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个女仆引发的惨案

这声浪并没有维持多久,大约也就是两个呼吸之间,猛地就停了下来,连带着,震动也停了,白光也显得不是那么耀眼了。

事实上,刺眼的白光已经不是那么耀眼了,远处的九个火球,光芒不再逐步增强,甚至有逐渐暗淡的趋势。

然而,在火球的周边,有白茫茫的、状似蘑菇的烟雾生出,它们尽情地翻滚着,肆无忌惮地膨胀着,无视周围的一切,无畏地蔓延着。

就在此刻,天火城里,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。

“现在宣布,天火城临时进入紧急状态,重复一遍,现在宣布,天火城进入紧急状态,城防大阵已开,请居民安心,请居民安心,城防大阵已开……”

这个声音响了两遍之后,语气才变得缓慢了下来。

“由于未知的原因,城外有巨型法术演练,不过请大家相信,现在的天火城是安全的,目前暂时断绝人员出入,请大家配合,再次强调一遍,现在的天火城是安全的……”

杨轻风听到这里,跳起来,狠狠地一拳砸向杨剑虢,“混蛋,都是你拦着,我现在连城都出不去了……”

天火城不是青石城那种小城,只有灵仙坐镇,这里是郡治,是有天仙存在的,由于这里是巧器门的大本营,官府的力量,比一般的郡治还要强一些。

这样的城市,一旦进入紧急状态,就连杨轻风这样的天仙,也出不了城,或者他战力很强,但是再强,强得过官府高手一拥而上,强得过郡守府的战兵吗?

杨轻风这一拳,只是发泄怒气,没有带上灵气,杨剑虢咬牙直接承受住了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回答,“哥,封城了,正好你不用回去……你只是天仙,那些玉仙,没有约束威能的意思,你心里明白的。”

“我明白个屁啊,”杨轻风一抬手,又想打一拳出去,可是拳出到半路,终于是硬生生地改变方向,一拳砸向地面,“我好恨呐。”

以他的聪明,又何尝不知道,自己弟弟说的是真的?他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“恭喜两位,”一个声音在他俩身后响起。

“嗯?”杨轻风红着眼,扭头看去。

只见一个胖子站在两人身后,他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敢问可是杨轻风、杨剑虢兄弟?”

“是我们,”杨剑虢皱着眉头点点头,很不客气地发问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凭良心说,他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。

“不才正是老莫咸鱼馆的东家,”莫山笑眯眯地回答,因为心情舒畅,他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,“陈先生请你二人前来,只是想避过这一劫而已。”

他从来都没想到,陈放天会以一种如此暴烈的手段,强行抹掉巧器门——陈放天说了,让他拭目以待,但是他真的没想到,会等到如此精彩的一幕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杨轻风的眼睛微微一眯,语气颇为不善,眼中有怒火要喷薄而出。

“你少跟我装,一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我还没看在眼里,”莫山冷笑一声,“捡了条命,你该知足了,不信你跟我动手试一试,没有巧器门撑腰,你在我眼里,屁都不是!”

杨轻风是多谋之辈,听到这话,并没有暴跳如雷,而是再次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继续眯着眼睛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巧器门就此灭门了?”

莫山还真不怕杨轻风,尤其是对方失了宗门,而他背后,可是有官府的力量。

所以他冷冷一哼,“陈先生说灭你巧器门,就要灭你巧器门,不是他异常看重你兄弟,我现在就能弄死你,你信还是不信?”

杨轻风嘿然无语,他虽然少年得志,却是多谋少断之人,倒是杨剑虢闻言,低声地发话,“你是说,这一切都是陈哥搞出来的?”

问是这么问,其实他心里已经相信了,杨剑虢单纯,但并不代表他弱智,“怪不得他要我兄弟把身家都带出来。”

“我也不想相信,但此前,他确实是这么说的,”莫山其实知道,陈放天跟杨剑虢的关系,还好过跟杨轻风的关系,所以他也不遮着掩着。

“本来他拜托我,拖住你俩,是想晚上发动的,大约是遇到了什么事,提前发动了。”

杨剑虢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问,“他现在何处?”

“不知道,”莫山断然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才又回答,“我认为,你是不用指望见到他了,原本我以为他会来,但是……此间事了,他又何必前来?”

