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九章 故人的欣喜

要说钝锁胡家,是不逊色于南宫家族的势力。

南宫家封爵数千载,早期也曾兴旺无比,但是近千年来,只是一个一般的伯爵家族罢了,倒是钝锁胡家,鼎盛时曾经有六个天仙。

哪怕就是现在,胡家也有四个天仙,南宫家只有两个。

而且胡家也是紧紧靠着官府,势力并不比酒伯家小,南宫家强的一点,只是有爵位和封地,当然,若是讲底蕴,南宫家也不会差了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胡家现在的影响力,不会比南宫家差,他们都乖乖地交出了家传功法,可见陈太忠带给了胡家多大的压力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大长老纠结了,好半天之后,才轻叹一声,“可否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?”

“那就交出南宫锦标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这种极其欠揍的回答,若不是知道他刚给钝锁胡家放了蘑菇,其他人真的可能一拥而上,将人拿下之后,再从对方身上得到钝锁功法——我让你再装逼!

“他是真的死了,”大长老又重复一遍,强调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,然后又停了片刻,再次瞬移一下,“能交换钝锁功法吗?”

陈太忠默默地摇头,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对方。

“除了交换醉风雷,也可以考虑通过其他方面补偿,”大长老知道对方为什么不换,陈某人没必要为胡家保密,交换不是不可以谈,那么唯一的障碍就是——一个基本上对等的交换,不能把南宫锦标的旧事揭过去,所以对方的眼神才会那么古怪。

他自己也承认,确实是这样——单纯的功法换功法,有点欺人了。

然而,他想的也不完全对,下一刻,陈太忠缓缓摇头,“我取钝锁功法,只是为了充实收藏,顺便借鉴一点,没有交换的兴趣。”

跟别人催逼家传功法,只是为了充实书库,顺便借鉴——这理由怎么听,都逃不脱“匪夷所思”四个字。

但是大长老并不觉得奇怪,根本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样,只是淡淡地点头,“既然你有所承诺,我就不好坚持了,所以此事,我也拿不定主意……需要请示伯爵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很遗憾地叹口气,想一想,他又说一句,“我还有事,比较赶时间。”

大长老这下有点不高兴了,他知道陈太忠抓走了百药谷的一个天仙,却不知道,胡家的天仙胡秀峰,已经死在了对方手里——那次接触,两边做得都比较保密,外面人很少知道。

到现在为止,他还以为,胡家尚有四个天仙。

他勉力压抑自己的火气,“你能等多久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很认真地回答,“到明天这个时候。”

“明天这个时候,若是我联系不上呢?”大长老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。

“那我一定会很失望,”陈太忠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,同时轻咳一声,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笑容,“我这个人不喜欢发飙,但是一旦发起飙来,我自己都害怕……真的。”

你这都是什么措辞方式?大长老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年轻人,须知得意不可再往……知道伯爵意味着什么吗?”

“知道我陈太忠三个字,意味着什么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懒洋洋地反问一句。

大长老怔怔地看着他,有心发火吧,实在是不敢拿全族做赌,最后只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一天之内,我可能联系不上酒伯。”

“我坦白告诉你,我确实时间不多,”陈太忠收起懒散劲儿,正色回答,“如果你希望酒伯府被那些真人围观的话,我无所谓。”

他这话不能说完全是威胁,甚至可以说是大实话,他不想久待,就是不想撞到那些拥有神通的玉仙,要不然他多等两天也无所谓。

至于说真人们为什么来,为什么围观,他不需要解释,相信对方听得懂。

大长老却是在仓促间,并没有想到这一层,经他这么一提醒,脸色变得愈发不好了,真人们为什么来……这用得着问吗?

