,“希望你运气好一点吧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心里生出点疑惑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斗笠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怎么想起我家的‘醉风雷’来了?”

“啧,要修炼一门功法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正好你家南宫锦标杀了我朋友,就来要醉风雷……早知道你在这里,我就不来了。”

朋友被杀啥的,是他找的借口,但是此刻,他总不能说,我是来无事生非的。

“什么功法?”老酒伯看他一眼。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回答,“束气成雷,你听说过吗?”

“束气……成雷?”斗笠人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不少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干咳一声,“这个功法,我能看一下吗?”

“恐怕不行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不是小气,而是事实上他认为,自己并不欠老酒伯多少,任着对方予取予求,倒像是他在怕什么。

“嘿,”斗笠人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,才冷笑,“你找我南宫家要醉风雷,是为了修成雷引吧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愕然地看向他,这次,他是真的吃惊了。

“你以为,你见到的我的神通是什么?”老酒伯冷笑一声,“若非贪心得此神通,我又何至于受了诅咒?”

“啊?”这次轮到大长老吃惊了,他可一直想知道,老酒伯是因何被诅咒的,只不过这个弟弟一向要强,不肯说其中经过,现在他正好出声发问,“哪个兽修干的?”

斗笠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,“我都不想复仇,你又何必再问?都是我自作的……小陈,听我良言相劝,那是气修神通,勉强不得。”

“我修习的,就是气修功法,”陈太忠原本担心,这神通有什么不妥,听到这话,忍不住松一口气,我说嘛,老易也不该有害我的心思。

“嗯?”这次轮到老酒伯吃惊了,他对陈太忠的种种,知道得实在不多,出了水牢之后,就悄然返家了,只知道后来散修之怒大闹青石,再后来他就闭关了。

这次知道的这些,还是大长老出动,惊动了他,所以听到了陈太忠的一星半点消息,对此人师承上古气修,并不知情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倒是可以修炼,”他微微点头,想一想,他又试探着问一句,“此神通……得自蛟族?”

“不是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斗笠人陷入了沉默中,茫然地看向远方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好半天之后,才侧头看一眼大长老,“醉风雷……给他吧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