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六章 温堡主的苦心

旁人不了解陈太忠的难缠,但是温曾亮实在太清楚了。

别的不说,只说他能问出来那句——你最近去过中州吗,就足以说明问题。

中州……甚至南荒,都有人来打听陈太忠的消息,不少人都问到听风镇去了,但是真正消息灵通的,却问到了积州来。

青石城那里是重点,但是晨风堡紧紧地挨着青石,来这里拓展一下消息面,多了解点情况,算多大事?

陈太忠不理会那些人的聒噪,而是深深地看温曾亮一眼,他知道,这家伙已经明白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到底意味着什么了。

对方既然这么识趣,他反倒是对强抢对方的宝物,丧失了兴趣。

再是宝物,也不过是给高阶灵仙用的,陈某人已经是九级灵仙,马上就要登仙了,眼里哪还有这些小玩意儿?

他刚才之所以开口讨要,无非是要增加对方心中的屈辱感罢了,是的,他享受的是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

温曾亮果断地放弃面子,让他觉得有点无趣,然而下一刻,他就又想到了一番因果,于是出声发话,“想必你也知道,我的女仆已死,对于伤害过她的人……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“啧,”温曾亮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的伞已经交出去了,对方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来收取,他一下就明白了,对方的着眼点,并不是在伞上,而是在计较……曾经的屈辱。

或者,是女仆的死,让这厮变得疯狂了吧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两人之前的恩怨,是客观存在的,这一点,温城主不承认也不行,他想一想,“我希望能做点什么,表示我的歉意。”

“很好,我就喜欢听这话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然后抬眼扫一下四周,“都给我滚,不滚的死!”

这话极其地侮辱人,而修者中,也有不少宁折不弯的,一时间,场面的气氛登时紧张了起来,不少人怒目相视。

“你们听不到,还是想找死?”温曾亮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问。

温城主的话,在晨风堡一言九鼎,就算有人不服气,也必须要考虑,眼下这话,并不仅仅是温城主的表态,更是一种趋势,一种大势。

别人都决定屈服了,谁要打定主意抗衡,那就是找死了——逆势而行智者不为。

众人纷纷退去,退得不是很远,也就七八十米远,陈太忠看一眼温曾亮,“让他们滚远一点。”

“再后退千步,”温曾亮回头,冷冷地发话,这句话他说得很干脆,因为他知道,接下来,他要听到一些别人不合适听到的东西——这才是解决此桩恩怨的重点。

那些人闻言,继续向后退去,虽然有的人脸上,带着明显的不服气。

“你算个识趣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凭良心说,他对温曾亮的印象,不是特别地坏,虽然当年,他被此人打得狼狈逃窜,此人也确实有点武断,但是同时,他也杀了温曾亮的两个人。

当时刀疤被困住,他都已经准备横下一条心来,找对方后账了。

可是温曾亮一摆手,就那么直接放人了——这个行为,对他的下属或者不是很公平,但是陈太忠心里,却是相当地领情,不斤斤计较,不拿小人物出气,这才是大人物的胸襟。

其实陈太忠也不喜欢跟小人物计较,这是实话——终究是有点丢人。

他做人或者有点睚眦必报,但是对方的大人物有所担当的话,他何须去找小人物的麻烦?

至于说灭族灭门,那只不过是为了单纯的泄愤,顺手为之,同时也让对方考虑一下,得罪自己的代价。

他的本心,从来是不屑找小人物麻烦的,但是同时,他也不怕找小人物的麻烦——谁说穿了皮鞋的脚,就不能踩狗屎了?

这话扯得远了,他见众人退去,才出声发话,“刀疤就葬在晨风堡了。”

“刀疤?”温曾亮先张一张眼睛,心说刀疤是谁,不过紧接着,他就反应了过来——他曾经扯下过王艳艳的面巾,他笑着点点头,“是个忠仆。”

“从这里……到那里,”陈太忠伸出手来,比划一下,淡淡地发话,“她埋在哪里,我就不说了,这块地方,你给我看好了。”

他的指头动一动,起码划了四五百里的方圆。

温曾亮的眉头耸一耸,微微颔首,“这好说,但是……怎么才算看好了?”

