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三章 手下

大汉再次醒来的时候,却是身处一片树林里,四周黑黢黢的一片,能见度极差。

但就算是这样,他还是看到了不远处的人影,虽然看不分明,但看到那一顶大大的斗笠,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凉:完蛋,原来……这厮也是那三人的同党?

大汉名叫裴志,百药谷外门弟子,他的父亲为宗门殉职,所以才得已入谷。

他接这个任务的时候,就知道任务有危险,而宗门贡献点还不高。

然而,身为宗门弟子,维护宗门的名声,那是必须有的觉悟,这样的任务发出去六十份,他还是眼疾手快才抢下一份来。

虽说只是宣传和辟谣,但是事涉其他势力的布局,危险真的不小。

不过现在,说什么也晚了,他除了抱怨自己学艺不精,也只能后悔白天不够果断,没有把这人也揪住问一问。

但是……那样揪住问人,似乎也是在给宗门添麻烦吧?他的任务里没这一项。

他正纠结之际,只听得对方冷哼一声,“醒了就别装了,问你几个问题,我没兴趣伤你,你也别自找没趣。”

没兴趣伤人,当然是好的,裴志也不想死,不过他还是想确定一下,于是轻咳一声,假装才醒过来,“请问阁下来历?”

“我就是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你所说的陈太忠的手下,放心了吗?”

他本来想直接报名字的,但是想一想,这个斗笠造型,最好还是能维持几天,要传得大家都知道了,他还得换造型。

“哦,原来是阁下,”裴志哼一声,声音却也不见如何热情,完全不是白天替散修之怒打抱不平时的样子。

这很好理解,他打抱不平是任务需要,而陈某人当众打百药谷的脸,还是让他这个谷中弟子不舒服,自然就谈不上什么尊重,“那你问吧。”

他也不问对方是不是冒充的,因为没必要——对方的问题,若是从陈太忠角度出发来问的,他回答起来无压力,若是换了角度,他再质疑也不晚。

此刻,终究是荒郊野外四下无人,他忠于宗门,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不理智,而丢掉性命。

“魏丘山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陈太忠最先问的,自然是这个问题。

这个问题,裴志回答起来毫无压力,他甚至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——原本他就负有宣传的使命。

到最后,他强调一句,“中午那三个,连魏丘山在百药谷的话,都说得很清楚,那肯定有问题……你想啊,这种宗门辛秘,一般人哪里能够得知?”

“你也不用自我感觉太良好,”陈太忠伸出脚去,拨拉他一下,他就最见不得宗派弟子这种感觉了——合着散修们就应该不知道?

不过,此人终究是帮他说话来着,而且百药谷的反应,也不让他讨厌,他也不是很反感此人,“你百药谷都不计较了,这魏丘山上蹿下跳的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目标肯定是冲着您去的,您身上有他们需要的东西,”裴志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他不是只代表自身……身后肯定还有别人。”

这个我当然猜得到了,陈太忠心里暗哼。

然而,裴志的分析不仅仅限于这一点,“现在四下宣扬的人,都是他唆使的,我感觉……他是想从百药谷得到更多的消息,所以这么变相施加压力。”

这才是他勇于接任务的原因,因为他知道,魏丘山想要找小甜和雷晓竹了解情况,但是被百药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。

站在百药谷的立场上讲,如此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魏家老祖的要求才是过分。

然而,魏丘山这么一宣传,百药谷就陷入被动了,首先是门派形象受损,其次就是……百药谷有消息,却不跟大家分享,意味着什么?

这意味着,百药谷很可能想独立拿下陈太忠——当然,也可能私下跟什么势力合作。

拿下陈太忠,那就是拿下了巧器门灭门的秘密,这一点,大家都很清楚。

百药谷没有这个心思,真的没有,裴志相当清楚这一点,不少师兄弟也是这么讨论的。

谷中不少人都知道,陈太忠跟雷晓竹和小甜的关系,相当不错,几人在横断山脉,一出就是任务几十天,也收获了不少东西。

有这样的交情,百药谷犯得着得罪这样一个人吗?

要知道,陈太忠不但身怀秘密,本身也有巨大的杀伤力,若是能通过怀柔手段网罗此人,又何必用强?

百药谷不想多计较,但是旁人不干,魏丘山这么不管不顾地放出消息,埋汰百药谷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想逼得百药谷说出——你们到底还了解陈太忠多少?

