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五十章 解毒

陈太忠离开庚金山庄之后,连夜出了巧器门的宗产。

他既然把蘑菇都藏好了,当然越早引发越好,夜长梦多,而且巧器门是以炼制奇巧之物出名,万一发现不明事物,没准有人家的一套应急处理办法。

九个大蘑菇上,陈太忠都留了感应器,若是提前被发现的话,那他就只能提前引爆了,至于说杨家兄弟还没撤出来,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了。

如果杨家兄弟明天傍晚能出现在天火城,那么他会在后日的黎明时分引爆。

巧器门有护门大阵,不过这大阵消耗也巨大,不会什么时候都满负荷开着,正经是一般时候,只是“戒备状态”这种最低档次。

不过到了夜里,戒备的层次要略略提升一些,直到次日黎明,弟子们都起来晨练,戒备才又会降低一些。

这个时候引爆,效果是最好的,起来晨练的是低级弟子,而高级一点的,则是窝在自家的洞府里修炼,不但防卫差,也没太强的应变能力。

他是这么计划的,所以来了天火城之后,他直接来到老莫咸鱼馆。

这次他也不往城外跑了,而是直接来到了后院莫山住的地方。

莫山正在院子里摆棋,见他来了,站起身笑着打招呼,“这次不怕我设埋伏了?”

话里带刺,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直接丢过去个玉瓶,“这次的解药,去根儿的……咱俩两清了。”

莫山接过解药,却不着急吞服,而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事情办完了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一两天内,你会看到结果的。”

莫山张一张嘴,却是欲言又止,然后他将药丸丢进嘴里,运气调息十多分钟,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是目光炯炯。

不过,他也没尝试挑衅对方,而是出声发问,“一两天内……用毒吗?”

“风黄界有那么厉害的毒吗?”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,“不是毒,你就安心呆在天火城看,会看到你这一生都难忘的奇景!”

莫山闻言,呼吸顿时就急促了起来,眼睛也亮了起来,莫家跟巧器门的恩怨,不是一天两天了,有生之年必灭巧器门,是每一个莫氏族人的梦想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用不可置信的口吻发问,“是……针对整个门派的?”

“你就拭目以待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对了,你莫家跟巧器门,到底是什么恩怨?”

莫山心里虽然对这话还有怀疑,但是两人在这几个月,也着实打了不少交道,彼此也有一定的信任基础了,所以他不怕说一说。

其实这恩怨说起来,也很简单,莫家原本是巧器门的一支,知道门里缺少分裂神识炼器之法,有一次正好遇到这么一桩机缘,莫家付出了三个天仙的代价,才得到了完整的法门,前后历时八十余年。

莫家既花了灵石又花了时间,还损失了绝大多数的战力,拿到门里,按说是可以得到极大的回报。

但是偏偏地,有人欺莫家势弱,要冒领莫家的功劳,猛地发动了袭击,莫家差点全族覆灭。

剩下的莫家子弟果断叛门而出,休养生息一阵之后,全力报复巧器门——他们被灭族的时候,根本无人站出来说话,显然,这并不仅仅是个人行为。

“上一届的掌门,也有很大的嫌疑,”莫山用一句话来总结。

“有这样的恩怨,我就放心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觉得对方可能有些因果没说出来——这种恩怨的发展,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。

不过他对真相也不感兴趣,知道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就行了,“嗯,明天晚上,杨轻风兄弟俩可能过来……帮我留住他们,无论如何留到明天早晨。”

“杨轻风?”莫山斜睥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略带一点不情愿地发话了,“在我看来,巧器门的人都该死……你居然会想到放他俩一马,还是心不够硬啊。”

他也知道陈太忠跟杨家弟兄的恩怨,但是对于一个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来说,他觉得对方的心软,实在是要不得的。

“我要是心够硬,就不会来给你送解毒药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,神情异常地严肃,“你在巧器门也有棋子,我给了你解药……你把消息传出去怎么办?你的死活,于我何干?”

