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七章 什么仇什么怨

白雾很快就被驱散了,老易斗笠人的形象,出现在了众多人面前。

因为他在对战玉仙时表现出的强悍,也没人不开眼地上前来挑衅他,而是火速地汇报了自家的主事人。

两家门派都盯着这一条线索,花华是本地门派,可以禁止玉屏门过问太多,但是想到责任重大,说不得看一眼童芸荔,“小童……一起去看看?”

没有人注意到,看到斗笠人的时候,玉叶吴纤纤的眼角,猛地抽动了一下:这个人……这名兽修,她似乎在董家寨之外见到过。

“那就……看看吧,”童长老勉力表示,她其实对此事兴趣不是很大,兽修入侵的是奇巧门,于我玉屏门何干?

不过这样的话,她可以心里想一想,说却是说不出的。

被困住的兽修,战斗力是惊人的,自爆也不是不可能,小倩表示想上前看一看,凤仙子一眼瞪过去,她就不敢做声了。

老易也知道,远处渐次走过来的,都是些什么人物,他不畏惧这些人物,但也知道,从这些人物之中脱身,是如何地艰难。

换给刚才那个跑了的玉仙,此刻在这里,也未必脱身得了!

而他……真的就像陈太忠所想的那样,那时他只是个初阶的兽修,对付初阶天仙手拿把掐,但是对付中阶天仙,就希望先得到丸药——确实危险系数比较高。

就算现在,他也不过才跨入中阶。

不过呢,有些事情,做也就做了,他并不后悔,于是就呆坐在那里,也不掀起斗笠,任凭对方走近。

当然,狐修王族的威严,他还是要保持的,觉得对方走得足够近了,他才轻哼一声,“止步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周围的修者,还真没谁敢太靠近他,这可是传说中的兽修。

倒是花华不怎么害怕,奇巧门身负边防重任,跟兽修打交道太多了,她认识的兽修接近三位数,了解得多了,也就不怕了,并不是哪个兽修都那么难缠。

于是她冷笑一声,“你此来东莽,究竟为何事?若不如实回答,不要以为我不敢剥皮剔骨……你兽修身上的一切,都是人修的宝物。”

这话野蛮吗?真够野蛮;粗鲁吗?真够粗鲁,但是,这正是人修和兽修交界处,最正常的沟通方式,谁拳头大,谁就有理——兽修对上人修,比这野蛮的说法,多了去啦。

老易的表情,藏在斗笠下,旁人看不到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我若是说,我是偶尔路过,大约……你们是不会相信了?”

花华翻个白眼,直接将头扭到了一边,很不屑的样子。

“这个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,”一个中年男人轻咳一声,不是别人,正是王启年。

有些话,花长老不好说,他却是可以说的,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实话实说,你需要证明,自己有被交换回去的可能,否则的话,你可以交待遗言了。”

这话就很强硬了,但是也很现实,兽修在人族社会被发现,没有充足理由的话,基本上就是该交待遗言了。

至于交换的可能性,也是客观存在的,不过既然是不是战争时期,那就不是战俘交换,走的是基本上是探子交换——间谍性质的。

时下是平常时期,人族在兽族里有探子,兽族在人族里也有探子,这都不需要说的。

老易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沉声发话,“我真的不喜欢杀人。”

“你现在还杀得了人吗?”王启年冷笑一声,一挥手,三个弟子从远处逼了过来,手里各拿着一根尺半长的圆筒,颜色各异。

又有两个弟子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,手执符箓,随时准备激发的样子。

老易坐在那里,却是一动不动,他现在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,拼命一搏的话,没准他还跑得掉,但是……他竟然提不起精神来动手。

见他不动手,奇巧门的弟子越发提高了警惕,小心翼翼地接近,这三人靠着手里的圆筒,组成了一个战阵,主要用于捕捉,换了兵器的话,也可以围杀。

这个距离,战阵已经可以发动了,不过离得越近,效果会越好。

就在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,不远处猛地有人长啸一声,声震四野。

紧接着,洪亮的声音传来,“诸位,此人是我的朋友,如能给个面子,放此人离开,陈某人二话不说,转身走人。”

这个声音一出,众人登时面面相觑,连那三个步步进逼的奇巧门弟子,都愕然地停下了脚步,不过他们也都是经验丰富之辈,倒是没有分心,还是小心地盯着斗笠人。

好半天之后,花华才冷笑一声,“若是不给你面子呢?”

