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九章 警觉

巧器门说大挺大,说小也小,有些消息,传得不是一般快。

杨轻风是未虑胜先虑败的性格,不喜欢被人说闲话,他想破例度陈太忠进门,那么在考察这个人之前,就要放点风声出去——我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哈。

有了这个风声,他度人进门,才会显得不那么突兀。

但是然而不过……他没想到,对方是这么个鸟人,根本不珍惜这难得的机会。

他失手了,也不想再理了,但是他放出的风声,别人也知道了——原来陈放天很有潜力啊。

刘家做为三世家之一,消息也是比较灵通的。

刘东来早就决定了,要选个时间,除掉杨剑虢和那个跟班,不过眼下听说,那跟班甚至拒绝了杨轻风的招揽,心思登时就是一动。

他其实不知道陈太忠的底细,但是他知道杨轻风是什么人,一个非常谨慎的人,决定破例招揽一个人——被招揽的人简单得了吗?

当他知道杨轻风没有如愿之后,马上就将以前的恩怨丢开,前来拜会此人——所谓世家,讲的是利益为根本,面子倒是其次了。

但是陈太忠不会给他这个面子,直接遁走了事,我认识你是谁啊?

刘家人找寻陈放天未果,而其他人听说这个消息之后,也纷纷前来——这可是杨轻风肯定了的潜力股啊。

陈太忠不堪其扰,躲开了,这个事情,直折腾了他有差不多一个月,还不见消停。

这些人来骚扰,不是同一时间来的,而且其间的间隔,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,可以隔三五个小时,也可以隔三五天。

这么弄下去,我什么时候才能低调地查探完另一半地形呢?

陈太忠忍了好些天,终于心一横:谁说众目睽睽之下,就不能去探查地形了?

于是他放出风声,说自己去游山玩水去了,什么时候能回来,真不一定。

说走就走,他一点不带犹豫的,第二天就出发,然后第二天下午……就碰到了宗门的弟子。

又有人说,你怎么来到这里了?

现在陈太忠也小有名气了,就说我来转悠啊,我不能来这里吗?

他这个态度很嚣张,问话的弟子当时就不干了,不过总还是有人眼尖,发现此人似曾相识,于是就拦住问一声。

问话的结果,也就不用说了,事实上,别看巧器门几万弟子,真正引人关注的,也不过天仙之上,那不足百人的动向。

打个比方说,在地球上,一个几万人的工厂,大约可以算得上副厅或者正厅,甚至是副部的级别,但是值得关注的人,能有多少呢?

厂领导是肯定要关注的,那是玉仙,但是厂领导之下,还有各色实权人物,差不多正副处级干部要有百把人。

一个年轻的处级干部,很有发展潜力,这就值得不少人关注了,而这个处级干部很看重某人,消息灵通人士,就会收到信号。

当对方知道,此人是陈放天的时候,自然也就放他一马。

陈太忠也没一门心思探路,必要的伪装,他还是会的,比如说他一般走,一边就开始采集草药。

他在横断山待了不短的时间,还跟百药谷弟子配合过,对采药还是比较在行的。

谨慎的人,自然会有回报,他在采了三天药之后,又撞上了两个巧器门弟子,这俩人就干脆得很了,要看他采了些什么药。

陈太忠对药材的认识和采集手法,还是经得起检查的,这俩人看了看之后离开了,不成想当天晚上,一个家伙又转了回来,说我跟你学一学采药。

这俩人啊,十有八九是暗堂的,陈太忠有点感激莫山的提醒,如果不是胖子的提醒,没准他还真的忽视了巧器门的警惕心理。

跟着他的这位,是个九级灵仙,大多时候是默默地看着他采药,偶尔才会出声询问,问的问题虽然不算太难,但是也不是外行能随便回答出来的。

陈太忠也不算内行,不过,既然是他敢下手采的药,他还是能说出一二来的。

事实上,经常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——他采的药材旁边,还有更加贵重的药材,他却置之不理。

对于这一点,巧器门的弟子肯定也要问,而陈太忠的回答也很有理:我采药是要自用的,那些用不上的药材,我就不采了——这是巧器门的宗产,不是无主之地。

自用是拿来干什么,他没说,不过人家也不用他说,陈某人的毒药,直接逼得三世家之一的刘家服软,谁还能不知道这一点?

