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五章 终入正题

陈太忠一发怒,别人就不敢多说什么了,只能乖乖地交了钱走人。

但是,不是每个人,都赔得起五百上灵的。

像九戈龙也知道,自己是把杨剑虢得罪狠了,把那两位得罪的也不轻,所以这次,他根本就没有尝试倒戈,直接跑路了。

倒是其他的人,或多或少地交过来一点灵石,或者是其他的物品,来折抵灵石。

这帮家伙平日里欺行霸市,还真的攒到一点好货,此刻为了保命,也纷纷托关系缴纳和关说,接下来的五天里,杨剑虢收到的赔偿,折合灵石下来,差不多有两千上灵左右。

这基本上就是二十灵晶了,能请得动天仙出手一次了。

杨剑虢心里真的很舒坦,甚至他想分给陈太忠一部分灵石,“赚了,我真的是赚了……起码赚了十五灵晶,咱俩二一添作五?”

“你觉得,我会看上这点钱?”陈太忠对此非常地不屑,他在巧器门待的时间够久,该考虑进行下一步行动了。

就在他琢磨,怎么唆使对方跟着自己前往上门附近的时候,天上刷地飞过一个白衣少年,来到两人上方之后,丢下一块玉牌来,“以后做事,不要这么嚣张。”

白衣少年自然就是杨上人,陈太忠看他一眼,根本就懒得理会。

倒是杨剑虢不在乎,走上前捡起玉牌来一看,登时就怔住了,“九戈龙的玉牌?”

“他要找人,暗算你俩,正好找到我朋友头上了,”杨轻风面无表情地发话,还顺势瞪了陈太忠一眼,“你要找死,别拉着剑虢……看了玉牌,你们毁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根本不停歇,直接飞走了。

“呸,”陈太忠气得吐口唾沫,“什么玩意儿!”

说实话,他真的看不起杨轻风,哪怕是此人拿来了九戈龙的身份玉牌,他一样是看不起——别人欺负你弟弟的时候,也不见你有这么吊,还不是缩着个头?

现在你凑巧杀了九戈龙,拿到我面前来显摆,有意思吗?哥们儿好歹是帮你弟弟出头,你分得清里外不?

总之,是杨轻风那种傲慢的态度,让他极其的不爽。

不就是个天仙吗?身为修者,你连点血性都没有,真不知道有什么可感觉良好的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有个天仙的支持,还是不一样,两人接下来的遭遇,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

陈太忠想忽悠傻大个,围着巧器门整个走一遭,就试探着问,咱们四处走一走好不?

没等他说出来采药、见识什么的理由,杨剑虢直接就同意了:这是好事儿啊。

合着这些年,他也在家里憋狠了,因为旁人要拧着他提炼材料,根本不放他出门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单纯,独自出门怕应付不过来。

但是,在家里一呆就是十几年,搁给谁也闷得慌,他现在还是努力修行的阶段,没到了出远门找机缘的时候,附近走一走,是最好的选择。

他兴冲冲地表示,咱俩想到一块去了,我跟我哥打个招呼就动身,玩上几个月再回来,埋头修炼也不是正路。

等几个月回来修炼……陈太忠听得暗暗呲牙,几个月之后,估计你家都没了。

他倒没有为利用杨剑虢而感到内疚,在他看来,这是很正常的因果。

首先是傻大个主动寻来,卖沉星铁的,其次,此人在重压之下,还曾经改口,说是偷来的东西,差点给他带来被动,说因果也是对方欠他。

再有就是,他帮对方教训了人,解决了积怨,还赚了不少灵石,陈太忠不认为自己利用对方,有什么不道德的地方。

不过,想到对方可能在不久的将来,会无家可归了,他终于还是提出了建议:咱们玩耍也不该忘记修行,你最好把灵石多换成炼器原料,路上边走边炼。

杨剑虢还真的听了他的,把手边的灵石都用来买材料,这用去了差不多一周时间。

陈太忠则是采买了一堆吃食,又给邓子荣留了点经费,然后就跟傻大个上路了。

两人上路的第二天,就遇到了巧器门几个弟子,都是高阶灵仙。

那几人一看他俩,登时就出声撵人,而且对两人的态度,并没有什么不同——对于门内弟子来说,宗产居留身份和通行身份,并无太大的区别。

这次,不等陈太忠出面,杨剑虢就率先表示,我们又没进山门,这里都算是宗产,我们为什么不能来?

