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二章 强势围观

“花姐在此,玉屏门怎么敢做坏事?”童芸荔轻笑一声。

她也是修行数百年的人物了,但是面容姣好,一副成熟少妇的风韵,微微一笑,颇能令人神魂颠倒,不知道的人,哪里会想到,这是一个恐怖的八级天仙?

那花姐却是九级天仙,又是女性,并不受她的影响。

花姐名唤花华,已经年近七百岁,晋阶时曾经损了些许根基,就算有天才地宝,也是突破无望,平日里便是奇巧门最尊贵的打手,等闲难得一见,魏丘山不认识实属正常。

奇巧门若是遇到大事,除了三个玉仙出手,就是她这个九级天仙——门中还有九级天仙,但那是有机会冲玉仙的,不能拿来随便赌。

换句话说,她的出面,就代表了奇巧门对此事的重视程度。

所以她对童芸荔,也没什么好声气,“若不想找事,就退去,启年……送他们回玉屏门!”

这就是要王启年礼送对方出境——这儿是奇巧门的地盘,童长老若是敢捣乱,花华不介意教训对方一番。

“花姐姐这话说得奇怪,”童芸荔也不是个好相与的,她只差对方一级,愿意尊敬的话,称呼对方一个姐姐,不愿意尊敬的话——真打起来,谁怕谁啊?

她闻言冷冷一笑,“你奇巧门没下禁断令,我来这里也没想惹事,更没触碰贵门的法侣财地,如何来不得?”

法侣财地,不但是修者的四根本,也是各宗派划分势力,要争取的东西。

法是修行功法,侣是修行的同伴,财是灵石、丸药、矿藏等硬件资源,地是属地子民,这包括修行天才,也包括香火。

大致来说,童芸荔到奇巧门的势力来,只要不是为了当地的功法而来,不是为了抢婚或者抢高人,也不是为了抢矿藏,不是为了抢弟子和香火,奇巧门不能不让人家来。

修者云游四方是常态,宗派的势力范围不是禁地,宗产之内才是禁地,非请勿入。

当然,童芸荔所说的“禁断令”是另一种情况,当宗派的属地出现异常严重的问题时,可以下禁断令,禁止一切修者随意进入,甚至可以下“征召令”,强行征召本地所有的修者。

不过这都是临时性的措施,而且必须有充足的理由。

“我说你来不得,就是来不得,”花华脸一沉,她也是个不讲理的,不管是谁,寿数快到的时候,心情都不会很好,也都有点不讲理的资格。

“我奇巧门在此间有大事要办,你走不走?”

“巧了,我来此间,也是有要事,”童芸荔冷冷一哼,“你们打算怎么对付陈太忠,我不管……但是我家掌门说了,想嫁祸于我玉屏门的话,那是休想!”

“谁想嫁祸于你了?”花华听得眼睛一瞪,“信不信我捉了你,去你家掌门讨公道?”

童芸荔不屑地冷哼一声,并不答话,她不是个愿意动脑筋的,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,都是掌门教她的,她只觉得有理,但是再往下说,她觉得太费心思。

于是她侧头看一眼柳明辉,“明辉,你来说。”

柳堂主走上前,先拱一拱手,然后微微一笑,“见过花姐姐,我家掌门考虑问题比较多,我们也不懂,就是想请教一下,贵门来此何事?”

“我们……”花华犹豫一下,柳明辉温文尔雅,相貌出众气质极佳,她就算年纪大了,看着这块小鲜肉,也是不想直接翻脸,于是摆出老资格的样子来,“启年,你跟他说。”

“我们来观察一下,”王启年那张橡皮脸,没有什么变化,回答得也很含糊。

“你们不是想对陈太忠下点什么阴手,嫁祸我们玉屏门吧?”柳明辉笑着发问。

“你这是想找麻烦……单挑吗?”王启年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言语却极其地狂放,可见人真的不可貌相,“都是六级嘛。”

“可以,”柳明辉笑着回答,他是个对争权夺利不怎么感兴趣的人,但是说起打架来,却不会退缩,“谁赢了,谁留下。”

然而,就算是风黄界,依旧是个看脸的世界,花华对小家伙印象不错,就轻咳一声,“启年,有话好好说。”

王启年看一眼柳明辉,“那他得先好好说话才行。”

柳堂主笑着回答,“我们确实担心。”

这俩中的任何一个,看起来都不像是有暴力倾向的,但是还偏偏地火星撞地球了。

“好了,”童芸荔也出声了,“大家一起观察,观察完我们就走。”

玉屏门此来,也是听说陈太忠要放蘑菇了,所以给出了足够的重视——这种事,不知道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,可能不来吗?

