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二章 又见蘑菇

这是……探子吧?陈太忠心里猜到了些许。

但是,看在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的份上,他无视了,一个小孩子,要费尽心思地帮自家推销货物,这户人家,过得应该比较艰难才对。

而且这妇人的表现,也并不像一个职业的探子,陈太忠对气机实在太敏感了。

若是职业的,起码气息动荡得要比眼下弱很多,但是就算那样,也逃不过他的感知。

所以说,他没有多少兴趣,对付这个业余的探子——无非是养家糊口罢了,又带不给他什么伤害。

喝了一壶茶,又吃了点东西,他站起身,丢下一块灵石,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。

不过,他倒是留了一个小神识在那里,看看妇人会跟什么人联系。

妇人直到他走得不见影了,才从旁边的篮子里,拿出了一只通讯鹤,直接催发,颤抖着发话,“胡总管,有人打听钝锁胡家……一个很年轻的男人。”

通讯鹤……无法追踪啊,陈太忠郁闷地摸一摸下巴。

通讯鹤那边的胡总管,明显地情绪较为激动,妇人在这边不住地陪着笑脸,“好的好的,我等您派人来。”

不多时,天空中划过两道剑影,却是两个剑修赶了过来,都是初阶灵仙的模样,其中一个仗剑左右看着,手里还拿着一个圆筒,一看就知道是求救焰火。

另一个灵仙拿出一块玉牌来,递给妇人,“是不是这个人?”

妇人将玉牌贴到额头,神识扫一下,忙不迭地点头,“就是他,就是他!”

那灵仙脸色一变,登时就掣出一只通讯鹤来,一边催发,一边沉声发问,“他没说下一步要去哪里吗?”

“他……问了问净水胡家的位置,”妇人怯生生地回答,她肯定不敢直接说,是自己先说这里是明伦,人家就想着去找净水胡家了。

“还有别的消息吗?”剑修灵仙的脸色,越发地糟糕了……

陈太忠听了一阵之后,就召回了小神识,他只是想知道,对方在净水有什么布置没有,却得知那边只是在意自己这个人,没有再说别的。

没别的,我也就不想了,就是净水胡家吧,去种颗蘑菇。

净水城的胡家,其实是胡家二支一系的,跟主支不是一回事,跟七支更是不搭界,这些东西,外人也知道一点,就算知道得不很详细,也知道胡家分裂在即了。

陈太忠就属于那种,知道得不算太详细的,胡家几支属于什么派系,他真的不清楚,不过他也无意搞清楚。

你家的事,我为什么要搞清楚呢?小小的胡家,值得我去弄清楚这些吗?

下一刻,他就直奔净水城方向而去,约莫赶了五十里路,找到了这里的胡家营村。

胡家在易州已经开花散叶,若不是遭遇过一次重重的打击,胡家的六个天仙变成了四个,胡家现在应该已经走出了易州郡,在其他的郡州落地了。

这个胡家营村不算特别大,也就万把人的样子,不过胡家经营日久,周边有几个卫星村落,加起来有两三万人。

扫灭这样一个村落,真的好吗?这一刻,陈太忠有一丝丝的犹豫。

但是下一刻,他就收拾心情:别人想斩杀我的时候,也没有丝毫的留手——而我那时,只是想催讨正常的欠债罢了。

胡家营村戒备森严,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出入,陈太忠使出灵目术来,发现村子大阵的防护等级,已经提到了中阶天仙仓促不可攻破的地步。

应该是这个村子防护大阵的最高级别了。

而村子外,更拉起一条丝带来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,“冤有头债有主,胡信喜在主支听审,有冤屈者可自行前去。”

这个条幅,搁给别人或许看不懂,但是陈太忠看得懂——这不就是说给我听的?

但是“冤屈者自行前去”这几个字,令他很不爽,你都知道自家做错了,还要我自行前去?我呸,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!

有这个认错的精神,早干什么去了?

