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六十章 干卿底事

陈太忠这番强硬无比的表态,在旁人看来,还真有点狂妄。

李墨白夫妇知道,此人的修为惊人,为了避免吃眼前亏,也不跟他计较,但是回到寨子之后,李董氏马上联系了自己的侄女,把某人的狂妄行为,添油加醋地说一遍。

陈太忠不理会这些,直接在李家寨外面五里左右的地方扎营。

傍晚时分,天上下起了小雨,他深吸一口气,“上一次也是小雨,可惜……物是人非了。”

撇开防御阵什么的不提,老易脑袋上顶着个斗笠,也不是很在意下雨,他闻言发问,“我说,刀疤已经死了,复颜丸很重要吗?”

陈太忠沉默良久,才回答一句,“她是死了,但是我的承诺要兑现。”

老易闻言,也不说话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有点嫉妒她。”

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,“你是公的还是……你是男的女的,我都懒得问,又何必嫉妒她?”

“我是母的,你都已经知道了,”老易明显地有点火了,甚至不惜自己诋毁自己,“别以为自己有核弹,就多牛逼,我是看着你可怜!”

陈太忠挠一挠头,抬起头来,狐疑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好吧,我很可怜……其实我很在意你这个朋友,这是实话。”

老易一咧嘴,然后一抬手,将身边的土地打出一个两米方圆的大洞,直震得地面直抖,却是没再说话,只是坐在那里发呆。

两天时间转眼即逝,第三天的头上,还在下雨,两人在雨棚下做早餐。

老易做早餐的手艺很渣,他只会吃,陈太忠做饭也做得心不在焉,“要不你在这里等着吧,我没准要跟他们开片!”

开片是典型的地球界方言,不过老易看了不少片子,居然能听得懂,他冷笑一声,“你这是怀疑我,会成为拖累?”

陈太忠沉默半天,才回答,“没准董明远已经是玉仙了,要说起逃跑来,你差得太远。”

他倒是不认为,董明远一定会出现,事实上在他想来,董明远不出现的可能,反而要大很多,然而他不想再目睹着朋友死去了,所以他不想冒这样的风险。

老易沉吟一下,然后摇摇头,“我只是见识一下,不掺乎……你不会以为,我没有护符吧?”

“你前天已经是跟我一起去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这时候你说什么不掺乎,别人得信才行……再说,有护符也不能乱用不是?”

老易嘿然不语,好半天,才摸出个物事来,默默地一按。

“我修为比你强,”复读机里传出了他的声音。

“我勒个去的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也不想跟他叫真了,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,不过犹豫一下,他还是强调一句,“一定不要动手啊。”

“哼,”老易没好气地哼一声,却是都懒得回答。

五里的距离眨眼即到,陈太忠来到李家寨门口,寨子的门禁还没修复,几块零散的石头,就掉落在一边,不过倒是有三个守卫,冒雨守在那里。

他跳下马来,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沉声发话,“去把李墨白给我叫出来!”

以他的修为,完全可以不用淋雨的,但是陈某人最近邪火比较旺,淋点小雨,能让他保持适度的冷静。

这三个守卫知道此人凶狠,也不敢多言语,一个年轻一点的守卫转身跑进寨子。

不多时,李墨白夫妇就走了出来,身后有人给他俩打着伞,大家都不介意这点小雨,但是这副做派,却是身份的象征。

不过陈太忠的注意力不在他俩身上,他盯着一个中年仆妇,微微有点错愕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中年仆妇不是别人,正是玉叶吴纤纤,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回答也很简洁,跟上次见面的时候没什么不同,“来送复颜丸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再跟她说话,而是转头看向李墨白。

“终于幸不辱命,”李墨白微笑着发话,“两天的时间实在太短,还好明远足够重视,亲自出面索要了一颗,还要吴前辈专程送来。”

原来,他预定的那颗复颜丸,被玉屏门的一个弟子拦劫走了,那弟子有好友面容受损,急需此丸药,还允诺说明年还他。

这个事情令他比较郁闷,但是那弟子是先下手,然后才解释的,李家再说别的也没用了,丸药都已经吃了,还能吐出来不成?

