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九章 收旧欠

三人休息了一整夜,第二天起得不算早,吃过早饭之后,眼瞅着天色不好,陈太忠摸了灵舟出来,“要不坐上灵舟赶路吧?”

于海河倒是无所谓,但是吴伯见状,有点犹豫,“横断山脉里,不是不许飞行吗?”

这已经是外围了好吧?陈太忠咂巴一下嘴。

他有心解释,但是这事儿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,少不得哼一声,“咱好歹是从狐族地盘出来的,老易应该有这点面子吧?”

“这时候你就不怕别人说你人奸了?”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。

“哈,易叔回来了,”于海河开心得一蹦老高,“陈叔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。”

“他睡没睡好,关我什么事儿?”老易从一堆灌木中走出来,懒洋洋地发话,“陈太忠,我是来问你一句,核弹的事儿,你答应的还算数吧?”

“我陈某人说的话,必然算数,”陈太忠掂一掂手上的灵舟,“能飞吧?”

老易点点头,想一想又出声发问,“能现在就给我吗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陈太忠笑一笑,万一老易拿这个东西对付人族,那就不好了。

不过昨天他对老易有点种族歧视的意思,对方估计已经很不开心了,这话就不用再提,“会做同心牌吗?给我一个,有需要了,你捏裂了,我自会前来找你。”

老易想一想,很郁闷地叹口气,“算了,我先跟你去扫墓吧,省得你被人害了,我想再要这东西,也找不到人。”

“易叔高见!”于海河伸出个大拇指,脸上浮起一个很夸张的笑容。

你不是想泡这个狐狸精吧?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心说你老爹虽然让你多生孩子,但是我这做阿舅的,不能看着你跟妖族生孩子啊。

不过此时说这些,未免有点过早,他也没再做声,而是放大了灵舟,“走了!”

从涯山飞到隐夏道的郁州,用了整整四天的时间,接下来就不好继续飞了,因为陈太忠知道自己比较受人关注,而老于的埋骨之所,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,以免打扰了死者的宁静。

于是四人又买了角马,用了五天,慢吞吞地来到了望月镇旁的乱石滩。

庾无颜已经死了,庄园里的人也解散了,乱石滩本来就以石头多而出名,没人打理的话,很容易就荒芜的。

所以触目之处,是一片的荒凉,一行人走来,惊出几只不知名的小兽,四处乱窜着。

庾无颜的坟头没人动过,不过坟上的杂草,已经有半人高了。

于海河登时就跪倒在地,哭了一个天昏地暗,吴伯也痛哭流涕,不过他终究是老人,哭了一阵之后,从储物袋里摸出香烛贡品,摆放在坟前。

陈太忠也上了一炷香,然后一个人坐在旁边喝闷酒。

他已经尽了朋友的义务,将老于的儿子找到,带到了这里,并且将来还得负责看护这小家伙,而小兔崽子还是特别有想法的那种——老于你看你给我揽的这些事。

于海河祭拜了父亲之后,表示说,要把庄园打扫一遍,再把坟头整理和加固一下。

他也知道,自家老爹在东莽,是恶名昭彰,但是,就算不留名字不竖墓碑,也总不能让坟头肆意长草吧?

陈太忠对此表示理解,“那我把地契给你,你和老吴先在这儿忙,我也得去扫墓了,老易,要不你先陪着他们?”

“他有你的护符,你担心什么?”老易觉得他有点杞人忧天,“实在不行,可以报出你的名号,想必也没谁敢欺负他们,刀疤的前车之鉴不远……倒是你自己,要担心一下。”

这话在理,陈太忠的恶名已经传出,在他没有束手就缚之前,跟他有关的人,都是安全的。

“我需要担心吗?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哼一声,骑上角马转身就走。

不成想,老易也骑着一匹角马,从后面追了上来,“我跟庾无颜没交情,倒是见过刀疤一面,也去给她烧一炷香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想说什么来的,最终还是硬生生地忍住。

不过,在一天之后,他放出灵舟,转头对老易说,“我要先去趟坪陵,你要去看刀疤的话,可以去洄水等我。”

“为什么要去坪陵?”老易发问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的他,说话越来越多,没有以前惜字如金的样子了。

