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七十章 百药谷执掌

池云清被一盘子菜汤泼在身上,一时间又羞又恼,只觉得平生受到的耻辱,莫过于此,直恨不得将面前此人斩为齑粉。

但是她却忘了,当初是怎么打算强取豪夺对方的千年金纹火槿的。

此事不果也就罢了,她今天出门,见到此人,居然还有找后账的想法。

有些人,只记得别人对自己的不好,自己出格的事情,却是一概记不得了。

池云清就是这么个人,她冷笑一声,“有种你杀了我。”

“嗯,杀了你?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然后冷笑一声,“莫非你以为,我不敢?”

不等对方发话,他掣出一支长枪,随手一扎,隔着红尘天罗,直接将池云清钉到了地上,长枪穿透了她的两条大腿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“有种你再说一句?”

池云清哪里敢再说?连旁边浑身发绿的人,都不敢再说什么了——这人是个疯子,谁敢跟疯子多说?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内走出两人来,不是别人,正是雷晓竹和小甜。

“果然是你,”雷晓竹笑吟吟地打个招呼,不过不等她说什么,小甜的脸色就是一变,盯着旁边罗网里的人,“池长老?”

“不要管这个疯子,”陈太忠的嘴角扯动一下,很不屑地发话,“这个女人屡次招惹我,我要给她下奴印。”

奴印可不是随便下的,事实上,强行下奴印,在风黄界是禁忌,在这里,主仆是主仆的规矩,甚至很多主仆之间,并没有主仆契约。

比如说陈太忠和王艳艳,双方只有个口头上的名分。

说句题外话,王艳艳有七百多功勋在手,谁能强行役使她为仆?

除非是她自己愿意。

而奴印则是为奴,比仆还要差个等级,强下奴印,不顾忌对方的感受,这性质可想而知。

“这是我派里长老,”小甜沉着脸发话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她欺辱我,你可知道?”

“不就是上次葫芦谷的误会吗?”小甜皱一皱眉,上一次葫芦谷收药,她也是在场的,知道池长老和此人的恩怨。

“你现在左右看一看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四周中了池云清招的人,不是一个两个,不用多说,浑身上下的绿色,总不是假的。

“这是……又动手了?”小甜看一下四周,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对方擒住了派里的天仙,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坐视,“你给我一个面子……先把人放了,我总要给你个交待。”

“小甜你别理他,”池云清在罗网内大喊,因为愤怒,她的脸扭曲做一团,“倒是要看他能把我怎么样……”

真是花样作死,陈太忠也懒得理会这女人,而是看着小甜,“你也看到了,这贱人的态度……多的我也就不说了,只问你一句,你此前答应我的传送名额,还有效吗?”

小甜闻言苦笑一声,“你若是把人放了,自然有效。”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沉声发问,“若是不放,那便是无效了?”

“你若是不放,就算小甜承认,宗门也不可能答应,你捉了我们的长老,”这次,是雷晓竹抢着回答,她苦笑着回答,“小甜答应你的名额,是宗门的,不是她自己的。”

小甜点点头,然后又问一句,“我们该如何做,才能让阁下答应放人?”

“放人?简单,”陈太忠一伸手,很干脆地发话,“给我一块十倍大的千年金纹火槿,我就放人,否则我只能说抱歉了。”

“十倍大的?”小甜闻言一皱眉,金纹火槿最后是她收走了,换给对方的就是传送名额和一颗驻颜丹。

所以她对那金纹火槿的价值,实在再明白不过了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要说翻遍整个百药谷,凑齐这么多金纹火槿,或许是有可能的,但是……凭池云清这区区的长老,还真不值得百药谷这么做。

一个炼丹药的门派,炼制水平是硬指标,但是珍稀药材的储藏量,同样重要,没点压箱子底的东西,还谈什么底蕴?

说得更绝一点,就算谁有这么多金纹火槿,也未必要拿出来换人——宗门是严禁弟子内斗的,但是弟子自己犯下的错误,也不能强令他人买单。

小甜甚至考虑,自己的父亲没准就凑得出来一半,但是她更确定,父亲十有八九不会拿出来——救人是很重要,但是研究丹药的炼制就不重要了吗?

