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五章 几方心思

打架的两人争得厉害,陈太忠听得却是一皱眉头:老易你这是……何必呢?

这一刻,他真的是心乱如麻,跟那神秘玉仙对上的声音,他听起来有点陌生,但是听到后面,他可以肯定,那绝对是老易。

那个他曾经认为,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”的朋友。

除了老易,谁还敢说有蘑菇术法?谁还会为他出面架这个梁子?

但是老易什么时候……能扛得住玉仙了呢?陈太忠是分外不理解。

在他的印象中,老易这兽修,就是扛初阶天仙的水准,跟中阶天仙斗的话,就比较危险了——当初他要老易帮忙杀天仙,老易开出的价码是:杀中阶天仙,得先货后动手。

所以一直以来,他都认为老易就是初阶的兽修。

初阶的兽修,可以硬扛中阶天仙,这原本也是常态,当然,危险是有一点。

他在这里琢磨,但是那玉仙冷哼一声,“那么,谁也别说谁做过什么,我误入此处,就此告辞了!”

话刚说完,晴空一道霹雳闪过,那玉仙已经不知了去向,很显然,干脆利落地走了。

他走得很放心,今天这个事儿,他随便伸手,做得不太好,但是也不怕对方找后账。

原因很简单,他手里也捏着把柄——陈太忠,居然跟兽修有瓜葛!

他看得很清楚,阻拦他的似钟似塔的虚影,其实是狐族的保命神通——或者该叫天赋,“青丘九梦”。

这个天赋说道很多,暂时不一一列举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这确实是狐族的天赋,别人想学都学不来。

他在第一眼就认出来了,原本想叫出这神通的来历,但是想了想,觉得不合适,所以就隐隐点一下——我看出你来历了啊,兽修也敢在人族的地盘猖狂?

但是那兽修也不含糊,话里带着刺——你看出我来历又如何?你敢掀底牌,我就敢爆出你的身份!

身份一旦爆出来,那就等陈太忠找上门吧,还说什么?

玉仙走了,紧接着,老易的方向,传出一句话来,“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然后,那里也没什么动静了。

啧,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还是没有循迹追过去,他的心里五味杂陈,乱得很。

什么时候起,我跟老易的关系,就变成这样了——相见争如不见?

说起来,两人的分歧,似乎是因为让不让于海河进遗址修炼,陈太忠觉得老易做事太独,不合适相处。

但是陈某人心里清楚,他主要是嫌弃,老易这个兽修的身份。

跟老易在一起的时候,他说自己不在意对方的身份,可他心里不在意才怪。

而且,他也不想顶个人奸的名头,陈太忠我行我素惯了,一点都不在意被通缉什么的,但他是人族的修者,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种族阵营。

往日里,老易有点小毛病,他还是能承受得了,可不让于海河去遗址修炼,这是他不能忍的——那地方已经姓陈了好吧?

而老易不肯退让半步,还说什么除非是他死了。

那么,陈太忠只能跟这个兽修绝交了,虽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也可以找得到令他开心的借口:哥们儿再不用担心,被人叫做人奸了。

原本他以为,两人不会再有交集,可是他真没想到,在自己遇到危机的时候,老易又站了出来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次老易出手,跟上次庾无颜救他时一样,他不认为自己陷入了绝境——他干掉那个玉仙的可能性,要更大一些。

所以他心里郁闷,你丫真的好多事,但是同时,他还不能否认这个人情。

不管怎么说,老易为了他,出面扛上了一个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对手。

这货肯定是新新白娘子传奇看多了,陈太忠闷闷地叹口气:又多了一个人,知道哥们儿跟兽修有瓜葛了。

他有心追过去,跟老易聊两句,但是两人分道扬镳,是他提出来的,这么过去的话,面子上有点下不来——哥们儿岂是那种出尔反尔之辈?

他犹豫了好一阵,最后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货跟庾无颜一个德行……不让我欠点人情,你们不舒服啊?”

说句良心话,他现在是比较需要老易的,尤其是看到这两人相斗,他发现,自己还是把杀鸡儆猴的事儿,想得过于简单了。

能惹出一个玉仙来,会不会惹出第二个?这个玉仙比较不是玩意儿,搞偷袭,那下一个呢?

下一个没准不搞偷袭了,但是随便给他身上下个跟踪印记,等他觉得事儿办妥了,优哉游哉地离开之际,然后猛地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老易对付跟踪印记,是有点水平的,上次就能确定,池云清没在他身上下印记,不过,那厮是最后才说的……

总之,他挺需要老易的,但是万千纠结,化作一声长叹,“唉,死要面子活受罪吖!”

