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八章 掰了

陈太忠闻言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我好像……从你手里买下遗址的股份了。”

老易默然,隔了好久才回答,“你们地球界有句话,不要跟女人讲理。”

你……你是女人吗?明明是母的!陈太忠无语了,最后才说一句,“那就在乱石滩修炼吧,我也无所谓。”

老易想一想,才回答,“其实横断山脉之内,灵气充裕的地方很多,未必都被发现了。”

“我已经决定了,你不用多说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那遗址我也不去了,以后就属于你了。”

“我又不是这个意思,”老易的声音大了起来,听得出来,他有点火了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,这并不重要,”陈太忠心里也恼火,他对于海河没什么感觉,但是庾无颜临终的时候,托孤给了他,而不是给南特,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。

那遗址他以为是自己的了,别说让于海河修炼,就算把遗址给了于海河,他也无所谓。

别人都说“穷大方”什么的,陈某人穷不穷另当别论,他眼里真看不上这点小东西,无非是一个合适天仙修炼的遗址,到了玉仙,在那里修炼就不合适了——起码要改造才行。

他当初舍得让给老易,现在就舍得让给于海河。

既然老易不愿意,那成精的侧柏也是老易找来的,他也不想再计较,“遗址我让给你,以后我就在乱石滩修炼……咱们的情分,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老易气得刷地就站了起来,站了差不多有一分钟,他才又坐下,然后冷笑一声,“我真的非常怀疑,于海河到底是谁的儿子。”

“爱怎么想,那是你的事,”陈太忠也不解释,“我不觉得我欠你多少。”

说完这话之后,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,说不得补充一句,“等一会儿落地了,我给你一颗核弹……给你两颗,这东西我也不多,但是绝对不会昧你。”

“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,”老易冷冷一笑,“我要十颗!”

“没那么多,就两颗,你爱要不要,”陈太忠的脸色,越发地阴沉了。

“那就两颗,”老易登时拍板,他平时看着有点贪心,其实也是个异常干脆的主儿,他铁青着脸发话,“你带着小于去遗址吧,从此你我再无瓜葛。”

“你这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是你不让他去,又不是我不让你去……我拦着你去了吗?”

“我不去了,”老易很干脆地回答,也不做解释。

那随便你,陈太忠也不管他,陈某人原本就是个心硬的人,别人不去,他自然也不会上杆子去求。

灵舟在麻陵周边落地,落地之后,陈太忠摸出两颗蘑菇来,放在地上,又将控制器扔给老易,转身就走,“自己看说明书。”

说完之后,他骑上角马,一路奔向望月镇。

麻陵城距离望月,真的很近,才一百多里路,陈太忠赶过去,花了不到四个小时。

于海河还在祭拜父亲,庄园里搭了一个好大的灵棚,据说要祭拜七七四十九天才算完事。

陈太忠没兴趣关心这个,死者已矣,活人的生活还要继续。

所以他给庾无颜上了一炷香之后,就坐在那里琢磨着,该带着小于去哪里修行。

说起这个来,不得不说,他飞升风黄界也有几年,人际关系网真的很糟糕,几近于零。

跟他关系差不多的也有几个,但是,庾无颜死了,刀疤死了,南特那里不合适投奔,百药谷那里,也不合适投奔。

其他的,像什么湄涯城谢家,龙鳞城沈家,身板还是差了点。

好不容易有个关系不错的老易,还在刚才谈崩了。

他想来想去,觉得巨松城的姜家,或者是个不错的选择——姜家虽然没有高阶灵仙,但是地处偏远,当地的其他力量也不是很强。

尤其是,姜家的底蕴真的很深厚,不管说从庄院的布局讲,还是说姜家的前一任家主,曾经做过巨松城的城主。

而姜家下一任家主弃儿,陈太忠对她的印象也不错,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儿,而且还有修习天机术的天赋。

他正在这里琢磨,于海河却是走了过来,“叔父,我想给父亲大人重修墓地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只觉得后脑勺两根大筋猛地一抽,他痛苦地捏一捏后脖颈,“你打算怎么修?”

