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一章 人的名

吴纤纤眼睛一眯,就待拿下对方,然而下一刻,她不经意地扫了那圆筒一眼,登时脸色大变,忍不住眼睛又一眯,细细端详两眼。

吴纤纤号称玉叶,就是靠掌中的柳叶飞刀出名的,而那飞刀算是暗器,她对其他暗器范畴的东西,也涉猎不少。

寂寞三叹是巧器门大名鼎鼎的战器,但不少人把它归到暗器中,她自然也是识得的。

待看清对方手中拿着的,确实是那传说中的物事,以吴纤纤的老辣,也忍不住身形微微一抖——能硬着头皮站在当地,不飞速退去,已经是她可以做到的极限了。

寂寞三叹的第一叹,最合适近距离攻击,虽然不如她的玉叶飞刀,可以折向攻击,但是那直线攻击的威力,十倍于她的柳叶刀。

她眉头一皱,已经做好了应变准备,“寂寞三叹……你是打算动手?”

“我是打算动身,不是动手,”陈太忠笑得阳光灿烂,一口雪白的牙齿亮得耀眼,“都说了,看在小倩的面子上……是你不放我走,其实你不知道,我跟玉屏门,还有点恩怨没解决。”

听到他无意动手,吴纤纤忍不住松一口气,然后她就好奇了,“你跟玉屏门有什么恩怨?”

陈太忠也不回答,只是扬一扬手里的小圆筒。

吴纤纤皱着眉头想一想,然后她猛地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凉气,身子暴退数十丈,然后才颤抖着发问,“你的寂寞三叹,得自巧器门梅艳容?”

巧器门灭门一事,算得上中州近十年来,数一数二的轰动事件,按说东莽这里消息闭塞,传递得不会这么快,怎奈……陈太忠不但报出了他的名号,而且点明了是白复生的因果。

巧器门虽然基业被毁,白复生也死了,但终究是有活下来的人,而那些人里,有人知道白复生前一阵去了何处,再加上“陈太忠”三字,查起来不难。

关键是,此事实在太过震撼,一个称门的宗派被灭啊,很多势力就算对巧器门兴趣不大,也要挖出这陈太忠到底是何人。

这几天来东莽问询此事的人极多,面子大的,直接就去清阳宗了,一般小有名气的,则是找下面门派了解。

而玉屏门恰恰是跟白复生接触比较多的门派,吴纤纤虽然对玉屏门的事情不感兴趣,但是最近也没少听人说起此事。

——陈太忠在被发现之前,住在折龙道龙鳞城的听风镇上,与巧器门发生冲突,诛杀天仙梅艳容,夺得一具寂寞三叹。

“你知道就好,”陈太忠嘴巴一撇,手里的圆通冲她晃一晃,“李家屡次三番拖延给我复颜丸,还想要我修门禁……吴前辈,这次真的算你运气不错,我也愿意给小倩一个面子,换一个玉屏门中人,我直接诛杀!”

“杀便杀了,哪里那么多废话?”猛然间,一个声音传出,李董两家人看去,却发现是一个斗笠人站在不远处冷哼,“陈太忠,要帮忙吗?杀这个天仙,算我送你的添头!”

“不关你的事!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。

吴纤纤狐疑地看一眼斗笠人,很明智地没有计较——敢随便说诛杀天仙的人,都不会简单了,她未必怕此人,但是如能不发生冲突,那是最好的。

关键是……陈太忠手里握有灭门的大杀器,巧器门眨眼间灰飞烟灭,招惹这样的人,那一定得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才行。

她想一想,试探着发问,“你的女仆……好像是陨落了吧?”

天可怜见,一个天仙说一个灵仙的死,居然用上了“陨落”二字,可见她有多么忌惮对方——要知道,天仙之下,皆为蝼蚁!

“嘿,这还得拜你们玉屏门所赐啊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。

要说他对玉屏门一点都不怨恨,那是假的,若不是玉屏门放出风声,要配合巧器门的行动,他主仆二人不会在一夜之间,就变得四面楚歌孤立无援。

不过他也没打算专程去找玉屏门的麻烦,毕竟那是门派之间的合作,玉屏门也没派出人来捉拿他主仆二人。

当然,若是玉屏门弟子撞到他的手上,那绝对不可能幸免,也就是吴纤纤跟他以前有点交集,双方印象也不算太差,再加上小美女的因素,他才愿意网开一面。

事实上,上次的好感,也是来源于刀疤被她俩保护了下来,想一想现在刀疤已经香消玉殒,他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味道。

吴纤纤听得叹口气,那斗笠人已经管此人叫“陈太忠”,想必不会是假冒的了——事实上,李家人一直没搞清楚,这姓陈的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再想一想,对方的女仆被杀,又夺了梅艳容的寂寞三叹,这身份真的是不用怀疑了,她抬手拱一下,“这复颜丸送得确实是晚了,这一点,我代李家陪不是了。”

“不晚,拿到坟上烧了,也就是了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角,“吴前辈还有事吗?”