很多事情,其实就在于一个气儿顺不顺,陈太忠本来还在纠结,拉这么多人陪葬好不好,但是看到这个条幅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:得了,就送你一颗蘑菇吧。

现下陈太忠的须弥戒里,也就只剩下十五颗蘑菇了,百万吨级以下的只有一颗——本来还有一颗,给了老易。

那就这颗吧,陈太忠隐身前行,直接将蘑菇埋到了胡家营村的门口,调整一下弹射角度之后,直接转身开溜。

二十分钟之后,又一颗蘑菇冉冉升起,当量不大也是六十万吨,直接击穿了防护大阵,将胡家营化为一片火海。

先是光,然后是冲击波,再然后是声浪,当然,这个高温不需要说,天仙都无法直视的亮光,连石头都能融化了。

事实上,还有当下观察不到的辐射,用风黄界的话来说,是诅咒。

东莽的人,哪里见过这种阵势?光亮耀眼的时候也就罢了,等到声浪传来,周围顿时哭喊做一片,须知胡家营周围,还有几个卫星村。

不过陈太忠不会管这些,他在蘑菇散去的时候,驾驶着带有“陈”字标示的灵舟,停在不远处,大声地发话,“地球陈太忠办事,无关人等退散……钝锁胡家欠债不还,还偷袭于我,我誓灭其族。”

说灭族好像是夸张了,胡家现在外面的家族村,就有十好几个,陈太忠手上,剩下的蘑菇也不过才十四个,有点不太够。

不过,陈太忠是真有这个心思,这一次,他主要是用蘑菇,目的是为了吓阻别人,等他真的修为到了天仙,一个称号家族……灭也就灭了,甚至不需要蘑菇。

他现在做的,不过是一个宣传,是想通过这个宣传,让别人知道,他不是好惹的。

但是事实上,他真的不用宣传——胡家已经知道,他不是好惹的了。

当时出手的天仙,叫做胡秀峰,是胡家三支的人,一百八十岁晋阶天仙,现在两百九十岁,天仙三级巅峰,随时可以冲击四级。

天仙的寿命是一千岁,六百岁之前,是冲玉仙的好时机,不过这个也不绝对,七百岁……甚至八百岁,只要有足够的机缘,都可能冲击玉仙的。

当然,八百岁冲玉仙,就算能成功,那也是不用想玄仙了,玉仙只有两千年的寿命,老话说死了——千年的上人,两千年的真人。

玉仙冲玄仙,要在一千五百岁之内,否则就没希望,而在一千岁之前冲到玄仙,才是可能更上一层楼。

胡秀峰足以值得胡家重视,这样的年纪和修为,虽然比不上董明远那种两百岁不到就天仙九级的妖孽——人家是大能转世。

但是按着年纪和修为排下来,往高里说,他也是玄仙可期。

当然,期待玄仙,那有点太远了,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,不叫天才,不过这样一个人,在胡家的地位,就对不会差了。

胡秀峰遭遇陈太忠之后,当场没有把人留下,就觉得不对,考虑到对方的神奇,认为这问题怕是不一般,把胡信喜叫过一问。

胡信喜哪里敢跟家里的上人撒谎?少不得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明。

“先是你打劫他?”胡秀峰眉头一皱,很想骂胡信喜一顿,但是想一想,胡家在折龙道,就该横着走的,于是也没再计较,“其他的经过呢?”

胡信喜了解的经过,并不是很多,胡秀峰也分析不出信息来,所以一边搜索那厮,一边上报胡家。

其实胡秀峰不是很在意这个人,不就是个灵仙吗?他在意的是,对方来历不凡,身后是不是有什么黑手——不是每个灵仙都有这么大胆子的。

然而胡家总部接到信息之后,没过了多久,就发来一条问询,“跟那人在一起的湄水城城主府行走,叫什么?”

胡信喜想了好一阵,才隐约想起来那人叫老谢,至于是不是老解——他真的说不清。

总算还好,他隐约记得那人的相貌,就画个草图给自家的上人。

半天之后……胡家的老祖胡亮波就飞了过来,八级的天仙,直接拿了一张图像出来,却不是他画的人像,“是不是这个人?”

胡信喜一看,登时就觉得后背冒凉气,心说老祖怎么有姓陈的图像,“应该是他。”

“我艹尼玛!”胡亮波一脚就踹了过去,气得浑身直哆嗦,眼睛瞪得老大,“你知道自己惹了谁吗?”

我妈……那是你重孙媳妇啊,胡信喜心里腹诽,可是也确实有点紧张,“老祖您息怒……惹了谁呢?”

“这尼玛……”胡亮波气得左手猛击右掌,不住地击打,状若抓狂,好一阵才叹口气,“秀峰,你是不是也出手了?”

“我出手了,”胡秀峰坦荡荡地回答,他确实做了,有什么不敢认的?

而且他是胡家的未来之星,玄仙什么的太遥远,玉仙总是有点盼头,到时候胡家就不是称号家族,而是封号家族了。

他不怕承认这个,但是,看到老祖亲自前来,他也有不好的感觉。

胡亮波手臂一抖,那就是轮巴掌的架势,不过下一刻,他最终苦笑一声,“也罢,先商量一下,怎么躲过这一劫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