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一章 奴印

“这厮想抢我的东西,”陈太忠抖一抖手上的池云清,冷冷地回答,“五百块极品灵石,来换这家伙,要不然,我就要走了。”

执掌听得嘬一下牙花子,五百块极灵,你好大的胃口……

事实上,真要凑的话,五百极灵,百药谷也凑得出来,炼丹的门派不差灵石。

但是这不现实,任何一个宗派,都不会接受这种近于讹诈的行为。

于是他勉力笑一笑,“我好像听说,阁下要传送的名额?这个可以商量。”

传送名额,是卡得很严的,但是对于一派执掌来说,也不是多大的事儿,他宁可在这方面吃点亏,也不想让百药谷成为大家的笑柄——五天仙之一,在宗产门口被抓走了。

陈太忠听到这话有点犹豫,心说传送阵名额能解决的话,赔偿的让一点也是可以的,我可以跟对方讨价还价一番。

不成想就在此时,人群中传来一声闷哼,“传送阵最容易做手脚了,骗谁呢?”

干瘦中年人听到这话,登时大怒,眼睛在四下扫一扫,“谁?是谁在胡说八道?有胆子你站出来……百药谷是那么下作的门派吗?”

他在发火,陈太忠却是恍然大悟了——事情都弄到这一步了,就算对方给传送名额,他真的敢放心地站到传送阵里?

更别说,要传送的人不止他,还有庾无颜的儿子。

所以陈太忠翻身上马就走,执掌见他这副模样,也不敢出声阻拦。

不过这世道,从来都不少冒险博富贵的,一道剑光,猛地从人群里斩了出来。

陈太忠身子一晃,就从马背上消失,下一刻,人群里一个高阶灵仙,直接被他一拳打爆——没错,一拳下去,整个人都炸开了!

这高阶灵仙不过是七级罢了,陈某人原本就能越阶杀敌,在自身级别高于对方的情况下,一拳打爆,真不是任何的问题。

然后,他就那么策马离开了,头都懒得回,而在场的人面面相觑,也没谁敢追上去。

良久之后,执掌轻哼一声,身子渐渐变得透明,最后消失在了空中。

但是下面一干围观的人,却是愤懑了——也有人激动,大事啊,罕见的大事,居然有人在百药谷的门口,抓走了派里的天仙,而百药谷竟然没什么脾气。

这消息在瞬间,就传遍了湄涯,传出了折龙道,而“陈太忠”三字,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

原本这个名字,只流传于隐夏道,毕竟他只是个无法无天的散修,但是现在,他公然掳走了百药谷的长老,这名字隐约有走红整个东莽的趋势。

当然,对某些层面的人来说,这名字已经被他们所熟知了,现在他们要落实的,就是陈太忠到底藏在哪里。

可以灭门的手段,这种手段若是能掌握在自家手里,真是让人想一想都激动。

陈太忠没有关注这些,离开百药谷之后,他带着池云清赶路。

在路上,池云清一开始调皮得很,不过陈太忠不惯她的毛病,只要敢捣乱,就是一顿胖揍。

后来看她还捣乱,陈太忠火了,“你再不听话,我直接杀了你,剥光衣服挂到南池村去,倒要看看,还能杀多少池家子弟!”

要不说,恶人就得恶人磨,池长老此身已属宗门,家族的归属感略略淡了点,但是她绝对不想死后还那么丢人,也不想被这样挂到列祖列宗前。

路过易州的时候,陈太忠猛然想起,钝锁胡家,还差了他二十五个极品灵石,于是将池云清制住,丢进一个迷阵里,自己则是上门去找。

进城的时候,他很是犹豫了一下——该不该进城呢?

哥们儿的身份,现在是通缉状态吗?要知道,易州做为折龙道的道治,里面可是有玉仙的。

想来想去,他还是一横心,在城门口试探一下,用的是陈青天的身份,而不是陈凤凰。

好的一点,是门禁刷了一下之后,很干脆的放行了,不过糟糕的消息是:他没有见到债主胡信喜。

这笔账的产生,是因为胡信喜等人,在通往葫芦峡的山岭处设下埋伏,想要抢夺他的千年灵药,结果被他反制,而当时这些主儿没有带够足够的灵石,就只能由胡信喜出面,承担下所欠缺的灵石债务。

