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一章 消失的蘑菇

杨家兄弟俩来天火城,也是经过了一番争吵的。

杨轻风当时正在争取一个新的任务,门里一时决定不下来,就在等待的时候,他发现同心牌裂了,就自然要出来看一下。

——下一个任务,指不定又要冒什么风险,自己的弟弟,还是关心一下的好。

门里到宗产,其实是很近的,而且杨轻风本人在门里的地位也足够高,直接就从门里飞出去了,外面巡视的弟子,也没谁敢拦着。

他一路飞到庚金山庄,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儿,当他降落下来的时候,聚居区里有点小小的轰动,有处级干部……有天仙来了啊。

见到自己的弟弟之后,他没什么好气,“你这……不是没啥事吗?怎么捏裂同心牌。”

“没事儿我就不能找你说说话了?”杨剑虢也是个惫懒的主儿,对上外人,他胆子不大,对上自己的哥哥,通常……胆子也很小。

但是他真决定要惫懒的时候,也就不在乎那些了,而且他知道,自己的哥哥,对于自己结识的那个朋友,还是很看重的,“是陈放天的事儿……”

“他的事儿,你叫我做什么?”果不其然,杨轻风是极其高贵冷艳的,一听说是别的事儿,脸上就露出了不耐烦。

“哥,你也是很看重他的,”杨剑虢很郑重地发话,“他跟我说了点事儿,嗯,我觉得咱们还是屋里谈吧……”

他说完陈太忠的留言之后,做哥哥的觉得,这事实在是……有点无聊。

遗址?早被人开发得差不多了,那些没被人开发的,只要是被人发现了,也有门派或者官府占住了,还没被人发现的遗址,实在太少见了。

杨轻风当时就想甩手走人,不过,念及自己的弟弟这辈子也没交到什么朋友,人很单纯,而他这次出任务,也未必一定能囫囵着回来。

自己的弟弟,总是要交两个信得过的朋友的,若是这朋友不可靠,他能及时戳穿,也是件好事——起码能让剑虢知道,世事险恶。

于是他耐着性子听完,然后表示,“门里我在争取新任务,说不定随时就走了,给你个面子,这事儿我应下了,看他要说什么……不过就是一天啊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希望咱们一块去探遗址呢,”杨剑虢缩着脖子,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门里的任务,你能不去吗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杨轻风眼睛一瞪……门里任务不去,你说得倒轻松,知道你哥我走到今天这一步,拼得有多艰难吗?“我就是去看看,看他怎么说,想玩什么花样骗你。”

“那真有遗址呢?”杨剑虢忍不住爆发了,“我俩才是俩灵仙,打得过天仙吗?”

“真有的话……我可以安排,”杨轻风沉吟一下,信心满满地回答,他的心思在宗门任务上,但是跟他走得近的师兄弟也不少,他觉得可为的事情,找几个师兄弟帮忙不是问题。

真有无人发现的遗址的话,他不但可以推掉宗门任务,甚至还能找五六个天仙朋友来,组队发掘,不过这样的可能,他觉得非常小,也没必要跟弟弟解释。

“是,你总能安排,”杨剑虢没好气地哼一声,他是见惯自己哥哥的这副嘴脸了,也不敢怎么反驳,但是他总觉得,陈放天这次不会骗自己。

于是他就坚持一下,“他希望咱俩都带上全部的身家,去天火城跟他谈一谈。”

“我全部的身家?”杨轻风一听,气得笑了,“他算什么玩意儿,储物袋里有多少灵石……也敢跟我说身家?”

杨剑虢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轻声发话,“哥,好歹是我朋友给的消息,长这么大了,你听我一次,成吗?”

听到这话,杨轻风有点心软了,一直以来,他自认对弟弟还是不错的,但是他的苦恼,旁人也无法理会,总之,他是活得很辛苦的。

而且那个姓陈的,也给他一种摸不清的感觉,所以他想一想,点点头,“那行,听你的,这次事情之后,我可能要出宗门任务,你就关门安心修炼。”

“宗门任务都是以后的事儿了,好不好?”杨剑虢气得大声嚷嚷,“陈哥说了,你明天不去,可能就错失晋升玉仙的机会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杨轻风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,到了他这个层次,也懒得跟一个低阶灵仙计较什么,“他能有我晋升玉仙的机缘?”

