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六章 公平?

三支的执掌心情很不爽,但还是那句话,再多的不甘心,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,也是白搭。

于是他轻咳一声,“我只是跟阁下对一下条件,胡信喜交给你,赔偿五十块极品灵石……核心的钝锁功法,以及,跟秀峰上人公平一战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他没办法有表情,对方是胡家的劲敌也就罢了,关键是……一战之后,关系到三支天仙的死活。

对于这种事情,没有谁能平淡地面对,他做为执掌,更不能例外。

“别跟我绷个死人脸,给谁脸色看呢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眼睛也一眯,“是你们要找我谈,不想谈就算……就你这尿性,也能做好个执掌?”

“你!”执掌气得眼睛一瞪,我好歹是三支的主事人,一般的上人见了我,也要保持一定的尊重,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?

“哈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极为灿烂,“老货你再瞪一眼试试?”

执掌气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,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,起码的待人接物的礼节都不懂吗?

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,人家狂妄,是有人家狂妄的资本,有其恐怖之处。

于是他迅速地摆正了态度,连生气的样子都不敢显出来,他相信,自己若是再瞪一眼,以对方的嚣张,绝对会毫不犹豫地下手。

执掌认为,自己不是个怕死的,而对方也未必一定能杀得了自己,但是身负胡家的重任,他不敢赌。

他死了无所谓,胡家跟陈太忠的恩怨无法了结,继续下去,他才是家族的罪人。

所以他嘴角抽动一下,勉力挤出个笑容来,“我是只想确认一下。”

这个笑容,真挤得他撕心裂肺。

“大概就是这样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明天中午,我会通知你们地址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一掐隐身诀,就活生生地消失在两人面前。

等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,执掌浑身哆嗦了起来,到最后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“噗,竖子欺人太甚!”

“好了执掌,”胡十七春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没准人家还藏在旁边呢,咱三支能躲过这一劫,您该高兴才对。”

“你说……他这是什么态度!”执掌气得叫了起来,他倒是没受多重的伤,纯粹是有火不能发,活生生憋出来的,一口血喷出来,胸口也就顺畅了。

“他不能有这样的态度吗?”胡十七春看他一眼。

“他凭什么?”执掌一腔火气大了,直着嗓子喊,“还有你……注意身份!这是怎么跟我说话呢?”

“凭什么,”老胡叹口气,又自嘲地笑一笑,“凭咱胡家不敢惹他啊。”

执掌又瞪他一眼,嘴巴动一动,终究是没说什么,只是重重地叹口气……

第二天午时,胡家集外的谢晓风,接到了陈太忠的通知,约定相关人等在胡家集西南三十里处的一个山顶交易。

因为不想再招来旁观者,陈太忠是直接隐身到对方面前,递过了记载地址的玉简,连话都没有,就直接消失。

胡家也不想被人围观,于是相关人等简单地化了妆,又从四门出去,派了不少子弟打掩护,让盯梢者查不到详情。

胡家此次来的,除了胡十七春和三支的执掌,就是两个天仙,外加胡信喜。

这俩天仙,一个是胡秀峰,一个是个年老的二级天仙。

胡信喜则是被拎在胡十七春的手上,一脸萎靡的样子。

五人一路行来,隔着三四里地,就看到一个小山包上,有人大喇喇地坐在那里。

陈太忠今天的穿着,跟一人堵一城时类似,上身对襟坎肩,赤着双臂,下身则是一条短裤,脚上穿着一双高帮鞋子,一头的长发,挽起一个发髻来,一支木簪穿过其中。

这身短打扮,三件套加木簪都是灵器,但是可以肯定,他躯体赤裸的地方,防护应该比较差,但他就是不在乎。

远远看去,那股狂野之气扑面而来,挡都挡不住。

见他们五人快速接近,陈太忠才站起身来,慵懒地笑一笑,“都带来了?”

“这是胡信喜,请阁下接收,”三支的执掌拎起胡信喜,从三十余米外,冲着他一扔。

陈太忠一脚踢出,直接将此人踢到一边,才又笑一笑,“怎么才来了俩天仙?”

