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八章 童长老的整顿

柳明辉既然叫得出凤仙子的身份,当然知道自己要汇报的事情,无须对此人隐瞒,“启禀童长老,有了陈太忠的最新消息。”

没人注意到,那美貌少女听到“陈太忠”三字,眉头微微一皱。

童芸荔当然也清楚,陈太忠对现在的玉屏门,意味着什么,于是点点头,示意柳明辉说下去。

柳堂主说完之后,魏丘山又出声,做进一步的补充。

童长老听他俩说完,沉吟一下,才点点头,“这事我知道了,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童长老,在下冒昧了,”魏丘山都急得火烧屁股了,也顾不得许多,他拱一拱手发话。

“请容我放肆一二……陈太忠此人,暴戾成性,希望贵门能足够地重视,否则魏家的今天,也许,也许就是玉屏门的明天。”

“你好大的胆子,”童芸荔听得一拍桌子,脸也沉了下来,“你魏家主动招惹于他,正是自寻死路,居然敢拿我玉屏门相比……莫非你以为,你的那点小心思,我们都不知道?”

这话直指痛处,也是高阶天仙的担当,她不怕明白说出来。

倒是柳明辉看得暗暗摇头:童长老……果然是心里藏不住事的脾气。

“我魏家固然是招惹于他,但是玉屏门更是早些时候,就招惹了他,”到了这一步,魏丘山也豁出来了,他一脸的肃穆,“若非贵门授权巧器门,他的女仆何至于惨死?”

童芸荔闻言,先是微微一皱眉,然后轻轻抿一下嘴巴。

玉屏门在此事里的角色,她也清楚得很,但她是宁折不弯的脾气,于是接着冷冷一哼。

“我门中的事,自有人操心,不要拿你家的事,来绑架我玉屏门,我知道你是段天涯的好友……不过,我劝你还是及早退去,省得伤了两家和气。”

段天涯确实是魏丘山的好友,两人在游历中州时就认识了,然而,段天涯是清阳宗弟子,后来修为精进,不是魏丘山能比的。

童长老这话,就点明了关系,省去了很多口舌,但是从本质上讲,也没有得罪魏家很多——两家的差距,实在太明显了,她不想被利用。

至于说未来的合作,虽然可能性不大,她也没有明确地拒绝。

所以心思少的人说的话,未必就不可取,只能说,童长老确实比柳堂主果断。

魏丘山一听,心真的是沉到谷底了,若是玉屏门都不敢站出来跟陈太忠硬扛,那他这一番的上蹿下跳,又是图了什么呢?

在他的想像中,玉屏门该是最急着找陈太忠麻烦的。

如若不然,等陈太忠找到玉屏门来,那还有好吗?

就算玉屏门挡得住,起码也要颜面扫地了,对于一个称门的宗派来说,真的可以接受这种耻辱吗?别人会怎么看?

殊不知,他也是太过大看玉屏门了,站在一个家族的角度,考虑一个门派的决定,那确实有点可笑——一个宗派能一直传承下来,不但要玩体制,也要认清事实。

魏丘山之所以上蹿下跳,就是认为,旁人都会急火火地对付陈太忠,所以魏家虽然只是挑头,危险不会太大,相对而言,收益是很划得来的。

但是,他料错了陈太忠的反应,那厮这么快地出击,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而且他也小看了宗派,宗派的传承,虽然跟血缘没多少关系,但是传承的决心,一点都不差于家族——只有更强。

也就是说,他以为宗派会理所当然出头的时候,人家未必会出头。

总之,魏老祖着急了,说话就不讲究了,“那就算我多事了,我魏家耗费不了他太多蘑菇,大不了交出去自家的功法,倒是贵门束手旁观,倒要看看你们能收获什么。”

童芸荔被他这话说得脸色一变,也是啊,魏家交出功法,就算过了这一关,但是玉屏门跟陈太忠的恩怨,不是一两本功法能解决的。

正经是多拉几个门派点垫背,能耗费对方的蘑菇——这样的大型术法,想那陈太忠施为起来,也不会很轻松,消耗一点是一点。

童长老的神经比较粗大,想得比较少,闻言就是一皱眉,沉声发问,“那你有何建议?”

