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五章 得寸进尺

陈太忠将地点放在二十里地外,是防止在他人的预设地点,遭遇陷阱。

这跟胆大胆小无关,这点提防之心都不知道有的话,那是傻缺——他只是一个人,胡家有几十万人,别的不说,上百的灵仙围攻,他就死定了。

胡家人来得很快,谢晓风离开十来分钟,老胡和另一个人,就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另一个是九级灵仙,没敢凑得太近,离着差不多四五百米,就停下了脚步。

胡十七春走上前,表情怪异地看他半天,然后才长叹一声,“王艳艳真的死了?”

这是要勾起一些故人情怀来,老胡可是见过刀疤两次的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“你还有心跟我谈这个?”

胡十七春闻言,尴尬地撇一撇嘴,“我倒是想直接谈事,但是我知道……咱俩没那交情,当初请你喝酒的时候,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杀神!”

“可以谈啊,为什么不谈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“我这人挺念旧的,要不然……你们胡家会把谢家人都抓起来?”

这话夹枪带棒的,老胡也不敢像上两次那样,跟他随便张嘴,只能苦笑一声,“这个事我不支持,但是胡家的地方太多,人口也多,真是怕你一路蘑菇放过去……要是胡家只是个小破村子,那我就一个人在外面守着了。”

这是胡家最担心的地方,陈太忠敢不管不顾地放蘑菇,那接下来,就肯定是一路蘑菇种过去了——最早陈太忠灭青石城梁家的时候,可不就是这样?

陈某人这个蘑菇,放得毫无征兆和道理,考虑到他以往的做事风格,胡家真是吓坏了,连官家身份最高的二长老,都不敢再说什么用官方力量、用战兵什么的。

对于一个正常人,官府的力量是很可怕的,但是这人魔怔了,不讲理,偏偏还手上握着大杀器——谁愿意招惹这样的疯子?

当然,眼下不招惹,不代表事后不招惹,这种不安定因素,是必须尽快处理掉的,只不过在时下,真的不合适!

就算二长老敢冒风险,掌道大人也未必愿意陪着他疯,掌道能请出玉仙来,真要下功夫,玄仙也未必请不过来——但是,整个折龙道打烂了,算谁的?

这种行踪不定的亡命,不能硬着来,等到掌握了对方的行踪,布置下万全的手段,再雷霆一击,才是正理——不动则已,动就要全功!

这些就扯得远了,总之,胡家的判断,是陈太忠要一路蘑菇放过来了,这个事儿不重视不行,而且以胡家之大,别说有祖坟的因素,就算没有,想跑都跑不动——在折龙道太久了,锅碗瓢盆太多,没法搬家。

所以胡十七春解释:我们不是要故意为难谢家,实在是不得已。

陈太忠闻言,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,他当然不会说自己只打算再种一个蘑菇,然后就等着胡家在惴惴不安中度日如年,而他则去专心修炼。

于是他轻笑一声,“说得我好像除了种蘑菇,就不会杀人了?”

“你当然会了,”老胡点点头,心说你在秀峰上人的突袭下,都只能重伤狼狈而逃,目前看来,你除了蘑菇术法,还真没什么可怕的。

若是陈太忠不会种蘑菇,那对胡家来说,也算威胁,但是级数就小得多了——胡家不但可以广邀友人,更可以出动官府的力量。

当然,胡十七春不会说这么多,他只是讪讪地笑一笑,“所以我们对谢家人,其实都是很客气的……族中老祖说了,他们若是觉得不舒服,以后我们会补偿的。”

“谢家跟我的交情,没你们想的那么好,”陈太忠正色发话。

“这个我相信,”老胡点点头,心说我胡家也是没得选了……

你陈太忠在风黄界,有关系很近的人吗?没得选,就只能选谢家了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发话,“其实我也不习惯别人要挟我……本来要把谢家人也杀了,绝了你们的念头。”

胡十七春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,晓风也说了,我们也相信。”

“你可以不相信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哼一声。

“相信,我们真相信,”老胡一边点头,一边回头看一眼不远处的九级灵仙,“我们三支的执掌也来了……您见一见?”

