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三百四十一章 狗脸

要说这杨剑虢的胆量,还真对不起他那偌大的块头。

听到陈太忠的问话,他想一想之后,才为难地摇摇头,“我……我得问一下我哥。”

“你真是,白长这么大的个子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,“你哥要是不答应,你那么多灵石,是不是就白白被抢了?”

杨剑虢挠一挠头,憨憨地回答,“我也不想白被抢,但是他要不答应,我打不过那些人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打不过他们,不是有我吗?”

“你肯帮我打架?那可太好了,”杨剑虢马上就开心了,合着他也是满肚子不服气,只不过自家老哥不支持,他只能强忍着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又是一皱眉头,“可是……万一他们那边有天仙怎么办?”

天仙也扯淡,陈太忠的嘴巴扯动一下,然后摇摇头,“他们要是敢大欺小,那就是不给你哥面子……对了,你哥是几级天仙?”

“他现在……应该中阶了吧?”杨剑虢挠一挠头,很不好意思地回答,“他是精英弟子,失踪前就在闭关冲中阶。”

精英弟子就怎么了?陈太忠听得心里暗暗冷笑,没有一颗不畏艰险的心,就算你是巧器门掌门,又能走多远?

不过这种评价,他自己知道就行了,于是他点点头,“中阶就够了,一二级的天仙,肯定不敢跳出来出头。”

“可是我哥不赞成啊,”杨剑虢这家伙,有时候真的转不过来弯。

“那只是你猜的,”邓子荣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,心说这家伙怪不得被人欺负,你懦弱成这样,还不通情理,不欺负你欺负谁?“你哥赞成不赞成,你都不知道,何况是外人?”

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,“对嘛,就是这个理儿。”

“那我先问我哥去?”得,这家伙又绕回来了。

“你这火炼之躯,能把脑子也烧糊涂?”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,“你哥要是不答应,咱们不是白说了半天?”

杨剑虢愣了好一阵,才狠狠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那是,问了的话,没准我就出不了这口气了,倒不如先做了再说。”

陈太忠和邓子荣长出一口气,齐齐发话,“你总算反应过来了。”

“我的脑子是有点慢,”杨剑虢点点头,倒是不介意自己被人说,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兴致勃勃地发话,“走,去我家合计一下,怎么收账!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这你就不怕你哥知道了?”

“我哥很少在家,院子就是给我买的,”傻大个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他基本在门里修行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拿出那四个灵晶晃一下,“他都把灵晶留下了,肯定就不在家了。”

“你哥对你……好像也还可以?”邓子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陈太忠也懒得去这家伙家,就以要监督扫洒拒绝了,结果这位表示说,那我也不回去了,今天就在你们这儿休息了。

最近一段日子,陈太忠和邓子荣都是在野外住宿的,这里靠近山路,安全不存在问题,两人只要偶尔补充点给养,就足够了。

傻大个倒是不介意,也跟他俩混在一起,陈太忠有心忽悠他,就拿出一葫芦酒来,“好久没喝酒了,今天受了点鸟气,要喝一点。”

事实上,他现在的心理,真是有点矛盾,他有心利用这个傻不啦叽的杨剑虢,但是又不想牵扯上太多的因果,所以才拒绝去这厮家。

但是很显然,仅仅明天去找人要账,出一口邪气,不是他的全部目的,他还是想利用这个人,尽量地接近巧器门。

可以看得出来,那个杨上人虽然是天仙,也是个软蛋——起码偏一点懦弱。

陈太忠要是放弃教训那几个人,一来自己不舒服,二来大块头会不舒服,三来就是……不打出名声去,别人怎么知道他俩不好惹?怎么知道杨上人已经回来了?

所以要账是必须的,但是忽悠傻大个答应点别的事,也是应该的。

杨剑虢嗅到了酒的香气,鼻子抽动一下,“好香,这是什么酒?”

火属性的人,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嗜酒,他也不例外。

这可是酒伯南宫家的酒,怎么差得了?陈太忠很随意地看他一眼,“你血气不足,喝不了这种烈酒,就别问了。”

“谁说我血气不足?”杨剑虢是相当地不满意,“我喝酒可厉害啦,不够烈的酒,我不爱喝。”

陈太忠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,“你也就喝点娘们喝的酒。”

“这话我就不爱听,我要喝不醉怎么办?”杨剑虢眼睛一瞪……

两个小时之后,他大着舌头,搂着陈太忠的肩头,“这个,老……老陈啊,明天打架的事儿,就交给我了,你给我站……站脚助威,看我怎么削他们!”