人修兽修之争,是阵营之争,花长老的回答,并不算挑衅。

陈太忠沉寂了下来,不过没用了多久,他的声音在另一处响起,“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仆人,不想再失去一个朋友……你们懂吗?”

这话说得听起来平淡——他终究是个人族修者,但是平淡话语的背后,却是漫天的杀机:大家都知道,失去仆人的陈某人,在中州做了些什么。

而且他回答的时候,是变幻了位置的,这未必是准备出手的信号,但也说明,他有绝对的警惕心,这不是一个友善的行为。

花华闻言不做声了,看一眼王启年,王堂主轻咳一声,“我们可以不害他的性命……兽修进入东莽,我们不可能坐视。”

陈太忠并不回答,他一边隐身缩地成寸,一边暗暗大骂:老易你不是挺牛叉的吗?怎么就让人堵住了?

他离得较远,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到这一步的,但是看着老易被人围住,他不能不管。

按说,两人的因果已经了结,恩怨也彻底结清,然而老易被围,是因为帮他抵挡玉仙——哪怕他认为,自己并不需要帮助。

陈太忠说话的时候很干脆,但是心里这个纠结,真的无以言表:从现在开始,哥们儿就是人所共知的人奸了啊~

这一刻,他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直恨不得亲手掐死老易——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?

至于王启年说的,只将兽修擒住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飞升上来才多久?除了修炼就是跟人厮杀,对于修者抓住兽修之后,该怎么处理,他是真的不清楚。

而且说实话,除了老易,他对其他兽修的印象都非常糟糕,兽修对修者的不友好乃至于蛮横,他亲眼见到的,也不止一例。

此番他是不得不开口,但是也得把握个度不是?不能在人奸这条路上,越滑越远吖。

反正老易也曾经说过,丫挺有背景的,估计被捉到奇巧门,不久也能脱身。

这一刻,他甚至很奇怪地想到了王艳艳——那是刀疤关于女性人犯的说法:一般而言,守卫是不会对人犯做出侵犯。

那么老易做为一个母的……女的!就算被抓,估计也不会受到什么骚扰。

也不知道这兽修,在乎不在乎贞操……呸呸,哥们儿这是想啥呢?

他不回答,王启年就不敢下令,一时间,大家就僵在了那里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陈太忠的声音,飘飘渺渺地传来,“阁下可否留个名号?”

王启年的嘴角抽动一下,还是斩钉截铁地回答,“王启年,奇巧门术法堂堂主,人兽大防,本堂主必须坚持,你认准我好了。”

他以为对方是要针对自己家族——陈太忠做这种事,真的是前科累累,反正这个时候,他不可能退缩,但是也婉转点出:有种的,你冲我来,不要伤及无辜。

陈太忠却是知道,这厮误会自己了,他问这一句,只不过是想着,奇巧门将人抓走,如果出点什么茬子的话,哥们儿得找人负责啊。

不过,误会就误会了,他也不可能再出声强调,说我不是这意思。

王启年这话刚说完,就听到有人重重地一叹,大家扭头看去,却是一个梳了双环望仙髻的小丫头,一脸的愁容。

小倩是真心的痛心,她真的没想到,陈太忠果然跟兽修走到了一起,一开始她还以为,这只是有人装陈太忠的声音,但是听到最后,她确定……这就是那个他!

好像有什么美好的东西,瞬间……破碎了的感觉。

她当然知道,这个场合,自己不能说什么,但是终究年纪小,她无法控制这一声长叹。

凤仙子面不改色地看着前方,就只当没有听到身边这一声——她就算对女儿不满,这时候也不会说她。

谁不是从年轻时走过来的呢?

但是王启年不高兴了,他冷冷地看一眼小倩,然后又看向凤仙子,“凤仙子,还未请教……这小姑娘怎么称呼?”

他是认识对方的,但是他在坚持人兽之防的时候,小女孩儿居然叹气,他不能忍——你这是个什么意思?

董明远就怎么了?哪怕是真人,照样不能违背修者的共识。

“此是小女,她只是有点可惜罢了,”凤仙子淡淡地回答,“那人本该是在修者里好好发展的,我人族的天才啊。”

“呵呵,”就在此刻,有人轻笑一声,大家扭头看去,不是别人,正是被围着的斗笠人。

“你们不是想知道,我为什么来东莽吗?”他轻哼一声,手伸向储物袋,围着他的三个修者,握着圆筒的手,登时肌肉紧绷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