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五章 震撼

这太上长老姓陶,是陶氏一族的老祖,也是巧器门修为最高的人——八级的玉仙。

巧器门共有玉仙四人,又有两名玉仙的护法,要说门中四玉仙,已经超过普通称门宗派的上限:一般的上限是三人。

但是巧器门没有上宗,地位比较超然,再加上还有两名玉仙护法,实力远超一般的称门宗派,一般也没人跟它叫真。

而这陶姓的老者,虽然是门中修为最高之人,但是生来脾气爆烈似火,又是醉心于制器,门中弟子等闲难得一见他。

此人是巧器门最高端的威慑力量,不过已然一千七百岁,按照玉仙两千岁来计算,如无意外的话,他还能活三百年。

这样的一个人,猛地遇到今天的事情,暴怒是真的难免。

发生在门中的那一下爆炸,直接端掉了巧器门四个玉仙,其中有一个是来山门论道的护法。

四个玉仙,三个当场就死了,那种可怕的亮光,和无以言表的高温,让一点真灵都逃不出去,想转生都不得。

只有掌门在闭关修行,也被那天火烧去了大半个身子,根基全毁,不得已,在陶姓太上长老的护持下,凝练出一点真灵,打算去投胎转修。

现在的巧器门,就只剩太上长老一名玉仙,还有一名护法,是远在金乌道。

既为宗门护法,这个时候是必须站出来的,这一点毫无疑问,所以门里还算有两名玉仙。

陶太上在阴绝渊底部闭关,实则是尽量避免争斗,通过清心寡欲而延寿——他是巧器门的绝顶战力,哪怕是能多活一两年也是好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躲过了这一劫,冲出被堵住的阴绝渊之后,他见到了只余留了残身的掌门,更可气的是,居住在宗产内的陶家,被夷为了平地——而且这平地还在燃烧!

堂堂的陶家,只余了门中几个灵仙,连个天仙都找不出来了,陶太上的心情可想而知,他真的都不想活了,只想狠狠地为巧器门出一口恶气。

总之,以他的性格,毫不遮掩地说出巧器门的惨状,是很正常的——他也不怕别人算计,了不得就是这条命了。

不过,他不怕别人算计,别人也更不介意算计。

对巧器门虎视眈眈的势力多了去啦,只不过巧器门的玉仙不少,再加上他们强大的制器水平——一个决死的玉仙,手里有强大器具的话,甚至可能跟玄仙拼个两败俱伤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巧器门那“寂寞三叹”,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陈太忠手里拿了这么个玩意儿,还是残次品,越阶杀人都无须使用无欲或者无回刀意什么的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寂寞三叹被五大宗列为禁忌物品,不许巧器门随便制造。

搁给往常,巧器门令人忌惮,但是玉仙死得就剩下两个的话,那真是……再少一个,那就只剩下一个了。

陶太上听说这里有凶手的消息,来得太过匆忙,当他听到音箱里传出的声音,真是气得浑身发抖,“白复生,呵呵,白复生……他他妈的到底惹了什么人!”

白复生视陈太忠为蝼蚁,但是在八级玉仙的太上长老的眼里,区区的一个中阶天仙,也是蝼蚁,若是白复生目前在此地的话,他真不介意一把捏死。

下一刻,陶太上一抬手,就抓向那音箱、电池和播放器,别人不敢动那个东西,但是他真的不怕。

然而,就在他动手的一刹那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那音箱和电池猛地爆炸了开来——陈太忠在上面设了触发机关,电池这东西,本来就很容易爆炸的。

闷响的同时,无数人祭出了各种防御手段,杨轻风更是直接祭出一张高阶宝符,挡住了自己和弟弟——对他来说,防御型的高阶宝符也只有两张。

但是他毫不犹豫地用了,不过,比他更不堪的人,大有人在,有人直接就吓得瘫软在地。

响声之后,跳出十几个膨胀的大字,零散地跌落到地面——“你视我为蝼蚁,我便视你为刍狗”!

这也是陈太忠用膨化剂做好的字,见风即涨并且快速定型,只不过没有排序罢了。

陶太上呆呆地看了半天之后,才轻叹一声,“原来……此人也是擅长制器的。”

那娇媚的女修躲得远远的,见状收起手里的防护锦帕,不屑地哼一声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巧器门长于器,终究又毁于器……这可不是因果报应不爽吗?”

