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九章 知昨非

陈太忠手上的寂寞三叹,已经破烂不堪了,应该是只能再用一次,就要彻底地毁掉了——或者两次。

他不会修理这东西,不过他也不在意,在近期,他打算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之后,再次潜修,不入天仙再不出门。

而等到他天仙之后,这寂寞三叹,基本上也就是鸡肋一般的存在了,要不要都行。

当然,于海河可能需要这个防身,但是,有他这个阿舅在,不比寂寞三叹好用?

他觉得不对,猛地蹿了出去,结果身后传来一声长叹,“陈太忠阁下,我魏家已经准备好了‘金链横空’的功法,一直等着您来拿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先是微微错愕一下,然后就笑一笑,“这事儿已经过去了,我说话算话……不过麻烦你转告魏丘山,他敢算计我,必须死!”

“我就是魏丘山,”黑暗处走出个人影来,虎背熊腰,透过隐约的天光,能看到此人满脸的横肉——这长相到地球上,演黑道大哥不用化妆的。

他很谦恭地笑一笑,虽然这笑容看起来,怎么都像是不怀好意,“我已经知道错了,您高高手,行吗?”

“我敢说不行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感受一下对方的修为,“四级天仙……很牛叉。”

他现在判断人的修为,有两种方法,一个是灵目术,一个是李家给他的探查术,这两种方法,各有利弊,但是一起使用,判断的结果不会差很远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往近里凑——寂寞三叹这东西,是越近越强,这玩意儿不会追踪,杀伤力却是极大。

“别介,阁下,”魏丘山吓得往后退两步,“你这个幻阵,我魏家早发现了,就是一直压着,不让奇巧门知晓,还帮你掩护。”

他说的真的是实话,此刻的他,已经变了太多,根本不是以前的想法了——不管是谁,经历过那种“强势围观”的处境,三观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。

价值观首先就不相同了,自家珍视的“金链横空”,细细想起来,也就那么回事了。

没错,陈太忠说了,不会再对魏家做出攻击,当着那么多人说的话,不能不算数,魏家的基业是保住了,但是……魏丘山自己,他害怕啊。

而且魏家子弟,一旦外出,也可能遭受攻击,那就是子弟不能随便外出,长此发展下去,魏家还有未来吗?

陈太忠不是很明白他内心的变化,他早将魏丘山视作必杀对象了。

没错,老易是搅局了,但是魏丘山挑衅他在前,不杀何以念头通达?

尤其是在他不能种蘑菇之后,这种不甘的感觉,简直是到达了极限——现在你跟我说,让我不杀你,我擦……你还想啥呢?

不过,对方表现得如此合作,他也有点不好下手,陈某人终究是以讲究人自居的,虽然差点憋出内伤,还是面无表情地一伸手,“功法给我。”

魏丘山马上就拿出了一块玉简,随手丢过去,“全套功法,请您放心。”

陈太忠探手接了下来,双方四目相对,谁也不说话。

魏丘山选择丢出这块玉简,而不是放在地下之类,显然也是个试探,看声名远扬的陈太忠,有没有胆子直接接下来——这可是来自四级天仙的物品。

散修之怒的名气再大,也不过是灵仙罢了。

然而,陈太忠还就这么接下了,就算他的神识先快速扫了一下,敢直接拿在手里,这胆子也大到了天上。

当然,他若是连神识都不扫一下,那不是胆大,是傻缺。

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,试探者无声,迎战者亦无声。

但是就在这无声无息中,现场的气势,就偏向了陈太忠。

好半天之后,陈太忠才呲牙一笑,“后悔了吗?”

他没有说因何后悔,就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一问,可魏丘山却懂了,他摇摇头,黑道大哥一般的面孔上,露出一丝苦笑,“一点不后悔。”

陈太忠的眼睛一眯,“不后悔找我的碴儿?”

你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,魏丘山又摇摇头,规规矩矩地回答,“不后悔没在玉简上动手脚。”

他是真的不后悔,陈太忠敢这么接玉符,肯定有人家的底气,就算他在玉简上做了手脚,真的能杀死对方吗?

经历过被强势围观之后,他的心态真的变了很多,而且身为天仙,都是心性坚毅之辈,既然做了决定,又怎么可能因为点小事儿改弦更张?