“其他人有事,”那个老年的二级天仙回答,他的脸上密布皱纹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事实上,胡家的天仙,除了他俩,就是老祖和二长老了。

老祖是不可能来的,二长老也不便来。

陈太忠若是使个坏,用蘑菇招待了老祖和二长老,胡家都不用等着放蘑菇了,人家一把刀就能杀个血流成河。

来的这个老天仙,是五支的那个,也是胡信喜所在一系的撑腰人,这次前来只是做个见证,同时保证胡秀峰不用受到不公正对待。

当然,他不可能承认,说其他两个天仙不合适来。

胡信喜吃了陈太忠这一脚,只觉得一股大力涌入身体,直达骨髓和五脏六腑,疼得直接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,嗓子里却是发出“荷荷”的声响。

原来,他在来的路上,不住向自家人求情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听得老天仙火起,直接封了他的声道,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陈太忠并不在意此人的死活,然后他又招一招手,“其他呢?”

“这是五十块极灵,”老天仙摸出五十块极品灵石,远远一丢,正在双方的中间,方便对方检查也方便收取,很有分寸。

陈太忠的神识检测一下之后,抬手将五十块极灵吸过来,放入储物袋。

接下来,就见胡秀峰往前走两步,沉着脸发话,“就在这里动手吗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也不理会,而是侧头看向三支的执掌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好像还差点什么吧?”

“功法在我身上,”胡秀峰拍一拍自己的储物袋,阴森森地发话,“不管输赢,都会给你功法,你若赢了,连我的命都可以拿走。”

终究是胡家新兴的顶尖人物,这是发自内心的傲气。

“你以为……你还活得了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说吧,如何才是公平一战?”

“你不能用蘑菇,”老天仙颤巍巍地发话,“不然太不公平。”

功法原本是带在他身上的,但是胡秀峰一定要自己拿上,还美其名曰:正好能令对方投鼠忌器,不便使用蘑菇。

但是老天仙却是知道,秀峰是憋着劲儿,要手刃对方,所以才把功法放在身上,以己身为诱饵,好找时机杀手。

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不能用蘑菇,你这会飞的天仙,跟我公平一战?”

“我也不飞,”胡秀峰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不过阁下缩地成寸的神通,不是一般人挡得住的。”

“你一个不飞,就要换我不用蘑菇和缩地成寸,真是好划得来啊,”陈太忠放声大笑了起来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,“所谓天仙……就是这点胆子?我隐身术总能用吧?”

胡秀峰被对方笑得有点脸红,不过,他若不在天上飞的话,只说身法,他确实拿缩地成寸没辙,所以也只能任由对方嘲笑了,“隐身术……当然不会限制。”

事实上,他对付隐身术也难,如若不然,前两天也不会被陈太忠逃脱。

不过自打听说对方愿意公平一战,他马上就搜集各种可用的手段。

而胡家人也抛开了分支之间的矛盾,积极地提供宝器和符箓等,二长老更是弄了一具灭仙弩借给他——这是军中的禁物,远程灭杀天仙的。

这种东西,民间不让持有,但是查得到的话是大事,查不到就没事,远没有战阵敏感。

而且,就算杀不了陈太忠,也不怕告状——这厮告状,接手的也是折龙道的官府,比官府力量,胡家甩他起码十条街。

若是觉得官府不公,找宗派伸冤的话,哪个宗派又肯为散修之怒出头?

此刻胡秀峰的储物袋里,好东西真的不少,中阶防御宝符、攻击宝符,宝器也好几件,其中有一件风音铃,是用来音攻的低阶宝器。

此物不好驱使,但是就算以蛮力激发,音波也足以破隐身,他拿来就是破隐身术的。

总之,他做了充足的准备,只要没有遇到蘑菇,他根本没有想过会输,不能飞算多大事?

至于说限制对方缩地成寸,也只是担心此人一个劲儿地跑,他斩杀不了。

当然,他必须承认,陈太忠的无回刀意,也很有威胁,可是他带了那么多防御符,是吃素的?小心一点就是了。

倒是三支的执掌有点担心,“还有……不能使用寂寞三叹。”

连他都不知道,胡秀峰做了多少准备,不过寂寞三叹这东西,名气也实在太大,涉及到三支的天仙,他宁可丢人,也要争取一下。

“还有?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,“还有别的条件吗?”

“寂寞三叹,阁下尽管使用,”胡秀峰傲然地哼一声,“没别的条件了。”

“没了?”陈太忠收起了笑容,看了他一阵,然后轻咳一声,“那啥……那你还不倒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