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九十章 旧欠

陈太忠被这笑容激得勃然大怒——欠了我的灵石,还敢这么嚣张?

就他目前的口袋而言,是不缺灵石的,只不过对方既然打劫自己,就要做好被打劫的准备,当时那拨人没带很多灵石,他允许欠账。

灵石也不多,才二十五块极灵,他都一直没有专门去讨要——事实上,他的事比较多,真顾不上这点小事。

前一阵他去了,结果在城里没找到人,七支的门卫,态度也不是很好。

陈太忠当时就有点不高兴,不过他的要紧事多,顾不上多搭理,就留下一句来,说我回头还要再来。

这次见了胡信喜,他喊一嗓子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——你小子欠着我灵石呢。

结果那厮还真不要脸,仗着身边有大队人马,根本就不理会他。

当然,胡信喜这么想,也很正常,他要是一般人家出身,区区的三级灵仙,哪里敢放对方鸽子?须知对方可是能力压八级灵仙的主儿。

然而背靠胡家,那就又不一样了,钝锁胡家是称号家族,而且是势力极大的称号家族,族中人口三十余万,拥有四个天仙。

他一旦回家了,还有什么可怕的?有种你来找我家要钱。

胡家在整个折龙道,都是数得上的豪强家族,若不是胡家几支不合,隐隐分裂为三个阵营,就连城主和当地的宗派,也不敢轻慢他们。

慢着,风黄界不是最讲家族团结的吗?胡家怎么会分裂呢?

其实这并不奇怪,这个位面确实强调传承和血统,但是家族分裂的事情,也不是很罕见,原因很简单,家族越大就越不好管理——各方利益不好平衡。

大部分家族顶着纠纷,硬撑下来了,就有再上一步的可能——起码这是个目标,但是有些家族,真的就内讧了。

比如说百药谷的长老池云清,此人目前被陈太忠奴役中,这个不必说,只说她出身的池家,就已经分为南池村和北池村了。

胡家倒是没有内讧,只是有分裂的势头,当初钝锁胡家鼎盛的时候,一族里有六个天仙。

一族六天仙,这战力都能压过调香派了,一般称派宗门的上限,也就只能存在五个天仙,所以鼎盛时期的胡家,真的是权倾易州。

陈太忠在龙鳞城住了不短的日子,对隔壁易州的情况,多少也了解一些,不过胡信喜敢仗着胡家,明目张胆地昧他的欠账,这是他不能忍的。

不就是觉得,我不敢找你要灵石吗?陈太忠微微一笑,丢下一块灵石,向茶棚外的角马走去,“掌柜的,结账了!”

事实上,胡信喜还真是这么想的,他是很忌惮陈太忠,但是身边都是胡家的子弟,他就不怕了——那一抹冷笑,就是他心里的真实写照:有种你追上来。

他所在的七支,目前是很败落的,七支、五支、八支,再加上十一支和十五支,算胡家一个阵营,这个阵营里有一个玉仙,是五支的。

但是他这次出来,是整个胡家出动,从长支到十八支,都有人子弟出来,带队的更是三支的一个天仙,这种阵容,他需要害怕一个灵仙吗?

不过,胡信喜所在的阵营——七支、五支、八支、十一支和十五支里,只有一个天仙。

这天仙不但是二级,而且八百多岁了,又受过内伤,随时都有可能陨落——很有可能,此人现在已经陨落了,只不过大家不知道而已。

那么,要说此长老的战力,估计也就是跟九级灵仙差不了多少,可能唯一的长处,就是他会飞罢了。

有鉴于这种事实,胡信喜只是淡淡地看了那厮一眼,送上一个挑衅的微笑就足够了。

他也很想停下大队来,将此人围殴至渣——我让你再跟我狮子大张嘴,我欠你灵石了?

他就不觉得自己欠了对方灵石,当时只是打劫未果,哪里欠你了?贱人就是欠收拾。

至于说他当时许下的欠账,就没想着兑现,撑过当时的场面,不要被人当场击杀就行了。

那个时候,他也替几个朋友打过保票,负责代为收取欠账,这个欠账他是收回来了,胡家的名头还是很响的,但是他自己灵石还不够用呢——我凭啥给你?

