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四章 胆寒

葬龙郡跟其他郡州一样,拥有很多小城,小城之下才是小镇。

像百药谷长老池云清,家就在葬龙郡的止戈城,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形容的话,这止戈城的规模和等级,大约就是积州郡青石城的样子。

当然,青石偏僻而荒凉,比不上止戈城繁华,那么,自然也比不上灵语城。

灵语城比止戈城还要繁华一些,居然有两个称号家族在那里。

事实上,葬龙郡虽然发展得比较好,也没有到了“称号遍地走,封号多如狗”的地步。

魏家起家于灵语城,整个灵语城,魏家的各种势力占了有小半,用地球界那句话来形容,真是恰当不过,“春申门下三千客,小杜城南五尺天。”

这是一个老牌的称号家族,不过也有怪诞之处……从来没有出过两个以上的天仙,只要有新的修者登仙,那老的天仙,总是会以各种奇怪的方式死去。

若非如此,金链魏家早就是葬龙郡的显贵了。

另一个称号家族姓张,其实主势力是在涯山城,两百年前才渗透到葬龙来,不过此刻倒是有两个初阶天仙,比涯山的主支还要厉害些,也算是墙里开花墙外香。

再加上灵语城城主府有一个天仙,这就是这个城的最大三股势力了。

陈太忠直接找上了魏家在城外的聚居地。

魏家的产业极多,族人相对住得分散,其中有老魏村、大魏村、小魏村等等,现在人口最多的,是魏家镇。

陈太忠直接冲着老魏村去了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魏家的祠堂祖坟在这里。

现在老魏村的常住人口,要少很多,大概就是三四千号人,其中还有半数以上是护卫人员,不过魏家真正有身份的,在老魏村都有房产,这里是祖业,是被叫做老宅的。

这里的热闹,跟其他几个村子没法比,但是有一种冷清,叫厚重。

老魏村就给别人这种感觉。

而且,冷清不代表防御差,魏家所有的人都知道,外人也知道,几个村子的防御,还就数老宅这里强。

虽然魏家镇现在红红火火的,不但人口兴旺,物资周转也多,但是单比防御的话,还是要差老魏村不少。

魏家现在的发展方向,是全力经营魏家镇,老魏村垂垂老矣,已经不怎么受人重视了。

外面若有人来闹事或者找碴,也该是去魏家镇,对外而言,老魏村就只是一个符号了。

但是陈太忠不是这么看的,他没兴趣找魏家镇的麻烦,哥们儿不是来惹事的,是来灭门的,动的就是家族的根基。

他骑着一匹角马,单人独马走在小道上,头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,感觉自己有点像地球上中国古代的侠客:所谓的古道西风瘦马,不外如是吧?

像他这种独行客,一般也少人招惹。

然而,绕过魏家镇之后,就不是这样了。

过了镇子十余里之后,迎面走过来两个少年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理会,头都不带抬一下,“我自己赶路,关你屁事!”

“嘿,真是不知死活,”一个少年笑着骂一句,很不屑地发话,“你知道不知道,现在走的路,是魏家修的?”

魏家就是有这样的底气,所以他俩虽然只是游仙,却也不怕对方。

“再多说一个字,死!”陈太忠将气势猛地散了出去,“魏家算什么玩意儿!”

那少年被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,嘴巴动了两动,最终还是咬牙忍住了,只是一脸怨毒地看着对方——修为高就很厉害吗?

另一个少年却是二话不说,抬手就放了一支焰火出去,还挑衅地看一眼马上的斗笠人,眼神中的意思非常明确——希望你一会儿还有这么牛气。

陈太忠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俩,而是继续策马前行。

这俩交换个眼神,一前一后地缀了上来,从这点上看,魏家还是有自己的一套——一前一后地跟踪,能保证两人不会被同时斩杀。

焰火放出不到三分钟,远处驶来一艘灵舟,直接在路中间停下,上面下来两个灵仙,一个是三级,一个五级。

三级灵仙先看一眼马上的人,然后侧头看向自家的子弟,沉声发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个人……不接受我们盘路询问,”少年一指陈太忠。

三级灵仙没作声,他看不出对方的修为深浅,倒是那五级灵仙哼一声,抬手拱一下,“阁下自何处来,往何处去?”

他知道对方是四级灵仙,不过眼下是非常时期,该问还是要问的,注意点口气就是了。

“关你屁事,”陈太忠又是一哼,面目依旧藏在斗笠下,“不想死的话,滚开!”

