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七章 嚣张

“什么?”胡秀峰听得就是一愣,“倒下?”

他还等着对方指出,咱们须在哪里公平一决,没想到换来这么一句。

紧接着,他就觉得四肢酸软,头也开始晕了起来,他伸手就去储物袋里取物,不成想浑身软绵绵的,根本提不起劲儿来,看人也有了重影。

“卑鄙!”他气得大喊一声,“居然用毒,你敢更无耻一点吗?”

“哈,卑鄙?”陈太忠再次笑了起来,身子一晃,身影就在空气中消失,只留下声音在空中回响,“说过不能用毒吗?”

“偷袭~”那年老的天仙冷哼一声,身子摇摇晃晃的,满是褶皱的脸上,居然能显示出明显的不屑,“令人齿冷!”

“不关你们的事,老实呆着,”陈太忠的声音,却是已经去得远了,“若想发什么信号,那就算今天谈崩了。”

几人闻言,对视一眼,齐齐叹一口气。

他们真有发信号的想法,而且不远处也确实有接应,但是现在,显然是不能了。

陈太忠的离开,并不是要走,他只是想拖过毒发的时间,待对方中毒再深一点,他才会接着下手,为了防止对方狗急跳墙,他甚至施出了隐身术。

不是他太胆小,而是在风黄界行走,不能不谨慎,前两天他豪放了一小下,差点连命都丢了,而很多秘术,是可以强行压制住毒性的。

别的不说,胡秀峰若是发现,真的不能幸免,那厮……会不会透支精血,竭尽全力地做一次完美的自爆?

对方都说了,不怕隐身术和寂寞三叹,证明来者不善,绝对有充足的准备。

约莫等了有十来分钟,陈太忠又现身出来,一脚将地上的胡秀峰踢得滚了几滚,然后才轻笑一声,“逼毒的法子很妙……跳起来得瑟啊!”

“你……你有种就杀了我,”胡秀峰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怒视着对方,心里却是惊讶莫名——这厮居然知道我逼毒失败?

陈太忠对医理,那是十窍里通了九窍——一窍不通,但是他有灵目术。

好死不死的是,胡秀峰施用的“逼毒出脉”的法门,体内灵气的转冲极强,体表相关穴窍收胀,灵气波动极为明显,肉眼看不到,但是用灵目术看,是一目了然。

若不是如此,陈太忠还不会这么冒险。

“小子,前两天偷袭我,偷袭得很开心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大脚就踩上了对方的脸,足底微微地错动,真是要多侮辱人,有多侮辱人了。

此刻的他,也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,“现在想起来……骂我偷袭了?”

“噗,”胡秀峰又是一口血喷出去,只觉得这一世所受的耻辱,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刻,他真的是宁可死掉。

倒是那老天仙在一边,哼哼唧唧地发话了,“阁下,杀人不过头点地,莫要辱人太甚。”

“嘿,你吓死我了,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哼一声,脚又在某人脸上搓动两下,“这种蝼蚁,我就侮辱了,怎么……你看他一个人被踩脸,感觉他有点孤单?”

那老天仙登时不做声了,倒是胡十七春仗义出声,“陈前辈,前两天秀峰上人……可并未偷袭你,他出过声的。”

在他看来,突袭和偷袭,还是有区别的。

“你的面子,我还是愿意给一点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脸一绷,沉声发问,“偷袭是无耻的,围攻就不无耻了,以大欺小的围攻也不无耻……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

胡十七春无言以对,对方说得确实有道理。

“我知道你不服气,觉得没跟我真刀实枪地打一仗,”陈太忠低下头来,看着地上的胡秀峰狞笑,“嘿嘿,知道我被你围攻的心情了吧?公平决斗……我呸!”

他越说越得意,到最后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我早就打定主意,一定要偷袭你,哈哈,你越不服气,我就越开心,就算能正面打你没问题,我还是要偷袭,就是要让你尝一尝这滋味……对,你就这么瞪着我,我特别开心啊。”

“噗,”胡秀峰又是大大的一口血喷出来,脸上的肌肉猛烈地抖动两下,眼一直腿一蹬,直接就气得晕过去了。

“小子,以后你有日子要吐血呢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褪下了短裤,不文之物暴露在空气中,“围攻没得手,还牛皮哄哄的,好像我欠了你的,先让你尝尝哥们儿的醒酒茶,童子尿……解晕。”

“陈前辈,杀了他也就算了,”胡十七春终于再次忍不住了,出声发话,“何必辱人太甚?”

