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会歧视

没人注意到,一见这企鹅一般的小丫头,老易的嘴角就抽动了一下。

“老子没想通,”面对小丫头的提问,他很干脆很粗暴地回答,“我就是借条路,你小蛇家借还是不借?”

这话很不恭敬,对蛟王来说,蛟的血统极其高贵,哪里是蛇能比的?

但是小企鹅不生气,她笑眯眯地点头,“借,怎么不借呢?不过……你身边这几个人族?”

老易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,“不为我身边这几个人,我何须跟你借路?”

“那么,我要留下这几个人的话,你是不是就肯嫁给我哥了?”小企鹅的脸,是变得真快,下一刻就是寒霜满面。

老易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那我就杀了你哥,多简单的事。”

这时候,于海河再也忍不住了,侧头看他一眼,“易叔,你是女人?”

“你陈叔是女人吗?”老易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闭嘴!”

“好了,只是玩笑,”小企鹅眼睛一眯,笑嘻嘻地拍拍手,“各位,要过横断山脉?”

“坐传送我照样走,不过是不想受那苦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我要快船。”

“这显然不是问题,”小企鹅张开两只短胖的小手,很夸张地往两边一伸,“但是……规矩,你懂的。”

老易怔了一怔,然后才不以为意地一笑,“没有搞错吧?好吧……五个传送名额。”

“不行,”小企鹅很干脆地摇头,也不说话,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老易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也知道,自家过横断山脉问题不大,但是身边跟着的三个人族,却是容易被人诟病,人类不得飞越横断山脉,乃是人族和妖族的共识。

若得妖族首肯,倒也不是多大的问题,这种事情,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所以老易才想着,要援例而行。

可是他真没想到,自己居然会撞到这个小丫头,计划显然是行不通了。

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愤怒,然后哼一声,淡淡地发话,“那你开条件吧。”

“呦,生气了?”小企鹅一捂嘴巴,轻笑一声,“好吧,不逗你玩了,十个传送名额……这总不过分吧?”

“哼,”老易轻哼一声,却是没有再说话。

不多时,一个瘦长的汉子凌空飞来,脸颊上还有隐约的鳞片,显然是化形不彻底的妖修,他双手捧着一艘精巧的小船,上前递给小企鹅,并不多说话。

“快船来了,”小企鹅冲老易晃一晃小船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倒是挺奇怪的,这几个人族是什么来头……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东莽吗?”

老易哼一声,也不多说,只是默默地伸出一只手来。

“真是无趣啊,”小女孩略带一点遗憾地摇摇头,将手里的小船往空中一抛。

眨眼之间,那小船就涨大成一条飞舟,大约有十余米长,呈飞梭状,中间的直径差不多有五米粗,船头有个标志,是一条在云中飞舞的蛟龙。

陈太忠等四人收了灵舟,踏上快船,就在启动之际,有一个极为细小的声音,钻到了他耳朵里,“你若是能娶了我嫂子,本龙女有重赏,记得哦……嘻嘻。”

就在此时,老易很随意地在空中挥一下手,那声音登时被硬生生地打断。

四人坐上快船,也没有操控,那船开始缓缓加速,不多时,就加速待一个恐怖的速度,在横断山脉上空迅疾地飞行着。

没有谁有兴趣说话,三人在闭目养神,只有于海河少年心性,饶有兴致地看着快船外的风景。

飞了差不多俩小时,老易才轻叹一声,“你总算知道了,我为什么不愿意进大城市。”

陈太忠闭目打坐,直似没听见这话一样,约莫过了十来分钟,才缓缓睁开眼睛,“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狐三公子……还是公主?”

老易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淡淡地回答,“继续叫我老易好了。”

陈太忠咧嘴笑一笑,想一想之后,回答一句,“其实你早说也无所谓,我不会歧视你的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像他这种张嘴就是“不会歧视”,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,基本上也是不言而喻——陈某人原本就是个小集体主义极强的人。

老易沉默半天,才回答一句,“我也不会歧视你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两声,闭上眼继续打坐去了。

这快船真不愧快船的称号,只用了两天,就横穿了上万里宽的横断山脉,就这还是因为山脉里妖修众多,会飞的也不少,快船不能提高到最快的速度。

事实上,在飞行的过程中,还曾经有妖修出面,拦截此船,不过,船头有蛟族的标志,它们只是检查一下,船上的人是否有相关的授权。

不是所有的妖修,都那么卖蛟族面子的,但是手续齐全的话,他们也不好随意找碴。

两天之后,快船降落到一处峡谷中,老易默默地摸出五块极品灵石,放在船头座舱内。

四人才走出船,那船嗖地一声飞起,然后缩为尺许大小,化作一道白芒,破空而去。

于海河看得吓了一大跳,“这东西……还会自己回去?”