然而,胡信喜虽然很想教训对方一番,但是这个想法不现实,七支目前在胡家,是很弱的存在,他若是停下来找事,都不用说缘故,三支的天仙直接就把他拽回来走人了。

没错,七支就是这么不受重视,甚至当初百药谷收购灵药,七支都没有参与的资格,所以他才会召集一帮人,在葫芦峡抢劫。

那么,面对那个所谓债主的挑衅,他也只能报个冷笑——有胆子你就追上来说清楚。

说良心话,胡信喜非常希望对方能追上来。

否则债主再找到他门上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——现在是当着家族天仙的面,他都不敢停下来解决恩怨,到时候别人找上门去,他更没胆子去求家族的高人。

身为七支这破落户的一员,他能做的,就是扯胡家的大旗,他不好求助那些其他支——否则别人帮忙不帮忙的倒还在其次,话肯定不会好听了。

他就这么浮想联翩着,骑在角马上奔行,时不时还望一眼头顶的灵舟——家族的天仙,是坐在灵舟里的,不会坐着角马颠簸。

然而,不知道骑了过久,前面的道路上,猛地冒出一个人来。

就那么一个人,大喇喇地站在道路中间,见他们百余骑来了,也不退让,而是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各位等等,我找胡信喜说点事。”

“钝锁胡家办事,”当头的骑士厉喝一声,驱着角马向对方冲去,一刀就斩了下去,对方若不让开,就是死路一条,“滚开!”

胡家习惯这种霸道,真的太久了。

“死吧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从角马上跃起,直接一招无欲砍出,将这中阶灵仙连同胯下的角马,斩做数十段。

胡家人登时目瞪口呆,不是被吓得,而是觉得不可思议——你敢杀我胡家的人?

“我找胡信喜,当然知道是钝锁胡家办事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抖一抖手上的长刀,“听清楚了,只找胡信喜……他欠我灵石。”

胡家人在惊愕之余,愕然回头看向胡信喜——尼玛,你啥时候招了这么个强敌?

胡信喜的心登时就乱了,他语无伦次地发话,“我……我真不欠他什么。”

这是下意识的辩解,但是胡家人有不少人,还就相信了——或者他们未必相信,但是……总有大义在手了不是?

于是一个九级灵仙冷哼一声,“信喜欠不欠你,那是你俩的事,你为何斩杀我胡家人?”

“想杀就杀了,我就是这么任性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看都不看他一眼,手里的长刀一抬,指向胡信喜,“小子,二十五块极灵……给灵石还是给命?”

“我我……”胡信喜的脸色,在瞬间变得刷白,他真没想到,自己的债主,居然是这么悍猛的一个人,竟然敢当着胡家所有本宗的人,挡住了道路,而且还斩杀了一人。

大哥,你早说你有这么猛,欠的灵石我肯定还你了嘛,他的心里泛起一丝说不出的苦涩。

二十五块极灵,对他来说不算太多,更别说他还收了别人的部分极灵,自己需要支出的,也不过是十块极灵。

他不是还不起,只是不想还,跟地球上那些欠债者类似——还了你,我的生活水准要下降,反正你惹不起我胡家,我躲在家里不出去,你奈我何?

原本是一场轻松的赖账,现在却是成了族人的催命符,此刻胡信喜的心情,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——七支在族里,本来就已经很破败了,我这是让七支更丢人了。

不过这时候,说什么也太迟了,他抬头看一眼天上的灵舟,坚定地摇摇头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我不欠你什么灵石,我根本不认识你……钝锁胡家,不是你敲诈的对象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心里冷笑,小子你且狂着,等我家的上人从灵舟里下来,看你往哪儿跑。

“信喜不认识你……那你不是找死吗?”那九级灵仙冷笑一声,抬手祭出一条链子,就捆向陈太忠,“给我乖乖地留下!”

钝锁胡家称号是钝锁,自有其来历,这条链子似幻似真,但是一旦锁住人,很难破掉——锁子很钝,但是锁人很扎实!

“那你也死吧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猛地一抖,下一刻,已经出现在了九级灵仙身边,抬手一刀斩去。

九级灵仙,是跟他同级,为了保证一刀斩杀,他没有使用无欲,直接使出了无名刀法第三式——旁人口中的无回刀意!

“竖子尔敢!”就在这个时候,空中传来一声怒吼,一道凌厉无匹的气势降了下来,紧接着,就是一座小山,重重地打向陈太忠,依稀是个锁子的模样。

气势之后,是一个面如重枣的男人,蓦地出现在空中,正是胡家三支的天仙见到变故,悍然出手了。

钝锁胡家,不光是玩链子,也能玩锁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