这弟子只监视了他两天,因为陈太忠已经踏遍了巧器门的周边,可以收手了。

就在他离开之际,弟子忍不住点他一句,“你的毒药似乎效果不错,若能将配方进献给门中,好处极多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并不接话,这便是婉转地拒绝了。

那弟子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——巧器门是以技术垄断而闻名的,不会随便威逼他人拿出东西。

此前巧器门也有过教训,有长老看上了一家散修的锤锻技术,要出灵石购买,对方不卖,那长老为难了这家几次,发现确实没有人出头调解,于是果断地抓人搜魂。

结果这事没过俩月,晓天宗惩戒堂的人找上了门,说我宗有个叛徒,携宗门的锤锻之法逃了出来,据宗中长老推演天机,得知你们已经得了此法?

巧器门的人一听就知道中招了,被搜魂的那厮根本不是散修,是宗门的死士。

面对掌控中州的晓天宗,他们连抵赖的勇气都没有,得了锤炼之法不是大罪过,大罪过是……他们不该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取。

为了摆平这件事,巧器门可是损失惨重,至于他们到底付出了什么,才让晓天宗宣称此事为“谣传”,外人不得而知,但是大家都知道,这件事之后,天火城周边,猛地多出不少散修,都是拥有“不传之秘”的那种。

然后,巧器门对这类人绝对地无视……

陈太忠回了小铺子之后,又沉下心来休息了一个月,期间除了拒绝别人的招揽,大多时候都在修炼。

事实上,他已经将巧器门周边情况摸得差不多了,现在只差动手了,不过既然引起了暗堂的关注,他决定再低调一段时间,然后猛地发力。

他的策略比较成功,在晃悠了一个月左右之后,他再次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。

这次的消失,时间很短暂,大约就是两天左右,然后他回到小铺子,通知邓子荣,“近期我要谈一桩大买卖,今晚你就去天火城,等我的消息。”

邓子荣知道的消息不多,也不疑有他,反倒追着问了一句,“什么方面的买卖,我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吗?”

“等着就行了,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陈太忠的态度很不好。

事实上,他是在救邓子荣一条命,态度恶劣一点,问题不大吧?

至于说邓子荣还可能有什么亲戚朋友,也在巧器门的宗产地盘,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,万一事机不密,他准备了接近一年的报复,就要黄了。

在消失的这两天里,他昼伏夜出,在巧器门周长近千公里的边界,埋了九枚大蘑菇,都是百万吨当量级的。

巧器门的地盘委实有点大,里面还有大阵,一两颗千万吨级的大蘑菇,怕是不能完成摧毁山门的任务。

至于说可能波及无辜,陈太忠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反正山门之外是巧器门的宗产——这里会成为首当其冲的重灾区,也会是一个合格的缓冲带。

白复生能无视他人的死活,把人当作蝼蚁看,陈某人自然也能。

然而接下来,问题就来了:杨剑虢的死活,该不该管?

邓子荣已经收拾行囊走人了,陈太忠坐在空荡荡的草棚里,想了好一阵,最终还是站起身来:打个招呼,求个心安吧。

他来到庚金山庄,敲杨剑虢院子的大门,傻大个正在屋里调制药粉,开门见到是他,笑嘻嘻地延客入门,“进来坐。”

“不进去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你希望你哥永远卡在中阶天仙吗?”

“这……这当然不可能了,”杨剑虢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带上你的全部家当,你哥也带上他的全部家当,明天晚上,天火城老莫咸鱼馆见,”陈太忠很郑重地回答,“如果等不到我,就多等一阵,最迟到后天早晨。”

杨剑虢皱一皱眉头,表情也严肃了起来,“什么事,要帮忙吗?”

“记住我说的话,你哥俩,带上全部家当……我有一个关于遗址的消息,”陈太忠转身离开,“如果不相信我,你会后悔的,真的。”

杨剑虢伸手去拽他,不成想他一个加速,直接走人了。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傻大个若有所思地想了好一阵,然后才走回院子,在院子里又琢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摸出一块玉牌来,果断地捏裂。

巧器门内,不能跟外界随便通讯,他捏的这块玉牌,其实是同心牌,这是通知他哥:我遇到大事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