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五章 攻击

陈太忠见有人认出了他,慢吞吞地取下了脸上面具。

他笑着扫一眼在场的三人,“那个剑修是我杀的,他口出不逊……怎么,谁有意见?”

那三个都吓得不轻,尤其是看到来人真面目,知道对方果然是陈太忠之后,居然没人敢做声,好半天,才有一个三级灵仙,颤巍巍地回答。

“阁下堂堂的前辈,跟一个四级灵仙叫真,有失上位者的风度吧?”

“多嘴,”陈太忠身子前蹿,直接将这位也砍做数十段,然后才笑着发话,“自家做那么多缺德事,反要推到我头上,不看我也才四级灵仙……就当我没风度好了,还有谁不服气?”

他体现出来的修为,还真是四级灵仙,但是谁又敢把他真当四级灵仙来看待?

哪有四级灵仙能灭了一门的道理?做得到也跑不了,巧器门随便一个弟子也捏死他了。

蹿得极远的那四级灵仙,现在才敢出声发话,“阁下,我魏家跟你无冤无仇……”

“你放屁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也懒得跟这些人多费口舌,“敢做就别不敢当,告诉魏丘山,我来了,一炷香之内,出来跟我说话!”

“我……我家老祖不在,”四级灵仙着急得都结巴了,当然,这也可能是吓得,反正他面色苍白浑身发抖。

“少废话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只给他一炷香的功夫!滚!”

说完之后,他也不再前行,拽着马走到了路边,顺便将那两个储物袋捡起来。

除了这两只储物袋,他腰间还有几只储物袋,也在晃啊晃的,而且上面都有个“魏”字,是魏家制式的储物袋。

那四级灵仙的眼睛一眯,壮着胆子发话,“你……你杀了我家几人?”

“蝼蚁而已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又摆一下手,非常轻描淡写的样子,“快滚,敢再多说一个字,我连你也杀!”

那俩人连滚带爬地跑了。

陈太忠则是在周围走来走去,并不特别接近老魏村,有三四里地的间隔就很好,一来可以防着对方突如其来的围攻,二来……他也担心,老魏村的墙头上,会有什么远程打击武器。

在青石城外,他可是差点丧命在灭灵弩炮下,那一次的惊悚感觉,他记忆犹新。

这次来找魏家的麻烦,他是打算硬碰了,但是这不代表要傻大胆,该小心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,这并不丢人。

事实上,此刻的魏家,确实有狙杀他的打算——老魏村的村头,还真有大型攻击灵器。

诛仙枪阵虽然是灵器,但是只听名字就可知道,这玩意可诛仙。

事实上,枪阵诛杀初阶天仙没有任何问题,若是中阶天仙吃个正着,十有八九也要陨落。

老魏村以前还有更强大的攻击宝器,但是后来被人强行勒索走了,换来了一套枪阵,没办法,子孙不争气,保不住前人留下的东西。

这诛仙枪阵的威力极大,覆盖范围也极广,最适合在防守中反击,三十六支长枪破空攻击,会飞也没有用。

但是同其他大型攻击灵器一样,这东西虽然只靠灵石激发,不需要使用者有相应的等级,但是转移速度慢,使用成本高。

陈太忠在村子外转来转去,枪阵无法锁定目标,而且,万一枪阵杀不死人,后果可就严重了。

最近一段时间,魏家搜集了不少关于陈太忠的消息,他在青石城下躲过灭灵弩炮的事,魏家也知道了——当时那么多人亲眼目睹,想瞒也瞒不住。

所以魏家现在,狙杀他只是一个思路,大家更愁的是:一炷香之后该怎么办?

魏丘山此刻,真的不在老魏村,老祖目前还在外面联系人手,逼迫陈太忠露面呢。

现在消息是传出去了,老祖还没接到,至于说赶回来,那更是不可能了。

众人急得团团乱转,谁也没胆子出去跟对方谈话,刚才的事实证明,陈太忠是真的杀人不眨眼,而且确实心狠手辣。

说到底,是魏家算计陈太忠在先,大家心里没啥底气,要真是陈太忠无故欺负到魏家头上,魏家也不缺敢洒热血的大好男儿。

现在玩个冲动,自家性命不保不说,没准还坏了老祖的算计,何苦来哉?

就在这样的气氛中,一炷香时间眨眼就要到了,有人匆忙地提示,“护庄大阵要不要提升到顶级?”

