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六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

古铜脸大汉跟其他三人不一样,那三人肩头有飞翼,而他则是肉身飞行。

也就是说,此人是天仙。

杨剑虢对上此人,却是不惧,他不怕正规场面,正经是对于杂七杂八的场面不适应。

他冲着此人一拱手,“这位上人,我俩是在宗产地盘游逛,心仪门内风采,特地来此处瞻仰一番,并无它意。”

“并无它意吗?”古铜色脸低声重复一遍,冷冷地扫他俩一眼,“外院之人,什么时候胆子如此大了?你是谁家的子弟?”

“并无家族,”杨剑虢再次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晚辈姓杨,家兄是门内精英弟子,人称火绝轻风的便是。”

古铜脸眉头微微一扬,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脸色变得好了不少,“原来是杨轻风的弟弟,你哥对你这个弟弟,很不错啊。”

杨剑虢想一想,慢吞吞地回答,“家兄一心为门中事务操心,倒是疏于对我管教,如有冒犯,我们这便走。”

以他的性子,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,不用说,这也是杨轻风平日里对他耳提面命,遇到事情就这么回答。

他越是这样说,那天仙反倒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“滴水不漏杨轻风,还真是这样,听说你最近与人起了纠葛,他没管吗?”

“是我借了家兄的一些名头,”杨剑虢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家兄并未过问。”

九戈龙是他哥哥杀的,但是杨轻风只带回来一块玉牌,还要让他们毁掉,他自是不会为自家老哥招来祸端。

“是吗?”古铜脸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似乎有人在算计你俩,被你哥出手斩杀了?”

“绝无此事,”杨剑虢很干脆地摇摇头,这老实人说谎,也是不带打草稿的,“与我发生冲突的人,都活得好好的……只有一人潜逃。”

“九戈龙又不是门内弟子,”古铜脸笑一笑,“杀就杀了,有什么?他姐夫求到我头上,央我报仇,我说那是活该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飞走了,那几个弟子见状,交换一下眼神,也展翅飞走了。

陈太忠和杨剑虢面面相觑,好半天之后,傻大个站起身来,“要不……咱们换个地方?”

“你哥做事,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周密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着,站起身来。

差不多用了二十天,两人绕着巧器门,走了大半个圈子。

到了后来,古铜色脸的话,似乎传出去了,也有门内弟子盘问过两人的来路,一听说杨剑虢报身份,都是一脸的怪异,也不再继续问了。

至于说出手相试的,更是一个都没有。

在这期间,陈太忠还隐身试探了一些地方,后来他发现,有个别地方确实……真的能把他的隐身逼出来,说明巧器门在某种程度上,对付隐身还是有一定心得的。

所幸的是,这种手段的具体应用,似乎比较昂贵,只在个别地方有。

而那些地方,又都是莫山给的防御图里的防御重点,陈太忠试探的时候,也是小心再小心,虽然出了点状况,但是他及时离开了。

然而,转了巧器门大半圈之后,杨剑虢猛地没了兴致,就说咱们回吧。

这厮是想到什么就要做的性子,陈太忠也是有点无奈,于是他就拿出一个“采药”的理由——我想看一下,周边的药材是怎么分布的。

我帮你毒倒那么多人,这毒药……不得配置吗?

杨剑虢是个不太擅长拒绝他人的人,他就变通地表示:这样,咱们回去住两三年,我再陪你把剩下的地方转完。

两三年……早过了期限了,陈太忠心里发苦,可是还不能固执己见,只能苦笑着点点头,“嗯,好吧,我给邓子荣留的灵石也不多,估计他花得差不多了。”

何止是花得差不多?两人回去之后,陈太忠才知道,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早在十天前,五百上灵的经费就花光了。

原来杨轻风斩杀九戈龙的消息,也传到了庚金山庄。

其实一个天仙出手,斩杀一个中阶灵仙,真的是屁大的事儿,巧器门上层根本不会关注到这些,而且不是门内弟子相残,也不需要关注。

但是对下面的人来说,这就是个很值得注意的风向标——原来“陈氏资源回收中心”的背后,也有精英弟子的支持?

在宗产的地盘做买卖,最重要的就是有靠山,而陈太忠这个小店,虽然名气不彰,但收货的价格公道,眼下又有了靠山,自然有人前来卖货。

邓子荣早早地就花完了五百上灵,还是有人不断地前来卖货,他不得不出去找人借了一笔钱周转,才撑到陈太忠回来。

他知道自家老板不在乎这点灵石,但是……总不能有买卖不做不是?