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他算什么玩意儿?敢凑过来,我一刀就杀了,老胡,我也就愿意跟你说两句。”

“那是,”老胡干笑一声,点点头。

“现在说正经的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胡家打算拿出来什么,换我不再种蘑菇?”

“二十五块极灵,马上奉上,”老胡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,“上次在葫芦峡,你就跟我说了,我知道胡信喜欠你的,这个我能帮你在家族里作证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放一次蘑菇,值多少极品灵石?我差你作证?老胡……你要是这么说,那你就回吧。”

“翻倍,五十块,”胡十七春马上发话,他也不敢再隐瞒,拿出胡家商定的条件,“胡信喜交给你处理,不过胡秀峰是族里的希望,他攻击你,也是因为你先杀了胡家人。”

陈太忠其实不知道那个天仙叫什么,但是现在他也能猜到,这胡秀峰是何许人,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他偷袭我,必须死。”

“他就是我三支的天仙,”老胡这时候才实话实说,“陈前辈,能放他一马吗?”

“那你就回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跑远一点啊,过了今天就没胡家集了……要是不想跑,那是你自己选的。”

“若是这样……”胡十七春沉吟一下,才犹豫地回答,“秀峰上人希望能与你公平一战。”

嗯?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也没指望,你胡家能主动把天仙杀了,这话,你说得是不是有点多余?”

“总是说清楚的好,”胡十七春讪讪地一笑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对他而言,那个敢突然动手的天仙,比胡信喜还可恨,不问原因,就是直接下手,他一定要让对方死不瞑目。

不过这些细节,他就不纠结了,“还有呢?”

“还有?”胡十七春真的愕然了,他不过是家族里的一个小人物,旁系出身,听名字就知道,他甚至连辈分都排不上,出来代表家族谈判,怎么可能获得太多的授权?

不过,因为他跟陈太忠的特殊关系,他也被家族里授予了一点临时的权力,“陈前辈你还需要什么,直接说,我做不了主,可以帮你传话……家族是有很大诚意的。”

陈太忠也懒得多绕弯子,“你钝锁胡家的核心功法,钝锁系列……交出来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胡十七春听到这话,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——胡家的功法,出产天仙的几率很高,宗派里的人都在惦记,出面的是称派的,很可能背后有称门的在支持。

所以胡家一直在宣传,这个功法并没有多好,只不过合适我胡家人练而已,后期就慢了。

而胡家近千年里,也真是没有出过一个玉仙,让这个说法听起来,很像那么回事。

“嘿,真以为我稀罕你胡家的功法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“我只是在收集风黄界的现有各种功法。”

“收集?”胡十七春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你可以不信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但是……”胡十七春此刻,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,有点不相信,有点不服气,有点觉得匪夷所思——钝锁胡家的功法,我自己都没练了多少,你是说……只为收集,这可能吗?

“不要说但是了,回去请示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我不要折中的回答,告诉我行或者不行……就算我得不到这种功法,也能毁掉这种功法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露出雪白的牙齿,冲着老胡微微一笑,“这种我能毁掉传承的功法,你觉得对我来说……很重要吗?”

胡十七春登时无语,他就算对胡家的功法再迷信,也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话虽难听,却是说到点子上了——人家能毁了你整个传承,功法还算重要吗?

想一想之后,他嗫嚅着回答,“那我去请示了。”

“不用勉强,”陈太忠手一摆,“他们若是不答应,你自己跑就是了……他们不会有追杀你的机会。”

话,是照顾老朋友的话,但是话后面的意思,真的是杀气腾腾。

胡十七春转身走向那九级灵仙,两人快速交流一阵,同时向陈太忠走了过来。

陈太忠也不说话,就看着他俩走近。

果不其然,走近之后,那九级灵仙发话,“陈先生,既然谈好了,我确认一下,可以吗?”

他的脸拉得很长,不过这个可以理解,陈某人毕竟是才诛杀了胡家营“万余人”的,态度不好实属正常。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眉头微皱一下,提示对方,“你的表情不要那么丰富,我不喜欢。”

九级灵仙的嘴角扯动一下,你杀了我家那么多人,都不许我脸色难看一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