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七章 嫂子

于海河是少年人,如此兴奋很正常,自家的天仙,压住了别人家的天仙。

其他人却是比较明白事,灵舟飞行一段时间之后,吴伯叹口气,“这是四起了啊。”

随着越接近东边,莫名其妙拦住灵舟,要检查的人就越多,索性灵舟上有个老易。

中州的天仙,比东莽的天仙多,不过有个天仙出头,还是不一样,除非是正规的官府或者门派中人,一般的家族不愿意招惹天仙。

令陈太忠感到头疼的是,其中有一拨人,直接说明了拦住灵舟的原因——巧器门出大事了,我们也是帮着拦截检查一下过往的人,看看有没有来历不明人。

到今天为止,已经出现四拨人拦灵舟了,不过都不是什么正经路数,见到老易这个天仙出头,就直接退去了。

陈太忠不能肯定,这四拨人都是因为巧器门的事情而拦截灵舟,但是毫无疑问,他们都有这个嫌疑。

由于是散兵游勇,自家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,所以在见到天仙之后,不能叫真又不敢阻拦,只能放过。

今天又被天仙拦路,还说“被征用”什么的屁话,真的是令人格外怀疑他们的目的。

“尽快走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不想多说什么。

灵舟一路快速飞行,不多时就到了横山道境内,离着横断山脉不远了。

飞着飞着,老易向地面上看一眼,笑着发话,“呵呵,钟离家的人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去,发现地上有一行人,骑着角马在狂奔,最前方有个大汉,手里掌着一面旗帜,上面有一只白色的凤凰,还有大大的两个篆字——“钟离”。

“没必要理他们,”陈太忠驾驶着灵舟疾驰而去,无非是个称号家族而已,此刻他已经不把这种家族放在眼里了——称门的宗派,哥们儿都灭了。

正经是他和老易来的时候,遇到过这家人,目前中州的人在四处寻找灭掉巧器门的黑手,这种情况下,真的是相见不如不见。

灵舟直接飞到了横断山脉的外围,陈太忠正要操纵着灵舟落下去,猛地看到,一片林子中,有个不小的营地,里面有七八个人,正在愕然地看着自己这艘灵舟。

这是又闯进谁家的地盘了?陈太忠只觉得有点蛋疼,中州这种在横断山脉划地盘的方式,让他不太适应。

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了,那就降了,他本身也不是个怕事的。

灵舟还没落下,七八个汉子就围了过来,其中还有两个高级灵仙,待灵舟落地之后,两人走上前来,一个瘦高的高阶灵仙皱着眉头,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哪儿来的散修?这儿是张家的围场,赶紧滚蛋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想也不想,直接将红尘天罗祭了起来。

那汉子也有点见识,直接一道灵符打向红尘天罗,而这灵符不是一般的符箓,是一道“石墙符”,脱胎于土系术法,主要用于抵挡攻击。

石墙符本身是中阶灵符,护身的效果还算可以,但是用来直接对攻,比较罕见。

然而正是这一道石墙符,硬生生地将红尘天罗迟滞了一下,土系术法最为厚重,若是风系术法之流,因为缝隙过大,真的挡不住束缚型的灵器,但是石墙符可以。

不过,他能做到的,也仅仅是阻挡一下而已。

红尘天罗是上古十大杀器之一,而现在的陈太忠不说战力,只说修为都不弱于他,陈某人操控下的诛邪网,又岂是同阶之人能抵挡的?

石墙符只挡了一个瞬间,就分崩离析,将那人死死地裹住。

下一刻,陈太忠一抬手,就连人带网收了过来,然后抖手一个耳光扇了过去,冷冷地发问,“会说人话吗?”

“你!”这灵仙眼睛一瞪,一口气憋在胸口,好悬没背过气去,最后才冷哼一声,“你先狂着,有种留下姓名。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理他,而是转头看向了老易,“这儿离得远吗?”

这时,令张家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,只见那斗笠人哼一声,都不带下灵舟的,直接回答,“不用停,直接飞进去。”

直接……飞进去?听到的人基本上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再往里飞,兽修就要过来执法了啊!你确信自己不是喝多了?

陈太忠也怔了一怔,然后才看向手里的灵仙,狞笑一声,“想知道我的姓名?”

“呃,”这位登时不言语了,他想知道对方的姓名,无非是为了要报复,而这帮人都敢直接往横断山脉里飞,他哪里还敢再存这样的心思?

