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二章 查主使者

陈太忠这话一问,杨剑虢的面子挂不住了,聚居区里,其实不禁行走的机关器物,只要速度别太快就行,正经是聚居区不能骑灵兽。

因为灵兽是有兽性的,不像机关器物,可以灵活控制,容易惹出祸患来。

杨剑虢很不高兴,然后又想到,自己身后,可是坐着一个高手,于是轻咳一声,“聚居区里,不禁机关器物行走的。”

那侯哥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太忠蹭地就跳下铁马来,上前一把薅住了对方的脖领,冷笑一声发问,“小子,是谁唆使你找碴的?”

“你放手!”那侯哥怎么也是巧器门的弟子,扭着身子就要挣脱,待看到对方只是挂了一个通行令牌,登时眼睛一瞪,“你找事?”

这个反应,却是大大地错了,他只想到,对方连正式身份都没有,我是不怕他的,但却没想到,第一时间指出这一点。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太忠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,既脆且响,“谁找事?剑虢骑着机关进来,招你惹你了?对杨上人有意见,你只管说,或者说出指使你的人也行。”

“你一个门外人,敢跟我动手?”侯哥直气得怒目圆睁,这时候才说出这句话。

“反正你打定主意要找事了不是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回答——对方要早说这句话,他这一记耳光还真不好下手。

杨剑虢见到远处有人看过来,心急之下灵机一动,对着侯哥发话,“侯哥,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,你只要说出,是谁指使你的,谁想找我哥的麻烦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。”

要不说,人不是一成不变的,怂人也有聪明的时候。

侯哥听得差点没哭出声来,他这外院的巡视弟子,是年纪大了登仙无望,都没有太高的战力,正经战力高的灵仙弟子,哪怕是登仙无望,也是宗门的基本战力,基本就在门中老死了。

而那些不堪造就的弟子,根本就不可能留在门内。

所以他被发到宗产来维持秩序,说穿了是要养老——还可以带挈家人一二。

往日里,侯哥欺负小杨,不过是知道对方没根脚,又嫉妒对方有个失踪的天仙哥哥,哪怕不入门,也能在宗产中置业。

但是杨剑虢的哥哥回来了,他哪里还敢再找此人的碴儿?

巧器门的天仙,表面上说有六十多,其实不止,加上供奉和护法,差不多能有九十多名,但是这个天仙,也是要说潜力的。

而且宗门的天仙,话语权肯定比供奉和护法要重。

更别说,宗门六十多名天仙,也是金字塔结构,多数为初阶,少数为中阶,极少数为高阶——其中有很多中阶和高阶,潜力已尽,只是在宗门养老。

而杨剑虢的哥哥,是宗门的天仙,还可能已经晋阶了中阶,更是年轻无比!

这种人要难为他一个小喽啰,真的太简单了,侯哥在这里谋个巡查,也是托了关系,但是杨上人要叫真的话,他的关系也不敢扛——毕竟他不占理。

这时候,人家还要查子虚乌有的幕后指使,他的关系肯定更不敢露面了。

但越是这样,他还越不能自乱阵脚,所幸的是,他非常清楚,杨剑虢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于是他看杨剑虢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剑虢,咱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,你做这种事,你哥知道吗?你不要胡乱听别人挑拨离间。”

杨剑虢只是不善跟人计较,又不是天生缺弦,听到这话,冲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陈哥,那这事儿交给你了……别杀人就行,其他的,我都扛着。”

不等陈太忠动手,那侯哥马上苦笑一声,举起了双手,“好了,剑虢你赢了,我是不知道你哥回来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杨剑虢并不说话,只是看着陈太忠,似乎很相信他的样子——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好,只能交给别人来应付这场面。

陈太忠一抬手,甩开了此人,很不屑地咧一咧嘴,“真没有人指使?”

侯哥很无奈地笑一笑,顺便整一下衣襟,又左右看两眼,发现没几个人关注,才轻咳一下低声发话,“差不多就行了,你一个门外人,抽了我一耳光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太忠抬手又是一个耳光,然后冷笑一声,“我再抽你一百个耳光都无所谓,你学会人话没有……兽修转世?”