所幸的是,李墨白知道,小倩对姓陈的印象也不错,于是前天临时找小倩求助,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一颗复颜丸。

他觉得此事,真的是大不易,是费了老鼻子劲儿了。

“呸,”陈太忠闻言,直接冷哼一声,他哪里会管对方容易不容易?只是不屑地笑着,“这都拖了几次了?亏你还有脸说……拿过来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伸出手来。

李墨白正表功呢,猛地听到这种回答,好悬没被噎死,他愣了足有半分钟,才脸一沉,摸出个玉瓶,直接丢了过来,也不再说话。

陈太忠接过玉瓶来,打开看一眼,里面是一颗龙眼大小的丸药,通体发青。

他抬头看看李墨白,本来想问一句,这是真的复颜丸吗?

不过转念一想,为此事造假,实在没有多少意思,而且吴纤纤都来了。

所以他把玉瓶往储物袋里一丢,就要转身离开。

不成想这个时候,李董氏发言了,“陈前辈,药丸我们给你了,你就这么走了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闻言站住脚,扭过头来,不耐烦地一抹脸,“有事?”

“东西给你了,你砸坏的我家门禁呢?”李董氏冲着那四散的石头指一指,沉着脸发问,“是不是也得给我们一个交待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我为了要这么个药丸,专门跑了两趟,不追究你的违约责任,你倒要找我的碴儿?

他无所谓地摇摇头,“你想要什么交待?”

李董氏盯着他看了半天,眼神也不住地变幻着,最后才叹口气,“既然是你砸的,帮忙重建一个吧。”

李家不收拾这个门禁,就是要跟他讨个说法,李董氏原本想要拧着对方亲自动手,怎么砸的怎么修起来——门禁就代表门脸,李家的面子,可不是那么好砸的。

但是看到对方那副彪悍的样儿,她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退而求其次,你给我修起来就行了。

陈太忠的眼中掠过一丝冷厉,不过最终,他还是努力压下心中的火气,淡淡地摇头,“没时间,我也不会建,给灵石行吗?”

他是大手大脚惯了的,拿灵石砸人也不是问题。

“我家不缺灵石,”李董氏摇摇头,这根本不是灵石的问题,是面子问题。

看到对方好整以暇的目光,她的心里没由来地抖了一下,顿一顿之后,她深吸一口气,“也不要你亲自动手,你可以花灵石雇人,只要能弄好就行。”

这算是过分的要求吗?在她看来显然不是,甚至她都觉得,自己很让步了。

但是陈太忠显然不这么看,他微微一笑,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

“你不答应?”李董氏先是眉毛一扬,愕然地看他一阵,然后苦笑一声,一侧身子,冲着吴纤纤一摊双手,然后深深地鞠个躬,“吴前辈,您说句公道话吧。”

吴纤纤怔了一怔,然后皱着眉头沉吟一下,她真的不想介入这种恩怨中,不值得,也没必要,就像上一次,李家和其他家族抢矿,她都没有出手——她只负责小姐的安全。

这次她也不想管,不过就在刚才,她已经向李董氏表示,既然把药送来了,就要结束这段公案,不再让这点小事干扰大家。

不过这小家伙看到自己了,还是这么强硬,吴纤纤也有点不喜。

反正她是董明远的人,不可能不帮董家而帮外人,所以她看陈太忠一眼,“砸别人的家门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她没说要对方怎么做,但是这态度,却已经表现得足够明确。

“失信意味着什么?”陈太忠又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看着她笑了起来。

从本质上讲,吴纤纤不是个脾气好的,当年的玉叶吴纤纤,也是以下手狠辣著称,只不过这些年隐身幕后,等闲不肯发作就是了。

上次她诛杀惠笑靥时,下手狠辣干脆利落,而且不接受别人的说情,由此可见她的性情。

见到这小家伙还不买账,她就有点恼了,脸一沉,“你是在质问我吗?”

若是熟悉玉叶做事风格的人,就知道她说出这句话来之后,随时可能暴起伤人。

“本来不关你的事,”陈太忠叹口气,摸出一个圆筒来,在手里无意识地晃着,“看在小倩的面子上,你现在离开,还来得及……吹皱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”

“呵呵,小家伙还挺不含糊啊,”吴纤纤气得笑了,心说若不是知道,小姐对你的印象不算太差,我犯得着跟你废话吗?

现在,轮到你看在小倩的面子了?真是要多可笑有多可笑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