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七章 藏情之所

处理完晋阶的手尾,陈太忠和老易扬长而去。

出了晨风堡,两人一路猛赶,第二天抵达折龙道边缘,这时老易才发问,“接下来去哪儿?”

“听风镇,”陈太忠当然要去那里。

两天之后的夜里,两人抵达听风镇,直接潜进了宅院。

一年没有回来,宅院已经变得相当地破败,荒草遍地不说,仅剩的几栋房屋,也被人摧毁,至于他之前修建的亭台楼阁,则更不用多说,满地的残砖破瓦,说不出的荒凉。

今晚天气晴好,可视度极高,看着满目的疮痍,陈太忠心里百感交集,一年多以前,这里还是鸟语花香、灵兽遍地来的。

院子里的小湖,是孩子们最喜欢玩的地方,拖家带口来玩的也不在少数,尤其是到了登仙鉴测试的日子,这里更是人声鼎沸。

一切的一切,恍如就在昨天,但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,逝者更是已矣,再也不能复活。

陈太忠沉默良久,终于轻喟一声:我这……是招谁惹谁了呢?

不过,他来听风镇,不是怀古来的,愣了差不多半小时,他站起身来,向后山走去。

所谓的后山,就是当初圈养风翅兽的地方,那三只畜牲的粪便,是相当地熏人,现在抽动一下鼻子,似乎还能隐约捕捉到一丝气味,但是……终究也是过眼烟云了。

后山的圆石,陈太忠记得那里,昔日刀疤曾建议弄一个阵眼,她怕有人进来偷盗风翅兽,陈太忠却是认为,这个建议很不专业。

圆石约莫有一人高,是可移动的,刀疤也很喜欢站在圆石上眺望四周。

陈太忠来到圆石旁,打开灵目术四下看一看,找不到什么异样的痕迹,他想一想,抬手将圆石推开,又细细地打量一下那凹陷的土地。

猛然间,他隐约感受到了点不同,再次细细打量两眼,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柄长枪,就在地上挖了起来。

老易则是有点无聊,抱着膀子站在不远处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。

挖了差不多有半人多深,陈太忠再一枪挖下去,却停下了,枪头已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拿枪尖划拉两下,一个粉红色的储物袋露了出来。

就是它了,陈太忠看着那储物袋,竟然没有弯腰的欲望,他脑子里想的全是:原来那一夜的梦,真的……不仅仅是梦!!!

他愣了好一阵,才一招手,将那储物袋招进手中,神识略略扫一下,眉头又忍不住一皱:果然是刀疤的藏宝。

里面的东西不少,三十来块极品灵石,上千块上品灵石,一大堆的玉简,万戟派的登仙鉴,也赫然在其中。

尤其是,还有四颗开裂的圆果,不是别的,正是刀疤培育好的麒麟草种子,这一刻,他似乎又听到了刀疤的声音——“待服用了复颜丸,咱们换个地方,我为你种麒麟草。”

储物袋的角落,还有几只洗剥好的短尾貘,个头都不算大。

这应该是院子里自己养的短尾貘,院子太小,大一点的短尾貘,已经不太好养,也不太经济,宰杀了之后,还可以多养几只小的。

很显然,刀疤把它们放进储物袋,还藏到圆石下,是等着他这个主人回来享用。

陈太忠只觉得鼻子有点发酸,他勉力笑一声,然后叹口气,“傻丫头,不过是七级荒兽,自己吃了就算了……你觉得我会很稀罕吗?”

老易一直在默默地看着,听到他自言自语,终于忍不住发问,“她给你留了些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陈太忠警惕地看他一眼,收起了储物袋,“就是一点灵石而已。”

“我就是随口问一问,看你紧张的,”老易气得哼一声,“我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?”

“你当然不是了,”陈太忠勉力笑一笑,心说别的东西我能给你,但是你想要麒麟草的话,我还真不可能给你!

他相信,以老易狐族的出身,见了麒麟草,绝对要张嘴讨要——除非他不认识。

然而,陈某人可能给他吗?绝对不可能的!