“这是蛟族的宝器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听口气,很是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蛟族本来也没有多少好东西,它们不过是肉身强横,所以有点好东西,自然要看得紧。”

陈太忠左右看一下四周,“这是哪儿?”

“传送阵出阵口附近,”老易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接下来该怎么走,你也知道……我就不送你们了,找得到路吧?”

陈太忠还没说话,于海河先叫了起来,“易叔,你不跟我们出去?”

老易呆了一呆,才笑一声,“你易叔可是妖修,你不怕吗?”

“妖修就怎么了?”于海河摇摇头,非常肯定地回答,“我觉得你比大多数修者还要好,别人都说我爸是魔修,我也没感到丢脸。”

“傻小子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然后满意地点点头,“不错,这两句话还有点老于的味道。”

老易闻言,侧头看他一眼,“你不是很烦别人叫你人奸吗?”

“我是真没想到,还有你这样的兽修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我还以为,兽修都是那种蛮不讲理的。”

“哎,算了,我把你们送到外围吧,”老易叹口气,抬手拍一拍于海河的肩膀,“小于才是个游仙,在这里行进,还是有点危险。”

“易叔,还是麻烦你送我到我爸的坟前吧,”于海河这家伙,顺势就缠了上来,“我陈叔只是一个人,能力有限。”

陈太忠一听,就不高兴了,“小子,你怎么说话呢……是欠特训吧?”

“你看,你陈叔不欢迎我,”老易瞥他一眼,“他就不想跟妖修为伍。”

“扯吧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你才是个兽修,一口一个妖修的,真不害臊。”

一行人拌几句嘴,转身向横断山脉之外走去。

这边的传送阵,是狐族控制的地盘,老易走起来,就不用那么小心了,不过他也指出,这次是出山,最好不要飞出去——“该低调的时候,最好低调一点”。

三天之后,四人就走到了横断山脉的外围,天色已晚,大家点上一堆篝火,又做点吃的,令陈太忠感觉惊讶的是,于海河做饭的水平,还相当不低。

这孩子,还是吃了点苦的。

到了这里,老易的身份就有点尴尬了:继续往外走的话,陈太忠未必愿意接受他——人族和妖族,终究是有条界限的。

倒是于海河有点没大没小,吃过饭之后,他斜躺在一张椅子上,很随意地发问,“易叔,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“小小年纪,你心思怎么那么复杂?”老易也躺在一张躺椅上,将斗笠盖在脸上,很随意地回答,“这很重要吗?”

“小于你问错了,”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,“你应该问他,你是公的还是母的?”

“混蛋,”老易登时就跳了起来,抬手一把粉末洒了过来。

哥们儿只是想开个玩笑啊,陈太忠有点傻眼,不过他的反应却是不慢,刷刷地两个缩地成寸,就跑出老远去,“我说你至于这样吗?”

“我就知道,你对我有歧视,当我很稀罕你吗?”老易身子一晃,直接向远处遁去,“好走不送,我也要回了!”

剩下的三个人族面面相觑,好半天之后,陈太忠才挤出一个笑脸来,“这人真是……”

“这是我说错话了,”于海河一脸的沮丧,“我还以为,他对陈叔你有好感呢。”

“切,我稀罕他对我的好感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他眉头微微一皱,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来,然后才微微一笑,“而且我飞升的地球界,有个传言,狐狸身上都有臭味,有个专用名词叫狐臭。”

这个笑话,听起来不怎么好笑,空气中的温度,似乎都降低了一点,典型的冷笑话。

“易叔身上,没有味道啊,”于海河的鼻子抽动一下,然后又好奇地发问,“陈叔,你怎么认识他的?”

“这个事儿啊,有点阴差阳错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却是没继续讲下去的心思,这时他才反应过来,老易其实……也没欠过他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