莫山登时语塞,对方的话虽然冷酷,却是实情,把这个消息告诉他,对方也是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。

他不知道的是,陈太忠设计的灭门,根本不是风黄界所能理解的手段——陈某人其实确信,就算有人知道了将要发生事情,也未必能找得到线索。

所以陈太忠不怕小范围泄密,相较而言,他更不想为这件事牵扯什么因果。

莫山不知道这些,所以他就觉得对方说的话很有道理,不过他心里的仇恨埋得太久了,只能干笑一声,“你放心,我不会通知任何一个棋子,那些大部分都是其他宗门的奸细,是死是活,关我屁事?”

“至于说杨家兄弟,我尽量帮你挽留,说不通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轻叹一声,又摇摇头,“总之,那是我的因果,还是劳烦老莫你了。”

莫山嘿然不语,沉默片刻之后发问,“真的是……灭门?就在这两天?”

他实在有点不敢相信,须知对方只是高阶灵仙,虽然可以越阶作战,但是灭掉一个称门的宗派,还是让他无法理解。

“灭门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或许杀不光,但是两天之后……风黄界再无巧器门,这个我可以打保证。”

莫山想一想,又壮着胆子发问,“你跟他们,到底是什么仇?”

“我的女仆,因他们而死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还有一个九级游仙,被毫无道理地杀害。”

“女仆……九级游仙?”莫山听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有没有搞错,就为了这么卑微的两个人,你要杀掉巧器门几万人,并且灭门?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不敢说,所以只能点点头,“巧器门行事,确实张扬了一点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以为然,”陈太忠修行气道的,对气机的反应,是一等一的敏感,他冷冷一笑,“但是,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不是我先招惹他们的……杀我仆人,就得几十万人陪葬。”

“呃,几十万人?”莫山情不自禁地嘬一下牙花子。

“宗产里绝大部分人,也是逃不过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莫山忍不住再抽一口凉气,他今天的凉气抽得实在太多,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

剧烈咳嗽了好一阵,同时,他也将思路理了理,然后才边咳边发话,“我只是有点惊讶,其实,咳咳,我完全支持你的做法,咳咳……若是没有巧器门这庞然大物做支持,咳咳,那些巧器门人,又怎么敢如此恣无忌惮?”

陈太忠听得点点头——没错,我动手,也是基于这么个理由。

猛猛咳嗽几声之后,莫山继续发话,“真能这么结束,也不负我莫家几百年的守候,你能留下名字来吗?”

“相逢何必曾相识?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然后他看一眼棋盘,随意地笑一笑,“没想到你这么个臭味缠身的人,也喜欢风雅。”

“我并不是臭味缠身,”莫山有点不高兴,“只是我莫氏家族,生来鼻子都不怎么通畅,所以无所谓咸鱼的臭味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说话,转身走出了小院。

出了小院之后,他也没有继续在城里呆着,而是转身走出城,在城南找个小山包,扎下帐篷来,自顾自地修炼。

待到第二天天亮,陈太忠坐不住了,站起身来,拿个望远镜,时不时地扫视一下南方——杨家兄弟或者巧器门执法的队伍若来,应该是这个方向。

虽然他观望得有点频繁,但是非常奇怪的是,他的心里并没有多么紧张,有的只是一丝的轻松,和些许的畅快:辛苦了大半年,终于可以完本……可以完任务了。

大约在接近中午的时候,天空中飞来两人,陈太忠看到这两人,心情登时大定:好了,杨轻风和杨剑虢也来了,真的是没什么遗憾了,只须等到明天黎明,巧器门就不复存在了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然后就摸出一个物件来,巴掌大小的液晶显示屏,上面有个小红点,在缓缓地移动。

“这是……蘑菇被发现了?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这个显示屏跟踪的,就是那九个蘑菇上面的定位器。

说不得,他又点一下显示屏上移动的红点,然后那红点猛地涨大许多,甚至可以看得到当地的地形了,他有必要了解一下,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

与此同时,天上飞着的两人,也降落到了地面——杨剑虢不会飞,是杨轻风裹着他在飞,颇损耗灵气。

落到地上之后,杨轻风看一眼自己的弟弟,冷冷地发话,“说定了,他若没有充足的理由,莫怪我役使他。”

“哥,你有你的朋友,你的圈子,可我的朋友,我是信得过的,”杨剑虢看着自己的哥哥,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就算他可能妄言,但是……我希望你能听一下他的理由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