他登时就陷入了沉思里,没错,这个可能性是现实存在的,而酒伯府,是绝对不想被人如此围观的——这不光是一个称号家族的荣耀,还关系到一个伯爵的脸面。

他沉思了好一阵,才看一看周边的几个人,远处还有不少南宫家的子弟,也是听说了门口的异样情况,围过来观看。

大长老果断地沉声发话,“通知下去,今天在场所有的人,都去内卫队短训……你们,一定要控制住所有的风声,不许任何人泄露一个字。”

近处的这几人,早将因果听得明明白白的了,考虑到被玉仙围观的场景,就连那个跳腾得最凶的八长老,也有点脸色发青。

听到大长老如此吩咐,大家忙不迭分散开,走向周边的族人。

大长老沉默半天,才看向面前的陈太忠,“我真的不能保证,可以及时联系上家主,希望你能理解一下。”

“我也真的不能保证,能等你太久,”陈太忠叹口气,缓缓地向后退去,“我认为我们的沟通……已经相当充分了,也增进了彼此之间的了解。”

“你……”大长老眼睛一眯,开始考虑强行留下对方的可能性。

“好了二哥,你让他来见我,”就在这时,他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,“这是故人。”

“南宫家……我有故人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此人的传声,不仅仅是对着大长老,而且分了一缕到他的耳边。

大长老也不知道,陈太忠听到了这句话,所以看对方一眼,“想要功法……也有其他人能做主,敢跟我来吗?”

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,“不敢,真不敢……明天此刻,我等你的信儿。”

陈某人很狂,陈某人也足够莽撞,但是他还没有狂到,敢单身去闯伯爵府的某个神秘地方——狂不代表智商有问题。

相反地,他一步一步,缓慢而坚定地向后退去,手里也掣出了一个圆筒,嘴里带上了一丝冷笑。

大长老见状,眉头一皱,却是越发拿不定主意了。

他不是没有决断能力的人,但是这个决断可能导致的后果,是他无法承受也承受不起的。

“唉,倒是我想得少了,”两人耳边响起一声轻叹,远处天空出现个黑点,眨眼就来到了近前。

陈太忠猛地见到此人,眼睛睁得顿时有铜铃大小,一脸无法形容的表情,好像是……便秘时恰逢痔疮开裂,前两天却偏偏吃多了辣椒一般。

来人的身子,就虚悬在不远的空中,头上戴一顶大大的斗笠。

他轻哼一声,“既然故人不愿相识……你指个地方好了。”

老易你……啥时候成了南宫家的人?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脑洞太小了,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世道,愣了好一阵,他才反应过来——咦,这好像不是老易的声音?

老易的声音,其实是很古怪的,不定型,初开始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丫说话很少,声音比较偏向于中性——狐三公子的声音,倒是略微粗一点。

但是前一段时间,两人接触得比较多,老易的话也变多了,声音还是比较偏向于母……女性的,不过狐性多变,陈太忠也没太在意。

可是眼前这厮,声音虽然也很中性甚至偏向女性,但是发声的时候,给人一种浑厚的感觉,并不是老易。

原来终究不是他,陈太忠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不过此时此刻,也由不得他多想。

他轻笑一声,缩地成寸踏出,眨眼间就走得远了,嘴里说一句,“随我来。”

“咦,小陈这是……缩地成寸?”斗笠人明显地吃了一惊,然后又轻笑一声,就像在耳边说话一样,“果然是潜力无限啊。”

陈太忠回头一看,却见那斗笠人在不远处的天空,紧紧地缀着自己,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而大长老却是离得有相当的距离。

是个劲敌啊,陈太忠下意识地就想动手——不趁着两人分开的时候拿下此人,难道等着两个天仙汇合,围攻自己?

但是,想到对方嘴里“故人”两个字,他还真的不好痛下杀手,而算计这种人,不下杀手,还真的跟不算计没啥两样。

犹豫一下,他在狂奔了五十余里之后,找个林木茂密的小山谷停了下来,转过身发话,“好了,你到底是谁?”

“呵呵,这么快就忘记老朋友了?”那斗笠人随着他,翩翩地落到了地面上,饶有兴致地发话。

可是……你真不像是老易啊,陈太忠摸一摸额头,“抱歉,我不太想得起来了。”

“呵呵,”这位轻笑一声,摘下了斗笠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……羊头。

“我了个去的,是你啊,”陈太忠狠狠地一拍额头,他真没想到,对方居然是自己在梁家水牢里见过的羊头人,“你怎么是……南宫家的?”

“我怎么不能是南宫家的?”羊头愤愤地发话。

不过事实上,他也不是很在意,高兴地诉说着离情,“很久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了,我还想着,你不该被巧器门杀了……我艹,你居然下毒?无耻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