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二章 异象

陈太忠在城外焦虑不提,杨家兄弟在天火城里,也是有些烦躁。

老莫咸鱼馆,在天火城有着相当的知名度,不过杨轻风隐约听说,这家咸鱼馆仗着有城主撑腰,不怎么给巧器门面子,他就懒得进去打听,而是让自己的弟弟进去。

杨剑虢进去片刻之后出来了,他很沮丧地表示,“咸鱼馆说,陈放天只是定了晚上的饭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……咱们来得有点早了。”

他知道,自己的哥哥不是个脾气好的,而且傲气得很,很担心他一怒之下就此离开。

“我哪里有那些时间浪费?”杨轻风一皱眉头,不耐烦地发话。

不过他也没就此离开,而是一转身,“走,跟我去郡守府。”

去了郡守府之后,他亮出身份,要求查找一个人的行踪。

巧器门精英弟子的旗号,还是很好用的,约莫用了一个小时,郡守府的人就在门禁的资料上找到了陈放天的信息。

此人已经于昨夜离开了天火城,没有再次入城的迹象,目前去了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

天火州还是有几个小城的,郡守府的人表示:其他小城的信息,不太好获得。

这其实就是婉转地送客了,郡守府能从其他城市获得门禁信息,但是没有足够的理由,谁会去操作这种事?

更别说官府和宗派,本来就不是同一个系统,不买帐是正常,上杆子巴结才是不正常。

杨轻风也知道其中分寸,于是拱一拱手退去,出门之后才哼一声,“这个陈放天,还真是狂妄……要不还是你等在这里,看他有什么事好了。”

“哥,你不能这样啊,”杨剑虢怯生生地抗议。

杨轻风是真没耐心等,他觉得自己的时间,不该浪费在这种小人物身上,可是想着就要出任务了,他终于心一横:算,今天给自己放一天假吧。

既然有了这样的决定,他就带着杨剑虢在天火城里逛了起来。

要说杨剑虢,还真的少在城里逛街,一阵转下来,兴致勃勃眉开眼笑。

杨轻风看得也暗暗叹息,觉得自己平日里只顾修行,确实有点亏欠弟弟了。

天火城里,巧器门弟子基本上随处可见,弟兄俩在街上转悠一阵,遇到不少门中弟子。

对很多弟子来说,火绝洞的杨轻风是他们需要仰望的存在,现在撞到了,不少人上前打招呼,同时也就认住了杨剑虢,还热情地套着近乎。

杨轻风见状,就觉得自己这一天时间,也不算是白白地耽误。

起码他为弟弟拓展了人脉,对于那些普通弟子,他绷着脸冲对方点点头,就算给对方面子,对方自然会没命地巴结他弟弟。

这样一来,时间就过得很快,眨眼间就到了下午。

杨剑虢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跟自己的哥哥建议,“现在咱们去咸鱼馆?”

杨轻风想一想,微微摇头,“就在街上安步当车,随便走一走吧……那地方实在臭得紧。”

“没准陈哥已经去了,”杨剑虢心里存不住事,“早听到一点消息,早好啊。”

“能有什么消息,”杨轻风不屑地笑一笑,到现在为止,他依旧不怎么相信那个说法——真要有遗址的消息,那陈放天不怕我杀了他灭口?

“你晋阶玉仙的机缘啊,”杨剑虢左右看一看,压低声音回答,“他说了,你要是不来,修为也就是天仙了。”

“笑话,莫非我只能等这个机缘?”杨轻风对这话嗤之以鼻,就算遗址的事是真的,他若不去,难道就不能晋阶玉仙了?

区区一个灵仙,敢断定我的修为不会再长进,风黄界有比这还好笑的事吗?

他的冷笑才泛起在嘴角,下一刻,他就是一怔,猛地扭头望去,因为动作过大,差一点把脖子扭伤了,“那是……什么?”

只见天火城的南边,天空升起一颗极亮的火球,紧接着又有火球接二连三地升起,足足有八颗之多。

杨轻风一眼就可以看出,那火球不是凡火,是白炽的火焰,不是赤红的。

最少也是天仙体内孕育出的真火,这火焰距离他虽然远,但是只看着那威势,就让他顿时觉得,自己是如此地渺小,整个天地之间,他是如此地无助,如此地无可依靠。

那是一种怎样巨大的威胁和压力啊。

杨轻风确定,如果此刻,自己是站在这火焰旁边,不用火焰及体,只要被那种巨大的威压笼罩住,怕是眨眼间就会化作飞灰。

这火焰,还在越变越白,越变越亮。

白得令天地为之失色,白得整个视野中除了白色,再无其他颜色。

亮得令人双目刺痛,亮得令人无法直视。

以杨轻风中阶天仙的修为,也忍不住眯住了眼睛。

这奇景,在瞬间就感染到了全部天火城的人,天空中除了耀眼的白色,就是更耀眼的白色,无穷无尽无处不在。

就连在狗洞深处藏身的野狗,都忍不住蹿了出来——黑黢黢的洞穴亮得纤毫毕现,它们实在压抑不住那种恐惧感。

就在大家站在街上,齐齐地向南望去的时候,杨轻风轻叹一声,“糟了!”

