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八十章 机关算尽

魏丘山对段天涯的处境心知肚明,所以也不指望老段接应。

他只是想着,老段能代为邀请巧器门弟子,就足够了。

魏丘山和段天涯的联系,是通过通讯鹤的中转来完成的。

风黄界也有远距离通讯的器物,但那不是一般人能弄到手的,罕见和昂贵不说,使用也受环境影响,正经是通讯鹤接力传递,是比较常见的手段。

既然需要中转传递,传送消息就要有个延时。

魏丘山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并不指望,段天涯能马上回话——老段联系巧器门的弟子,也是需要时间的。

但是到了当天下午,他实在忍不住了,陈太忠给他三天的时间,这就过去一天了,少不得他又发个通讯鹤,催一下段天涯——我真的快顶不住了。

这一次,段天涯的回复很快,还没等到天黑,通讯鹤就传来了信息。

不过快的信息,不代表是好的信息,老段一开始就表示,“不好意思,你的信息我早就收到了,也帮你联系了,但是我不好意思把结果告诉你,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……”

只看这开头,魏丘山的心里就凉了一半。

但他还是咬牙看完了,看完之后,就坐在那里发呆,一脸的阴沉。

他实在想不通,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段天涯接到请求后,直接派人传送到中州,准备联系巧器门——这并不难做到,离清阳宗不远处,就有直达其他地域的传送阵,由清阳宗和官府共同看管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去了的人很快就回来,表示说,现在已经没有巧器门弟子了,就在短短的几天之内,巧器门剩余弟子被五大宗瓜分。

巧器门里,本来还有两个玉仙,但是太上陶长老在灭门之后的第八天,被人击杀在落宁城郊,也不知道是谁干的,而且战斗过程异常短暂——他很可能是受到了玄仙的埋伏。

就像前文所说,当巧器门只剩下两个玉仙的时候,想保住产业的可能,无限趋近于零。

正是那句话,六个玉仙,可不仅仅是两个玉仙的三倍——死一个玉仙,其他五个玉仙,是一定要挖出幕后凶手,并且做出惨烈报复的。

但是两个玉仙死一个,那就只剩下一个玉仙了,别说报复了,能自保了都可以偷笑。

事实证明,确实是这样,陶太上死后,巧器门仅剩的玉仙,就是某个护法了。

两天之后,该护法离奇失踪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按说他是护法,应该与门派共存亡,而且大多数护法敢应承这职位,也是做好了殉职准备的,所以大家认为,此人极可能是死了。

当然,也不排除此人诈死隐身的可能——虽然这种可能极小。

但是就算隐身藏匿,这人的信用也彻底废掉了,永远不可能以他的本来面目出现了——客卿可以诈死,供奉可以诈死,唯独是护法,不能诈死,这关乎到这个职位的道德。

护法一职,是为了维护规则的存在。

这些扯得有点远,总之,既然巧器门的玉仙都不见了,所剩无几的寥寥十来个天仙,实在顶不上任何用处,五大宗直接就瓜分了。

清阳宗应该也有参与此事,但是瓜分一个门派,总不是什么好听的事,所以这种档次的机密,段天涯这区区的八级天仙,是不可能得知的。

他若真是知道,也不会专门派人传送到中州了。

目前巧器门的弟子,都是别人眼里的香饽饽,抢到一个是一个,一些宗派还因此发生了不小的龃龉。

至于说巧器门弟子听说陈太忠出现,想要去复仇,这种要求根本得不到支持——抢到巧器门弟子的宗派,大多是用强迫的手段,哪里会在意他们在想什么,在仇恨什么?

正经是,一个共同的敌人,可以将一个即将分崩离析的门派,重新捏合在一起——这不是没有先例的,同仇敌忾四个字,可以让大家放下很多成见和旧怨。

吞并巧器门的势力,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,所以指望巧器门弟子团结起来,报复陈太忠,真是天方夜谭。

段天涯探知这个消息,确实是有点不好意思回复,他都没想到,事情会变成这样。

原本他还有点恼火,觉得姓魏的你信不过我,居然要找那帮巧器门弟子来帮手?

巧器门弟子真要是团结在一起,宗门弟子的复仇,不但名正言顺,而且那气势绝对不会差了,段天涯根本没有火中取栗的机会,别说是他,清阳宗都要给予道义上的支持。

但是现在看来,事态的发展,显然已经不是他所能预料的了。

不过,段天涯的苦衷,魏丘山没兴趣知道,知道巧器门的弟子来不了之后,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——最寄予厚望的杀手锏……没了!