“阁下有点过于狂妄了,”五级灵仙冷笑一声,抬手打个手势,冷冷地发话,“你所走的路,是魏家所修……”

“这路也是归你们魏家所有吗?”陈太忠抬起点头来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

风黄界的修路,比地球界修路要简单得多,终究是修者的社会,而走路的人,却要少很多——不少人坐灵舟或者飞行灵器赶路,就算两条腿走,也未必要沿着道路走。

所以拿谁谁修的路做文章,没什么意思。

这条路固然是魏家修的,但主要也是为了魏家的低阶弟子出行方便,外人用到的不多,而真论这路的所有权,其实是归灵语城或者葬龙郡的。

这时魏家四个人,已经隐隐将一人一马包围了起来,五级灵仙冷笑一声,并不回答对方的提问,而是咬着牙发话,“我魏家现在有大事,阁下最好识相一点。”

“我若是不识相呢?”马上的人闻言,轻笑了起来。

“不识相,就莫怪我们不客气了,”五级灵仙一摆手,就要号令大家动手。

“聒噪!”陈太忠一个神识打过去,直接将五级灵仙击晕,然后又是三个神识击出,眨眼之间,四个人统统躺在了地上。

“不错,又得一艘灵舟,”陈太忠走上前,将灵舟收起,然后将四个人拖到路边。

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他拎着几个储物袋走出来,继续上马赶路。

那四个人,他也没兴趣杀掉,丢在那里任其自生自灭。

不过相关消息,他也问到了一些,以前这条路,魏家是不怎么盘查的,只是前两天,家族长老下令,要严查几条路上的行人,同时对出入魏家镇的人,也要严格盘问。

魏家镇不全是魏家的,还有一些零散的商户,以及过往的客商。

也就是说,魏家最近已经加强了戒备,提防有人过来找事。

他们针对的找事者,可未必仅仅是陈某人,甚至陈太忠认为,魏家更提防的,应该是其他势力派来的人——比如说百药谷。

不过这都无所谓,他搞清楚大致情况之后,继续上路,不成想走了二十来里地,再次遇上了一个魏家的灵仙。

这灵仙才是四级,但是脾气极为恶劣,先是大喊一声站住,没头没脑的,连个称呼都没有,见对方没反应,他直接祭出飞剑,一剑就斩了过来,也是没有二话。

陈太忠一向是以牙还牙的性子,对方要杀他,他自然也不会留手,一刀就斩断了对方的飞剑。

就在对方因飞剑受创,狂喷鲜血之际,他纵上前去,一刀将此人斩为两段。

对方直到上半身落地,才低声嘟囔一句,“误会,这是……”

要不说剑修的脾气,一般都不太好,这厮发现情况不妙,连“误会”两字,说得都是那么勉强,不过对死人来说,这也不重要了。

魏家镇到老魏村,本来也就没多远,四十里地出头而已,陈太忠杀了此人,肉眼都看得到老魏村了,不到五里地。

然而,就在他接近的过程中,村子口一阵鸡飞狗跳,又冲出四个人来,冲着他飞奔而来。

于是他勒住角马,淡淡地看着这四人。

一个六级的灵仙冲得最快,人还没到,就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小子,你看到一个剑修没有?快点说,慢了就吃我一刀。”

合着这是老魏村的人发现,测命牌显示,自家一个子弟突然死了。

“你还是吃我一刀吧,”陈太忠将头上的斗笠一掀,长笑一声跳下马来,身子一动,已经到了那厮的身边,抬手就是一刀无欲砍去。

“混蛋,你竟然敢……”六级灵仙的声音,在下一刻戛然而止,在雪亮的刀光中,瞬间被砍做了数十块。

陈太忠晋阶九级灵仙以来,无欲的杀伤力再次增强,这几十刀是如此地快捷,快得好像只出了一刀,对方的身体就砰然炸开一样。

没错,就是“砰”地炸开,他的刀速奇快,破空之时,隐隐有风雷之声,若干的风雷声聚在一起,可不就是一声大响?

魏家的其余三人,完全没有想到,堂堂的六级灵仙,被人一个照面就砍做了数十块。

有两个人愣在了当场,还有一个四级灵仙反应极快,蹭地蹿向远方,他面色发白,一脸的惊恐,歇斯底里地大喊,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无欲!是无欲……是陈太忠!”

这时的陈太忠,脸上还带着面具,就把人吓成这个样子,可见他的名字,在大家的心里有多么恐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