吴纤纤想一想,然后回答,“可否告知,贵仆葬在何处?此事与董护法一脉,并无关系,我愿去祭拜。”

“免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转身上马,下一刻,得得的马蹄声响起,他和斗笠人一前一后,不多时,便消失在了蒙蒙的细雨中。

吴纤纤却是看着两人的背影,久久没有出声。

李墨白和夫人交换一个眼神,说句实话,他俩根本没听清楚,双方到底在说什么。

这也难怪,巧器门灭门一事,虽然在上层传得沸沸扬扬了,但是层次低一点的人,还真没接到这个消息,这种级别的消息,注定是要封锁的。

也许在若干年后,消息会流传开来,但是其中八成也是真假相伴。

李家只是曾经的称号家族,现在族中连个天仙都没有,茫然是必然的。

倒是李董氏比较明白事,知道不便发问,于是就旁敲侧击地问一句,“这个人……那么贵重的复颜丸,居然拿去给死人用。”

“这个人……以后你们不要招惹了,”吴纤纤犹豫一下,还是微微地点一句。

不过,复颜丸延迟了几次才送来,跟董护法的轻忽不无关系,所以她也懒得再细说以前的因果,“他有这个资格……此人一旦疯狂,玉屏门也要退避三舍。”

李董氏听了这话,只觉得一股凉气,顺着背心直冲脑门,“咝,那明远……也要让他?”

你这也是亲姐姐?吴纤纤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好半天才回答一句,“明远自是不怕他,但是划得来划不来呢?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李董氏点点头,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妨碍他跟小倩相处了……男人有情有义,这是好事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吴纤纤嘴角抽动一下,没再说什么,其实上一次,她也是有意把小姐跟此人分开的,在她眼里,董护法是大能转世,小姐自是金枝玉叶,哪里容得了阿猫阿狗随便接近?

但是现在看来,似乎对方,也就未必配不上小姐……

陈太忠离开之后,一路策马前行,并不跟老易多说话,这一赶路,就是整整一天。

老易也不说话,一直到天色渐黑,两人选个地方歇脚,陈太忠支起雨棚来做饭,他才站起身子,“我去看一看,有没有人追踪。”

不多时,他转了回来,“没人跟踪,可以放心上路。”

他本是兽修,查找跟踪很在行,上一次他去池家镇,他就能确定,池云清没在陈太忠身上动手脚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,两人埋头吃饭,吃完之后,他拿出一壶酒来,一边轻啜着,一边看着雨棚外茫茫的雨丝,目光也游离不定。

老易知道他情绪不对,也懒得搭理他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太忠才问一句,“你都说只看了,今天跳出来干什么?”

“我看不惯那女人,不行吗?”老易似乎早就在等着了,马上做出了回答,“我已经说了,是添头,不算帮你杀天仙。”

其实他心里清楚,当时自己插话,只不过听到两人“小倩”长“小倩”短的,心里不舒服,不过这一点,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眼中是满满的愤怒,“今天只是吴纤纤,若是董明远在,你这是找死,明白吗?”

他这番话,是良苦用心,是的,他真的不想再看到跟自己有关的人,在眼前丧命了。

然而,老易只是冷冷地一笑,“你只是怕我用出妖修的手段,坐实你人奸的名头,其实一开始,你就在提防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

“呃,”陈太忠无言以对,他真没想到,自己的好心,居然能被这么理解。

他很想说,你想的不对,但是拷问一下内心,他觉得对方说的话,也不能说完全不对,他真的不想当人奸,而老易的手段虽然多,可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,自然会用出最根本的。

不过天地良心,这只是他的潜意识,他的本意,还是想保护老易。

“你既然这么想,我也没有办法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没地儿说理去,所以只能狠狠地刺激对方,“说穿了,你是自卑自己兽修的身份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