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三章 引爆神识

胡家的消息网,还是很灵通的,只要他们愿意查,很少有信息能逃过他们的耳目。

虽然胡家是易州的,但是同为折龙道的郡州,打听湄涯的消息,并不是很困难。

湄水城城主府下的行走,到底有多少人,那一查就能查得到,不管姓谢还是姓解……甚至哪怕姓蟹!

胡秀峰知道自己撞到强手了,搜寻了一天,却死活找不到人,仔细盘算一下,还是尽快汇报了家族,而胡家人接到消息之后,对此事高度重视。

胡家的天仙,总共也才四个,对于这种天仙之下不能力敌的对手,怎么重视都不为过——不是每个人都有胡秀峰的底气,敢于蔑视对方的。

细细一调查之后,胡家才发现,闯了大祸了!

谢明弦兄弟并不知道陈太忠的真实身份,但是他们知道,此人是龙鳞城的宁树风引见的。

宁树风是谁?一打听就清楚了——住在听风镇,因为跟陈太忠走得比较近,所以前些日子,死于巧器门的手下。

听说陈太忠三个字,胡家人好悬当场就吓尿了,怎么会是这个瘟神?

胡家跟门派有宿怨,主要是依靠着官府和军中的势力发展,甚至还有一个天仙,是在掌道大人手下效力。

所以他们的消息,并不比其他人慢多少,知道陈太忠在中州做了些什么事。

猛地听说自家招惹了这么个魔头,打听消息的人差点吓得尿出来,马上跑回家里,将正在闭关的老祖招呼了出来。

老祖一听也傻眼了,他闭关已经十余年,真没想到,东莽居然出了这么一号猛人,竟然直接把巧器门给连根拔了。

他根本不敢怠慢,直接追出去,要确定一下,自家是不是得罪了此人。

有太多的时候,真相都是不忍直视的。

当胡信喜听说,自己要昧灵石的那位,名叫陈太忠,直接就软瘫到了地上——你早说你叫陈太忠,我敢不给你灵石吗?

当然,对方若是普通人,他昧灵石就是天经地义的,不是不给,而是七支确实比较拮据。

倒是胡秀峰,依旧表示出了不服气,他冷笑着回答,“陈太忠好大的名头,也不过尔尔,只知拿妇孺陪绑,令人齿冷。”

“你知道有人陪绑就行了,”老祖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觉得偷袭人家成功,了不起了,是吧?”

“不用偷袭,我也不怕他,”胡秀峰面色不好看,他也知道自己惹出了不小的麻烦,但是没有一颗勇猛精进的心,做什么修者?

“你……”老祖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,若不是胡秀峰是家族里成长性最好的修者,他真是大耳光抽他的心思都有。

都说年轻人成长的过程中,要给其信心,但是信心太足,就是自以为是了,他强压怒气,好一阵才发问,“那家里其他人,就可以牺牲了?”

“这是七支惹的祸吧?”胡秀峰恶狠狠地瞪一眼胡信喜,他不认为自己出手错了,但是胡信喜显然是大错特错了。

“陈太忠报复胡家,会管你是第几支的吗?”老祖气得眼睛又是一瞪,“你现在拿七支说事,有意思吗?不管是怎么回事……是你伤了陈太忠。”

胡秀峰闻言,也气得不轻,合着我帮自家人出头,还有错了?不过他真的不能一直顶着老祖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我要是陈太忠,就不会来找咱胡家麻烦。”

“嗯?”老祖侧头看他一眼,“为啥?”

“他已经把宗门得罪了,”胡秀峰冷笑一声,“现在是想把官府也得罪了吗?”

他一直表现出不服气,不但是自己伤了陈太忠,更是有别的原因,胡家基本上是靠着官府,二长老可是在掌道大人手下公干,就算他胡秀峰自己,也在易州郡守府兼着差事。

姓陈的拔除巧器门,已经让不少宗门生出了同仇敌忾之心,若是再得罪了属于官府的力量,那可真是以风黄界之大,也无处藏身。

事实上,官府才是风黄界的实际管理者,得罪官府比得罪宗派要严重得多,以胡家来说,二长老跟郡守府打个招呼,出动战兵捉拿陈太忠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老祖很无语地看着自家的后起之秀,你难道不知道,南特这青石城主,都差点死在陈太忠手上吗?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希望他能有你说的这么明智吧。”

老祖也希望,陈太忠能知难而退,然而……以那厮的猖狂,真的现实吗?

