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止围观

隐身的玉仙来老魏村,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。

但是正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,他一开始对陈太忠的攻击,只是想尝试一下,能不能生擒此人——擒下此人来,真的有大大的好处。

他的眼睛很毒,一眼就能看到正在奔跑的陈太忠,哪怕对方是用了隐身术,但是稍微不注意,就露出了些许的灵气波动,毕竟,境界的差距在那里摆着。

他更是能看出,对方只是九级灵仙,灵气虽然充沛得可比拟初阶天仙,但是天仙和灵仙的差距,是全方位的。

只冲着对方表现出来的修炼速度,就足以令他动心——只用了五六年,飞升的修者,居然就达到了九级灵仙。

更别说对方手上还有可以灭门的大杀器:蘑菇术法。

所以他悍然出手尝试。

而陈太忠所展示的缩地成寸小神通,和强行隐身的术法,更让他垂涎三尺:好东西真的太多了。

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,这个玉仙对蘑菇术法,也是相当地忌惮,若非如此,他真的无须藏身,直接大喇喇地现身出来,就将人擒走了。

而且他也知道,这里是奇巧门的地盘,他此番贸然出手,也很容易激起奇巧门的不满——一旦传出去是他得手,那更是麻烦。

所以他的隐身,也是一种无奈:不敢现身。

但是他还不想放过陈太忠,所以在偷袭失败之后,他直接使出掌控之术,将方圆十几里都纳入自己的掌控范围。

他打算在尽量短的时间里,找到陈太忠的藏身之所,尽快将此人抓走,时间耽搁得久了,对他来说不是好事,就算擒得下人,他也未必走得了。

但是掌控之术才开,二十余里之外,就传来了陈太忠挑衅的叫骂。

他真的以为,对方已经逃出去了,就像人家能在打斗中直接隐身一样——风黄界的秘术实在太多了,不符合大家认知的,并不代表不存在。

但是他过去之后,发现只是一个机关在发声,他点出一指打得粉碎,心里也知道:我这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

陈太忠灭巧器门,据说是以器制器,人家机关之术高超,能造成这种效果,很正常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他这个失误,真的是很愚蠢和致命的。

若是他留在当地,在掌控的背景下,再施以其他的探查手段——哪怕是只直接放出大面积杀伤性法术,想要找出陈太忠,也真的非常容易。

这一点,就连陈太忠自己都心知肚明,所以他才急着遥控打开录音。

错过的事情,就不用多说了,这玉仙此番出手,只是兴之所至尝试一下,毕竟是涉及的利益太多,由不得他不动心,但是尝试不果之后,他应该果断离开。

然而,就这么离开,他还有点不甘心,陈太忠这厮,骂人的话实在太难听了,他自打晋阶天仙之后,就没有人敢跟他说这么难听的话。

伤及父母啊,风黄界讲的就是血统、亲情和传承,他若是对此无动于衷的话,将来再怎么做人?他过不了本心!

所以他怒了:我不走了,倒是要看你小子还跟不跟魏家谈判了。

他有这个反应很正常,但是偏偏地,他忘记了,若不是他一开始存了占便宜的念头,不顾身份地去偷袭陈太忠,又何至于此?

有太多自取其辱的人,不会考虑自己做错了什么——或者说他们不想考虑,说是“选择性无视”都是轻的,他们就不认为自己会错。

然而,一旦决定留下来,他才知道,陈太忠刚才骂的话,还远远算不得恶毒,起码不是最恶毒——是的,只有更恶毒,没有最恶毒。

接下来,远处挑衅的话,骂得更难听了,不仅仅是伤及了父母,更是牵连上了祖宗。

身为玉仙,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屈辱?

但是现在,他还不得不承受这番屈辱,因为他知道,自己无法摆出身份,喝令对方住口——如果能摆出身份的话,他一开始就摆了。

他确实不怕陈太忠,蘑菇虽然可怕,小心点应该也无大碍,但是……他在风黄界,不是一个人,不是孤家寡人。

而陈太忠显然也清楚这一点,口口声声要他报出身份——那厮冲的不是他本人,冲的是他身后的家人、宗门、亲戚朋友!

