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七章 灵仙八级

解毒?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冷笑一声,“就你这态度,指望我给你解毒?”

“你不知道,自己最近很有名了吗?”莫山苦笑着回答,“巧器门宗产里,那些小喽啰,都不敢招惹你了……我也不敢直接见你。”

原来他把陈太忠介绍进巧器门,还是多了个心眼,绕了几个弯,饶是如此,最近也有不少人打听陈放天的底细,打听到了他这里。

陈太忠不为他这些话所动,“我找你,是想再找点巧器门的防御图。”

莫山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你……真的要整个巧器门?不是已经走了一多半了吗?”

只冲这一句话,就知道,他对巧器门那里的事情,还是相当了解的。

陈太忠懒得跟他扯这些闲话,只是眉头一皱,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

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,他不想说得太多。

莫山明显被这句话呛到了,想一想之后,他叹口气反问,“有多少把握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有百分之三十。”

如果没有料错的话,莫家是真的跟巧器门有仇,所以他说了个保守的数字。

“百分之三十,值得赌一把了,”莫山点点头,然后才问一句,“能不能先把我的毒解了?最近真的情况在恶化。”

陈太忠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一拍储物袋,丢个丸药过去,“半小时内,残毒能解了。”

莫家介绍的邓子荣,在这二十天里非常敬业,也没动什么手脚,反倒是贴了一大笔灵石,这一点,令他非常满意——哪怕他真的不在意赚的那点。

陈太忠当初愿意相信邓子荣,就是因为,此人是莫家推荐的,然而话说回来,莫家对他来说,也不是一个多么可信的符号。

说来说去,可信的是老莫咸鱼馆,这一家位于天火城的老字号,本身就代表着信誉——有产业,才能令人相信。

就像陈某人当年在听风镇,也是绝对被人信任的,因为他有根在那里。

现在邓子荣证明,他很可靠,陈太忠自然也不介意,提前为莫山解毒,他所赌的,还是那家小小的咸鱼馆。

莫山接过药丸,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。

他闭目打坐半小时之后,轻叹一口气,缓缓张开眼睛,然后站起了身,“阁下在毒术方面的造诣,果然令人钦佩!”

这时候,他不会考虑翻脸,说什么我已经恢复了天仙的修为,要把你如何如何,这未免太可笑了——人家敢这样解毒,自然不怕他翻悔。

而且传言也说明,三世家的刘家,面对面地对抗,都防不住对方的下毒,他有什么理由,可以确定能制服对方呢?

既然不能,双方的大目标相同,他也只能不计较过往了。

“别高兴得太早,我又给你下了口腹毒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解毒的同时又下毒,估计一天之后,你会有所感觉。”

“你!”莫山直气得两眼一瞪,原本两只绿豆一般的眼睛,瞪得居然有黄豆大小。

好一阵之后,他才苦笑一声,“何必呢?”

“我的计划不容有失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功成之时,自会为你解毒……好了,你拿出来防御图吧,我可以跟你换,我也有些发现。”

“没带在身上,”莫山苦笑一声摇头,“我可以让他们送来……能先看看你的图吗?”

“可以,”陈太忠丢出一块玉简给对方,“最好快点送来,我还着急回去。”

莫山拿过玉简来,看了一阵之后,微微点头,“果然是有些差别,可以拿来补充……咦,你着急回去干什么?”

咦?这次是陈太忠奇怪了,“办完事不回去,等什么?”

“我要是你,就不着急回去,”莫山正色回答,“估计你是想完善地图,但是我认真地告诫你,千万不要小看了巧器门的暗堂,有多少宗门的探子,饮恨在他们手里……”

巧器门跟其他宗门一样,也有着自己的暗中警戒力量,而且巧器门制器的名头太响,打主意的势力也极多,他们很注意防范。

莫山认为,陈太忠最近的风头,已经有点足了,继续探查巧器门是不可取的,起码要过一段时间才好。

“……你收了那么多东西,花点时间贩卖一下吧,尽量让你的行为,显得比较正常,我送进去不少探子,人家比你沉得住气多了,就这样,还有不少被发现的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他承认这话有道理,但是他也有不得已的理由,“你说得对,但是我真的赶时间,不能耽搁啊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着急,我只知道欲速则不达,巧器门暗堂的那些家伙,是不跟人讲理的,”莫山缓缓地摇头,很严肃地发话,“只要他们认为可疑,直接就拿下了,也不忌讳大欺小……中阶天仙亲自捉拿灵仙的事,也多了去了。”