莫老板的智商,基本上达到了平均水准,略略一分析,他就猜出了一个极其接近真相的答案——陈某人约人出来只为救人,见面,大约是永远也等不到了。

一个高阶灵仙,灭掉了巧器门?杨轻风用了很长时间,才消化掉这个事实,不过到现在,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能接受,于是冷笑着问一句,“你确定……巧器门这次就要被灭门?”

“我非常确定这一点,”莫山还他一个冷笑,“纵然有人残存下来,大约也不敢称门了……你可以想一想,现在巧器门内,是什么样的惨象。”

杨轻风不想考虑这一点,事实上,以他对巧器门的了解,那护山大阵,绝对承受不住这样暴烈的冲击——若是护山大阵全开,还有两分幸存的可能,但是普通戒备的状态下,面对这样剧烈而突然的袭击,真的不可能幸免。

但是他心里还是不愿意这么承认,原因很简单,宗门弟子的尊贵和超然,就建立在宗门身份上,离了宗门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我巧器门扎根中州近万载,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?区区小事,岂能动摇我宗门根基?你等着看吧,巧器门不怕重建!”

“你敢重建,陈放天就敢再次摧毁你,”莫山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以为他找你巧器门的麻烦,是为了什么?”

“是为了什么?”杨剑虢愕然发问,他真是想不到,看起来还算好说话的陈哥,居然做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,经此一难,几十万的巧器门中人,也不知还能残存下几人。

所以他分外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事,造成了这一幕惨剧的发生。

“是因为巧器门人,杀了他的女仆,”莫山哈地笑一声,一摊手,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位,目光中充满了挑衅。

其实,他是很不想放过这两人的,但是陈放天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要保护这俩,他也不敢阻拦,所以只能这么做,期望对方能理智冲昏头脑。

“一个……女仆?”杨轻风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给出这么一个答案,他是如此地震惊,甚至忽视了对方的挑衅。

今天这番惊天动地的变故,起因竟然是因为……一个女仆?

他真的完全无法理解这种思维,在他看来,别说是一个女仆,为了在宗门的晋迁,他可以将弟弟都置之不顾。

不是他不讲兄弟情义,他也讲,但是总要说个值得不值得。

“陈先生做事,哪是你这种俗人所能理解的?”莫山不屑地笑一笑,“想要重建,你们只管建,看陈先生会不会再来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杨轻风,“真有下一次,你可未必有今天这番好运了。”

这是当然的,陈太忠能看在往昔情分上,通知这弟兄俩一次,但是下一次来,他必定是暗中前来,这兄弟俩还在巧器门中的话,他又怎么可能打草惊蛇?

杨轻风听了这话之后,脸上青了又白,白了又红,最终还是一个字没有说。

倒是杨剑虢看自己的哥哥一眼,嘴巴动了几下之后,终于低声说一句,“怪不得他说,你若不来,就止步天仙了。”

人都死了,当然就止步了。

杨轻风的嘴角狠狠抽动一下,眼角的肌肉不住地跳动着……

与此同时,天火城内的郡守府、城主府,也有无数的人关注着这一幕。

郡守府内,一个英俊朗逸的书生背着双手,沉着脸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九个火球,良久才轻声嘟囔一句,“如此狠辣手段。”

城主府内没什么人,南城门的墙头上,一个壮硕汉子站在那里,他的身后,站着一个老仆,一个瘦长的年轻人,还有一个妖艳的少妇,丰乳肥臀惹火无比。

壮硕汉子呆看了好一阵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巧器门这一遭,真不知道是惹了什么样的仇家,竟然如此突然,如此……惨烈!”

听到他发话,老仆才轻叹一声,“巧器门传承上万载,这次……怕是躲不过了。”

这些人都是眼界宽广之辈,不会像无知小民一般,以为是妖兽攻城什么的,他们非常确定,这是巧器门的仇家,发动的灭门之战。

同一时刻,城外东南方,一个头戴斗笠的人,悠然地坐在一块石头上,手中一柄拂尘,挡在面孔前,南方所传来的巨大声浪和冲击,竟然没有掀动他的衣衫。

良久,他侧头看一眼西方,轻哼一声,“这手段……竟然是真的?”

那正是陈太忠此刻藏身的方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