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事生非

陈太忠对领地的概念,还是有一点的,不过因为飞升时日尚短,他没有真正地接触过。

伯爵拥有的领地,可以超过两百里方圆,比巧器门上有不足,但是比之一般的家族,已经多出太多了。

他对酒伯的领地,真不是了解太多,但是他也没有太多时间闲扯,打听清楚之后,一路就走了过来,不成想,离着酒伯府还有四十余里,就被两个汉子拦住了。

两个汉子的态度,非常的不友好,“干什么的?”

俩人都是初阶灵仙,而在两人身后不远处,还有个中阶灵仙,坐着打哈欠。

“我找南宫腾越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这人火气比较大,别惹我啊。”

两个汉子交换个眼神,齐齐地警惕了起来,其中一个微微一皱眉头,“你谁啊?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直接放出神识,击翻了两个家伙,看向那中阶灵仙。

那中阶灵仙的眼睛,已经瞪起来了……这是什么路数?

“去,通知南宫腾越,”陈太忠不想跟这些小人物叫真,“我不想在南宫家大开杀戒。”

中年灵仙见对方如此嚣张,差一点就要放警讯了,猛地听到这话,又硬生生地忍住,“请阁下亮明身份,我们也好禀报。”

敢殴打酒伯的门卫,这就已经是很嚣张的人了,还敢说大开杀戒,这根本都不是狂妄二字能形容的——不是白痴,就绝对有来头。

眼前这位像是白痴吗?显然不像。

陈太忠不会随便报名字,不是不敢,而是不想在发动前,让底下人知道太多,“随便找个上人出来好了,你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他的话说得轻松,但是酒伯南宫家,总共也才两个天仙,其中一个是酒伯南宫腾越,一个是南宫家的大长老,又岂是会随便出来的?

中阶灵仙也不敢多嘴,取出通讯鹤来,低声说两句。

不多时,远处飞来十几人,都是用灵器飞行的,最当先的是个九级灵仙,人还没到,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,“要我家上人相迎……谁这么大的面子?”

一边飞,这厮一边豪迈地笑着,倒不像有太多怨气,似乎是一种打招呼的方式。

然而下一刻,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尖声地叫了起来,“竟然是你?”

陈太忠看一眼出声的家伙,想一想之后,眉头也是一扬,然后冷笑一声,“怎么,不服气?”

“就是他,”这位大声喊了起来,“就是这厮,大家围起来,千万别放跑此人……他在涯山城外,杀了老三十一!”

合着这位,就是在横断山脉跟陈太忠发生冲突的南宫族人,当时以此人为首,人称八长老什么的。

听他这么一说,空中飞着的人猛地加速,紧接着纷纷落地,慢慢地围了过来。

八长老看着陈太忠,冷笑一声,“真是欺人太甚啊,在涯山你蛮横也就算了,居然敢跑到伯爵府来惹事,既然来了……那就不要走了。”

来的人都是中高阶灵仙,逼近的时候,自动分成一组一组的,有点战阵的意思。

“当初求情的,也不知道是谁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也不理他,在横断山脉的时候,他就领教过南宫家的围攻,当时他才是中阶灵仙,应付起来特别地吃力。

但是现在则不同了,他根本不放在心上,对领头的灵仙扬一下下巴,“跟你家上人说一声,地球陈太忠来办事,要是不见的话,我就走人了。”

“地球陈太忠?”当先的这位侧头看一眼八长老,一时间有点难以决断,心说这是怎么回事,“你到底是来找谁的?”

“咝,”就在这时,只听得有人猛地倒吸一口凉气,却是一个八级灵仙猛地脸色一变,一指陈太忠,“是你……散修之怒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哥们儿这名声,传得还真快。

其实他的名声传得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快,大部分的南宫族人,都不怎么知道他,但是此八级灵仙是府里负责情报的,知道这个最近极其轰动的家伙。

倒是打头的灵仙纳闷了,“唔,散修之怒,好像听说过……十三你这是何意?”

“请大长老吧,”八级灵仙脸都白了,强自镇定地发话,“这人……不是咱们抵挡得了的。”

“就他?”八长老铁青着脸发话,眼中满是怨毒,他跟陈太忠交手也没多久,知道此人战力极强,但是眼下在自家门口,还怕个什么?“两队人就拿下来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摆一下手,“把这家伙拿下来,小心他的步法和刀法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八级灵仙气得大喊一声,他的浑身都在哆嗦——不是气的,是吓的。

然后他也不跟其他人商量,抬手打出一团焰火,焰火在空中砰地炸开,冒出了一团紫色的光芒,随即炸裂开来。

打头的灵仙见状,登时又是一怔,“紫讯……十三你确定没搞错?”