这样的方向,这样惊人的威势,只可能是巧器门遇到大事了!

这样想着,他一把拎起身边的弟弟,就向南门方向跑去,快逾闪电,而杨剑虢那庞大的身子被他拎在手里,就像一个小孩抓着个大气球一样,虽然庞大,但是毫无份量。

“哥你干什么啊,”杨剑虢忍不住怒吼。

“门中有事,我怎么能不回去?”杨轻风冷冷地回答,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将弟弟放到地上,快速地发话,“你安心躲在这里,天火城有护城大阵,又是官府力量,你当不至于有事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待转身离开,不成想杨剑虢一把就抱住了他,“哥,这种力量的争斗,你一个小小的天仙,插得上手吗?”

他虽然只是灵仙,但也看得出来,这种法术实在太可怕了,根本不可能是天仙抵挡得住的,恐怕玉仙都够呛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杨剑虢有一个简单的逻辑:玉仙最厉害的是什么?是神通!

老话都说死了,能够抵挡得住神通的,只有神通!

而怎样的神通,才能产生如此震撼的结果?

杨剑虢对神通的了解不多,但是他非常确定,“一般的神通,不可能造成这样的威势!”

这话说得再对不过了,以陈太忠见过的神通为例,那是个羊头人发出的,一声长咩,梁家祖祠内几百号人纷纷爆炸。

这神通虽然当时看起来极为震撼人,但要是跟眼下的场景比,那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当然,那羊头人不过是个天仙,使用的可以说是伪神通,但是那样的效果,都可以称之为神通,那眼前的场景,恐怕真不是能用神通来形容的。

杨剑虢不知神通,就可以做出如此判断,而杨轻风身为中阶天仙,对神通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弟弟说得是有道理的。

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理由,所以他不耐烦地掰开弟弟的手腕,“我只是回去宗门打探,这是宗门弟子的责任,小心一点就是了……纵是玄仙亲临,也不会滥杀无辜,自会收敛威能。”

这也是常识,虽然“神仙打架殃及路人”的现象很常见,但是在大部分时候,高阶修者还是会适当地约束自己的大招,尽量避免伤及无辜。

若是可以克制的时候不克制,这样伤及无辜,有极大的可能触犯因果。

“万一他们不肯收敛呢?”杨剑虢大声地嚷嚷。

“谁说的?”杨轻风气得怒哼一声,才待继续发话,猛地一阵惊天动地的气浪传来,他站不住脚,一个趔趄,好悬摔倒在地。

这气浪是如此地巨大和庞然,连天火城的城墙,都被震得剧烈地晃动了起来——有极大的可能,都被震出了裂缝。

杨剑虢也被震得一个趔趄,他回头看一眼,看热闹的民众,都被震得东倒西歪,不少人直接倒在地上,还有人被掉下的牌匾砸伤。

他扭头看一眼自己的哥哥,苦笑一声发问,“如此地控制威能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杨轻风也愣住了,紧接着,气浪一阵比一阵强大,很少人注意到的是:远处又升起了一个火球——第九个火球升了起来!

堂堂的中阶天仙,此刻只能先扎稳脚跟,然后又灵气外放,遮蔽住自己的弟弟,愣了好一阵之后,他才低声嘟囔一句,“玉仙之争,波及这么远……不应该啊。”

不管杨轻风的性格如何,他的修为终究是在那里摆着,旁人或者不知道这火球距离天火城有多远,但是他略略感受一下,就可以确定……火球当是在巧器门附近爆发的。

而巧器门的宗产距离天火城,足足有两百里,正宗的山门离这里,更是超过三百里,玉仙之间的战斗,别说要控制威能,就算不控制威能,了不得也就波及百余里,能超过两百里的都很少。

杨剑虢没听清楚哥哥说什么,少不得问一句,“你说啥?”

杨轻风没兴趣重复,他心里也有疑惑,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他才待开口,猛地听到一股巨大的声浪传来,“轰隆隆~”

这声音是如此地巨大,而且声浪里夹杂着庞大的威能,若是没有修为在身,只凭这声浪,就足以震死人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