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八章 得不到就毁掉

陈太忠很快地收拾起那份心思,事实上,他也不是个爱矫情的人。

这四十天的修炼,对他来说,还是很有效果的,因为心无旁骛,他这一级升得极为自然,而且将体内的隐患,也完全修复了。

他在六晋七的时候,使用“舍生取义”的拳法,不但造成了精血的损耗,也让他的身体产生了一些暗伤——强行冲阶的后果,真的很严重。

他在笋岭的遗址中,把身体调养好了,精血也补足了,但是那些暗伤,并没有完全恢复,这种隐患,也只能借着晋级时的庞大灵气漩涡,来冲击、涤荡和修补。

所谓冲击,就是暗伤伤得久了,会因为人体的自愈本能,产生一些郁积和拥堵的附着物,灵气要冲开这些,反复涤荡,待畅通之后,就可自然修补。

这种涉及全身甚至神魂、根基的修补,所需的灵气不但是庞大的,而且要求极其精纯,最合乎自身匹配的灵气。

要说起匹配来,须知这世界上,甚至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,那么,也只有自身晋阶的灵气团,符合这个要求。

陈太忠这一次晋阶,是非常地成功,而且他报仇的路子,已经落实了,并且都执行了一半,念头因而比较通达,所以直接提升到了八级灵仙中期。

结束这一场修炼之后,他又绕了几个弯,回到了乌法道的道治落宁城。

一进落宁城,他先拿十块极品灵石,换取了十五块灵晶,目前他身上,最缺的就是灵晶,上灵和极品灵石都不缺,而在中州生活,花费极品灵石似乎是很招摇的举动。

换取灵晶之后,他离开了落宁城,他不知道的是,他才离开店子不久,就有几个身着制服的人走了进来,“刚才是不是陈放天来这里了?”

店家先是一怔,然后笑着回答,“呀,原来是落宁学院的,你们说的这个陈放天,我不知道是谁啊。”

“就是这个人,”一个学员拿出一张玉简递过去,“据说进了这里。”

店家用神识扫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哦,这个人啊,确实来过,才走的。”

“这混蛋,会去哪儿呢?”一个艳丽的女人发话了,她穿的也是落宁的制服,不过不是学生校服,而是教师的制服。

这女人下巴微扬,给人一种极为傲慢的感觉,但是她的脸色,却是极为难看,“一出传送阵就跑,追他追得还真辛苦!”

有个学生心思转得很快,直接瞪店家一眼,“他来这儿做什么?”

店家的铺子,在落宁城也不算小了,但是他知道,落宁学院是自己惹不起的,于是赔着笑脸回答,“他拿灵石换了十五块灵晶。”

至于说是什么灵石换的,他才不会说,极品灵石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……

陈太忠驾着灵舟来到天火城,然后又回到了巧器门。

多时不见,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的铺子,规模好像有些大了,邓子荣正在跟一个中年妇女讨价还价,见到他前来,欣喜地打个招呼,“东家你可算回来了,有灵石吗?”

原来这铺子近俩月,越发地红火了,虽然还不能跟聚居区的相比,但是四十多天的货物收下来,也用了近八百上灵,陈太忠留下的灵石用完了。

邓子荣不得已,又去借了点灵石周转,今天实在是转不动了,正跟这女人商谈赊欠事宜,猛地见到东家回来,他张嘴问的就是灵石。

陈太忠回来了,灵石都是小事,他很痛快地支付了灵石,然后跟邓子荣算一下账。

不算则已,一算他才发现,合着弄这么一个摊子,收入还是很可期的,如果能长久做下去,赚的灵石也足以保证他的修炼。

事实上这很正常,只要有足够的本钱,在风黄界老实做生意的人,也都能养活了家庭,甚至家族。

陈某人已经逐渐地在巧器门站稳了脚跟,若是能忽略了心中的仇恨,做为一个普通修者,完全可以在这里继续发展下去,还可以生活得很愉快。

但是陈太忠心里非常清楚,他不会如此选择,因为他过不了那个心结。

退一步说,就算没有心结,当初他在听风镇的生活不够愉快吗?不够自在吗?没有人脉吗?怕是比现在还强出很多吧?

谁又能保证,他在巧器门,将来会不会遇到别的不可抗力?

所以“这买卖还能做”的想法,也只是在他脑子里打了个转,然后就被他丢到了一边。

回来之后的第三天,闭关的杨剑虢出关了,听说他回来,特地跑来看他。

两人随便聊了一阵,当杨剑虢听说,他这次出门晋阶了,禁不住傻眼,“这就是八级灵仙了……你到底多大岁数啊?”

