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三章 打了就跑

杨剑虢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太忠先冷笑一声,“我俩不是在敲门,是在踹门!”

“什么?”老者的眉头一皱,然后才反应过来,他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于是冷笑一声,“来撒野的?你们知道这是哪儿吗?”

“我不管这是哪儿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刘立明欠灵石不还,让我们来这里取灵石!”

“立明?”老头都要张嘴喊人了,听到这个名字,又硬生生地忍了下来,在刘家,刘立明还真是不受待见的一个主儿。

身为修者,而且是门派家族中的修者,真正的勇猛精进之辈,根本没时间干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,刘立明若是游仙也还罢了,算是年轻不懂事,但他已经是中阶灵仙了。

以这种修为去行那泼皮无赖的勾当,基本上可以算他自身就放弃修行了——就算还有登仙的可能,也是渺茫得不能再渺茫。

所以别看刘立明在外面横行霸道,他在刘家的地位,还真的不高。

他在外面胡来的作风,也不可能带回族里,家族里老实人不少,但是修为就死死压住他了——甚至他在外面得了好处,回了家里,还要巴结那些不惹是生非的族人。

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,混混泼皮之类的,也就欺负些没根脚的老实人。

老者一听说,是有人找刘立明要账,就知道是外面那些烂事发了,所以只是不耐烦地一摆手,语气生硬地发话,“赶紧走,他欠灵石是他的事,这里是刘家别院,再不走就不客气了。”

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们还就想见识一下,刘家怎么以大欺小。”

“你上门撒野,还有理了?”老者眼睛一眯,大欺小在风黄界,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——这么做的人不少,但是不能随便说。

所以他用另一种方式威胁,“犯我刘家,可是冒犯上位家族!”

陈太忠等的也就是这句话,闻言他冷笑一声,然后就转身,嘴里却是大声嚷嚷着,“原来上位家族便可以欠灵石不还,领教了。”

他是真要离开,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,殊不料这话惹火了一人。

那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,他从院子里走出来,沉着脸发话,“立明差你们多少灵石?”

陈太忠扭过头来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五百上灵。”

当然,这个答案是胡诌的,杨剑虢自己都说不清楚,这几年这些人在他身上占了多少便宜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他损失了最少也有三四百上灵。

杨上人对自己的弟弟还是不错的,这趟任务出得久了点,回来就给弟弟留了四块灵晶。

也就是说,杨剑虢以前并不缺灵石,只不过这几年受这帮家伙的骚扰,他的灵石着实被敲诈走不少,现在连原材料都剩不下多少了。

所以,陈太忠定下的调子,就是这个团伙的每个主要成员,都要拿出五百上灵来赔罪,一些小喽啰,可以适当减免一些。

杨剑虢对这个说法非常支持。

“五百上灵,”白肤中年人冷笑一声,“有借据吗?”

陈太忠看一眼杨剑虢,“听见没有?”

杨剑虢摇摇头,“他硬抢的,哪儿有什么借据?”

“没借据你们也敢来?”白肤中年人看两人眉来眼去半天,给出这么个答案,气得登时笑了起来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又看一眼杨剑虢,看到似曾相识的身材和面貌,他眉头猛地一皱,想起了此人的来历,“你是……杨轻风的弟弟?”

杨剑虢点点头,“刘立明经常抢我,街坊邻居都知道。”

“他有没有欺负你,我不知道,”白肤中年人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。

其实庚金山庄又不大,他也听说过,刘立明平素经常欺负这个大个子。

不过刘家是三世家之一,有他们的骄傲,杨轻风虽然是个年轻的天仙,但也失踪很久了,他没必要对此人的弟弟太过客气,“没有借据,赶紧滚蛋,要不小心我收拾你!”

“要是我们有借据,你是不是负责帮我们要灵石?”陈太忠笑着发问。

“就算有借据,是他欠你们灵石,关我什么事?”白肤者眉毛一竖,越发地恼了,“最后一遍警告你,没借据,别来我刘家撒野!”

陈太忠却是不着恼,而是再次笑一笑,“那等我们有了借据,再来你刘家撒野好了。”

“放肆!”白肤者厉喝一声,放出了浓浓的威压,大约是巅峰灵仙的模样,“你有没有借据,刘家都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

“吓唬谁呢?”陈太忠往前迎上一步,大声地回答,“既然你刘家不在意借据,那你刚才问我借据做什么?想大欺小就直说好了!”