反正他是不敢赌,于是马上派人通知胡家各个分支,说咱胡家遭遇大麻烦了,现在告诉你们,要做如下的戒备。

胡家各分支一听,有人惹上了目前东莽最火爆的散修之怒,基本上是人人跳脚,还有人叫嚣着,要将七支整体踢出胡家。

然而,终究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胡字来,各支骂归骂跳归跳,但是在如此的危机面前,表示出了空前的团结——家族原本就该是这样。

所以各分支的人摈弃前嫌,通力合作,很快就在易州布下了一层天罗地网,又收买了各种眼线,只等陈太忠出面,先争取对话的机会。

至于说胡信喜,那是必须死了,不管是死在胡家手里,还是死在陈太忠手里——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,你不但不还钱,还给胡家捅出这么大的篓子,你不死谁死?

拿惩治胡信喜,换一个公平对话的机会,欠的灵石好说,胡家认账,若是有其他条件,也不是不可以谈。

大家认为,陈太忠答应此事的概率极高——只要那厮还有点理智,就知道全族靠向官府的胡家,不是一般的家族能比拟的。

事实上,胡秀峰还通过一些关系,做了第二手准备——若是姓陈的真的畏惧官府,如果条件许可的话,可以尝试擒下此人,解开蘑菇之谜。

顺便还能弄到点关于“缩地成寸”和隐身的技巧:姓陈的老大名头了,真的弄到手里,肯定还有不少好东西。

比如说那厮的功法,飞升不过数年,就高阶灵仙了,这功法也简单不了。

胡家的二长老有事外出,回来之后听说此事,也表示出对胡秀峰的支持:大胆地尝试吧,我会找官方力量支持你的。

陈太忠固然可怕,但是一旦放倒此人,收益也会巨大——风险和收益从来都是成正比的。

大家布局两天,猛地有人得到了陈太忠的消息,知道此人出现在明伦,打听净水胡家的消息,登时纷纷动作了起来。

胡家的初衷还是没有变,不管有再多算计,首先考虑的是对话,散修之怒若是不跟胡家对话,想再多也是白搭,所以胡家营村上,才挂了那幅条幅。

不过因为胡秀峰等人的因素,这个条幅虽然表现出了和解之意,但并没有显得特别低声下气——把态度展示出来就行了,何必太过委曲求全?

当然,为了防止对方直接施放蘑菇,胡家营村还是护庄大阵全开。

对方若有点理智,直接放蘑菇的可能性极小,但是谁也不想冒险,所以护庄大阵全开之余,整个胡家营村的人全体撤离。

必要的看守人员还是要留下的,但是整个村子,真的没有几个人。

需要指出的是,胡家现在是闹腾着分家,但是还没有分,祖地就是一块,先人的陵墓全葬在那里,否则的话,就算想撤离都不好撤离——老魏村的例子可见一斑。

陈太忠没有想到,他施放蘑菇的村庄里,竟然没有多少人,倒是旁边一些附属的小村落,搬迁的速度慢一点,还有不少的人口。

而胡家人也没想到,散修之怒还真是这么野蛮,不少人潜藏在胡家营村百多里外,眼睁睁地看到了传说中的蘑菇场景。

见到这个蘑菇,不远处胡家营的人、二长老一方的人直接抓狂了,胡家营这一支,就是二长老这一阵营的——陈太忠你有种别走!

胡家营村是没多少人了,但是那么大的村子建设起来,那也要好多钱的,而且大家接到消息之后,火速地撤离,也带不走多少贵重东西。

他们很愤怒,但是其他阵营的人,则是出奇地沉默了——这些人都被吓到了:咱胡家这次,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疯子?

蘑菇的施放,持续了二十来分钟。

陈太忠也不着急离开,他放完这个蘑菇,就会暂时停止报复胡家,已经杀了不少人了——关键是,他的目的就是放蘑菇。

若是胡家识趣,不再纠缠下去,那将来他晋阶之后,也只会回来干掉突袭他的天仙。

既然不着急报复,那么在走之前,他要观察一下,胡家对这颗蘑菇,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所以用灵舟告警之后,他直接降落到地面,隐身之后,缩地成寸地走了。

他才离开,几股极为强悍的神识就扫了过来——原来,这里也有强势围观的高阶修者。

有两股神识,甚至缀上了陈太忠,陈太忠不知道对方是何人,直接引爆了一个小神识,将一股神识湮灭掉了,你们既然鬼鬼祟祟的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

引爆小神识,陈太忠自己也不好受,九个小神识也变成了八个,但是陈某人从来不缺这种果决和狠辣,对别人狠,对自己也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