侯哥眼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逼着我翻脸,是吧?”

“你活着还有脸吗?”陈太忠继续冷笑,“今天你不给个交待,信不信下次出门,就没有回来的时候?”

“你……”侯哥怒视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深吸一口气,低声发问,“你想要什么交待?”

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这些年欺负杨剑虢的,谁是幕后主使?”

欺负他,也要幕后主使?侯哥听得心里冷笑,无非是一帮欺软怕硬的泼皮罢了。

不过对方既然发问,他也不怕转嫁仇恨,于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那些人受了谁的指使,我并不知情,但是我知道有一人,在刘家别院住着,叫刘立明。”

刘家别院……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刘家在巧器门,也算个庞然大物,三世家五豪门里的一个世家,五豪门近几百年比较火,但是论底蕴,还是要说世家。

三世家五豪门都是住在几个中心聚居区,搁在地球上,那叫CBD,而这些家族甚至在门里,都有自己的地盘,宗产之外,同样有影响力。

像梅艳容所在的梅家,就是属于五豪门里的一豪门,而梅家在外界的地盘,曾经遭遇过事故,没有其他四豪门大,但是门中势力见涨,正在从豪门往世家过度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像庚金山庄这种聚居区,三世家五豪门都不会投入太多的关注,而刘家在这里,也仅仅是有个别院而已。

当然,别院是刘家的,但是别院里的某个人做出的事,未必能代表刘家整体的意思。

杨剑虢知道刘家的一些事情,闻言禁不住愕然,“刘家也干这种事?”

“刘家又怎么样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一指侯哥,“你小子故意爆出这家人来,是觉得我们不敢找过去,是吧?”

你们敢找过去吗?刘家可是有玉仙的,侯哥干笑一声,摇摇头说风凉话,“哪里,你们敢。”

“我是真的敢呢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那货住什么地方,你说一声?”

侯哥指出地方之后,陈太忠转身就走,杨剑虢见势不妙,赶忙紧走几步,上前悄悄拽住他,低声发话,“那个……陈哥,真去?”

“那当然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嘴角微微往上一翘,“怎么,不敢?”

“我是说……”杨剑虢想一想,终于找到一个说辞,他干笑一声,“我是说欺负我的人很多,何必找他们家呢?”

“这你可说错了,”陈太忠冲他笑眯眯地一指,“咱要想不被人欺负,想要打出名头来,必须找最硬的碴儿,先碰一下,老太太吃柿子,才会捡软的捏……咱们是棒小伙。”

杨剑虢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他完全不知道“柿子”是什么东西。

不过联系上下文理解,倒也不是很难,他又迟疑一下,才轻声发问,“可是,刘家的别院,很可能有天仙坐镇……咱能行吗?”

“大不了打一架,又有什么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。

杨剑虢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,终于叹口气,抿一抿嘴巴,“那是,总要活个率性才好。”

两人一路打问,一路就来到了刘家的别院,在宗产之内,刘家的别院只是松散的一块地方,很快地,就找到了刘立明所在的地方。

那是一个不小的院落,足有十来亩地,陈太忠才要上前叩门,杨剑虢一把拽住了他,“这院子里起码住着一百个人,你真要去敲门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表情有点怪怪的,“其实我有点看不起你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杨剑虢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干笑一声,“因为我想得太多,跟我哥一样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一眼面前的大门,上前一抬腿,就是狠狠地一脚,“这种门是用来踹的,你觉得它是门,是因为你过不了心里这道坎……它不是门,只是一道坎。”

“确实是这样,”杨剑虢点点头,然后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陈兄果然有见地……跟你在一起,我就觉得自己聪明了很多。”

然而下一刻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个……踹不开?”

合着陈太忠重重一脚上去,那大门纹丝不动。

陈太忠也觉得有点尴尬,其实这一脚,他已经用了五分力,眼下没踹开,真是有点那啥,“里面的人已经知道了,咱们主要是通知他们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仆就打开了门,他皱着眉头四下看看,然后盯上了两人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是你俩敲门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