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三章 重逢

老易这个人,一向随遇而安的,有饭就吃,没饭可以不吃。

有房子的时候,他可以住,野外的话,他随便拿两根树枝搭个棚子,也能将就。

以前陈太忠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,待知道他是兽修之后,就更不以为然了,兽修嘛,就该讲个贴近大自然。

所以今天老易的行为,让他有点不懂,“你不是淋着雨也能睡觉吗?”

老易抬起头来,看了他一眼,“我不想淋了,行不行?”

“行,”陈太忠被噎得够呛,不过他不想叫真。

支起雨棚,他又摆个防御阵,然后才拿出颗照明珠,坐在阵里开始喝酒。

老易的心情也不错,居然跟他要酒喝,然后又问起他跟刀疤的往事。

下酒菜很一般,但是不知不觉间,陈太忠就喝得有点高了,他开启了防御阵,“难得放纵一次,再喝一阵就休息。”

“我是不能喝了,”老易的自控能力挺强,走到一边打坐。

害怕跟白素贞一样,变成白蛇吗?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继续喝酒。

又喝一阵,他觉得有点口渴,又烧了一壶水,弄出点青胜雪来,沏了整整一壶。

他刚放下水壶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抬起头来,登时就张大了嘴巴,“刀……刀疤?”

“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名字,”一个人影从雨棚外走了进来,她身着绿色罗裙,面蒙绿色轻纱,肩头挎着藏弓,手臂上挽个花篮,看着他叹口气,又摇摇头。

“我擦,原来你没死!”陈太忠一蹦老高,扭头看向坟头,气得抬手一指对方,“有没有搞错,我把复颜丸和驻颜丹都烧了……还有一颗驻颜丹啊,你个败家娘们!”

刀疤的眉头微微一皱,略带一点不高兴地发话了,“谁说我没死?”

“你明明……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“你……真的死了?”

饶是他胆大包天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,“这是沟通了冥间?”

“我不入冥间,不入轮回,”刀疤走到他的身前,放出一张椅子,缓缓地坐了下来,看他好一阵,才幽幽地叹口气,“我本是上界一株绛草,来此风黄界,是为游历和磨练。”

“上界?”陈太忠的嘴巴,张得愈发地大了,“九重天吗?”

“不愧是上古气修传人,”刀疤微微一笑,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我在紫霄天修炼,奉命下来磨砺,体验红尘百态,待游历有所得,当为主人一解困惑,稳固道基。”

“主人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。

“呵呵,我说的主人,可不是你,”刀疤闻言,轻笑一声,“你只是我这一段历程的主人,是真是幻也无须多说,哪怕寿同亘古,长生不朽……谁又知是梦是真?”

“庄周梦蝶吗?”陈太忠见自己昔日的女仆侃侃而谈,总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——或者是不服气吧。

刀疤跟他相处日久,也知道他的想法,于是又笑一笑,“你别不服气……”

“我没有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打断她的话。

“好吧,你没有,”王艳艳倒是很好说话,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在紫霄天的修为,也起码相当于风黄界的玉仙,甚至可能媲美玄仙……所以我认你为主,只是这一世的因果和表象。”

可以媲美玄仙,陈太忠听得撇一下嘴巴,嗯,这就是我曾经的女仆——你的玩笑,敢开得再过分一点吗?

不过他也没有驳斥的能力,因为对方说的,他基本上不懂,所以只是微微地颔首,“那么这一世的历练,现在……结束了吗?”

“当然结束了,我都死了,”王艳艳笑吟吟地回答,然后又轻叹一声,“不过呢,这一世的历练,我算失败了……我原本不该死的。”

“听起来很复杂的样子,”陈太忠一撇嘴巴,也懒得多考虑了,“我已经帮你报仇了,也完成了你的心愿,还能帮你做些什么?”

王艳艳幽幽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这一世的历练,不该涉及情字……严格说,是不能沾染肉欲,而我犯了禁忌,所以算失败了。”

“你这说谁呢?”陈太忠听得急了,哥们儿修的是混元童子功啊,“这跟我有关吗?”

“还真跟你有关,”刀疤又叹口气——若非是你的缘故,我会学习阴阳双修功法吗?

她在历练的时候,并不知道这些,因为前世的记忆被封存了——不封存这记忆,说什么历练?直接把她在紫霄天的技法使出来,玄仙也得退避三舍。

都没人招惹了,还说什么品味红尘百态?

