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四章 终践诺

混乱和恐慌,还在继续着。

除了少数人,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巧器门内纯粹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,残垣断壁到处都是,地面还在剧烈地抖动着。

血肉横飞之类的惨象,倒是不怎么见,绝大多数人,都在强光和高温之下,化作了飞灰,甚至都没有痛苦的时间。

这八颗大蘑菇,都是带了弹射装置的,一旦触发,先是要弹到空中,然后引爆,杀伤力极其地惊人。

在第一时间内,高温和冲击波就摧毁了护门大阵,虽然从弹射到彻底爆发,有二十秒左右的反应时间,也引起了巧器门相关人员的关注,但是这点时间,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。

就算能做出反应,护山大阵提升防御级别,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短时间内提速太快,会对山门大阵造成严重的损害。

总之,一切都晚了,根本来不及了。

巧器门宗产的地盘上哀鸿一片,山门内也没好到哪里——第九颗蘑菇,就是在山门内被引爆的,而且离长老堂距离极近。

这颗蘑菇对巧器门造成的破坏,差不多等于其他八枚的总和。

陈太忠最早,是想先引爆这个蘑菇来的。

他之所以提前动手,就是因为这颗蘑菇又被从储物袋里拿了出来,他再次收到了信号,而且还就在巧器门的本门内。

想到杨家兄弟已然来到了天火城,陈太忠也懒得让巧器门的人继续琢磨下去,索性就直接引爆——他想着这颗蘑菇,没准能把巧器门的大阵冲乱,然后他再引爆其他蘑菇,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。

不成想他指令发出去之后,那个蘑菇居然是毫无反应。

这时他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大阵,还真的能隔绝电波信号——可以传出来,但传不进去。

反正已经是这样,陈太忠也顾不得后悔,直接引爆了其他八颗蘑菇。

八颗蘑菇引爆之后,在一瞬间,他手里的定位仪就无法使用了,他再想引爆第九颗,根本就不可能,这时他才又想到了一个词——电磁干扰。

因为八颗蘑菇的爆炸,巧器门所在位置的电磁场,彻底地紊乱了。

别看陈太忠来自于地球界,却也没想到这个因素,一时间他有点短短的失神……要不要去把那个蘑菇找回来?

这种凡器,搁在风黄界这修者的世界,也绝对是属于黑科技了,一旦被人研究透了,那还真的糟糕。

不过,这颗蘑菇,会不会在这次爆炸中损毁呢?陈太忠也有点拿不准。

然而,不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,第九颗蘑菇也跟着爆炸了。

这是……紊乱的电磁场,引发了殉爆?陈太忠愣一下,他有点不太明白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莫不成这蘑菇,还有碰撞触发的机关?

不过搞不清楚也无所谓,反正九颗蘑菇都响了,手尾就算都收拾妥当了,他只需要记住,以后再做这种事的时候,引爆的时候,一定要一起全部引爆,省得再遇到电磁干扰。

或者就搞个定时触发,哪怕不触发蘑菇,起码要毁掉蘑菇,防止别人研究。

这样的错误,应该……也是可以容忍的吧,不是每个人都有过批量种蘑菇的经验。

在引爆蘑菇的时候,他已经撑起了便携的防护灵阵,而且在此前,他也种过一颗蘑菇了,并没有受到强光之类的干扰,安安全全地呆在防御阵里,看着外面肆虐的声浪和震动。

他的身旁,放着三块高级留影石,忠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幕。

九颗蘑菇肆虐了大约二十来分钟,才慢慢地平息了下来,视野逐渐地开始恢复正常,而九朵蘑菇云,还在缓慢而坚定地向上扩散着。

只有下面被摧毁的巧器门,因为温度过高,像一块在燃烧的废墟,还是不能直视。

陈太忠等了一个小时,下面的情况才微微看得清楚了一些,他又等了一等,才收起了留影石,轻叹一声,他站起身来低声自语,“虽然时间长了一点,但是终于完成了你的要求……我这个主人,也还算合格吧?”

将身形悄然地隐起,他只留下了一个播放器和两个音箱。

过了约莫十几分钟,音箱里传来响亮的声音,几乎传遍了大半个天火城,“冤有头,债有主,巧器门的蘑菇,是地球陈太忠所为,白复生你毁我基业,我自当毁你基业,你敢再建,我就敢来再毁……”

这段声音,不停地重复着,没过几分钟,城里就飞来一艘灵舟,上面有两个修者,眼睁睁地看着那四方盒子里,传出极其宏大的声音。

看了好一阵,艳丽的女修沉声发话,“没有灵气波动。”

“只是一个小小的机关罢了,”另一个瘦高年轻人点点头。

话是这么说,两人都没有上前一探究竟的意思,开什么玩笑,能制造那么大威势的人留下的东西,谁敢小觑?