而且,第一个留言的机关,他敢打掉,第二个,他甚至都没有打掉的胆子——哪怕那里还有神识波动。

人家敢在第一个机关被打掉之后,再弄出一个机关来,肯定是有说法的,没准就能直接把他这个玉仙陷进去。

有神识波动?更证明这是个陷阱。

自打陈太忠挡住了他的偷袭,并且成功地逃脱之后,他对此人的难缠,就越发看得清楚了——哪怕一开始的偷袭,他不是用尽全力的。

这样的谩骂,真是令人头疼啊,他皱着眉头考虑。

他都是玉仙了,近千年的岁数不是白活的,陈太忠能想到在附近准备蘑菇,堂堂的玉仙,还猜不出附近可能有蘑菇?不惜命的修者,就活不到这一个岁数。

当然,他还有别的选择,那就是远程破坏出声的机关。

但是这里面依旧存在个问题。

他对陈太忠,一开始就是偷袭,因为他真的不知道,这个飞升者手上到底握有什么样的底牌,偷袭是最安全、最经济的行为,对他本人也很重要。

至于说大欺小什么的……传不出去的话,哪里有什么大欺小?

但是对方竟然在猝不及防的状态下,逃脱了,这让他的心里,生出了一片阴影——这厮到底有多少底牌呢?

这第二个出声的机关,很显然,是对方选定的战场,所以他很担心,自己一旦摧毁那指定的机关,没准要招惹因果上身——因果陷阱也是很常见的。

他倒是不怕因果陷阱,一定能压制了自己,事实上,他很不在意这种可能——灵仙的因果,压得住玉仙吗?真是开玩笑。

但是他在意的是,这个因果陷阱,有可能查出他的身份。

一旦身份泄露,那就彻底完蛋了。

他不怕正面对上陈太忠,一点都不怕,哪怕是对上蘑菇,只要有足够的准备,逃掉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——巧器门被九个蘑菇破灭,可也有玉仙活下来了。

但是身份暴露,他可以不在乎,别人不能不在乎——巧器门四十余万死者,何辜?

所以他不但不敢靠近,更是连摧毁出声的机关的胆子都没有!

然而,那货骂得,是越来越难听了。

这天仙终于受不了啦,想一想之后,果断地取出一个傀儡来,“去,摧毁那机关。”

傀儡是中阶天仙级别的,摧毁机关没有问题,但是他能做出这种选择,也是咬牙了——这机关,原本是他带给家族后辈防身用的。

他心疼的是,傀儡一旦摧毁机关,他就要跟傀儡断去联系了——若不断去联系,真有因果陷阱的话,直接就顺着傀儡,找到他本人了。

中阶天仙的傀儡,就此断去联系,真是舍不得。

不过这也没办法,他自己已经是玉仙了,虽然他也有初阶天仙的傀儡,但是根本没带在身上——百万富翁,谁带毛票啊?

一道白光闪过之后,出声的凡器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陈太忠见状,有点犹豫,大蘑菇放不放?这尼玛……疑似远程攻击,当事人不一定在旁边。

他正在纠结,猛地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冷哼,“大欺小还不敢露面,你丢人不?”

然后,就是一道亮光闪过,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……有人闪亮登场!

这个人是谁,他没看清楚,就是隐约一个身影,只看到那人手一扬,一道狂风猛地席卷向一个方向,“偏是你多事!”

“你这假冒的神通,收走吧,”先前出声的人冷哼一声,一座似钟似塔的影子,由地面冲了上来,迎上了狂风——这个东西的形状,真的不好形容。

两边猛地撞到一起,出乎意料的是,竟然是没有半点的震荡,两家的法术,好像没有施展过一般。

“哼,”空中的人影闷哼一声,身子微微晃了一下,“原来是你等……看来陈太忠此辈,真的是罪该万死!”

“那你可以向他宣战啊,”一声冷哼传来,“你若是不便,我可以告知他,你的家门在何处。”

“就请阁下告知了,”陈太忠提气回答,“感激不尽!”

按说知道对方是玉仙,他是不敢冒头的,否则跑都不好跑——刚才能跑了都算幸运。

但是事情要分开来看,玉仙猛地冒出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他就不怕扯一下后腿。

你全力对付我,我都未必跑不了,眼下你还有对手,倒是不信咬不下你一块肉来——陈太忠一旦头脑发热叫真了,很少计较得失。

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……哥们儿发起飙来,自己都害怕。

空中的人影闻言,滞了一滞,然后冷笑一声,“你知道我要宣传什么……人奸这个名头,不好听吧?”

“你敢再说一个字,我诛你满门,”那声音冷冷地回答,“蘑菇术法,不是陈太忠才有,不信你就试一试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