百药谷要是公布了相关消息,那就罢了,否则的话,就是有吃独食的嫌疑。

一种能灭门的秘术,被吃了独食啊,那些自认有资格惦记的势力,会答应吗?

这才是百药谷的痛处,也是他们积极辟谣的原因。

陈太忠没有太在意这些因果,其实他对百药谷的观感都很一般,也就是雷晓竹和小甜在那里,否则的话,他杀百药派的弟子照样不手软。

不过,有人刻意挑事,总是让他不爽的——这个魏丘山,是活腻了不成?

区区的四级天仙而已,要不然,干掉这老小子算了。

就算此人身后有其他的大势力,陈太忠也不会畏惧——再有人来,接着再杀呗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觉得,自己这个想法,有点被动了:我不能总等着别人来找事啊。

为今之计,若是能端掉魏家全族,更能给大家带来震撼:敢惦记我的,就是这种下场。

但是到目前位置,两人面都没见过,直接端对方的全族,好不好呢?

陈某人可一向自诩讲究人,不想杀戮太过,也不想不教而诛。

想来想去,他觉得这魏丘山这个事,还是必须重视一下:对方的心思很多,他没兴趣一一去探索,只说想要在舆论上,将他逼为众矢之的,这个目的就不能让他原谅。

别人的长篇计较,他不想去考虑,他只知道:你这么做,威胁到我的生存空间了,我若没有激烈的反应,倒是显得我好欺了。

陈太忠知道,自己灭了一门,威风确实不小,但是他同样清楚,自己经不住太多人惦记。

所以他就问一句,“这个金链魏家,家族在什么地方?”

裴志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葬龙郡灵语城。”

他太希望陈太忠去找魏家的麻烦了,百药谷不合适去跟魏家计较,但是谷中的弟子,谁没憋着一团火?

“葬龙郡……池云清家也在那里,真是个破地方,”下一刻,他耳边传来这么一声,然后,他就再次失去了知觉……

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觉得脸上有点湿漉漉的,探手一抹,又凑到鼻子上闻一下,没有腥味,嗯,应该是下雨了。

天依旧是黑黢黢的,斗笠人也依旧站在面前,并不说话。

“能说的我已经说了啊,”裴志晃一晃脑袋,这种眩晕感,让他极度不舒服。

这种不适不光来自于肉体,更来自于心灵,因为这种感觉意味着,他是被人击昏的。

所以他的情绪不是很好,“快去报告你的主人陈太忠……你又做不了主。”

“哦,报告我主人陈太忠,”斗笠人低声嘀咕一句,隐约中,有疑似磨牙的声音传来,“但是我非常怀疑,你说的是假话……把刚才说的话,重复一遍!”

“我不会再说了,”裴志一时觉得,对方有点欺人太甚,士可杀不可辱!

他是如此地愤怒,甚至没有注意到,这个斗笠人的声线,和刚才那个的声线,有些不一样。

于是,他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我要说的,都已经说过了,你去向你的主人报告!”

斗笠人沉默不语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你要是这个态度,我可就搜魂了啊。”

“你搜呗,”裴志冷笑一声,“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,你的主人陈太忠,跟我百药谷的雷师姐和小甜仙子,关系都很亲密的,嘿嘿……”

下一刻,他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,整个人腾空就飞了起来,同时腰间还传来咔吧一声响,同时一阵剧痛传来,他知道,那是脊椎断了。

对修者而言,断了脊椎不是太大的事,所以他在落地的一瞬间,还冷笑一声,“等主母进房,你跪求我的原谅吧……噗,好多土。”

话刚说完,他就再一次晕了过去。

“跪求你的原谅?”斗笠人冷哼一声,鼻子抽动两下,冲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,嘴里轻声嘟囔着,“混蛋,居然敢说我是你的仆人?”

陈太忠完全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将那人打晕了之后,很干脆利落地向葬龙郡行去——有人已经显示出了足够的恶意,他不介意告诉对方:打了不该打的主意,会殃及子孙的!

他不会考虑对方的子孙是否无辜,他只知道,若是反击得不够强烈,斩不断某些幕后的贪欲,他自己就要陷入天大的麻烦中。

此刻的他,已经退无可退了,等到事情发酵,后悔都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