“既然这样,那我是白等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站起身来,然后冲着小甜和雷晓竹一拱手,“那么传送一事,再也不用提……告辞了。”

陈某人就是这毛病,绝对不会勉强自己,虽然他知道,想要离开东莽,必须要传送,在跟老易分开之后,他只能选择百药谷,但是一旦不爽了,他也就不提了。

至于说下一步,该如何离开东莽进入西疆,再慢慢想呗,不信活人能让尿憋死。

“唉,这事儿弄得,”小甜郁闷地叹口气,“我不是不认账的人……这样吧,你能不能换个条件?”

“抱歉,还真不行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一向信奉的是以眼还眼、以牙还牙,下一刻,他放出了角马,拎着池云清就要上马。

“阁下慢走!”空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,然后一个人影,凭空显现了出来。

这是一个干瘦的中年人,面色发青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,他背着手站在空中,冲着陈太忠冷冷发话,“在百药谷门口,掳我长老,是否过于目中无人?”

“她自找的,”陈太忠抖一抖手上的池云清,淡淡地回答,“若不是我有子侄辈,需要个天仙为奴,我直接就杀了她!”

“天仙为奴?”干瘦中年气得笑了,“阁下是一定要辱我百药谷了?”

陈太忠听到对方再三地拿门派荣誉说事,也火了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凭你百药谷,不值得我专门去辱……你确定要包庇这个以大欺小的败类?”

“陈先生,你切莫如此,”小甜见状着急了,她固然想救回池长老,但是同时,她也不想让陈太忠落得太惨的地步,于是忙不迭介绍,“这是我百药谷执掌……”

“不用介绍,我不想知道,”陈太忠断然打断她的话,他冷冷地看空中的中年人一眼,“看在小甜的面子上,马上离开,我不跟你计较!”

中年人是真被气到了,他阴森森地笑一声,“我要是不离开呢?”

他真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灵仙,敢在自己面前猖狂,但是对方越猖狂,他还越拿不定主意——这厮到底是什么来头?

而且,灵仙也未必就真的好拿下,别的不说,派里的长老池云清,正被此人拎在手里。

“别逼我杀你,”陈太忠脸一沉,摸出了寂寞三叹,淡淡地发话,对方是四级天仙,中阶的,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,“我也没兴趣灭你百药谷。”

“狂妄!”就在这时,周围纷纷地响起怒斥的声音,原来有不少百药谷弟子得知的消息,赶了过来。

听到此人口出狂言,大家都有点接受不了,你区区一个人,也敢说灭百药谷?

“执掌小心!”就在这时,陈太忠手里拎着的池云清叫了起来,因为她离得足够近,就分辨出了对方手上的仗恃是什么,“好像是巧器门的物事!”

东莽的修者,见识还是普遍差一点,以她百药谷长老的身份,在这么近的距离下,只能猜出对方手里“好像”拿了巧器门的物事。

“巧器门?”干瘦中年人眼睛一眯,上下打量那圆筒两眼,然后猛地倒吸一口凉气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你……阁下姓陈?”

“你走不走?”陈太忠不耐烦了,眼睛一瞪,“既然知道我是谁,你还要找死吗?”

百药谷的人,对巧器门的覆灭,还真不怎么关心,双方根本没有瓜葛的,一个是炼药的门派,一个是制器的,而且百药谷的上门是奇巧门,不是玉屏门。

换个天仙来,真的未必知道陈太忠是何人,但是来的这位,是百药谷的执掌。

一派的执掌,修为可能不是最高的,专业也未必最精通,但绝对是对大势最了解的——肩负着一派的命运,他必须操很多的心。

而巧器门在中州被灭门,这种惊天动地的消息,足以值得他关注,更别说覆灭巧器门的陈太忠,原本就来自于东莽。

他倒是没有想到,这样的人,居然跟自家的百药谷弟子有关联,更是没想到,派中的二长老池云清,眼瞎到将此人得罪得狠狠的。

百药谷的弟子,通常还是不怎么招惹人的——被人求的时候更多一些。

谁能想到,事情就发展到这一步了?

总算还好,太上长老的爱女同对方交好,倒不怕对方直接反脸无情,山门暂时是无虞。

总之,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人,执掌心里已经将池云清骂得狗血喷头了,但是生气归生气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长老,在山门被人捉走。

说不得,他只能咬牙一拱手,铁青着脸发话,“陈太忠阁下,有话可以好好说,没必要这样拒人千里之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