倒是那年轻人又问一句,“地球陈太忠……这地球是哪里啊?”

“没听说过,”女修摇摇头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原来是白复生的恩怨,可笑,他一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居然为巧器门带来了灭顶之灾,真的很希望看到他的表情啊。”

生活在天火城,只要不是信息太封闭的人,都比较清楚,巧器门有哪些杰出人物。

白复生也算门里弟子的佼佼者,平日里做事比较傲气,一直不为大多数人所喜。

此刻的天火城,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大多数居民一开始以为,是又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了,比如说妖兽犯境,又比如说异位面的入侵。

待大家逐渐听说,是巧器门的仇人打上门了,不少人就松了一口气,城里靠着巧器门赚灵石的人不少,但是普通人更多。

既然是神仙打架,不要殃及凡人,大家就知足了。

没过多久,又有消息传来,说城西南发现了肇事者的留言。

不过此刻的天火城,大阵依旧是开着的,依旧是严控出入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那人既然敢在巧器门肆无忌惮地痛下杀手,凭什么认为,人家就不会来天火城,照葫芦画瓢再来一次呢?

要知道这天火城里,巧器门的势力也不小。

为保险起见,在事情没弄明白之前,天火城的进出,必须要严格管制,城主府和郡守府,都不喜欢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不过,既然搞清了大部分事实,有些人还是享有特权的,于是就出城来查看,杨轻风兄弟,也是属于有特权的人。

陈太忠留下的音箱,还在那里放着,声音也在一遍一遍地响着,却是很少人上前接近。

也有巧器门的低级弟子,气冲冲想上前捣毁那东西,天火城官方直接挡住——凭你,还不够资格动这个东西,让你们门里能做主的来吧。

搁在以往,天火城就算拒绝,态度不会这么糟糕,但是这次的事儿,真的大发了,小喽啰根本没资格掺乎。

而且经此一难,巧器门的高端战力还能剩下多少,那也难说得很,天火城不认为,巧器门在面对那个极其凶残的仇家的时候,还敢再多竖对手。

低级弟子没资格,但是杨轻风这样的级别,就马马虎虎算得上了。

然而,杨轻风却没心思上前,只是跟自己的弟弟在一起,站得远远的,听了几遍之后,他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弟弟,“是他的声音?”

“不是特别像,”杨剑虢摇摇头,低声回答,“不过‘冤有头债有主’这句话,他倒是常说。”

杨轻风闻言,默默地点点头:此人倒也不是一味狂妄,还知道存几分小心。

风黄界的秘术奇多,莫说留下精血、毛发或气息,就算留下真实的声音,也能用天机术来推演,更别说,声音本身,就可以做为通缉时的对比物。

他俩站了一阵之后,有巧器门的弟子发现了杨轻风,登时觉得有了主心骨,就纷纷走上前来,要求杨上人为大家做主。

丧家之犬是极为可怜的,没了宗门依靠的弟子,也是一样,他们急需有一个领头人。

可是杨轻风眼睁睁地看到了陈太忠的可怕,又得了人家的人情,对这样的要求,犹豫一下还是拒绝了,“我只是精英弟子罢了,门中定然还有前辈在,我陪着大家一起等,也就是了……”

这话说得也没错,众人等了不到两炷香的功夫,只见一条黑烟自南方滚滚而来,划破天穹,眨眼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,重重地撞向地面。

黑烟散开,里面露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,他面目狰狞地发问,“贼子的留言何在?”

他的身材矮小,但是这一嗓子声震四野,有若闷雷一般,厚重地向远处散去,仿佛是有形的波浪一般。

而离他最近的几个灵仙,直接被这一声震得晕了过去。

“太上长老,”杨轻风见状,远远地深施一礼,又一指那音响,“据说那便是贼子留下的。”

他在这里回答,早有弟子忍耐不住,大声地发问,“太上,请问门中现在如何了?”

“门中玉仙,只余二人,”瘦小老头铁青着脸回答,他左右看一看,声音大得出奇,“若是有人觉得时机来了,可以试一试,我陶某人是不是老得杀不动人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