陈太忠来风黄界,才五年出头,就算加上对战刘园林,损失掉的百年寿数,总共也没多少,不过他没兴趣多说,“反正不到一百二。”

“你测试过资质吗?”杨剑虢一听,登时兴趣大增,眼睛都亮了不少。

陈太忠测过资质,当时登仙鉴只是雾蒙蒙地亮了,但是他知道,自己的“混沌”体质,搁在气修里,算是顶级的资质了。

万戟派修的是外功,走的是重器路子,对混沌资质不敏感,但就算是这样,登仙鉴也承认,这是可以登仙的资质。

不过,陈太忠没兴趣跟他谈这个,就是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没测过。”

“那你去测一下吧,”杨剑虢激动地拉住了他的手,“不到一百二十岁的八级灵仙,如果你是登仙的资质……嘿,怎么可能不是登仙资质呢?”

他是如此地激动,以至于有点语无伦次,“反正只要是登仙资质,我包你五年内成为精英弟子……陈哥,机会难得啊,搁给我的话,我就高兴死了。”

陈太忠一抖手,从他手里甩脱,淡淡地回答,“我不是你。”

杨剑虢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可是,这个机会……你怎么能不在乎呢?你不是散修来的吗?”

“我想加入门派的话,有太多的选择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不管调香派、百药谷,还是玉屏门,他若是肯努力经营一下,真的都有进去的可能。

想进家族的话,有称号星沙的南郭家族,只不过,“我这个人野惯了,不喜欢受拘束。”

“你不喜欢受拘束,可以商量嘛,”杨剑虢很坚定地表示,“我先帮你申请测试资质,若是资质极好的话,就轮到你跟巧器门开条件了。”

他说的这个可能性,是客观存在的,像大五行、九纯阳或者七窍均衡星辰等资质,走到哪里都是抢手货,不夭折铁定登仙,心态跟得上就是玉仙,努努力玄仙可期。

不管什么样的宗派,见了这样的资质,绝对先直接抢回山门,如果抢不回山门,那就要想方设法地捣乱——弄死的话,手段比较糙,高级一点的,就是心神上埋暗招,或者是根基上动手脚。

“说了没兴趣,”陈太忠不想多谈此事,他跟巧器门没可能。

“我不能看着你这么放纵下去,”杨剑虢站起身,以异常坚定的口吻发话。

从他的表情来看,他是打算做诤友的。

而事实上,他也是这么做的,第二天,杨轻风就来到了这个小铺子。

不过陈太忠早有准备,直接溜号了。

杨轻风等了一阵,又找了一阵,发现人不在,直接飞走了,只留下一句话来,“资质再好,如果没有勇猛精进的心,抓不住机会自暴自弃,修行路上也走不远。”

陈太忠当天晚上回来,从邓子荣口中听到这评价,只是冷冷一笑——我进哪个宗门,也不可能进你巧器门。

杨轻风身为巧器门的后起之秀,是极为傲气的,也就是他弟弟再三保证,陈放天资质惊人,他才肯来看一次——终究是杨剑虢的好朋友。

陈太忠没想到这一点,接下来的几天,他天天躲着这厮,却是没想到,人家只来过一次,就不来了。

他差不多用了十天,才反应过来这一现状,然后又回来看守摊子。

这一天,邓子荣告诉他,说天火城有人找他,他就想到,莫山的毒药,现在应该发作得比较厉害了,于是又去一趟天火城,为莫山送药。

送药的过程不必表,在他回来之后,才愕然地听说,今天杨轻风又来了。

杨上人这次又没见到人,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,走的时候就撂下话了,“不管剑虢怎么说,我跟这个人没缘,以后都不会再来了,但是一句话我撂在这里,他若是进了阴绝渊,来日我必取他性命,谁也拦不住!”

巧器门有三峰四谷两绝地,两绝地分别是火绝洞和阴绝渊,两绝之间,恩怨太多太久。

门内弟子严禁内斗,但是陈某人是被火绝洞发现的,火绝洞也屡屡表现出了招揽之意,若是投了阴绝渊,杨轻风为了泄愤而伤人,起码在门里惩罚的时候,也能博点同情分。

“说得我好像很怕他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其实他真的想说的是:我稀罕你巧器门的招揽吗?

然而,就在第二天,刘家别院有人来到了铺子,正是别院的二号人物,三级天仙刘东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