“因为……我要去讨点东西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眼中掠过一丝说不明的味道。

“一起走吧,”老易也不多说,默默地上了灵舟。

还是那条路,先到罗石城下了灵舟,然后换乘角马,两人直奔坪陵而去。

陈太忠没有解释自己的目的地,他的心绪被一种浓浓的惆怅包围着——上一次跟我来的,不是老易,而是刀疤,此刻,真的是物是人非了……

老易也不做声,他是狐族兽修,那角马在他的胯下,规矩得不得了,连个响鼻都不敢打。

两人也不过集镇,就是一路埋头疾走,终于在第三天近午时分,来到了李家寨。

陈太忠也没指望老易像刀疤一样去敲门,而是驱着角马,直接来到寨子门口。

守卫见状,自然拦下问话,他也不下马,冲着前方的寨子一指,“去,告诉李墨白,有人来要复颜丸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啊?”守卫不高兴了,眉头一皱,李家寨也是周边首屈一指的势力,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,“留下姓名来再说!”

“滚!”陈太忠一个神识打出去,直接将此人击倒,然后身子一挺,就从角马上跃起,抬手一刀,重重地斩在李家寨的门禁上。

轰地一声大响,连着李家寨护庄大阵的门禁,登时分崩离析,变做一地的瓦砾。

“谁啊,”“找死?”有人从不远处怒气冲冲地冲了出来。

“要债的,”陈太忠长刀回鞘,笑眯眯地发话,“让李墨白滚出来见我!”

见他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,李家族人虽然义愤填膺,却也觉出了不对。

有人操着兵器,跃跃欲试地想冲过来,嘴里还高声怒骂,但是也有人眼尖,一眼认出了来人,大声地弹压,“不要吵,这是陈前辈!”

去年陈太忠在白砂镇大展拳脚,力压好几家的灵仙,参与过那场矿场争夺战的老人,都识得他。

而现在白砂镇的矿藏,已经成为李家的主要财富来源之一,主持此事的李墨白,也因此风生水起,在李家的地位大大地提高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守卫听到有人很不客气地找李墨白,才态度强硬地反问。

陈某人在李家寨的传说,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,骚动渐息的时候,李墨白也听到了消息,从寨子里匆匆赶来,旁边还跟着李董氏。

一年不见,李墨白状态提高了不少,竟然晋阶灵仙了,他走到寨子门口,微微一拱手,笑着发话,“陈前辈,许久不见。”

“你不要跟我说这些,”陈太忠一摆手,傲然地发话,“我就问你一句话……复颜丸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墨白闻言,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他四下看一看,然后微微颔首,“就算前辈着急要,也不用毁我寨门吧?”

“我问的你是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再不回答的话,毁的就不只是你寨门了。”

李墨白闻言,登时一滞,他比别人清楚,眼前这位有多么恐怖,虽然他目前在家族里的地位大有提高,但是很明显,根本扛不住此人的发难。

可是这一年来,他的气势也养成了不少,心说你就算厉害,也该给我留点面子才对的。

不过家族子弟,总是肚里做文章的,于是他又苦笑一声,“这个,目前还没有拿到……陈前辈是否能等两天?我马上联系玉屏门。”

“记着,你说的是两天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抬手一指对方,轻笑一声,“李家已经毁约两次,两天之内我若见不到复颜丸,李家也就没必要存在了……听明白了吗?”

复颜丸是我想要就要得到的吗?李墨白听得真恼火了。

事实上,他真的用心去讨取复颜丸了,但是预定给他的丸药,被玉屏门一个精英弟子拿走了,他还不敢说什么。

现在,他是真生气了,“复颜丸被玉屏门弟子沐慕拿走了,阁下有本事的话,去找他讨要,如要让我再筹措,需要几天时间。”

“我不管被谁拿走了,我只知道,你欠我复颜丸,”陈太忠冷笑着回答。

他不怕惹人,但他也不会平白无故接别人的因果,“记着,两天之内,你若不给我复颜丸,风黄界便再无吸血藤李家。”

“你可敢再说一遍?”李董氏阴森森地发话了。

她跟着丈夫来,为了维护丈夫的体面,一直都没怎么说话,但是面对这样的挑衅,她不能不出声了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冷笑着回答,“你董家愿意接下这番因果的话,我不介意把你董家也在风黄界除名……我说得够明白吗?”

李董氏登时无语,好半天之后才哼一声,“把董家也除名,好大的志气,少年人,须知天狂有雨人狂有祸。”

陈太忠听得忍不住笑一声,“真是奇怪了,我讨要旧欠,也算狂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