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一章 受伤

我擦,天仙!陈太忠真没想到,头顶的灵舟上,居然有天仙出现,并且悍然出手。

不过这时候再纠结,也晚了,他打算先斩杀了九级灵仙,不让对方围魏救赵的意图得逞。

然而锁子速度奇快,下一刻就重重地击到他身上,他口吐鲜血,打着横飞了出去。

无名刀法的第三式无回刀意,被硬生生地打断。

不过刀意既出,那九级灵仙虽然持着锁链阻挡,但也是一声闷哼,脸色刷地白了。

陈太忠被锁子打得凌空飞起,却是不怎么在乎,他一边口吐鲜血,一边笑着发话,“原来这就是钝锁胡家的家教,真的领教了!”

“蝼蚁,去死吧,”面如重枣的天仙冷哼一声,抖手又是一道白光打来,一脸的满不在乎。

对他来说,清除点蝼蚁,真的不算什么,至于胡家子弟的那些恩怨,他也不想过问——不利于胡家的,那就杀了,管他谁对谁错呢?

底蕴深厚的家族,就有这样的自信。

陈太忠觉得这货,有点过于托大了,于是身子微微一闪,让过了这一击。

不成想,这道白光还会拐弯,是有追踪功能的术法,下一刻,重重地击中了他。

总算是他及时地祭出了小塔,不过是再多吐了一口血。

然而下一刻,就又不对了,那白光的余威,竟然是通天九霄塔都无法抵挡的。

白光夹杂着海量的灵气,穿过了小塔,在他的身躯里肆虐着。

他的血脉贲张,他的皮肤血花四溅,他的身体变得异常沉重。

“这算什么?”陈太忠感觉不对,转身就跑,暗暗地拿出寂寞三叹来,却是用来防备那天仙追上来的,顾不得激发。

他一转身,其他胡家子弟呼啸一声,就围了过去,各种灵器雨点一般打了过去,敢来找胡家讨债,胆子已经算不小了,敢杀钝锁胡家的人,绝对不可饶恕!

然而,这时的陈太忠,一身的修为已经不是灵仙们所能望其项背的,连续几个缩地成寸,早就跑得远了。

那天仙两击之后,自矜身份就不再出手,而是站在空中背转了双手,淡淡地看着自家人围殴对方,待他发现,对方并不好相与的时候,人已经跑得远了。

“这是……缩地成寸?”他眼睛微微一眯,凌空飞了过去——他若再不出手,就留不下此人了。

然而,就在他身子一动的时候,逃跑的家伙身子一扭,活生生地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却是陈太忠摆脱了战斗状态,及时发动了隐身术。

“隐身术!”这位天仙尖叫一声,眼都红了,也顾不得惦记对方的缩地成寸,掣出一道锁链来连续几击,试图将隐身的人截下来,哪怕击杀都无所谓。

会隐身的对手,从来都是令人头疼的,而对方虽然还是灵仙,却有着不输于天仙的战力——胡家的九级灵仙,差点就被一刀斩了。

而且这天仙更知道,自己抖手打出的那道白光,是“燃灵罡煞”,这秘术的威力,他再清楚不过,初阶天仙中了,都毫无抵抗之力。

灵仙中了此术,除非有特殊的防御手段,要不然当场就会瘫软如泥。

这灵仙中了罡煞,虽然也表现出一点灵气失控的样子,但是最后竟然还有余力逃走。

这样的人不除,会成为胡家的心腹大患,除了现存的四个天仙,胡家的其他修者在其面前,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

他深明此人的可怕,登时就使出了全力,然而,他终究是慢了一步,对方又隐身了,他的连续几击,并没有逼出对方来。

此刻,其他的灵仙也追了过来,他皱着眉头大声发话,“撒开了,一定要把这个人抓住,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一定记得组队……组三人队,发现此人不要轻易动手。”

然后他指一指胡信喜,阴森森地发话,“七支的蠢货,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……”

胡信喜早就吓傻了,“秀峰上人,我跟他……跟他也不熟。”

打头的灵仙被斩杀了,那倒问题不大,只是胡家的侍卫而已,关键是另一个九级灵仙,被刀意斩伤了,这才是大事——是可望登仙的弟子。

“把你俩认识之后的过程,一个字一个字讲出来,”这天仙声音,越发地冷了……

大意了啊,陈太忠隐着身,不住地缩地成寸,只觉得脑瓜有点晕晕的,心里暗暗地自责——终究还不是天仙,该谨慎一点来着。

他是没想到,灵舟上会有天仙,但是同时,他觉得自己已经九级灵仙了,天仙没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会飞吗?站在地面上打的话,看看谁怕谁。

