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七章 蘑菇大名

当天晚些时候,魏家人终于联系上了魏家的老祖。

魏丘山正在玉屏门做客,闻言登时大怒,“竖子,安敢欺人太甚?”

对他来说,家里损失了几个中阶灵仙,实在有点肉疼。

但是同时,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,于是他找到玉屏门的外堂堂主柳明辉。

“陈太忠那厮已经去了我魏家,扬言要取走我魏家的《金链横空》功法,否则就要放蘑菇……这厮如此猖獗,贵门也要多加小心啊。”

玉屏门何须他提醒?自打听说,陈太忠远赴中州灭了巧器门,门里的玉仙都被惊动了,负责接待白复生的弟子,则是被拎去问了又问。

要说起来,玉屏门对陈太忠的关注,还远早于其他的门派,当王艳艳拼死一击,击杀了三级天仙梅艳容之后,玉屏门就对这主仆二人异常关注。

他们不敢断定仆人死了没有,但是基本上可以断定,那个仆人的来历,绝对蹊跷,而陈太忠的来历虽然“清白”,但是一个来自末法位面的飞升者,居然有强大到逆天的功法。

谁知道那个叫做地球的位面,还曾经出现过什么样的逆天强者?

至于陈太忠从听风镇狼狈离开之时,放出的“誓灭巧器门”的话,大家倒是都没有在意。

然而,还不到一年的时间,这没有在意的话,就成为了事实,巧器门灭于地球陈太忠之手。

到了这时候,玉屏门想不重视陈太忠都难,要知道,这散修之怒当初出事的地方,是属于玉屏门的势力范围。

当然,势力范围里出的事,不能都推到上门去,但是负责那里的下派调香派,可以不在乎,玉屏门却不能不在乎——白复生如此行事,是得了门中许可的。

陈太忠报复了巧器门之后,会不会转过头来,再找玉屏门的麻烦,这是谁都说不准的,一个小小的灵仙,门中不在乎,但是架不住……人家会“放蘑菇”!

所以门中的玉仙都被惊动了,上上下下调查一番,发现当时门里没有出人,只是许可巧器门“便宜行事”,这仇结得还不算太狠。

巧器门的覆灭,直接导致了两家的合作破灭——这种因果,也就没必要再计较了。

然而,仇结得不是特别狠,也是结仇了,这有点令人不太放心,但是很快地,门里发现一个好消息——陈太忠在听风镇的产业,是从门中弟子沈蔷薇手里购得的。

而且在此之前,陈太忠是租了沈家的房产居住,双方相处也还算愉快。

有这么一层关系,玉屏门就觉得,事情还可以谈——有什么要求,你可以提,有什么火,你发出来就是了。

然而好消息之后,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坏消息,陈太忠的仆人,就是在产业里被抓的,而沈蔷薇并没有出面。

当然,做为门内弟子,她就不该出面,那样是违背门中意愿的,而且她出面也没用,一个小小的八级灵仙,抵得了什么事?

但是不管怎么说,沈蔷薇的坐视,导致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,而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,陈太忠和沈蔷薇的关系,肯定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总之,在“应该如何正确对待陈太忠”的问题上,玉屏门自己都拿不定主意,考虑到对方有灭门的能力,尤其灭的还是巧器门,玉屏门更倾向于先接触对方,并且释放善意信号。

巧器门的制器名扬天下,又是在五宗压迫下,都能保持独立性的,其山门大阵远胜一般的称门宗派,除了几个阵法强悍的宗派,敢说能跟巧器门相比肩,其他的,只能自愧不如。

这个时候,魏丘山来游说,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,他的一番用心,玉屏门看得真又真——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天仙,还真算得过寿数上千的玉仙?

堂堂的一家上门,用得着你来煽风点火?说得更不客气一点——凭你也配?

但是这终究也是一个选择,所以玉屏门也没太过冷落对方,就是交由外堂接待,甚至连外堂堂主柳明辉,都很少见此人。

现在听对方传来的最新消息,柳堂主也只能遗憾地表示,“这个事情,我是做不了主的,还是要跟上面请示。”

“再犹豫的话,可就来不及了,”魏丘山的焦虑之情溢于言表,“我魏家跟那厮根本不相干,他都能找过去,这次是魏家,下次就轮到你玉屏门了。”