魏家的护庄大阵,级别普遍不高,就是高阶灵阵,防得住高阶灵仙的袭击,但是魏家的核心人物都知道,老魏村的护庄大阵,真的提升到顶级的话,挡得住中阶天仙的进攻。

当然,那样的话,消耗会比较大。

但是,魏家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,消耗什么的,也不用说了。

“不要,”关键时刻,魏家的家主拍板了,“护庄大阵再强,强得过山门大阵吗?”

巧器门那是称门的宗派,大阵又岂是一个小小的称号家族所能比的?

连这样的大阵,被陈太忠摧枯拉朽一般地毁掉了,自家的这个小阵,经得住散修之怒的一怒吗?

所以他做出了决定,“提升到高级就行了,不须顶级。”

老魏村的大阵,高级也扛得住初阶天仙一击。

不成想,他的命令发出去没多久,就只听得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感觉整个村子都摇晃了一下,然后就有人匆忙进来汇报,“家主,坏了,大阵被陈太忠打出一个口子来。”

“什么?”魏家家主登时就站起了身子,“怎么可能?蘑菇的时候,不该是先有光亮,然后才响的吗?”

陈太忠在巧器门的留言,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,大家都知道那术法叫蘑菇,而蘑菇爆发过程中,该有一些什么样的异象,大家也了解了不少。

魏家对此也清楚,他们甚至有推测,这样的术法,很可能是远程激发的,近距离的话……没准玉仙都扛不住术法的反噬。

知道陈太忠在附近转悠,魏家家主就决定,防御阵不用提升到最高等级,一来是真有事的话,这等级没用,二来就是觉得:陈太忠还在跟前,应该不至于直接放蘑菇吧?

正经是,将防御阵提高到顶级,没准会激怒对方,从而导致严重后果——据说那厮对阵法也有研究,巧器门的人捉拿其女仆时,听说还被一些阵法困住了。

不知不觉间,陈太忠有太多的信息,被人掌握了。

当然,这是正常的,做出那么大的事情,旁人若是还没反应,才是真的奇怪。

来报信的人一脸的惊恐,“他拿了个圆筒,指了一下,好像是……‘寂寞三叹’。”

“寂寞三叹?”家主沉吟一声,然后叹口气,“走,去看一看……”

陈太忠是真的恼火了,刚才路上查人的时候,一个比一个勤快,结果他给出了时间,对方反倒是躲躲藏藏的,没人出来给句话,不是个要交流的样子。

陈某人此来,是为灭门,他也不吝惜使用一颗蘑菇。

但是他的蘑菇,剩的真的不多了,桃枝镇测试之后,总共剩二十六个,巧器门那里用了九个,又给了老易两个,现在总共也就剩下十五个了。

真要说起来,想灭魏家满门,他甚至不需要使用蘑菇,无非就是一个中阶天仙,他只要埋伏暗算掉此人,剩下的魏家人,他想怎么杀就怎么杀。

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干过,青石城那几个家族,都是被他这样杀怕的,先把几个顶梁柱干掉,剩下的,就看他用什么样的心情和什么样的效率去杀了。

这样灭门的话,确实是比较省蘑菇,但是考虑到,此刻出头的魏家,未必是元凶,陈太忠就觉得,有些东西,不该省的时候不能省。

他只有干脆利落地干掉魏家,才能给幕后指使者、给其他人以极大的震慑——惹火了我,就是直接种蘑菇……哥们儿真的不差蘑菇!

他有咬牙再消费一颗蘑菇的冲动,但是能不消费的话,那也省一颗就是一颗。

而且,魏家的人都该死吗?那也未必。

带着这种极其矛盾的心理,他打算见一见魏丘山,谈得拢的话,不种蘑菇也行,谈不拢那就什么都别说了——哥们儿手里十五颗,再用一颗也还有十四颗。

但是他发出通牒了,对方竟然不出来见面,所以他二话不说,取出寂寞三叹来,对着老魏村的护庄大阵就是一下。

老魏村的护庄阵法,防护等级发生了变化,这一点,他确实能感觉到,虽然他的阵法造诣不是很强,但是预判阵法威力的能力,他还是有一点的——事实上对阵法师来说,这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。

而且……或许是气修的缘故吧,他对某些气机变动,有着近乎于直觉的感受,他能感觉到,这大阵目前的防护等级,吃不住寂寞三叹的一击。

所以他拿出寂寞三叹来,果断地一击。

结果也正如他所料,三叹的第一叹,直接击穿了护庄大阵,甚至还将村子的高墙打塌了十几米——要知道,这一击,可以打掉一个百米宽的山头。

倒塌的高墙后,马上传来了凄厉的怒吼,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喊,但是……这又关他什么事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