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堂有路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陈太忠时不时地捉一些灵兽回来,用来“特训”于海河。

他自己除了修炼,也抽时间在庄园里布下阵法,因为从巧器门收了不少材料,他甚至摆出了一个杀阵,就算是中阶灵仙入阵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老吴也没有闲着,他除了要投喂灵兽、做饭之类的,还要收拾整个庄园——这庄园一年多没住人,实在败落得厉害。

陈太忠在庄园里待了两个多月,将境界稳固得扎扎实实的,又将庄园的大阵补齐,然后跟于海河主仆打个招呼,说自己要出去一趟。

这番出来,他是要前往姜家营一行,不过,在那之前,他得先去百药谷走一趟。

既然是跟老易谈崩了,他若是想再入中州,就必须找百药谷的门路了。

小甜曾经答应过他,可以帮他走传送阵,这一点,他要敲定一下,当然最好是能从东莽直接传送到西疆,中州什么的,他也懒得再去了。

百药谷在湄涯郡内,倒是很好找,不过如巧器门一般,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门派的地盘。

说实话,一般的小门派,对周边的管理并不是非常看重,但是百药谷不一样,这是一个炼丹的门派,派里丹药众多,而宗产的地盘上,种植着各种灵药,所以管理是非常严格。

陈太忠在百药谷宗产门口,就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,他说要找太上长老的女儿小甜,结果守卫直接问一句,“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?”

这样简单的一个问题,他竟然无言以对,他还真不知道小甜的大名叫什么。

陈某人一向不怎么在意这种枝节末梢,不会专门去问一个人的名字,在一起的时候,知道怎么称呼别人就行了。

甚至有些人的名字,他都没兴趣记,比如说,最后一次做横断山任务的时候,小甜身边还跟着一个派里的师兄,她也大致介绍了一下。

但是陈太忠竟然忘记了,那人姓什么!

不是他记性不好,而是他认为没必要记,所以直接在脑子里忽略了,结果现在怎么想,都想不起来。

总算还好,他还知道一个人的名字,“那你帮忙通知一下雷晓竹,告诉他,横断山脉一起做任务的人找她,我姓陈。”

“你当我很闲?”守卫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还是自己联系吧,你这种……嗯,没身份不可能进去,就这样。”

他原本还想刺对方一句,说你这种人我见多了,没什么身份,就是想绞尽脑汁混进去。

但是话到嘴边,他又活生生咽回去了,因为门口这位的气势很足,虽然他不怕,可是贸然得罪人,也是不可取的。

“算你小子有眼色,”陈太忠何尝听不出,对方差一点说出冒犯的话来?说不得狠狠地瞪此人一眼,“你真敢说难听话,我整死你!”

守卫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:你这么说,可是在挑衅整个百药谷,明白不?

不过,就在他即将发作的一刹那,终于还是将火气硬生生地压下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事实上,对方嘴里说的小甜,也是他忌惮的因素之一。

太上长老的女儿,谁不知道?虽然他不会去通报,但是……万一对方真的认识呢?

陈太忠则是郁闷到不得了,以他现在的“江湖地位”——起码是江湖名声,你说你一个只有天仙坐镇的小门派,也敢跟我得瑟?

不见巧器门那种庞然大物,都被我分分钟地灭了吗?

他甚至想直接堵了百药谷的门,就像地球界修仙小说里写的那样,我也不杀人,就堵了你内外进出的路,不信你不着急,不信你面子上挂得住。

陈太忠相信,自己做得到这一点,百药谷有天仙又如何?哥们儿有寂寞三叹——虽然他手上的寂寞三叹,愈发地破旧,估计用不了几次了。

至于说百药谷是炼丹的门派,潜在的人脉惊人,他得罪百药谷,就等于得罪了很多门派,他依旧是不在意。

然而有一点,他是必须考虑的:他联系小甜,是为了能远走中州甚至西疆,若是因此恶了百药谷,他走不成了,那是彻底地违背了初衷。

所以陈太忠只能憋着气,扭头离开大门口。

百药谷宗产外,是一个小集市,有七八个铺子,有收药卖药的,也有小饭摊。

甚至还有几个人坐在那里,面前摆个牌子,“纯木属性专职采药”“妙手回春只治难言之隐”“中阶灵仙剑修专司战斗”……

这里的人不是很多,总共也就七八百个,陈太忠来到一个小饭摊前,点了两个菜,顺便也做个牌子,放到脚边——“请内门雷晓竹来,报酬五个上灵。”

传句话,再把人邀来,这灵石挣起来,真的不要太轻松,饭菜还没上,就有两人走了过来,“兄弟,你这牌子上写的,是真的吗?”