“我能提的建议很多,但是……玉屏门肯接纳才行,”魏丘山心里狂喜,脸上却还要撑住,“首先童长老你要相信,我并不仅仅是为我童家而出面的,我非常讨厌这种破坏秩序的行为。”

“嗯,你说,”童芸荔对这种先撇清的言辞,直接跳过,“提你的建议。”

“这个人,他完全是疯的,”魏丘山轻描淡写地发话,先把陈太忠妖魔化一下,然后才提出建议。

“我建议出动二三十个天仙,在他现身的附近,严密搜查,若是玉屏门打算全力剿杀此人,这并不难,二三十个天仙也是等闲,若是贵门不方便,我还可以联系其他人……”

“玉屏门没有堕落到那种程度,”童芸荔冷笑一声,二三十个天仙,门里还是凑得出来的,“但是,问题的关键是……”

“问题的关键是,有必要吗?”梳着双环望仙髻的美貌少女出声了,她甚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童长老的发话。

下一刻,她微微一笑,脸上微微地泛起一坨微胖,这轻微的变化,让人意识到,她其实还是个少女,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的婴儿肥。

她看一眼童芸荔,笑眯眯地发话,“童姨,陈太忠若是找玉屏门的麻烦,你只管让他找我来,就说是我小倩说的。”

“这孩子,你搞什么?”童芸荔很不高兴地一皱眉,“这是门里的事,你不要乱掺乎,听你母亲的,啊?”

她对小孩子的打扰,心里很不舒服,哪怕这孩子是门中护法董明远的女儿。

事实上,今天她接待贵客,就是董明远的夫人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玉叶吴纤纤,杀了她很看好的弟子惠笑靥,董家来赔罪了。

弟子被杀,要说不心疼那是假的,童芸荔在风黄界闯荡这么多年,看得上眼、能让她动心的弟子真没几个,而惠笑靥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不成想,小惠被人活生生地斩杀了,杀人者是董明远的走狗玉叶吴纤纤。

这件事情令童芸荔很郁闷——就算我的准弟子,想对董明远的女儿不利,那又怎么样呢?小董出门的时候,脑袋上又没打标签。

你吴纤纤制止了也就罢了,何至于最后还要杀人泄愤?

她想计较,但是没办法计较,一口气实在难平。

对于青莲派的梁新远,她倒是没有说什么,那种场合,梁长老已经尽力了。

但是另一个在场的天仙郭奴心,居然不知道开口帮着求情,童长老却记在了心上。

没过多久,郭奴心在执法过程中,得了他人好处,处理得有些宽纵,童芸荔接到线报之后,亲自表示了关注。

她不负责执法堂,但关注总是没有错的,于是贪赃枉法的郭执事被解除职务,押往惩戒洞,面壁五年。

消息传出,众弟子纷纷赞扬,说童长老果然刚正无私,纵是不负责执法堂,看不过的事情也不会不管,更有其他弟子受了委屈,也前来求告。

没过多久,门中的风气居然为之一变,很多人行事,都收敛了不少。

然而童芸荔的表现,却是让凤仙子有点为难——她原本是想跟童长老招呼一声的。

凤仙子身为小倩的母亲,绝对不会认为吴纤纤做错了什么,自家的女儿,就是不能受人欺负,这一点毫无疑问,那姓惠的女娃娃就该杀。

至于说吴纤纤杀死的,是童芸荔预定的弟子,过一阵,跟对方打个招呼好了,也省得别人说董家太过跋扈。

本来打算得好好的,不成想没过几天,郭奴心被童芸荔整了,消息传到董家,凤仙子就拿定主意了:这个招呼不能着急打。

董家跟郭奴心没任何交情,郭执事的为人处事方式,也很遭人诟病。

更别说那厮在白砂镇的时候,还试图威压小倩——这货确实欠收拾。

但是童芸荔收拾郭奴心,不明白的人,看到的是童长老整顿门风,明白的人却是知道,这是她在找人撒气。

这种情况下,凤仙子绝对不会着急出面:董家是出于礼数,才会打招呼,而不是怕了什么人!

现在眼瞅着,郭奴心面壁有一年了,童长老也没再有别的行为,她才带着吴纤纤和女儿,前来拜会对方。

要说这童芸荔,真是比较粗枝大叶,或者说她不太像女人,反倒有男修的豪爽。

人家杀她的弟子,她郁闷得要命,可是凤仙子亲自上门,解释一下这事儿,她就很大方地表示: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能跟我招呼一声,就算给我面子了。

事实上,小倩没受到伤害,那真是得谢天谢地,要不然,她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董护法。

不过饶是有这么个招呼,童芸荔对小女娃娃,也是亲切不起来,见她没大没小地插话,就轻轻点她一句。

“看起来,小女孩儿是信心满满呢,”魏丘山阴笑一声,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,“不过,事涉玉屏门存亡安危,阁下做为客人,还是少插嘴的好。”

“哼,”下一刻,一声冷哼传来,他扭头一看,却是那被称作凤仙子的美貌女人,正冷冷地盯着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