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六章 热心的老易

陈太忠并不知道,他的身后,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压在心头的那份沉甸甸的承诺,他已经完成了,所以他的心情还是比较轻松的,在辗转了几个城市之后,他来到了辽原道的沙洲城。

于海河所居住的小院依旧,外面的土地,也是绿油油的,一副恬适的田园风光。

陈太忠也没心思感慨这些,直接上前敲门,“收拾东西走了,去东莽。”

不成想于海河表示,“陈叔,能稍等一天不?地里的灵谷已经卖给人了,得跟人家打个招呼,看灵谷怎么收。”

合着陈太忠在巧器门的这些日子,小于和老吴已经在地里种了一茬灵谷,马上是收获季节了,此番若是去东莽,就来不及收了。

我都离开这么久了?陈太忠闻言,心里也是暗暗地感叹,这次报仇,真的耽误了哥们儿好长时间。

不过接下来,他感叹的却是小于的行为,“真没想到,你还沉得下心种地,说实话,你这性格还真不像你爹。”

于海河讪讪地笑一笑,“主要是吴伯在种,而且,有个掩饰身份,总是好一点吧?”

“你知道身份是拿来掩饰的,这就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老气横秋地表示,“说破大天来,修为才是根本。”

这里的灵谷,是卖给了附近的一个小家族,那边知道这祖孙俩要出去探亲,倒也没怎么为难,就说灵谷我们可以自行收割,不过你们要出点人工费。

估算收成加商量人工费,基本上就用了一天,陈太忠为了低调,倒也没在意耽搁的这点时间,不成想这么一耽搁,第二天下午,院子里又来了一个人。

来人头戴斗笠,正是老易,他对三人表示,“要回东莽了,过来看一下,没想到你也在……你们也可以走了吧?”

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你来得倒是好巧。”

“用得着说巧吗?”老易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你都把巧器门拆了,报复完了,你不得回去?”

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你这么确定是我干的?”

“除了你还能有谁?”老易摇摇头,“当时我离天火城不远,我的毒药,我隔很远都闻得到……真没想到,你下手那么狠,最近别人都在议论呢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到这里,心里生出点好奇来,他是最喜欢听别人赞扬了,尤其这种背后的赞扬,“他们说什么?”

“都说你够狠,”老易却是不想多说,直接发问,“不少人猜到,陈放天可能跟你有关系……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个假身份?”

“这个身份……应该是确有其人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不过无所谓,我回东莽,也没打算用这个身份传送。”

老易听得却是大吃一惊,“你还打算走官方传送阵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难道还能再坐那个……回去?”

“为什么不行?”老易听得也很奇怪。

你的关系,在中州这边不吃香啊,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懒得戳穿他,“换个身份就行了……关键是,坐那玩意儿,真的是很糟糕的体验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老易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看得出来,他对上一次的传送体验,也心有余悸。

然而下一刻,他还是摇摇头,“你知道……现在有多少人在找你吗?”

“有多少人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发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,”老易微微摇头,然后哼一声,“一个能灭掉整个门派的人,你觉得……我会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找你吗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想一想之后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确实是小看了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影响,握有灭门大杀器的主儿,怎么会不被人牢牢地盯上?

不过他也不后悔,刀疤本可以不死的,为了他而毅然决然地赴死,那么他这个主人,自然要对得起仆人做出的牺牲。

所以他叹口气,“看来又得麻烦你了,不过……小于还小,有平稳一点的传送方式吗?”

“这次我豁出去了,用一个大人情,”老易很严肃地回答,“保你们安然无恙回东莽,但是……这个人情比较大,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我说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斤斤计较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有点不高兴,老易这人啥都好,就是太小家子气,“你从我这儿拿雁行幡什么的,我跟你开条件了吗?”

老易看他一眼,很认真地回答,“我不是给你毒药交换了吗?”

呃,陈太忠有点无语,想一想之后,他终于还是点点头,其实他不太害怕危险,但小于可是庾无颜的独苗,这个风险不能冒,“好吧,什么条件?”