“唉,”老易叹口气,也不再问,好半天才又问一句,“在这里过夜吗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此番来听风镇,主要是想证实,自己做的那个梦,是心有所想夜有所梦,还是刀疤确实是有根脚的修者转世。

事实证明,刀疤确实是上界人物转世,证实了这一点,他有点心喜——不是因为可能的重逢,而是自己的女仆…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亡。

但是看到储物袋里的那些东西,他就又不能淡定了,总觉得自己对巧器门的惩罚,有点轻了,也有点草率了。

想一想之后,他叹口气,“过一夜吧,明天一早,咱们离开。”

一夜无话,陈太忠期待的半夜有宵小进宅的剧本,并没有上演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和老易两人出门,也没直接离开,而是去找沈作平。

陈太忠在沈家门口一露面,门卫的脸色刷地就变了,沈家是听风镇本地豪族,是最早被中州来人骚扰到的。

而且沈家人对陈太忠和白复生的恩怨经过,也心知肚明。

待听说陈太忠要见沈作平,这门卫二话不说,转头就往里面跑。

没用了两分钟,沈作平就跑了出来,他甚至还没系好外套的纽扣,一边跑,他一边笑着打招呼,“陈前辈,您来了,直接进家就完了,客气什么?”

脸上在笑,他心里在叫苦,上一次,他就是在书屋里,直接被对方潜入进去的,现在事情更大了,您说您在门口晃什么啊?

“家我就不进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抬手拿出块灵晶来,“这次找你,给我办点事儿。”

“哦,好的,”沈作平面带笑容,干脆利落地点点头,陈前辈手里不缺灵石,一向皇上不差饿兵,这一点他非常清楚。

事实上,就算人家没灵石,他还敢叫真不成?此刻他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尽快地将此人打发走,打发得越远越好,不是他不念旧情,而是他真的……掺乎不起。

就算他能豁出一条命来,沈家也不可能跟着陪葬。

“把我的院子,重新装修一遍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以前是什么样,还装成什么样,我估摸一块灵晶怎么也够了……你说呢?”

“够是够了,”沈作平不住地点头,脸上虽然带着笑容,嘴角却是发苦,“但是陈前辈……可能有些干预,不是我沈家扛得住的。”

“不用你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他们敢留下姓名来历,你就可以停工。”

“呃,”沈作平愣了一愣之后,继续点头,“好的,我知道了……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没有吩咐,要走人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抛出那艘刻着“陈”字的灵舟,带着身边的伴当踏上去,眨眼就消失在了天边。

“这个,还真是麻烦不断啊,”沈作平苦笑一声,看着手里的灵晶,真是一点欣喜的感觉都没有——哪怕沈家现在真的很缺灵石……

在灵舟上飞了一段时间之后,老易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怎么,人没杀够?”

陈太忠不以为然地一笑,“杀没杀够,是我的事,是否主动找死,那是别人的事……地球界有句话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”

“你还会回来这里?”老易又问一句。

“一般来说,不会了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在听风镇,走到哪里都能想到刀疤,这给他的感觉十分地不爽,“除非我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候,想要发泄。”

老易似乎轻出了一口气,“我只是觉得,同为人族,你何苦相残?”

陈太忠可是不想谈论这个问题,“好了,接下来我要安心修炼了……尽早登仙。”

在他的印象中,老易是挺喜欢跟他在一起修炼的。

不成想,老易侧头看他一眼,“束气成雷的雷引,你找到了吗?”

“哎呀,这个还真没有,”陈太忠一拍额头,“得赶快找了。”

束气成雷神通,是老易给他的玉简,而且这神通要提前修引子,没有雷引,就辜负了老易的一片好心。

然而糟糕的是,他晋阶太快,又忙着给刀疤复仇,居然就把此事忘记了。

老易沉默好一阵,才闷声闷气地回答一句,“先巩固一下境界也行……但你要抓紧了。”

陈太忠心里,也有点感激他的建议,于是沉声回答,“你跟我一起修炼吧?”

老易的身子先是微微一僵,然后才轻叹一声,“你不怕坐实人奸的名头?”

“没事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,“又不光是我跟你一起修炼,要把小于和老吴也叫上。”

老易的身子又是一僵,沉吟片刻之后回答,“那好,我负责找修炼的地方,不能去遗址。”

“遗址就挺好的啊,”陈太忠不解地看他一眼,“灵气也足,够咱们四个修炼的。”

他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敝帚自珍四个字,也不怕跟别人分享,再说了,于海河是外人吗?

然而,老易听到这话,登时就是冷冷一哼,“那个遗址,只能属于你和我,你独占,我无所谓,别人要踏进……除非我死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