“总要给你个面子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从善如流地提起短裤,弯下腰去摘对方的储物袋,顺便将此人腰间的一个香囊也摘了下来,“还有个乾坤囊,不错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给此人下了禁制,笑着发话,“好一具皮囊,正好拿来炼人偶。”

胡家三个人看得,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示内心的愤怒……和无奈,此人的张扬,真的是他们没想到的,就算是称门宗派,不想跟胡家彻底翻脸,也做不到这一步吧?

先是理直气壮地偷袭——还是下毒的这种,然后要撒尿,最后……竟然要将人炼制为人偶!

这是何等的目中无人,又是何等的狂妄和嚣张?

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,陈太忠死了肯定不止一次了。

最后,还是三支的执掌叹口气,“陈先生,炼为人偶,精血仍在,这个……对你自身的安全也不太好。”

自家的上人,哪怕是死去,也比被别人炼了人偶强——那是赤裸裸的羞辱!全族的羞辱!

而且人偶在风黄界,也不是被人能轻易接受的,有足够的仇恨才可以。

陈太忠和胡家的仇恨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将一个上人炼为人偶,有点说不过去。

但是……姓陈的这厮,有足够的实力!就具备了一些不讲理的资格。

这种分寸,委实很微妙,大抵来说,陈太忠这么做,涉嫌过分,但不会人人喊打。

然而胡家就苦了,这份奇耻大辱,不能不报,就算他们想忽视,旁人时不时提起来,也是胡家无法忍受的——牛什么牛,上人都被人炼成了人偶,也不见你胡家有什么反应。

从心理上讲,胡家真的不能接受胡秀峰被炼为人偶这一事实。

所以三支的执掌,就小心地提示一下。

陈太忠闻言,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那你胡家就追来嘛,看我怕不怕。”

“我胡家没这心思,但是别人就难说了,”三支的执掌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胡家子弟很多,收集点精血,也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说白了,他是赌一把,赌陈太忠不愿意被人惦记上。

陈太忠还真不愿意被人惦记上,而且他想将胡秀峰炼为人偶,也是一时兴起——老易都能收个中阶天仙的傀儡,哥们儿炼俩天仙人偶,不过分吧?

事实上,他连炼制人偶的技法都不懂,当然,不懂不要紧,可以去弄嘛。

“我本来不想杀人的,”陈太忠侧头看那执掌一眼,抬手一刀,斩去了胡秀峰的头颅,然后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,你真想让他死,那我成全你。”

“噗,”三支的执掌闻言,也忍不住喷一口血出来——这是我三支的上人,是我想让他死吗?能不能再颠倒黑白一点?

与他吐血的表情相反的是,胡秀峰的脸上,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,如释重负的微笑——他真的不想再针对这个恶魔了。

既然事情无可挽回,那么,死去或者就是最好的解脱。

“这是解药,”陈太忠随手丢了三个小瓶子,到三人跟前,又走到一边,抬脚踢爆了胡信喜的脑袋。

胡信喜不但中毒了,更是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,没有丝毫的表达能力,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着走近的陈太忠,眼中的表情,异常的复杂。

有哀求,有悔恨,有绝望,最多的,大概是不甘……

陈太忠处理完手尾,头也不回地电射而去,只留下一句话,“功法不对的话,我下一次来,胡家就没必要存在了,这一次,我也算给谢明弦面子了……”

离开之后,陈太忠取出灵舟,直奔棠州而去,第二天夜里就抵达了酒伯府。

一如其他家族的布局,酒伯府并不在棠州的郡治北德城,而是在北德城西一百余里处,北德城内,只有一座酒伯官邸。

官邸和府邸,那是不一样的,官邸是官方住址,府邸是私宅,是伯爵领地内的。

这一代的酒伯名唤南宫腾越,除了伯爵身份,他还是隐夏道的巡阅使——这是一个起码中阶天仙才能承担的职务。

按照惯例,酒伯可以成为北德的郡守,棠州郡内,只有这么一个本地伯爵,宗派不能插手的情况下,哪个家族能跟南宫家争?

但是本地势力在本地做官,而且还是有爵位的,官府也不愿意答应。

所以南宫腾越领个巡察使的身份,比郡守还高个半级,管的是全道的事情,不分管一处,正是大家都高兴。

陈太忠是第一次到拥有领地的人家,找人家的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