陈太忠回来之后,盘点一下收的货物,觉得价格尚算合理,就直接报销了,至于说收来的东西,他也没想着出手,陈某人又不差灵石,不着急。

回来之后,他又在小草棚里呆了两天,想到自己收集到的地图,跟莫山提供的可以相互补充,就又去咸鱼馆走一趟。

这个时候,他在巧器门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,严格来说,不是他有名,而是杨剑虢得了哥哥的照拂,已经成了巧器门宗产地盘里,不宜招惹的一员。

陈太忠在出宗产大门的时候,很不幸地,又碰到了那个曾经难为过他的初阶灵仙。

这厮似乎是胡家的,见到他之后,眉头一皱——修者的记性,比一般人好得多,他直接抬手一指,“你……过来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根本不带理他,有些圈子,你一旦融入了,就会发现,某些狐假虎威的人,是多么地可笑。

在宗产地盘内,只挂着通行证的人,是被人小看的,门岗甚至可以检查你的储物袋。

而胡家的这名子弟,也打算这么做,于是眉头一皱,“叫你呢,耳朵聋了?”

“我帮杨剑虢带货,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“小子你想找死,就直接说!”

说完之后,他脚不沾地就冲过了关卡,然后就站在门外不远处,冲着那低阶灵仙招一招手,“孙子,你不是想找茬吗?有种出来!”

那低阶灵仙听得眉头一竖,就要发火,然后他想一想,觉得这个事情不对。

离开了宗门的庇护,他屁都不算,一个低阶灵仙敢跟高阶灵仙呲牙,也是欺负对方没有正式身份,但是人家离开宗产之后,直接向他叫板,这架势就是明摆着的了。

——在宗产之内不合适动手,出了宗产你算个球毛!

然而,在门口叫板,也是有风险的,真要没有根底的人,在这里炸刺,巧器门宗产这么多人,哪里容得了他嚣张?集体冲出去,也把人打烂了。

所以说,敢这么叫板的,都是有底气的,而且人家玩规则很在行。

胡家的低阶灵仙登时傻眼,也不知道该不该追出去,于是问旁边人,“杨剑虢是谁啊?”

“杨轻风的弟弟啊,”有人知道最近的行情,低声嘲笑他,“刚杀了九戈龙,不过你胡家肯定不怕,出去试一试?”

这位一听,就知道没办法计较了——对方的身份他不怕,但是架不住人家身后有人。

可他还要撑一下门面,于是冷笑,“小子,下一次不要让我撞到你!”

陈太忠也懒得跟这货多说,于是冷笑一声,“我现在就要去天火城,有本事你跟着来,没胆子就别逼逼……什么尿性!”

这位直气得脸色发白,却是真没胆子追出去。

陈太忠走了一阵,也觉得自己最近,有点树大招风了,想到莫山很忌讳这个,少不得左右看一看,找个没人的地方,隐藏了身形。

越是接近成功的时候,越是要注意,不能得意忘形。

他在四下里乱走一阵,进城之后又是到处转悠,甚至还隐身了一段时间,然后来到老莫咸鱼馆。

依旧不是用餐时间,店里还是那个小伙计,他也依旧是那句话,“我找莫山!”

说完,他就打算离开,去城外等着了,不成想那小伙计直接发话,“莫老板说了,您来的话,有胆子就直接入后院。”

这话很有点挑衅的意味,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恼了,怎么,你当我不敢进咸鱼馆的后院?

他不是个怕事的人,但是想到自己所图甚大,而且都成功了一半了,他就冷笑一声,“莫老板果然厉害,不过我受不得臭气……你就当我没来过好了。”

“陈先生你这又是何必?”就在此时,一个声音响起,带着浓重的鼻音,一听就知道是莫山,“我最近身体不太好。”

“你身体好不好,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拔脚向外走去,“想跟着来你就来,要不就算了。”

他一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天火城,在他的感觉里,莫山并没有追出来,不过……他的身后不远处,有一只赤色的蜂在天上追着。

他走出城外十里地左右,停了下来,不多时,莫山也追了出来,他苦笑着发话,“陈先生,我最近身体真的不适,你什么时候给我解毒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