已经有不少人,渐渐地反应了过来,摧毁巧器门的人,不是修为高超,而只是有更高强的制器手段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无数人都在疯狂地查找,这名唤陈太忠的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当然,知道最清楚的人,应该是被点名的白复生,但是非常遗憾,白复生两个月前完成了一系列的宗门任务,回到门中之后,在修炼时遭遇大难,陨落了。

就在大家四处查找始作俑者的时候,陈太忠一路潜行,来到了落宁,他打算从这里直接传送走人。

他没有继续用陈放天这个名字,而是使用了他在湄涯郡办的身份——陈青天。

不过在进入落宁城之后,他的身份居然被人认了出来,一个穿了学院制服的学生,见到他之后,火速地拿出了一只通讯鹤,“荣老师,我发现陈放天了。”

“在哪里?”对方的反应十分迅速,“你小心地盯着,不要做别的……万一被他发现,那就不好了。”

“好的,荣老师您放心,”学生非常激动,要知道,他通话的对象,可是学院里的第一美女老师,也是整个乌法道最漂亮的天仙,号称艳名无双的荣珺绛荣老师。

荣珺绛的心里,也很激动,这个陈放天,她已经盯了很久,阴阳混沌资质,她若是能跟此人双修,晋阶高阶天仙,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要说这阴阳混沌资质,是极适合双修的,但是仅仅这些,还不足以让她动心,主要是她本身为极阴氤氲体质。

这种体质类似于杨剑虢的火炼之躯,体质是极好,但是晋阶极为困难,当初她为了登仙,家族里特意为她找了一个纯阳体质的男修,才突破了这一关口。

纯阳可调和极阴,但是氤氲体质还是麻烦,混沌可融合氤氲,所以她想再进一步,最好是跟混沌体质的人修行。

然而,因为有纯阳调和极阴在先,那么普通的混沌体质,并不能让她受益太多,也只有适合双修的阴阳混沌体质,才最合适她。

简而言之,对她来说,混沌阴阳体质的陈放天,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必须抓住了。

前两次,机会就那么溜走了,她这次是必须抓紧了,于是她一扔手里的讲义,直接冲出了课堂,“我去办点事,大家先自修。”

然而,等她联系上那个报信的学生之后,真恨不得掐死对方,“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坐传送阵走了?”

“荣老师,我……没灵石啊,”学生苦着脸回答,“我拦他了,说陈放天你不要走,他直接禁锢了我,还说我认错了人。”

“他不承认自己是陈放天?”荣珺绛眉头一皱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。

“我可以肯定,他就是陈放天,但是……他真的进了传送阵,”学生的嘴巴抽动一下,指一指不远处的传送阵,情绪有点低落。

“你俩……说的可是陈放天?”不远处,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一脸的不善,而且气势惊人——起码也是高阶天仙。

“关你屁事!”荣珺绛根本不吃这一套,眉头一皱,一句狠话就丢了过去,她是中阶天仙,但是她身后还有势力。

“陈放天此人的消息,你最好还是乖乖地说出来,”高阶天仙眼睛一眯,“你根本不知道,他涉及到了什么因果。”

“他都不敢来报道了,因果再多又怎么样?”荣老师报之以冷笑,阴阳混沌体质,可不仅仅是适合于她,也适合其他女修。不过,别人不像她这样的处境,对这个体质有必得之心。

所以她不怕直面挑战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你说不说他去哪儿了?”男人的脸色也有点发青,他才从某些渠道知道,这个陈放天,可能跟巧器门的覆灭有关,这样关键的人物,他必须抓住了,为此,他不惜得罪落宁学院。

所以他冷哼一声,“你这个小小的学院,在我眼里,真不够看的。”

“你可以试一试,”荣老师冷笑一声,直接拽出了一条丝绦,“想动手就来,我不介意让你家大人来领你回去,小屁孩儿!”

“老女人,你真以为我是泥捏的?”男人却是不肯动手,只是站在那里冷笑,“你敢先动手,后果自负!”

“你敢叫我老女人?”荣老师怒吼一声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丝绦顿时卷了过去……

类似的场景,在中州无数个地方上演。

因为各大势力都已经听说,巧器门被人搞残了——要知道,那可是巧器门啊,独立于五大宗之外的势力,还可以抗衡五大宗,就居然这么被人搞残了?

他们必须要搞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