“这地方的地契,原本就属于我父亲,”于海河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原来他觉得,自家地上给自家老爹修一个风光的陵墓,是很正常很合理的——事实上也确实正常合理,他真的觉得,自己老爹这个坟,有点不起眼。

庾无颜在世的时候,对于海河照顾不多,别说关怀备至了,管的时候都很少,就是留了一个老仆,然后留了点家底,他的心思,全在复仇上面,求个念头通达。

他是如此地执着,为此,他甚至不惜违背了父母的遗愿,没有进入宗门修行。

庾无颜这个父亲,做得很不称职,但是于海河做为儿子,对父亲的偏执行为,采取了一种理解的态度,现在更是想给父亲建一座豪华的坟墓。

但是陈太忠并不赞成,“海河你有没有想过,这里并不是你最终的归宿,等你走了,你父亲的坟墓,谁又来扫洒?树大招风,有人来盗墓怎么办?”

于海河也知道,陈叔说得有道理,但他还是有点不甘心,“可是……我不能让父亲,连个墓碑都没有吧?”

“那你弄个假名字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你父亲在东莽的仇家,比我的仇家还多,等咱们从这里离开,你最好假名字也不要留下。”

“哦,”于海河点点头,没有继续说话。

倒是老吴闻言之后发话,“陈前辈,这里不是久居之所?”

“我可不是合格的老师,把小于教废了,岂不是有负他老爸的托付?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他不是想进宗门吗?回头给他找个宗门进了。”

“宗门?”老吴听得眼睛一亮,“那敢情好……哪个派?”

对风黄界的任何人来说,进宗门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,都是值得狂喜的。

“小派可不行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要进的话,怎么还不得是称门的宗派?”

“称门?”于海河激动得跳了起来,甚至忘了自己刚祭奠完父亲,“陈叔,哪个门?”

“哪个门?回头再跟你说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他还记得小于知道进不了雁行派时,那份发自内心的凄怆,看到小家伙如此地开心,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“先操练着你,把你修为提升上去。”

“啊?”于海河的脸色,登时就苦了下来,“您不是说教不了我吗?”

“灵仙之下,我教你绰绰有余,”陈太忠哼一声,拿出个圆盘来,“来,现在先试一试……滴一滴血上来。”

这圆盘,自然就是他从听风镇取来的登仙鉴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于海河的资质不是特别的好,登仙鉴泛起一圈几近于无的光晕,陈太忠看一眼,却是五行资质缺金,金属性几近为零。

“这是……登仙鉴?”老吴睁大眼睛,走上前看两眼,待看到资质之后,忍不住咂巴一下嘴巴,“哎呀,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怎么样?”于海河听得也吓一大跳,伸出脖子就要看。

“看什么看,”陈太忠一抬手,冲着他脑瓜来一下,“看了就不灵了。”

“是啊少主,”吴伯忙不迭地点头,将身子挡在小于前面,这个测试结果,委实有点打击人,倒不如不知道。

他甚至有点恨陈太忠,下一刻,他转头狠狠地瞪对方一眼,“主人在世之时,也是不建议测试资质,徒乱人意罢了。”

“老货你懂个茄子!”陈太忠白他一眼。

不得不说,他也意识到了,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,但是这种过失,他自己知道就好,若是由别人点出来,并且还抱怨,他就忍不住要爆粗口。

不过他认为,自己这粗口爆得也不无道理,资质欠缺固然是很要命,但不去查资质,这是个负责的修炼态度吗?

资质上有短板,未必一定解决不了,但是不知道自己有短板,想解决都无从谈起。

老于这是……真的想把自己的儿子,搞成配种机器啊!陈太忠不得不这么感慨。

五行缺金是很糟糕的,可陈太忠并不认为,自己一定解决不了,小于在登仙的时候,加个“金引”什么的,没准就冲过去了。

所以他恶狠狠地瞪于海河一眼,“你的资质很糟糕,嗯,是非常糟糕,如果不努力的话,三十岁之前成就不了灵仙,我就禁锢了你的修为,让你一心一意地配种!”

小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陈叔,你真是我父亲的好友,不是他的仇家冒充的?”

“呦,还会说俏皮话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现在我宣布,从明天起,开始新的一轮特训。”

“若是我努力,有可能登仙吗?”于海河正色发话,他心里最介意的,还是这个。

“庾无颜的儿子,又是我陈某人专门训练的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“只要你够努力,你不登仙谁登仙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