说句实话,魏家老祖肯冒险,肯为人火中取栗,也有自己的算计,他固然觉得陈太忠没可能计较,但是同时,他也为自己寻觅了一个天然的盟友,一条绝佳的、万无一失退路。

没错,他所想到的最后的退路,就是巧器门残余的弟子。

宗门弟子为了维护尊严,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狂热的,为了复仇,他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,根本不会计较得失,更不会跟他讨价还价。

这样的杀手锏扔出来,绝对会吸引陈太忠大部分的仇恨。

但是然而可是,巧器门的弟子被各大宗门疯抢,这条万无一失的退路——没有了!

魏丘山的郁闷,可想而知,所以他考虑一下,马上又给段天涯发个通讯鹤:那你当初让我做这事,现在总不能不管我吧?就算不管我,总不能不管我魏家吧?

这次,段天涯的回复,格外地快,不多时,一只通讯鹤就连接了过来:我当初逼着你做这事儿了吗?你的困境,跟我有什么相关?

“我艹尼玛!”魏丘山气得一抬手,直接打塌了面前的假山。

这就是宗门弟子的面目吗?你敢再无耻一点吗?

气归气,但是他真的无可奈何,轮修为,他才是四级天仙,赶不上段天涯的八级;论身份,他不过是个小家族的老祖,人家可是清阳宗的核心弟子,马上要进真传了。

以往两人有交情,但那是以往的,对方若是不认的话,他能怎么样?

也就是背后骂两句,还能怎么样?哪怕他气得都要吐血了。

他气得脑袋直发晕,好半天才镇定下来……段天涯那里,已经指望不上了,但是我不能这么自暴自弃,那么唯一的希望,就是奇巧门了。

魏丘山一向认为,自己是个算无遗策的主儿,很多事情未虑胜先虑败,等闲吃不了多大的亏,就像这次他发起的“声讨陈太忠”活动,看似莽撞,其实他是认真算计过的。

首先他认为,陈太忠不可能及时发现他这始作俑者。

但是非常遗憾,这个算计破灭了,人家还就没躲起来逃避风声,直接追到了老魏村。

其次就是他认为,玉屏门不可能不出面,但是……人家还就真的不出面了。

再次,他有巧器门残余弟子做退路,谁成想,巧器门眨眼就被瓜分得四分五裂?

而他倚为仗恃的段天涯,曾经的兄弟,居然也……呵呵。

这么多的算计都破灭而去,此刻他输了,也是非战之罪,不过他不服气,还要博一下,葬龙郡是奇巧门的地盘,而他在奇巧门内……也有朋友!

他在纠结,陈太忠也在纠结。

今天老魏村逃出去不少人,他只拦住了一拨,但是他知道,逃出去不少。

若是他真的铁下心思灭绝魏家,一个人固然拦截不下来,但是他还可以布设阵法,还可以下毒不是?

他不想这么做,事实上,他只想再放个蘑菇,以断绝某些人无休止的惦记。

若不是想放蘑菇,眼前魏家,对他来说,就是不设防的美女,任他予取予求。

没错,灭绝魏家不是问题,只是要考虑一下方式,考虑一下怎么灭绝才最合适。

所以他纠结,我是不是该阻止对方的逃离呢?

若是老魏村的人跑个差不多,他再放蘑菇,就没什么实际意义了,他完全可以自己冲进去,想怎么折腾,就怎么折腾。

收拾老魏家的祖坟,在他的计划之内,但是魏家人都跑了的话,他根本没必要放出蘑菇来核平对方祖坟,拿一把刀就能做到。

这种情况放蘑菇的话,不但是浪费,也容易被别人小看。

他不想被人小看,而蘑菇也真的不多了。

不过他并没有纠结多久,因为在下午的时候,发生了新的情况,一艘大型灵舟出现在天边。

“这是……魏家请来的救兵吗?”他皱着眉头琢磨,这艘豪华大巴……错了,是大型灵舟,看上去最少可以装载上百人,能拥有这样的装备的势力,来头绝对不会小了。

但是,那又如何呢?下一刻,陈太忠冷冷一笑,他此来是为了杀一儆百,来的势力越多越大,效果就越好。

所以他也不忙着动手,先把对方的势力放进去再说,三天的时间未到,目前的老魏村,他的原则是许进不许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