但是此刻要让他服软,那也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只能闭嘴不言。

“蝼蚁,下次再这么说话,我碾死你,”陈太忠一抖手,直接将人放出,然后一拳就将人打得飞了出去,足足飞了二十多米远。

事实上,他没心思跟这种小人物叫真,下一刻,他侧头看一眼老易,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你确定再往里飞,没问题?”

老易看他一眼,“你觉得我会害你吗?”

“我以为你会问,‘你觉得我会害怕吗’?”陈太忠闻言,哈哈大笑,直接操纵着灵舟升空,“你不怕,我当然也不怕了。”

就在他的大笑声中,灵舟直接飞向了横断山内圈。

现场的几个张家人,彼此面面相觑,好半天之后,那吃了一拳的灵仙才狠狠地吐口唾沫,“呸,嚣张个什么,真能往里飞,还用得着停?”

“不管人家是不是嚣张,你这张嘴,也该改一改了,”另一个高阶灵仙皱着眉头发话,两人不是同一支的,平日有点小龃龉,他很不屑地说,“反正人家想杀你的话,没人拦得住。”

这位一听,登时就不干了,“老十六你差不多点,我这也是在维护张家族人的地盘。”

“你是在给张家惹祸!”老十六很不屑地撇一撇嘴……

他们在这里争执不提,陈太忠驾着灵舟,直接往横断山脉里飞去,飞着飞着,吴伯都有点担心,“陈先生,这么飞下去……兽修不能不管啊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淡淡地回答,“我相信我朋友……老易也知道,我手上有大招。”

“我让你飞,你飞就好了,”老易闻言,很不高兴地回答,“是你不想传送了,现在跟我说什么大招……有意思吗?”

话音未落,前方猛地冒起两团烟雾来,然后就是两股意念,死死地锁定了灵舟,一团烟雾扭动两下,里面出现一匹长着翅膀的马。

那马足有大象大小,而肩胛处的两个翅膀,也就堪堪地有半米长,不用心看的话,还以为是一只长了四个耳朵的大象——只是没有长鼻子罢了。

马修稀溜溜地打个响鼻,大嘴一开一合,阴森森地发话,“人族,在横断山脉飞行,选好死法了吗?”

不等陈太忠回答,老易刷地站起身飞了出去,然后抖手打出一张玉符,“把这个带给老蝙蝠,小马儿……我们的死活,凭你还决定不了。”

“老蝙蝠?”马修登时就怔住了,好半天之后,才看一眼前面的玉符,然后又打个响鼻,“敢这么叫蝠真人,你等着倒霉吧!”

“我倒霉与否,关你什么事?”这一刻,老易的声音变得奇冷无比,“你走不走?不想走,那就把皮囊留下好了。”

“你且狂着,”马修也感觉到了,对方似乎有所仗恃,于是拿着玉符转身就走,嘴里还叫着,“有本事不要离开!”

老易根本不为所动,只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。

不多时,远处有大团阴云卷来,然后猛地一停,阴云中出现十几只蝙蝠,打头的是一只长了人面的蝙蝠,而且看起来还相当英俊的样子。

那蝙蝠翅膀一扇,就停在空中,对着灵舟遥遥地作个揖,口吐人言,“原来是贵客前来,家祖闭关中,请问有何吩咐?”

老易连头都不抬,闷声回答,“我们要去东莽,借条路!”

那蝙蝠登时面现为难之色,犹豫一下方始发问,“贵客何不传送?”

“不舒服,”老易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不过下一刻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不喜欢猿修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那蝙蝠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“再往里,是蛟王的地盘,我家蝠祖只能保你一程。”

老易沉吟一下,然后一摆手,“那你持着我的玉牌,去找蛟王好了。”

饶是陈太忠胆大包天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一呲牙,我擦——找蛟王?

须知在妖修的世界里,敢称王的,必定是妖王,而妖修——就是相当人修玉仙的主儿,最多也只是称真人,老蝙蝠也不过是个妖修罢了。

但是蛟王,那就是玄仙,老易一张嘴,就要找玄仙,这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而那人面蝙蝠,却没有半点的犹豫,一转身就飞走了。

大约等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——这是胡说,不过总也等了有半天的时光,一团云雾自远处风驰电掣一般地卷来,云雾里,还隐约可见电闪雷鸣。

眨眼间,云雾就来到了灵舟面前,然后猛地收敛,化作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丫头,笨笨的——看起来有点像只企鹅,她笑眯眯地大声发话,“嫂子……你终于想通了?”

“嫂……嫂子?”陈太忠侧头看老易一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