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九章 后手

凤仙子平时对女儿的娇纵有限,但是别人当着她的面教训小倩,就不是她能忍的了。

尤其这出声的人,还不是童芸荔这种门派长老,而是一个小家族的天仙,她冷哼一声之后,就问一句,“阁下认为,你比我们更能代表玉屏门吗?”

魏丘山见她开口,就知道事情要坏,他也练有观察别人修为的秘术,虽然自身才是四级天仙,却能看出,这女人是个六级天仙,比童芸荔低两级。

然而,人家虽然只是六级,但却是被童长老称为“贵客”的!

连女人身后的女仆,都是三级的天仙。

所以他知道,自己的话说得有点冒了,不过这个时候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于是一拱手,“还未请教这位前辈的来历……”

凤仙子淡淡地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却不做回答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想知道我的身份来历?你还差点资格。

她这个表现,可以说是比较傲慢,但是她并不这么认为,以往的事实告诉她,一旦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,上杆子纠缠的小家族,真的不要太多。

尤其是眼前这魏姓天仙,明显是有求于玉屏门,她就更不能给其机会。

魏丘山碰了一鼻子灰,却也不介意,而是继续看向童芸荔,“童长老若是能派出足够的上人来,那么……需要我做点什么呢?”

童芸荔嘿然不语,此事其实非常重大,她也仅仅有建议权,起码要一个有一个玉仙,才能做主拍板——事实上,她认为,此事大到需要三个玉仙碰头讨论。

大家面对的,是一个独身一人,就可以灭掉一门的强悍对手。

曾几何时,此人还仅仅是“一人堵一城”,到现在,居然已经达到了“一人灭一门”的地步,这样的进境,何其地可怕!

就在她沉思的时候,小美女却是没眼色地继续发话,“童姨,你真的不用管了,我真的认识陈太忠,跟他关系还不错。”

魏丘山听得火大,一时间热血上头,“你觉得咱俩说的,是同一个人吗?”

凤仙子闻言,心里更不高兴了,不过看到童芸荔不说话,她也不再呵斥对方——这里终究是童长老的地方,她不能一而再地喧宾夺主。

“先是‘一人堵一城’,然后‘一人灭一门’的陈太忠,”小美女斜睥他一眼,很得意地回答,“散修之怒……我说得没错吧?”

“嗯?”这次,连童芸荔都侧过头来,奇怪地看了她一眼——你真的认识陈太忠?

魏丘山就没那么多讲究了,见她这么说,只是冷笑一声,“你认识他,他认识你吗?”

两个美貌少妇闻言,眉头齐齐地微皱一下,只不过碍于身份,不好随便发作。

但是小美女闻言大怒,脸也红了,“你也算长辈,说的这叫什么话?”

真是由不得她不生气,一个小女孩儿,被人这么说,岂不是说她害单相思?

关键是她知道,陈太忠其实年纪也不大,跟她……这种羞人的事,不能再往下想……

“我说的是实话,”魏丘山知道自己的话有不正经之嫌,但依旧正色回答,“他若真的认识你,他的仆人被巧器门掳走,他为什么不找你帮忙?”

童芸荔听得微微颔首,这问题问得还算靠谱。

小美女也停顿一下,才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当时……当时我被吴婶逼着闭关了,估计是他找不到我吧?”

站在凤仙子身后的吴纤纤默默地扯动一下嘴角,然后一翻眼皮——我说小倩,你不能怪到我头上,是你爹要你闭关的,而且……陈太忠他也真的没找过你。

童芸荔听到这话,却是难得地认真了起来,“小倩,你真认识他?”

“我当然认识他了,”小倩一摊双手,“他死了的女仆我也认识,叫刀疤嘛……前两天他去祭奠她,还跟我拿了一颗复颜丸,估计……是要烧给她。”

“烧复颜丸?”童芸荔轻声地嘀咕一句,又点点头,复颜丸在她看来,不算什么,但是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,她还是比较赏识的——哪怕两人在未来可能是敌对的。

然而,下一刻她又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他的女仆……真的死了?”

玉屏门跟其他小家族和小宗派不一样,门里有玉仙,对事情知道得又详细,他们就一直怀疑,陈太忠的女仆未必真的死了……那女仆的来历绝对诡异。

“应该是死了,”这次,是吴纤纤忍不住出口插话,“我送他复颜丸时,不知道他是陈太忠,他当时曾说,跟玉屏门也有点恩怨未了,看在小倩的面子上,不与我计较。”

“他杀得了你?”童芸荔侧头看她一眼,讶异地发问,“他是什么修为?”