他说的有道理,更关键的是,他敢这么说,就连陈太忠遇到这种场合,也不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回答——陈某人不是个胆小的,但是……他不是怕被人惦记上吗?

杨剑虢这么一说,那几个弟子就觉得不对了,人有底气和没底气,表现是截然不一样的,尤其是巧器门传承久远,门内的关系错综复杂。

光说家族,就有三世家五豪门,按流派,又有几大不同的炼器流派,若是按宗内势力分,却又有三峰四谷两绝地。

总之,敢这么答话的,肯定不简单,那几个弟子倒也没有直接翻脸,就问你是谁家的。

杨剑虢直接就报出了他哥哥的名字,说那是我哥,才回来。

火绝洞杨轻风的大名,在巧器门也是很响的,这几个弟子听了,也没办法再计较——这个地方,杨轻风的弟弟确实有资格来。

然而,其中有一个主儿,终究有点不满意,就说你懂不懂怎么说话啊?你哥是杨上人,你又不是门内弟子,吃我一拳吧。

不过他也没敢冲杨剑虢下手,高阶灵仙对初阶下手,也是以大欺小,他看到此人身边有个高阶灵仙,说不得抬手一拳打去。

陈太忠反手一拳,直震得那厮倒退两步——有杨剑虢冲在前面吸引关注,他也不怕少少地出一点格。

那几个弟子一看占不到便宜,就转身离开了,甚至没兴趣问他是谁——杨轻风都是中阶天仙了,给自己的弟弟弄个灵仙侍卫,不是很正常吗?

他们离开了,杨剑虢反倒还有点不舒服,“我让我哥给我开个入门证,他不给我开,要不然,山门咱都能进得去,还怕这些人刁难?”

开个入门证?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这个入门证一开,你哥真是宗门的罪人了。

想是这么想,他脸上露出个不屑的笑容,“你哥也就那点胆子,他还敢干什么?”

“我哥可是想得很多的人,”杨剑虢很不喜欢他说自家老哥的坏话,于是就辩解一下,“他没反对,就算是支持了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就算开了入门证,也要看你有没有底气跟这些家伙叫板,要不然,有没有证件,还真无所谓,你有身份玉牌就够了。”

杨剑虢一听,也不说话了,两人在周围转了一圈之后,猎杀了一只喷火兔,在野外搞起了烧烤。

两人游山玩水,也不着急赶路,一个是傻呵呵地只知道玩,另一个却是一边玩,一边小心查看着地形。

到了入夜的时候,两人各自弄个阵法修炼,不过陈太忠总是在后半夜的时候,悄悄隐身出去,四下东走西看,寻找合适的地方。

又走了几天,其间也碰上了一拨门内弟子,交涉的过程,跟上一次大同小异。

第三次,两人却是碰上了巡山的队伍。

这一次,两人是走上了一座山峰,而这山峰顶端,则是一道界限,一侧是宗产地盘,一侧是门内。

站在山巅上,可看到门内景象。

杨剑虢入门,还是几十年前有过一次,此刻两人坐在山顶上,他指着远处云雾弥漫的山峰,“看到没有,那便是天炉峰,三峰四谷两绝地的三峰之一,像不像一个铜炉?”

凭良心说,在这里也看不太清楚门内景象,门里面的地方是很大的,再加上有大阵遮蔽,云雾缭绕,就不可能看清。

就算没有大阵,若是站在这里,就能将巧器门看得一清二楚,此地早就被巧器门划作禁区了,哪里还容得了别人踩盘子?

不过,哪怕是只能看到一座山峰,这里也是相当敏感的地方。

“好漂亮啊,”陈太忠一脸的沉醉,又深吸一口气,“不啻人间仙境,要是能在这样的地方修行,人生真的就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“你的修为,进巧器门还是有可能的,”杨剑虢看他一眼,“若是魂龄未过一百二,我可以要我哥帮你申请一下登仙测试,不过那样……你就只能算我哥的门下了。”

凭他也配?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哥,还差点。”

“你登仙之后……我保证你中阶天仙之后,绝对可以自立门户,”杨剑虢很认真地建议,看得出来,他是真为对方着想。

“你一个小小的低阶灵仙,凭什么保证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很不屑地发话,“自己吃的是地沟油,就不要操政治局的心。”

“我是怕你耽误了,”杨剑虢的脸涨得通红,他不太听得清楚对方话里的一些名词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理解。

就在此刻,远处凌空掠过几人,在山顶降了下来,一个古铜色脸的大汉眉头微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你俩……干什么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