“不要打扰她的安静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她葬在哪儿,我不说,但是葬在你这里了,你把她的坟给我看好了,这事儿就算过去了。”

“她的坟……”温曾亮咽一口唾沫,心里苦笑,“在哪儿?”

“你把这块地看好了,”陈太忠不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问一句,“可以吗?”

我倒是想说不可以呢,敢吗?温曾亮苦笑一声,点点头,“我努力。”

“不是努力的问题,”陈太忠摇摇头,然后看他一眼,“必须做到,然后……今天你扰我晋阶的事情,就可以揭过了。”

“但是……这么大一块地方,”温曾亮的头,只觉得有两个那么大。

“若是她被打扰,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“我不听解释……我灭得了巧器门,你觉得,你小小的温家,扛得住?”

“但是……”温曾亮重复地吐出了这个词,他觉得,自己没个地方说理了,眼前的事情揭过固然好,然而,帮陈太忠维护女仆的坟,这个任务……这个任务……真的亚历山大。

他不得不指出这一点,“但是消息一旦传出去,我怕也扛不住。”

“消息怎么可能传得出?”陈太忠狞笑一声发问。

“阁下在晨风堡出现了,这消息可能藏得住吗?”此刻的温曾亮,也只有苦笑的份儿了,“更别说,还有人有天机之术,也能算出一二来。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皱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只能答应你,尽力去做,”温曾亮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万一阻拦不住,也敬请你原谅,我只是个小小的灵仙,天仙都挡不住,别说玉仙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好吧,你若实在拦不住,我也不怪你,但是万一有意外,你须得告诉我,是什么样的人,毁了她的坟,明白吗?”

问句过后,他也不待对方回答,就又是一声冷哼,“若是你连这个都做不到,你温家……也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
温曾亮听到这话,虽说是不甘,却也不敢再计较下去了,人家的条件已经降低了不少,他若再不识趣,惹得对方起了杀心,那就前功尽弃了。

于是他干脆地点头,“若是连消息都打听不到,也无须阁下动手,我自会将颈上人头献上。”

都到了这一步,他还是有意无意地为自己的家族松绑。

陈太忠却也不计较,他本不想把刀疤的消息泄露出去,不过想到温曾亮是本地的家族,势力不小,就算出了事儿,也好找后账,就心思一变,你帮忙看着吧。

那孤坟在野外,没准什么时候被人发现,也就挖了,倒不如找个守墓人。

这块地相当不小,想找一个隐藏的坟墓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而温曾亮是城主,将这块地看护起来,不存在太大的问题。

于是他点点头,算是允了,不过今天的事儿,也不能就这么算了,“那十几个中了毒的家伙,解药……每个人二十上灵。”

“二十……上灵?”温曾亮有点微微的愕然,没办法,晨风堡实在是太穷了点。

“依着我的脾气,最少每人一个极灵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他在巧器门收解药,可不就是每人一个极灵?“说句实话,也是我朋友心善,要是搁给我为他护法……这些家伙,直接一刀一个杀了!”

“好的,”温曾亮也仅仅是愕然一下,就接着点点头,“我可以垫资。”

二十上灵虽然不少,但他在晨风堡是说一不二的,垫资毫无压力,只要他愿意,甚至可以通过此事,赚取部分利润。

不过他现在最想做的,是尽快把陈太忠送走,垫资也就成了一种必然——此人尽快离开,他才能保证不被卷入这个漩涡中。

陈太忠并没有去拿那把伞,收了二百多上灵,他就要转身出发,不成想温曾亮又轻声问他一句,“阁下,我是否可以为刀疤……贵仆建个衣冠冢?”

衣冠冢?陈太忠琢磨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你有心了……随便你好了。”

温曾亮这主意着实不错,建个衣冠冢,就是用假墓掩饰真墓,吸引到的仇恨,也是由暗转明,而且仅仅是衣冠冢的话,又有谁会如此没品,连假墓也来破坏。

就算那些巧器门下弟子,只要不是被仇恨冲昏头脑,怕是也没这个闲情逸致——凭良心说,这么做还真的不够丢人的。

而温曾亮能提出这个建议,其实也是为了温家好,对于陈太忠可能的追责,多一层掩护,温家就多一层保险。

由此可知,为了家族的延续,他也是绞尽了脑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