“叫陈哥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也是醉醺醺地回答,“明天你要杀俩人,才有资格叫我老陈,杀三人,才有资格叫我小陈……这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“呃,杀人?”杨剑虢怔了一怔,然后打个酒嗝,大着舌头说话,“嗯……杀就杀呗,谁怕谁,对了,要是我没杀人呢?”

“没杀人,你得赔我酒啊,”陈太忠斜睥一眼邓子荣,“你都听见了,对吧?”

“我不光听见了,都留影了,”邓子荣笑眯眯地一扬手里的留影石,他今天也被人欺负得不轻,非常乐意看到别人帮着找场子,“剑虢说了,他哥是精英弟子,每年有一次机会,拿灵石赎罪……”

晚上说得好好的,第二天就不对了。

南宫家的酒,是出名的烈,杨剑虢喝了不少,第二天起得有些晚,起来之后,头还有一点晕晕的。

不过,看到自己昨天在留影石里的发言,他整个人登时就清醒了,脸色也变了,“这个……有点喝多了,杀人,怎么能杀人呢?”

“不杀人,就还我的酒来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你小子也忒不仗义了。”

“我真是喝多了,”杨剑虢只能赔着笑脸回答,“这样吧,要到的灵石,咱俩五五分账,你看可好?”

“缺了你那点灵石,我就饿死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阴阳怪气地发话。

“那你说怎么办吧,”杨剑虢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门内杀人,肯定不行,最少最少,也得到门外埋伏着杀。”

“一个都不行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哥精英弟子呢。”

“他杀人倒问题不大,”杨剑虢苦恼地叹口气,他的兄长,在两万名门内弟子中,排名可进前五十,自是有一定的特权,但是,“我就不行了,你没身份,就更不行了。”

“看情况吧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叹口气。

杨剑虢放出一只小小的铁马来,铁马转眼变大,两人坐上铁马一溜烟地走了,只留下邓子荣继续在这里看着店铺。

不多时,两人就来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聚居区,巧器门的宗产中,有十几个聚居区,这个聚居区唤作“庚金山庄”,常住人口不足万,以制器、种植和住宅为主。

杨剑虢就住在这个区,他坐着铁马,向某个方向指一指,“那里就是我的院子,里面足够大,你把你的收购小摊,搬到我那里都行,你我互为倚仗,到时候,有谁敢欺负咱俩?”

他也知道,自己动手不行,但是他有正式的身份,又有个精英弟子的哥哥,正好可以补上老陈这个外来人的短处。

他正YY得高兴,就听到前面有人不耐烦地发话,“喂喂,进聚居区了,收起你的破马。”

原来是个穿了巧器门制服的弟子,正呲牙咧嘴地看着他,此人是个中阶灵仙。

杨剑虢先是愣了一愣,然后四下看一看,正好也有人,骑着角马在走。

他想一想,轻吸一口气,和颜悦色地发话,“侯哥,我哥昨天回来了。”

“你哥是谁啊?”那侯哥不屑地哼一声,抬手一指他,“让你收起你的破马,你听见没有……呃,是杨上人回来了?”

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他表情的转变,极其地夸张,在不到两秒的时间里,硬生生地从不屑和嘲讽,转为了惊愕和震惊,并且迅速地化为刻意的微笑和谄媚。

“嗯,”杨剑虢点点头,眉头皱一皱,他很想指责对方狗眼看人低的行为,但是从小到大,他就没干过这种事,所以也只是一脸的不爽。

“那可太好了,”侯哥的脸上,现出一副极其夸张的惊喜,“这有多少年了,终于回来了,小杨你快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收马了吧?”杨剑虢阴阳怪气地问一句,他最多也只能做到这一步。

“哎呀,这……这不是为了您的安全吗?”侯哥赔着笑脸,心里早后悔死了。

往日里,大家欺负这个憨厚的大个子,没有一点的心理压力,根本就是顺手而为,下雨天打孩子——闲着也是闲着。

但是现在想一想,这家伙的哥哥回来了,他真的腿肚子都在打颤。

“嘿,”杨剑虢没好气地哼一声。

他不擅长说怪话,但是陈太忠的嘴皮子不饶人,一指远处骑着角马的两个人,冷笑着发问,“莫非角马更安全一些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