紫色的讯号,是南宫家最高级别的信号,不过,爆开的紫讯,比一直闪亮而不爆的紫讯,要稍微好一点,极为尊贵的客人临门,也是这种信号。

若是不爆的紫讯,那就是全族召集令了,这种级别的焰火,此人身上都没有。

“何方贵客驾到?”远处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,不多时,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袍少年飞了过来。

“大长老您听我说,”发信号的灵仙迎了上去。

旁边几个高阶灵仙,也挺好奇来人是谁,少不得也凑过去。

只剩下八个人站在那里,一边四人,遥遥地锁定陈太忠,预防他逃跑。

陈太忠也不着急,就站在那里淡淡地看着。

几个灵仙围着大长老,叽里咕噜说了好一阵,十三自然是把陈太忠最近的动向说了,而其他人,对散修之怒就算有印象,也才停留在“一人堵一城”那个层面。

大长老听了,也觉得很不可思议,跟其他家的顶尖战力一样,他一般没事,也是闭关修炼,“一个人……灭掉了中州巧器门,十三你确定没搞错消息?”

“大长老你可以问一问伯爵,”十三苦笑着回答,“家主肯定知道的。”

南宫腾越承袭了爵位,自然也是家主,不过大部分的家务事,他是顾不上管,正经是隐夏道各种消息,他灵通得很。

大长老先冲陈太忠扬一下下巴,不紧不慢地打个招呼,“阁下请稍候……”

南宫腾越并不在府里,但是府里有他的亲信在,沟通极为便捷。

不多时,大长老的脸一沉,低声交待自家人,“你们且退下,一句话都不要说。”

说完,他上前两步,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然后一拱手,“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……敢问陈太忠阁下,此来何意?”

“我找南宫锦标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他杀了我朋友。”

这便是他计划的无事生非,南宫锦标已死,真的是死无对证。

大长老听得眼一眯,想一想之后才回答,“南宫锦标是郁州分支的,与我主支亦不相干……而且,此人已死。”

他真是没有怀疑,对方说的是假话,南宫锦标肆虐郁州和积州的时候,杀了不少人,有很多都是南宫主支不知情的。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眼中就冒出了一股笑意,“自己不想认账,反倒说我无理取闹,对吧?”

“他确实死了,”大长老慢悠悠地回答,他刚刚得知一个最新消息,陈太忠才又在折龙道释放一个蘑菇,毁掉了钝锁胡家的一个村子胡家营。

这种煞星,他半点都不想招惹,一边是光脚的,一边是穿鞋的,如果对方不是那么狮子大张嘴的话,南宫家愿意息事宁人,“旁支也是主家出去的,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,南宫家也不会不认账……阁下有什么要求,可以提出来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出声发话,“闻听南宫家‘醉风雷’玄奥无比,愿借来一观。”

“呸,你做梦!”旁边的八长老忍不住了,饶是谁听到这消息,都得着急。

南宫家以“酒”为伯爵封号,家传的功法中,酒类方面的术法是一绝,说是冠绝风黄也不算太夸张,不过遗憾的是,酒只是小术而已。

别人家被抢了功法,还仅仅是功法,南宫家可是还关系到封号,这不是一般的耻辱。

“蝼蚁,这里轮得到你说话?”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。

大长老也被这要求惊呆了,好一阵,他才沉着脸,问出一句奇怪的话来,“胡家的钝锁功法,阁下拿到了吗?”

陈太忠迟疑一下,笑着点头,不过那笑容,怎么看都有点别的味道,“就在我储物袋里……早期跟他家沟通不畅,发生了点误会。”

钝锁胡家的功法,就在储物袋里!

这是对眼前众人赤裸裸的挑衅——我身上有好东西,不逊于南宫家的功法,有胆子你们来拿啊。

八长老眼珠忍不住转一下,不过大长老在场,还轮不到他说话。

“嘿嘿,”大长老苦笑一声,这一下,还真难办了。

他只是猜测着问了一句,不成想,竟然得到了他最不想要的答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