现在大家认为,陈太忠的可怕之处在于那个蘑菇术法,至于他本人的战力,虽然可以越阶杀人,堪称强悍,但对于数十天仙的玉屏门来说,还真就那么回事。

“修为我不知道,”吴纤纤也不是个多嘴的人,她能说明问题就行了,当然,她还指出一个人所共知的重点,“当时他手上,握有巧器门的寂寞三叹。”

“哦,”童芸荔点点头,寂寞三叹那东西,确实是中阶天仙都要忌惮的。

“我家老宅,就是被寂寞三叹所破,”魏丘山惊讶过后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童长老你也听到了,陈太忠好像对玉屏门,还有点耿耿于怀,不肯放过啊。”

童芸荔闻言,眉头又皱了起来,对于一个不太擅长算计的人来说,眼前的局面,真的让她有点挠头,糟糕的是,她还不能马上做出决断。

“吴婶冒犯您的时候,我支持的面具人,就是陈太忠,”小倩气呼呼地发话,“此前他还救过我的性命……这个够吗?”

“原来这样,”童长老闻言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登时就拿定了主意,于是看一眼柳明辉,“明辉,带走你的客人。”

“我不服,”魏丘山见状,直着嗓子喊了起来,他是要做最后一搏了,“这小姑娘什么来历?童长老你就那么相信她?”

“她啊,”童长老笑吟吟地看一眼小倩,“她的仆人杀了我的徒弟,我都得高兴,因为她没有受伤……你说她是什么人?”

“咝,”魏丘山闻言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也不再试图挣扎了。

在出了童长老的洞府之后,他还向柳明辉请教,那凤仙子是什么来头。

但是这次,柳堂主就不那么好说话了,坚决不告诉他,只是明确表示——你招惹了凤仙子,不会比招惹了陈太忠更幸运,她要叫真,段天涯保不住你。

魏丘山心里这个郁闷,也就别提了。

不过,现在显然不是他纠结的时候,他连夜赶路,回到了老魏村,一边了解情况,一边布置应对。

不管怎么说,万事往坏里想,总是不错的,首先他要分散老魏村的精英,祖坟搬不得,那就先别搬了,但是紧急疏散的密道,暂时先不要用。

密道这种东西,用过一次就不是密道了,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不要用。

所以他安排的,就是村中子弟化整为零,三人一组分开突围,能走多少算多少。

这样的试探,很快就有了结果,待到天明的时候,撒出去的五组人马,有四组安然地抵达了魏家镇,只有第二组的人,被陈太忠拦下。

陈太忠也没对他们如何,下了禁制之后,勒令他们返回,并且要他们转告魏家人。

“想跑只管跑,遇不到的也就算了,下一次再被我遇到逃跑的,只有死路一条……倒是问你们魏家一句,人能跑,祖坟跑得了吗?”

这一次,不是魏家的猜测,而是从陈某人嘴里,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了——你若敢跑,我就拿你家祖坟做文章。

老魏村很大,对方只有一个人,真要想跑的话,村里人应该能跑出去八成以上,但是……真要把祖宗尸骸起出来,带着走吗?

魏丘山得知消息之后,沉默不语,对方无法全部拦截,但是态度已经极为明显了——不会轻易放过魏家。

就算能把祖宗尸骸起出来带走,老魏村也留给对方蹂躏,可人家不满意的话,不会将目标转移到魏家镇,转移到大魏村吗?

除非魏家在有限的时间里,能整体搬迁走,彻底搬迁走,否则报复之惨重,是无法想像的。

但是,就这么丢掉如此大的一块基业……可能吗?

不过还好,魏丘山还有别的招数,他昨天赶路的时候,就通过朋友,辗转地传递个消息给段天涯——希望他尽快联系巧器门的残余弟子,告诉他们,陈太忠在这里。

段天涯在要求魏家出手之前,就表示了:这个事情,不到最后的关键时刻,我是不能出面的。

魏丘山能理解对方,原因很简单,段天涯是要通过此事,捞够足够的功劳,如此才能将段家转为清阳宗的依附家族。

说句实话,就凭老段这修为,立下天大的功劳来,段家也不可能全部依附到清阳宗里,不过……哪怕能给几十个依附名额,段家也可以偷笑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段天涯不敢随便出手接应,要是事情没办漂亮了,功劳很可能变成罪过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