“中阶天仙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他已经在很努力地修行了,但是实力……还是不够。

“是啊,那些人根本不会在意杨轻风,”莫山顺着他的语气就说了下去,“暗堂只听掌门一人的,三峰四谷两绝地都不放在眼里……就算你不怕,我还怕得不到解药呢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一笑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那我出去走两个月吧。”

两个月有点少吧?莫山嘴巴动一动,然而,想到这厮能答应躲一躲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终于没有再说话……

陈太忠这次离开,也没有四处走,他觉得自己的运道似乎有点问题,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一堆事,而现在的他,是最不想被其他事分心,只求平安度过两个月,再回来继续复仇大业。

所以,他转换了几个传送阵,确定身后无人跟随,就去了辽原道沙洲城,看一看于海河和老吴最近的生活怎么样。

几个月不见,小于的个子又长高了些许,他也正是蹿个子的年纪,而他的修为已经是四级巅峰,距离五级游仙只差半步了。

尤其令陈太忠满意的是,因为没有了进宗门的想法,于海河不再在意天才的名声,甚至都不跟邻居来往,一老一小除了侍弄一下土地,基本上就躲在院子里,连大门都很少出。

他来的时候,小于正在院子里习练燎原枪法第二层,极其地专注,他从孩子的脸上,隐约看到了庾无颜的轮廓。

大致了解了一下两人的生活,得知跟周围的人没什么瓜葛,陈太忠就放心了,在小院里住了两天之后,飘然离开。

了解过于海河的生活之后,他就来到了辽原道的道治通达城,剩下的这段时间里,他打算闭关修炼,绝不再惹事。

通达是道治,城里不但有天仙,还有玉仙,城市原本就极大,而城外东侧,更有一座大山被辟为修炼场,供各种修者修炼。

修炼场一半为士兵所用,一半出租给别人,根据灵气不同,出租的价格也不同。

陈太忠租了一个三等洞府,听起来好像差了一点,事实上,这是供初阶天仙修炼的,二等洞府是供中阶天仙修炼,一等自然对应高阶。

据说修炼场另一边的兵营中,还有特等洞府,可以供玉仙修炼,不过那可不是有灵石就能租得到的,得需要相应的身份才行。

其实就是陈太忠租的三等洞府,也是相当地紧俏,而且是死贵死贵的,一块灵晶只够租用两天,而这里起租的天数就是十天,低于十天的,一天一个灵晶。

这价格简直不能用贵来形容,根本可以说是抢钱,而且灵气也未必见得有多么稠密——起码比起笋岭的遗址来,还略有不如。

就算再勇猛精进之辈,也未必舍得如此浪费灵石,出门在外的修者,也少有人会为了一两天的修炼,如此奢侈地修炼。

然而在这里修炼,也有极大的好处,那就是安全省心,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人影响,这是掌道大人的买卖,旁边就是战兵营,谁敢在这里惹事?

只要有灵石,这里是最好的修炼场所。

陈太忠一租就租了四十天,价值二十灵晶。

不过这二十灵晶,也是物有所值,他闭关之后的第二十五天,洞府上空形成一个极大的灵气团,聚集了足有两天,才慢慢地散去。

这景象甚至惊动了他人,看到的人都在猜测,这是天仙的一晋二吗?

然而,昂贵的修炼之所,也就是这点好了,大家猜归猜,却没人去细查八卦——任由别人查的话,这地方也就不值这么多灵石了。

陈太忠在第四十天头上,按时出来了,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,按说是晋阶灵仙八级了,他该高兴才对,然而他心里,总是有些说不出的惆怅。

想他以前晋阶,不知道有多少次招来了别人的觊觎,后来呢,身边有了刀疤护法,就好了一些,至于上次,则是老易帮着护法了一次。

到了现在,他花费一些灵石,可以单独晋阶了,但是这种孤单,让他有点茫然。

做为修者,逐渐地走向孤独,是唯一的选择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