长叹一声之后,他又是连续几个缩地成寸,藏进了一个障目阵内。

远处飞来几人,有人是在空中飞,有人是踩着飞剑,其中一个干瘦的女人,沉声发话,“何方真人,来我奇巧门惹事?”

以奇巧门称门的做派,自然不会向陈太忠直接说,你闹事吧,我们只是旁观,不过花华的这句话,已经明白无误地表示:本门对你陈太忠没恶意!

她只说玉仙惹事,却没说灵仙惹事,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灵仙此来,是要施放一个威力极其巨大的蘑菇法术。

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怔,心说这奇巧门……不是针对我的?

奇巧门可能不会直接对付他,这个他能理解,但是……你们不是该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吗?

“呵呵,”就在这时,一个飞剑上的美貌少妇冷笑,前文说了,童芸荔本就是剑修,走的是轻灵奇幻的路子,“那真人难道不是你奇巧门的吗?”

“也许是你玉屏门的,也难说,”花华还她一个冷笑,所幸的是,她并不知道,童长老的准徒弟,曾经恶了陈太忠。

否则的话,她就直接点出人名来了,而陈太忠听到这名字,真的可能冲动一下。

不过,花华并不是个省油的灯,“你玉屏门更有出动真人的可能吧?”

她这话,有一半是说给陈太忠听的,但是为了门派的尊严,她不可能点出某个名字来——有人在本地惹事,他们不能阻止也就罢了,怎么可能说出来?真丢不起这人。

然而,童芸荔的嘴巴也不饶人,她是懒于动心机之辈,可动嘴没问题,“本门真人极少出山,出山必然众所周知,只是防人嫁祸我玉屏门。”

“也不知道谁心虚,”花华不屑地撇一撇嘴。

“花姐姐不派人采集玉仙的气息吗?”童芸荔笑着发话,言辞中是满满的挑拨之意,“再拖下去,气息可就没了。”

“真人的气息,哪里是那么好采集的?”花华冷哼一声,不过她也不想让陈太忠胡思乱想,说不得冷冷一挥手,声音也提高了些许,“有真人路过,本门特来了解一下,无关人等……无须惊慌。”

魏丘山听到这里,好悬一口血又喷出来,这不是告诉陈太忠,你们不是针对他来的吗?

见过没下限的宗门,真没见过这么没下限的。

他左思右想之后,暗暗地心一横:不想让我好过?哼哼……

陈太忠听得,感觉也有点莫名其妙,当他听到,那美妇是玉屏门人的时候,心里忍不住抖一下:他对这个门派,终究有些耿耿于怀。

但是接下来的话,他就是越听越迷糊,这俩门派……怎么个意思?

两边的对话,都是冲着他去的,但是偏偏地,没有人提起他这么个人来。

当然,陈太忠也不是弱智,能听得出这俩门派对他都没恶意,甚至可以说有示好的嫌疑,但是正因为如此,他越发地不懂了。

难道说,这是双方想先麻痹我,然后协力捉拿?嗯……倒也有这个可能。

他真是没想到,来了两个称门宗派,都是来强势围观的——事实上外围围观的,还不止这俩门派,只不过别人现在不敢过来罢了。

陈太忠的脑洞开得大了一点,把对方想得太坏了,然而,他做人有个好处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就算是他看玉屏门有点不顺眼,这时候也偏生要忍住。

哥们儿正愁没理由狠狠收拾你玉屏门,快把借口送过来吧。

但是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:没准玉屏门,还真是没恶意,因为他看到小倩和吴纤纤了。

小倩和吴纤纤站在一只小巧的云梭上,云梭上还有一美艳少妇,却是他没见过的。

这少妇自然是凤仙子,三人是跟着玉屏门的人来的,这是童长老担心,不小心跟陈太忠起了冲突,特意盛情邀请她们来的。

站在小倩的角度上讲,她不希望玉屏门跟陈太忠闹僵,这两边哪一边输了,她都会不开心,若是玉屏门输了,董家的威风也保不住——巧器门覆灭之后,两个玉仙护法,不是也受了天大的牵连?

而且她这小小年纪,能参与这种事情的说合,也非常有成就感——这可是凭她自己的能力,而不是凭着家世。

凤仙子也知道,这个事情必须要处理好,否则董家也存在危险,而且童长老轻松地揭过了杀徒之仇,她顺便投桃报李,正是一举两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