老易呆呆地看他一阵,咬牙吐出两个字,“核弹。”

“我去,就不该让你看那么多片子,”陈太忠一呲牙,他在瞬间就反应过来,对方为什么知道这俩字了,“这个东西……我也不多。”

“我懂,”老易点点头,“我只是希望,有朝一日我需要的时候,可以用公道的价格,从你手里获得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叹口气,“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候,你不许用。”

“没问题,”老易点点头,“你可以随便使用,我必须就得是万分危急的时候才用。”

“你这阴阳怪气的,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我用你给的毒药,也不像你那样随便用……而且,我核弹不也多。”

“一次就用九颗,你倒是真的不多,”老易的声音平淡,但总是似乎有点怪怪的味道在里面,“主仆情深,有情有义嘛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再计较什么,“好了,过一会儿,上灵舟走人。”

诸般准备妥当之后,他拿出得自于血沙侯府的灵舟,“也不能用那一艘了,还是用这艘没字的吧。”

想一想那艘灵舟上的陈字,还是刀疤找人做的,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。

陈太忠一路驾驶灵舟疾行,没什么兴趣说话,倒是于海河少年心性,虽然是祭拜老爹去的,但是走了一段时间之后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陈叔,你真的端了整个巧器门?”

“也不算端吧,”陈太忠回答得还算谦虚,“就是把它的基业毁了,他若是敢再建,我就再毁,没什么商量的。”

“建不起来了,”老易沉声发话,“六个玉仙死了四个,巧器门完了。”

他跟陈太忠不一样,陈某人毁了别人的基业,就算胆子再大,也没有四处招摇,而是很低调地潜行,而他就没有这个忌惮,一路边走边打听,就知道了不少内幕。

“一下就杀了四个玉仙?”于海河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他只是游仙,对天仙都没有太明确的认识,就更别说玉仙了。

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理解,玉仙那可是修出神通的存在,有玉仙的家族,是封号家族。

陈太忠也是第一次听说,自己造成了这么大的杀伤,忍不住小小地得意一下,不过他脸上可不会这么表现。

甚至他很“不高兴”地皱了一下眉头,“居然……还有两个活着?”

“有一个护法,就没在巧器门内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你莫要不知足。”

陈太忠哼一声,也不说话,他哪里有什么不知足?只不过就是想听一听九个蘑菇爆发,造成了什么样的结果。

倒是于海河听得叹口气,很遗憾地表示,“还有两个玉仙,没准还能重建巧器门……我陈叔又得辛苦了。”

“剩下两个,够干什么?”老易不屑地哼一声,“晓天宗已经正式提议,将巧器门纳入宗内,目前只是提议,可能有人不答应,但绝对不会是巧器门的人。”

一行人正说得高兴,前方猛地出现一人,身着长袍面容枯槁,凌空站在那里,冲着灵舟一指,不耐烦地发话,“停下!”

灵舟停了下来,防护罩也打开——这是为了保护小于,才开启的,陈阿舅不介意让小家伙吃点苦,但是这两天赶路太急,适当的防护还是要有的。

防护罩才一开启,老易就踏出了灵舟,同样地站在空中,冷冷地发问,“何事?”

对面的天仙见状,却是吓了一大跳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随便拦一艘灵舟,竟然就撞到了同样级别的修者。

不过已经拦住了,他也不会退缩,于是硬着头皮发话,“近期有盗匪警报,金乌道要对往来灵舟检查,还请各位配合。”

老易一伸手,淡淡地发话,“身份证明拿来。”

“……”那位登时默然,顿了顿才苦笑一声回答,“我们只是配合官府做事,被征召的。”

老易看了他足有十秒钟,淡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这位也不敢多说,果断地转头离开——别看他是天仙,对上低级的修者,他玩得起威风,但是对上天仙,他还真没那个勇气。

人家开口问的就是身份,他或者不怕跟对方斗一场,但是他还有族人的,真不敢让一个天仙惦记上。

须知天仙之下皆蝼蚁。

老易身子一闪,又回了灵舟,于海河笑一声,略带一点兴奋地发话,“易叔叔好棒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