没错,现在的陈太忠认为,他有斩天仙的实力了,只不过很多时候追不上就是了,若是在地上打,他根本不用害怕初阶天仙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发现对方有天仙之后,他都没有收手,而是想先斩杀九级灵仙。

不成想,胡家的虽然是初阶天仙,但是战斗力之强,超过他的想像,锁子的速度惊人,而后面那道白光,更是诡异,连小塔都拦不住。

这绝对是中阶天仙的战斗力,陈太忠有点无语:你丫用中阶天仙的战斗力,突袭一个灵仙,而且还用了两招,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

不过同时,他也有点纳闷那道白光:钝锁胡家,不就是个钝锁吗?怎么还有这么邪门儿的攻击方式?

他没命地跑着,越跑就觉得脑瓜越晕,缩地成寸跑路虽然快,但是……真的太耗灵气啊,纵然陈某人气修出身,也架不住这么用。

更别说他被那白光打中,体内的灵气也有点紊乱。

不知道跑了多远,他感觉自己实在扛不住了,于是找个山沟,嗖地钻了进去,顺手再摆下一个简单的障目阵。

在昏迷之前,他心里暗暗地发狠:真的不要给我回血的机会!

然而事实上,这白光的攻击,只是穿透力强大,虽然攻击的方式比较诡异,但是真正的效果,也就那么回事。

陈太忠感觉在很短的时候,就醒了过来,这时候天甚至还没有黑。

不过他还是觉得四肢有点乏力,感觉起来,有点像是中毒。

要是老易在身边就好了,他忍不住要这么想一下,但是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念头狠狠地抛到了脑后——死了易屠夫,我就要吃带毛猪?

然而,身体中那种无力感,真的是……真的是特别无力。

他静养了差不多整整一天,感觉身体状况有点恢复了,于是悄悄地站起身来。

此刻,天地间一片漆黑,陈太忠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安全与否,他收起阵法,招出一个中阶的飞行灵器来,慢悠悠地飞走。

一夜的时间,大约是飞了百余里,等到天色渐亮之际,前方不远处出现个小镇,他降落到地面,又找片树林,在里面布置两个障目阵之后,又布置一个聚灵阵恢复元气。

他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,才将灵气补充完整,身体的内伤,也养得七七八八。

这次的冒失,吃亏有点大,陈太忠再次确定了一点,在风黄界,真的是再小心都不为过——然而,那种场景,发现天仙之后掉头就跑,合适吗?

再来一次,恐怕我那一刀,也是要斩下去的!

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死要面子活受罪”吗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次吃这么大个亏,他的蘑菇就有用武之处了。

他收功起身,走出树林,行不多远,见到路边有个茶摊,走过去要一壶水,拿出自己的茶叶冲泡。

风黄界的茶摊分好多种,像这种摆在小镇不远处的,卖茶的对象,主要是那种连储物袋都没有的人,或者是没有随身携带茶具的。

卖茶之外,摊主也做点小买卖,低买高卖之类的,单纯来要热水的,却是不多。

卖茶的中年妇人旁边,有个小丫头,脸上脏兮兮的,穿的也很破旧,她小心地看他一眼,“要糕点吗?”

“我自己有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不会白喝你家的水。”

“去去去,”妇人把孩子撵到一边,讪笑着发话,“她不懂事,您别跟她一般计较。”

我跟个孩子计较什么?陈太忠并不介意,事实上他知道,这些茶摊未必就是单纯的茶摊,没准是镇子上布设的眼线,监视过路的人。

所以他一边冲泡茶叶,一边随口发问,“我迷路了,前面这镇子叫什么?”

“明伦镇,”中年妇人笑着回答,然后看一眼他的茶叶,凑趣地发话,“大人这茶真好,一定很贵吧?”

“居然到了明伦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一下子跑了差不多三百里?

明伦就到了易州的边儿上,而且紧挨着青州,不过距离青州的郡治旺泉城,有点远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是用灵器飞了百余里,才停下恢复的,也就是说,那天他可能跑了有百十里。

下一刻,他的眉头皱一皱,“明伦靠近净水城,净水胡家……你知道怎么走吗?”

“钝锁胡家吗?”女人看他一眼,然后往北方一指,“那边,大人若是有飞行法器,飞着就看到了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有再问,不过他明显地感觉到,中年妇人的气息,有点微微的紊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