后来也是阴差阳错,她被巧器门的人搜魂,威胁到了识海,触碰到了识海深处的封印,当时虽然识海被搞乱了,变得白痴了,但是事实上,她灵魂深处的记忆,在一点一点苏醒。

待她记忆彻底恢复之后,却已经面临了极为艰难的局面,说不得她自戕歼敌,因为她知道,这一世的历练任务,已经失败了。

真要说缘由,是她修炼那阴阳双修功法的时候,就已经违背了入世的禁忌,可以沾情,但是不能沾肉欲——她有了肉欲的倾向。

这个时候,她的记忆没有觉醒,但是她的本心告诉她,这么做是不对的。

尤其是,上界之人在下界历练,会假设遇到禁忌的时候,怎么做才能摆脱,才能完成一次彻底的体会。

她修炼双修功法,固然是因为动情了,但同时也是因为,她深感修为的低下,想尽快提升修为,正是因为如此,她一修炼双修功法,修为提高得就特别快。

这是冥冥中她主体的意识——嫌修为低吗?那就尽快提高好了。

简而言之,她修炼了这种功法之后,修为提升得极为快捷,并不是她合适修炼这个功法,而是……她不该修炼这个功法。

她的主体想让她尽快提升修为,提升到可以忽略这个功法为止,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她对此一无所知——那来自内心的警告的声音,她也忽略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当她觉醒之后,发现自己的肉身,孱弱到甚至无法承受天仙的意识,而又被人下了追踪术,那么……也就只有选择结束这一世的历练。

已经失败了,就算勉强活下去,也于事无补。

自己了断,总好过被人杀死,起码是够干脆利索。

事实上,她若是被人杀死的话,又会牵扯到因果,她不害怕风黄界的因果,但是若受到影响,不能重新再来一遍历练,那就彻底无法向主人交代了。

不过这些因果,有些东西是不便说出来,有些则是羞于出口。

所以她直接忽略过程,只说结果,“我是因你而死,此番不能回紫霄天,必然要再经历一世,才好向主人交代。”

陈太忠不知道这面的弯弯绕,就觉得自己特别无辜,“有没有搞错?我修无漏真身的,好了,你家主人叫什么名字?我去找他说!”

“我家主人的名字,呵呵,”刀疤苦笑一声,摇摇头。

“不能说,不可说,我若说了,她定会知道你,这对你真不是好事……我可以算是她的分身,品尝到的经历,都会成为她打磨道基的外物。”

“这么狠?”陈太忠听得一呲牙,冷冷一笑,“那你岂不是意识全消?他到底叫什么?我不怕知道。”

陈某人的草根心性,是深深地印在骨子里的,他游仙的时候,就不怕跟血沙侯郑家对着干,那么对现在的他来说,紫霄天的大能又如何?

不平则鸣,陈太忠就是有这个光棍的劲儿,打不过,我可以跑,了不得就是死而已。

王艳艳听了这话,都不得不佩服他,这固然是无知者无惧,但是从本性上讲,人家有这个心态,就是有成为强者的潜质。

跟此人相比,她倒是修为高绝,可还真就是差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,这种心态是骨子里带来的,不服不行。

于是她也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倒不会意识全消,主人庇护我多年,这是我该做的……我也很高兴为她这么做,终于可以回报她了。”

“这是当奴才上瘾啊,”陈太忠很不屑地笑一笑,他对这种心态很不以为然。

“她有时候比你温柔,”刀疤站起身来,走到他面前,弯下腰,轻轻地啄一下他的脸,“不过你能为我报仇,还找来了复颜丸和驻颜丹,我真的很开心……虽然我并不需要那些。”

陈太忠前半截听得还很过瘾,听到最后一句直接火了,“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嘛。”

“怎么能不说呢?”刀疤有轻纱蒙面,但也能看出,她在浅浅地轻笑,“这一世我们无缘……我在下一世等你。”

“说点有用的吧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这一世我会活得很长,你那主人到底叫什么?”

“这个真的不能说,”刀疤摇一摇头,然后眼珠一转,“我那主人,是九重天第一美女,待你飞升之后,自会知道。”

“女人?”陈太忠听得撇一下嘴,他在气修大成之前,就不可能接触女人,“不提她了,你要转世的话,还是在风黄界吗?”

其实他想问的是,我该怎么找你的转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