事实上,他甚至很超然地想,家传功法给了对方,未必全是坏事,万一人家能将功法发扬光大,魏家没准也会受益。

到了他这个年纪,很多事情一旦转过弯子来,就会变得很超然,会发现有些东西的坚持,也未必有想像中的那么重要。

只是,不随手试探一下,会让他有点略略的遗憾。

而对方的应对,让他了无遗憾——不愧是散修之怒,真的够狂。

“算你识相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希望你没有骗我,下一次来,就不会这么简单了。”

“百分之百是全本,”魏丘山很坦然地看着对方的眼睛,“不过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“都知道是不情之请了,还要说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皱眉头,他真是烦了风黄界这些人了,“一个个都是这样……说来听听。”

“还请阁下不要声张,说你得到了魏家的‘金链横空’,”魏丘山很认真地发话,“这样一来,魏家的颜面得以保存,对阁下也不无益处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微微颔首,“嗯,没别的事了吧?”

魏丘山默默地摇摇头,站在那里目送着对方离开。

良久,他才叹口气,轻声嘟囔一句,“列祖列宗保佑,总算是过去了……”

这件事,魏家可以满足,但是陈太忠有点遗憾:蘑菇没放出去。

他不是丧心病狂杀人有瘾,用蘑菇屠戮同胞这种事,不能带给他任何的愉悦感,若是屠戮兽修,那还差不多。

但是,他对自身的处境,有着比较清晰的了解——惦记他的人太多了。

无非是去魏家找了一下麻烦,不但惹来了玉仙的出手,还有两个称门宗派的围观。

现在只是围观,若是不做点什么,用不了多久,等待他的就是围剿了!

这一次事情,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好,恐怕比他在游仙时被郑家惦记上,后果还要恶劣得多——那时他只是拥有一只死了的噩梦蛛,而现在他拥有的,是可以灭门的大杀器。

就算他想低调地找个地方隐居,恐怕也要被人掘地三尺地找出来,不可能像上次一样,随便在野外熬一熬日子就行了。

不过,就算局面是如此地被动,他也不后悔,不能顺遂本心,修的什么仙?

魏家不能扔蘑菇了,那就找个能扔蘑菇的地方吧。

陈太忠想来想去,最后选中了一家——酒伯南宫。

飞升风黄界这几年,跟他有罅隙的家族,都被他收拾得挺惨,唯二不尽兴的,是两个有爵位的家族——酒伯南宫和血沙侯郑家。

郑家远在北域,他一时半会儿过不去——过去也没用,人家有玉仙呢,除非他横下心来直接搞族诛,否则还是要等到玉仙之后,找过去比较保险。

南宫家还有一点,也吸引着陈太忠——醉风雷的功法。

老易曾经给了他一个上古气修的神通“束气成雷”,是天仙阶段就可以施展的小神通,而修炼这个神通,必须在登仙之前,体内造就一个雷引。

陈某人已经九级灵仙了,他可没觉得晋阶天仙有多么难,既然是近在眼前的事,那么他必须尽快找个比较靠谱的雷系功法,造一个雷引出来。

南宫家的醉风雷,就有这效果,没有雷属性的南宫族人,也能学会醉风雷的变种,非常值得他动手。

让你们也感受一下,“怀璧其罪”的滋味吧,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伯爵,就存了什么敬畏的心思。

只不过,想到这个束气成雷,他就想起,老易曾经一再地催他,要尽快收集雷系功法——那货离开魏家之后,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横断山脉了……

南宫家的大本营是在隐夏道的棠州,上次肆虐积州的郁州南宫,只是一个分支。

陈太忠并没有着急赶往棠州,而是打算先去一趟青州,沈家在修复他的庄院,要是龙鳞城再有不开眼的人出面,他不介意把蘑菇种在青州。

取出灵舟来,他直飞易州,易州是折龙道的道治所在,旁边就是青州,他必须在易州停下,通过角马赶往青州——灵舟还是有点显眼了。

城外,陈太忠策马走到一处茶水铺子,才坐下喝点水吃点东西,猛地有大队人马,从茶水铺子旁疾驰而过。

“啧,”他不耐烦地皱一皱眉头,下一刻,他在那群人当中,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,于是站起身来大喊一声,“胡信喜……你给我站住!”

众人之中,有人扭过头来,看他一眼,不是曾经在湄涯试图抢劫他的那名灵仙,又是谁?

胡信喜见到是他,冷冷一笑,转过头来,继续随着大队前进。

那笑容里,是满满的不屑:有种的,你就追上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