“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”柳明辉听得眼睛一瞪。

在玉屏门中人看来,柳堂主是个很随和的人,很少跟人生气,他对争权夺利没太大兴趣,修炼之余,就是喜欢跟女修们玩成人游戏。

因为他仪表堂堂又极擅房中术,从不强人所难,相好极多,人称“房中君子柳后宫”。

据说郭奴心是请教了他之后,才修炼出了藤鹰指。

这些是题外话,魏丘山知道柳堂主的口碑,也才敢这么说话,殊不料泥人也有火性,柳堂主登时直斥其非。

不过接下来,柳明辉就又有点犹豫了,这个变故可不算小,他做不了主,却也拖不得,于是回答,“回头我会向门里通报的。”

“此事拖不得啊,”魏丘山不是一般的着急,他不住地拱手,“我魏家上下数万口人,生死存亡,都在你柳堂主的一念间啊。”

柳明辉是个耳朵根子很软的人,见到对方热泪盈眶,他想一想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现在想见别的人也难,先去找童长老,看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他所说的童长老,大名童芸荔,刚进阶八级天仙,是玉屏门的顶尖战力之一,门中的三个玉仙,一般根本不出面,那是战略威慑级的,所以高阶天仙在门中,说话就很有影响力了。

魏丘山也知道此人,他还知道童上人相貌极美,少不得眉头一扬,笑眯眯地挤一下眼,“柳堂主果然手段高超,听说那童长老对人,等闲不假辞色,你却能说见就见,令人佩服!”

“休得乱说,”柳明辉看他一眼,心里却有点小得意,他跟童长老的关系,还真的不错,不过却也没到了很亲密的程度。

不管怎么说,他这个外堂堂主虽然独掌一堂,却才是个六级天仙,跟八级的长老交好,也值得骄傲了——须知到了天仙这个层次,每晋阶一级,都是极难的。

中阶天仙和高阶天仙的差距,不比高阶灵仙和初阶天仙的差距小。

柳明辉没什么脾气,却极喜欢别人称赞他的风流,沉吟一下发话,“跟我一起去见童长老吧,记住了……在她面前,不要乱说话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魏丘山笑着点点头。

虽然家族那里危在旦夕了,但是想着要见童长老,他也必须将这种杂事丢在脑后。

童长老的洞府在月华谷内,柳堂主抛出一团青云,载着魏丘山一起飘过去,两人都是天仙,按说是可以直接飞的,但是魏丘山是外人,又不是贵客,在门里不能随意飞行。

月华谷的景色很一般,并不像是女修居住的,没有太多的纹饰和雕琢,甚至连花草都不是特别多,柳堂主似乎知道魏丘山的想法,低声解释一句,“童长老……对修行之外的东西,并不是很重视。”

这地方景色一般,但戒备却不差,柳明辉驾着云彩,在空无一物的空中绕来绕去,途中不但遇到了两茬以上的守卫,还有地方,是需要他的身份玉牌才能进入的。

事实上,前几天玉屏门的戒备还没有这么严,只不过巧器门那里发生了大事,这边也就登时提高了警觉——相对宗门的传承,区区的灵石就不算多重要了。

两人最终抵达洞府的时候,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看守洞府的是一个青衣侍女,却也是九级灵仙,她走进去汇报,不多时转出来,低声发话。

“上人着你二人进去……对了,上人有贵客在,你二人不得多事。”

两人走进去之后,才发现门内的大厅里,坐了两个美貌的少妇,一个少妇身着玉屏门的服饰,应该就是童芸荔了,而另一个少妇衣着华贵,容貌还要强过童长老。

这华贵少妇身后,站了一个中年仆妇,她旁边的小玉凳上,坐着一个美貌少女,梳着双环望仙髻,正眨巴着大眼睛,好奇地看着两人。

“见过童长老,”柳明辉到了这种场合,就变得中规中矩了起来,先冲着童长老深施一礼,然后又对着另一个少妇深深地鞠个躬,“见过凤仙子。”

“我老了,还什么仙子……明辉你不必多礼,”凤仙子轻轻一笑,委实雍容华贵,她侧头看一眼童芸荔,“童长老,总之是我的不是了,既然门中有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魏丘山纵然心情紧张,心里也忍不住揣测一下:这凤仙子,好像……跟柳明辉也很熟的样子?

房中君子柳后宫,这真不是白叫的啊,有起错的名字,没有叫错的绰号!

“小凤你这话,岂不是见外?”童芸荔笑着回答,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无非是个不长眼的小丫头,敢欺负小倩,杀也就杀了……纤纤做得不错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扫一眼两个男人,沉声发话,“有话快说,我还要接待贵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