说是这么说的,但是终究是兄弟情深,他也不会再计较,其时天色已晚,他就住在院子里了——其实这个院子,名义上是他的,杨剑虢只不过是身为他的弟弟,借住而已。

陈太忠要他们第二天晚上到达天火城,但是杨轻风觉得很无聊,一大早起来之后,就说咱们走吧,去城里找他,能提前把事情搞明白,是最好了。

但是杨剑虢不答应,从小到大,他很少违背哥哥的主意,但是今天,他一定要坚持,说你没把自己的身家带到身上。

为了强调这一点,他不惜使出了杀手锏,激将自己的哥哥,“哥,你就信我这一次,反正是去天火城,你不会怕路上遗失了什么吧?”

“笑话,这一块谁能抢了我?”杨轻风气得哼一声,“本来懒得理你,不过我知道你不服气,行,我回山门一趟,把家当全带上,总可以了吧?”

因为他回转了一趟,又收拾了一阵东西,所以来天火城,时间就晚了一点,要不然弟兄俩天亮就出发的话,早就到了——哪怕约的是晚上。

落地之后,杨轻风也没跟自己的弟弟多说,直接迈步进城。

城门守卫见有天仙降落,注意力登时就集中了起来,不过看到此人腰间的腰牌,连上前打招呼的胆子都没有,就别说验看身份了。

巧器门的天仙,可是城主见了都要点头招呼的主儿。

至于说旁边跟着的杨剑虢,也是享受了同等待遇,哪怕他才是一个外宗的身份。

陈太忠见他俩进了城,就再次将注意力投到了那颗蘑菇上。

刚才在蘑菇被发现的瞬间,他真有不顾后果引发的念头,不过杨家兄弟到了,有这么一个打岔,他的情绪有所改变:我何必着急呢?

陈太忠的九颗蘑菇,全部是安放在巧器门的周边,分布得不是很均匀——事实上也没办法均匀,地理条件就决定了这一点。

他打的主意,是外部多点开花,硬生生摧毁大阵,从而灭掉巧器门。

现在只有一个蘑菇被发现了,那么……这蘑菇可能运进巧器门吗?

若是进了巧器门内部再引爆,破坏力显然会更大。

陈太忠觉得,有必要赌一下,反正只是一个蘑菇而已,就算失效也不会影响大局,他只须保证其他蘑菇万一被发现的时候,尽快引爆就可以了。

蘑菇上他装得有定位器,还有无线摄像头,可以很方便地查看四周。

不过摄像头不是全方位的,现在他也只能看到,旁边有两双人脚,却看不清此二人的面目。

蘑菇动了两下之后,就不再移动,很显然,发现者在琢磨,这是个什么东西,陈太忠也不着急,耐心等着对方将蘑菇运回巧器门。

他等了足足有三个小时,对方居然还在研究,没有丝毫搬动的意思,他忍不住暗暗催促:我说,就凭你俩巡山弟子,研究一万年也研究不出来啊,还不赶紧去送给长老研究?

终于,又有一双鞋子从上空落地,还是双脚同时着地。

陈太忠看得暗暗松口气:总算是有天仙到场了。

不成想,后来的这个天仙,也是个墨迹的,又来回转了一小时,然后在某一个时刻,猛然间……陈太忠就看不到任何情景了。

怎么个意思?他赶忙切换到定位的画面,却发现,那个蘑菇的信号,居然……消失了。

消失了?消失了?!消失了!

陈太忠登时就震怒了,不过下一刻,他反应过来一个可能:这是……蘑菇被装进储物袋了?

想到自家的蘑菇,被别人装进了储物袋,他是又好气又好笑,有没有搞错,事情怎么能是这么发展呢?

然而再想一想,这才是比较正常的反应——巧器门的巡山弟子发现一个陌生的器物,仔细检查之后,汇报了门中。

门中派来了天仙,一番分析之后,觉得此物似乎别有门道,就装进储物袋带回门中——这么大的玩意儿,就算天仙拿得动,拎在手里也累啊。

但是如此一来,陈太忠想要遥控引爆这颗蘑菇,就是不可能了。

“你怎么能不按剧本演出呢?”他实在是有点无奈,他想了半天也拿不准,是现在引爆好,还是等一等再看的好。

要不再等一等吧,陈太忠决定再赌一把,对方是会把核弹带回门里的。

不过,就算带回门里,进了大阵,也无法遥控了吧?他对阵法还是有相当了解的,阵法由内到外,是不怎么设防的,但是由外到内,封锁得极其严。

最普通的防御阵,都挡得住雨水,若是经过特殊的设计,挡得住电波也不是什么问题。

这一刻,他是前所未有的纠结。

然而紧接着,他就撇一撇嘴,哥们儿就算想引爆,现在也引爆不了储物袋里那个啊,要不然……还是再等一等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