白肤人气得笑了,对方在偷换概念,这一点他是知道的,但是他根本无意去辩解,也不屑去辩解,走上前抬手就是一拳,“我让你话多!”

“你找揍!”陈太忠不退不让,抬手一拳就迎了上去。

两股拳风在空中猛烈相撞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然后两人齐齐倒退了一步。

“嗯?”白肤人眼睛一眯,冷冷地发话,“你是何人?”

他虽然是随手一击,但是他在刘家,以长于拳法而著称,体内的灵气也比旁人充裕,这么一拳,没有哪个九级灵仙能随手接下来的。

“帮忙催债的,”陈太忠冷笑着回答,然后又是一拳打过去,“你也吃我一拳!”

拳头再次相交,这一次,那白肤人倒是没再退,但是他脸上,有一片不正常的红晕一闪而过,却是胸腹间受到了点震动。

陈太忠还待再次出拳,这时院子里又冲出六七个人来,有人高声叫着,“呦喝,来刘家找事……这是找死吧?”

杨剑虢见到这番场景,脸色就有些微微发白了。

陈太忠冷笑一声,手就向储物袋拍去,“你们这是打算群殴吗?”

“群殴你又怎么样?”有个中阶灵仙忍不住,抬手就祭出一把飞剑,还有人摸出了缚灵索,也丢了过来。

刘家人做事,从来都不怎么在意物议,尤其这次是被人上门寻衅,对刘家来说,这是莫大的耻辱,那么以众凌寡也不算什么了。

“佩服!”陈太忠脚下聚气缩地,前后左右晃动几步,躲过了袭来的兵器和灵器,长笑一声冲出圈子,“见识了,刘家果然不愧是三世家……以大欺小以众凌寡,好威风啊!”

“小子你还敢胡言?”有人拔脚就追了上去,更有三个人身子一闪,围住了杨剑虢,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。

就在这时,院子里又传出一声怒吼,“杨剑虢,你欺人太甚!”

一条人影冲了出来,正是昨天的三个中阶灵仙之一。

他恶狠狠地瞪着杨剑虢,“杨轻风回来就怎么了?扯淡,谁怕谁……告诉你,老子不差你一块灵石,下次敢再来,打断你的腿,不服气的话,让你哥来!”

围攻的几个灵仙闻言,齐齐就是一怔,也不敢再随意动手了:什么……杨轻风回来了?

刘家号称三世家之一,势力极大,倒不会怕杨轻风,但是不代表这几个灵仙不怕。

杨剑虢愣了好一阵,才哼一声,“不打算认账了,对吧?”

他现在是怕得要死,但是事情已经这样,哪怕是只为了他哥的荣誉,他也必须硬撑。

“老子就不欠你灵石,”此人正是刘立明,昨天见到杨轻风,他一个字儿都不敢说,但是现在是家门口,他怕谁?

不过,他也不想让杨家兄弟惦记上,所以他打算用一时的强势,威慑了对方,最好能一次性揭过此事,也算了却一桩心事。

终究他是占过傻大个不少便宜,虽然远没有五百上灵,但也是人所周知的。

于是他冷笑着回答,“言尽于此,有种你再说一句,我差你灵石?”

杨剑虢脸色发白,双颊也在抖动着,却偏偏说不出话来。

“差不差的无所谓,”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,却是陈太忠抱着膀子,站在那里冷笑着发话,“回头等你写了借据,由不得你不承认。”

“小子,你个区区外人,也敢找死?”刘立明脸一沉,手一挥,“咱刘家的人,不能让这种人欺负吧?”

众人闻言,纷纷冲上前,不过跑了没几步,就觉得头重脚轻体酥骨软,脚步也歪斜了起来。

有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大声喊叫,“小子卑鄙,你敢用毒?”

“多新鲜呐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就活该被你们围攻?”

“混蛋,”“无耻,”众人纷纷叫骂了起来。

陈太忠看一眼杨剑虢,“我说,走人啦,不走等着更多人围上来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中毒了,”杨剑虢一边回答,一边软绵绵地向地上栽去。

“哎呀,我手段太多,忘了给你服用解药了,”陈太忠一拍额头,笑眯眯地走过来,摸出一颗丸药,塞进对方嘴里。

杨剑虢勉力站起身来,两人对视一眼,齐齐大喊,“快跑!”

大庭广众之下,刘家别院门口,实在是没办法杀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