童芸荔没见过陈太忠,可凤仙子和小倩,把事情讲得很明白了,玉屏门跟陈太忠,是恩怨夹杂——虽然怨比恩要多一点,但是有她俩做润滑剂,这个梁子……想揭过也不难。

不过凤仙子和小倩,又都不是玉屏门编制内的成员,所以只能让童长老领衔前来。

因为除了名义,还有个门派机密的问题——玉屏门也很想知道,蘑菇是怎么放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童芸荔带来了门中的宝器蜃云纱,这宝器有大面积遮蔽气息和身形的功能,虽然功能有点鸡肋,但是难得的是大面积——在门派攻伐战中,这是属于战术级的资源。

花华也猜到了对方的心思,忍不住冷哼一声,“真是找得好借口。”

“事实上,我们确实有此担心,”童芸荔半步不肯相让。

她说的也没错,巧器门是在玉屏门的支持下,才抓走了陈太忠的女仆,并且大张旗鼓地抓陈太忠,在东莽信息灵通人士的眼中,这并不是秘密。

那么这次陈太忠找魏家的麻烦,奇巧门做为地主,不出头算是正常的,但是他们若是派出两个人袭击陈太忠一下,再冒充是玉屏门所为,这也是很正常的,而且很方便。

到时候,散修之怒对玉屏门的怒火,那是挡都挡不住了。

当然,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——奇巧门跟玉屏门有仇吗?

必须有仇啦,怎么可能没有呢?两家在势力范围的争夺上,就存在很大的矛盾,玉屏门想做点什么器物,宁可找巧器门合作,也不来找奇巧门,这就是明证。

奇巧门有没有计划过要栽赃玉屏门,这个不得而知,但是玉屏门绝对要防这一手。

一个不受控制的势力崛起,其他大势力要考虑的,首先就是能不能拉拢过来,其次要考虑的,就是能不能借势阴其他大势力一把。

奇巧门若是真的这么做了,不会受到谴责,别人只会笑玉屏门愚蠢——这是玩规则,玩不过别人,不是愚蠢是什么?

花华也知道这一点,看到对方不惜一战的样子,想一想之后,终是哼一声,“你们要观察,走远一点……我们还担心你栽赃我奇巧门。”

这个担心……好吧,从客观上讲,也是存在的,毕竟,这里终究是奇巧门的势力范围不是?

他两家如此商量,很快就达成了共识,但是魏丘山在一边听得,心里却是拔凉拔凉。

他眼前都是称门的弟子,但是他眼中看到的,不是仅仅门派弟子的旁若无人,他在每个人的头上,都看到了大大的两个字——“围观”。

没错,真的是围观,赤裸裸的围观,魏家一个堂堂的称号家族,眼下竟然沦落到,被人围观的地步,而且是在灭族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。

耻辱啊,魏丘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里,但是他却知道了——从一开始,这件事他就做错了,他原本就不!该!投!机!的!

本来呢,他还有一点跟陈太忠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,但是现在嘛……呵呵。

现实,真的是令他齿冷啊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,外面还发生了如此精彩的变化,整个白天,他一直守着老魏村——他不能挡住所有人的跑路,但不挡的话,那就是态度不对了。

眼瞅着天色黑了,他才停下警戒:真要拦不住的话,跑也就跑了,他没必要这么辛苦自己——想要灭魏家,有太多的手段可以使用,他只不过是比较执着于用核弹而已。

就算后天见了魏丘山,又没有谈妥,那也不代表他马上要种蘑菇,晚几天……晚几个月之类的,也不算什么。

关键是要把这股气焰打下去,不要使其成为风气,他不想让人一直追着杀。

当然,若是外来援助的人很多,一个蘑菇解决不了,多种几个蘑菇也无所谓,陈某人相信,自己会很快登顶玉仙。

蘑菇什么的,眼下很有用,但是真到了那个地步,估计……作用也就一般了吧?

想到外来援助的人,陈太忠就想到了今天自己见到的豪华大巴……嗯,超大灵舟。

他并不知道,灵舟上的人仅仅是来围观的,他的信息渠道严重滞后,这是很要命的事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也意识到了信息的重要——呆在这里守着没啥用,死守不是出路,倒不如离开,去那个灵舟降落的地方,打听一下情况。

然而,他向外行了不多远,猛地觉得哪里不对,一股若有若无、却又极其恐怖的气势,对着他冲了过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