陈太忠淡淡地扫这两人一眼,“区区五个上灵的事儿,用得着说假话?不过……别叫我兄弟,凭你俩还不配!”

这话是相当地呛人,不过呛人的同时,他还不把五个上灵放在眼里,那么搁给别人看,就是富贵逼人——起码这二位都不敢翻脸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俩的反应,起码他现在所处的地方,是百药谷宗产之外,就算得罪人,也不算是不给百药谷面子。

然而天底下的事儿,还就是那么寸,饭菜才刚刚上来,就猛地听到一声冷哼,一股杀气,遥遥地锁住了他。

陈太忠侧头一看,笑了起来。

“小贼,”一个女人从空中缓缓地降下来,不是别人,正是百药谷的二级天仙池云清,她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还真敢找上门来,欺我手中长剑不利乎?”

陈太忠摸起手边的酒葫芦,轻啜一口,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叫我小贼……可以指教一二吗?”

“我叫你小贼,何须向你解释?”池云清冷冷一笑,上次葫芦谷收药,她真的很想将对方的千年火槿收入囊中,甚至起了强取豪夺的心思。

但是对方强硬得很,硬是让她没有如愿,尤其让她不舒服的是,当时她痛下杀手的话,有九成九的把握,留下此人。

然而那时,门外还有不少等着交易灵药的人,她不便下杀手,而对方更是利用她这种忌惮心理,强行脱身而去。

对于池云清来说,这真的是一个莫大的耻辱,堂堂的天仙,被一个蝼蚁一般的小灵仙威胁了,此后,她每每想起此事来,都忍不住咬牙切齿。

得不到千年火槿,已经是很郁闷了,更郁闷的是,她被人扫了面子。

当然,她是不会考虑,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——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就算错也是蝼蚁错了,而不是天仙错了。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没有证据,就指我是小贼,池云清……百药谷中人,都是你这样的做派?”

“小贼你找死!”池云清脸一沉,抖手打过来一道绿色光芒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身子一晃,人就蹿出了十余丈开外。

那绿色光芒委实霸道,陈太忠退开了,但是小饭摊上,有七八个人躲避不及,登时被扫中,然后……整个人都变成了绿色的。

绿色的人扭动两下身子,就缓缓地向地面栽倒。

不过,那些都是后话了,陈太忠缩地成寸转移了位置之后,想也不想,直接祭出了红尘天罗,同时一个神识重重地击了过去。

眨眼之间,池云清就被罩入了罗网,她没命地反抗,但是非常遗憾,这不现实——这场战斗里,她在落到地面的那一刹那,就已经输了。

陈太忠拎着红尘天罗,慢吞吞地走回小吃摊,这时的他,已经有一定能力,保住红尘天罗了,所以他不怕暴露出来——就算真被人看到,他不是还有个仿品吗?

然而,池云清不是一个人出来的,旁边登时又冲过两个百药派的弟子来,都是捣药杵的腰牌,没有那种带霞光的——也就是说,没有高阶灵仙。

“混蛋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其中一个人厉声喊道。

“聒噪,”陈太忠的神识再度击出,直接将两人放翻,又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。

他在这里吃喝,其他人都傻眼了,有人站起身结账走人,也有那被绿光击中的主儿,跟他打招呼,“兄弟,这……能给点解药吗?”

这一道绿光,是百药谷独有的法门,可以将自己炼制的毒药,以飞剑那种迅疾的方式,打入对方体内。

事实上,也未必要下毒,百药谷还有些木系的术法,可夺人精血培养药物,术法也可以纳入这道绿光中。

陈太忠看这人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是我给你下的毒?”

这位不好意思地挠一挠头,“这不是……池长老被你抓了吗?”

“那你去跟她商量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毒药又不在我手里,你跟我商量什么?”

“池长老你看?”这位看着池云清,皱起了眉头。

“你杀了他,我自会给你解药,”池云清皱着眉头回答,她虽然被罩在罗网里,还是极其地嘴硬。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从桌上端起一盘菜来,伸手放在她的头顶,手腕一翻,一盘菜都倒在了她的身上。

一时间,汤汁四溅汁液淋漓。

然后,他微笑着问一句,“你是不是以为……我不敢杀你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