原本就是一笔勒索来的钱,陈太忠也没有太强的必得之心,而且老胡也说了,胡信喜所在的七支,在胡家也算败落了。

事实上果真如此,胡家在城里,都是有四个聚居点,其中七支和第五、第八支住在一起。

陈太忠过去找胡信喜,门卫就直接说不在,问这人在哪儿,门卫也不做理会。

总之,让人很郁闷的感觉,可是城内有玉仙,他还发作不得。

等了三天,陈太忠不想再等了,直接通知门卫,“见了胡信喜,你告诉他一声,我姓陈,是为了葫芦峡的事儿,下次来,我要拿不到灵石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门卫冷冷地笑一笑,也不做声,这几支都是比较败落的,一般不会主动惹事——形势比人强嘛,但是谁要想找胡家的麻烦,也要掂量一下。

陈太忠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真是想踹这货两脚,不过最终,他还是按捺住了火气,“记住了,我叫陈太忠。”

他说完之后,转身就走,他在城里已经呆了太长的时间,池云清藏身的地方虽然秘密,但是……万一被人发现呢?

事实上,现在的池云清对他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——储物袋被他收走了,身上的两件灵器和一件宝衣,也他收走了。

他收走宝衣的时候,池长老曾经试图强力反抗,被他直接甩了一百多个耳光,最后还是池长老自己乖乖脱下来的。

用地球界的话来说……贱人就是矫情。

池长老现在身无长物,又被他拿毒药控制住了,就算她出身百药谷,可能有解毒的能力,但是……她也得有药材不是?

陈太忠蒙了她的眼,直接将人带到了乱石滩,他对执掌的话,并不是虚妄的,他确实是想给于海河找个强力的打手——吴伯不但有点老了,而且才是四级灵仙,不能让他放心。

要说起“奴印”技法,陈太忠在此前,并没有这种掌握强行役使他人的东西,但是在他的不大的功法库里,还确实有这个东西。

所以在进了乱石滩之后,他认真地琢磨了两天,还真就掌握了奴印的基本技巧。

奴印跟阵法有点关系,跟符箓也有点关系,其实就是分出一点神识来,再加上精血为辅,在对方的识海中留下惩罚手段。

一般而言,奴印只能役使比自己低级的修者,平级都不好奴役,就别说低级奴役高级了,别的不说,只说这神识——低阶修者能强行打入高阶修者的识海吗?

然而,陈太忠是个例外,他的神识原本就强悍无比,而且尤为难得的是,他自己摸索出了一套神识分裂之法。

原先他有三个小神识,冲高阶灵仙——也就是六晋七的时候,因为冲级过于勉强,他没有继续分裂神识,但是在七晋八和八晋九的时候,他每次又分裂出三个小神识来。

现在他除了主神识,还有九个小神识,他不是说不能多分裂小神识,主要是他不知道,分裂太多小神识,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后果。

终究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东西,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,那谁也说不清,保守一点,控制一下数量比较好。

而这种带一点自我意识的小神识,用在控制奴印上,显然比较合适。

不过就算是这样,陈太忠也是先拿两只荒兽做了一下试验,发现确实能惩戒了对方,才对池云清开始下奴印。

初次下手,奇怪的是,池长老反应不是很剧烈,倒是施术者累得不轻,在毁掉两个小神识之后,陈太忠终于试验成功,却是付出了大量的精血。

这是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奴役,池云清的修为在那里摆着,陈太忠可以惩戒她,但若是有意无意就想驱使她,还得消耗不少精血。

若不是他觉得,于海河需要强有力的保护,这么做,还真是得不偿失。

确定能役使对方之后,陈太忠再一次离开了乱石滩。

其实,就算池云清这里出点状况,他都不是很担心——有种你别让我再找到你,有种你别让我找到南池村去。

有些人和事,他一旦超越了那个等级,根本不用去担心后果——只要陈某人活着,就不会有任何后果。

一个曾经需要他仰望、需要他埋伏到对方家族门口、以防对方袭击的天仙,就这么轻易地被他踩到了脚底下。

没办法,陈某人的修行速度就是这么快,就是这么妖孽。

因为乱石滩有了池云清坐镇,他反倒不着急找姜家,商量什么闭门修炼的事了,所以他第一个反应,就是又潜回百药谷。

他想看一看,自己把池云清带走了,对方会是什么反应。

百药谷没什么反应,事实上,这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,所谓同门同派,固然有守望相助的道义,但是你因为自身的缘故,招惹了什么人,派里也未必会全力相助——否则那就是拿个人的利益,绑架整个宗派了。

没有哪个宗派,会傻缺到为了某人的个人利益,拿整个门派去陪绑——否则的话,那还不得天下大乱?

百药谷没有寻仇的迹象,但是……不管是哪个世界,从来都不缺少傻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